第50章 敌人出现-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0章 敌人出现

  “他?”陈青阳身体微微一震,眼神有些意外地看着魔影,“他有什么能耐对付王家?”

  对于陈白朗这个便宜父亲,陈青阳从小就对他没什么好感,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把他视为仇人。

  陈青阳的家庭有些复杂,除了亲妈苏岚之外,他还有两个后妈,而且这两个后妈的家庭背景都极不简单,外界的人都认为陈白朗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靠背后这两个女人的家里势力。

  相对于那两个小妾,来自书香门第的苏岚倒是显得寒碜许多,因此陈白朗对她并不上心,即便是在她怀着陈青阳期间,陈白朗依旧终日流连于两个小妾之间,对她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所以在生下陈青阳之后,伤心欲绝的苏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出家,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再踏入陈家门半步。

  而她也非常狠心地遵守自己的誓言,在今后的二十多年里,都没有踏入陈家半步,因此一年时间里,陈青阳也就在春节那几天和苏岚见面,所以两母子的感情非常的淡,每次见面也聊不到几句话。

  不过陈青阳并不怨恨苏岚,因为她也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可怜女人,他只恨陈白朗一个人,如果家里不是有个疼他的奶奶,陈青阳也根本不会在那个家生活那么多年。

  尽管对陈白朗没什么好感,但是陈青阳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有魄力的男人,特别是他在家养伤的这一年,他见过无数号称上流社会的高官达贵亲自登门拜访,甚至在陈白朗面前卑躬屈膝,表现地跟孙子一样。

  陈青阳也偷偷问过老太太这些年陈白朗都做了什么,至今陈青阳都记得老太太说的那句话。

  “你父亲这辈子就做过两件出息的事,一件是生了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另外一件就是拔了南方那头老虎的门牙,也算是替你爷爷报仇了。”

  虽然老太太平日里对陈白朗没有好脸色看,但是那一刻,陈青阳明显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欣慰。

  陈青阳知道他爷爷早年间做生意被人陷害,差点弄得家破人亡,在陈白朗出生不久后就郁郁而终,想来那头被陈白朗拔了门牙的老虎应该就是当年陷害他爷爷的人。

  陈青阳还想继续问下去,不过老太太却始终摇头不语,他知道,老太太是不想让他内心有半点仇恨,甚至她还不希望陈青阳跟陈白朗接触太多,生怕被陈白朗这个大染缸污染了。

  魔影那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少主,你似乎还不知道你这个父亲的底细。”

  “他能有什么底细?”陈青阳疑惑问道,从魔影的话中,陈白朗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不简单。

  “少主你何不自己去问他呢?如果你开口,我相信他很乐意帮你。”魔影说道。

  陈青阳无趣地耸了耸肩,说道:“算了,我陈青阳这辈子最不想欠的人就是他陈白朗,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与我无关。”

  说完,陈青阳不再理会魔影,径直走向酒店,不过在魔影看不到的脸上,挂着一抹深深的疑惑。

  回到酒店后,陈青阳并没有看到那两名保镖,显然闻人轻舞没有回来,想必闻人纵横也不会再让她住这个酒店。

  进入房间,陈青阳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将所有事情都抛之脑后,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第二天,睡梦中的陈青阳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打开房门,一个打扮普通的男子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箱子,正是沈昊君。

  “陈青阳,演唱会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我们要开始行动了。”沈昊君压了压头顶上的鸭舌帽说道。

  “给我一分钟。”陈青阳说完,快速走进浴室洗漱,用冷水冲了一下脸后便跟着沈昊君走出酒店。

  “人员都布置好没有?”陈青阳问道。

  “都布置好了,我们的人全都会贴身保护闻人轻舞,不过在她上台之后,我们的人没办法跟上去,否则这个演唱会根本开不成,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她上台之前击毙敌人。”沈昊君沉声说道。

  在闻人轻舞下车到走上舞台期间,仅仅只有五秒钟的时间,在这五秒钟内,他们需要找出敌人的具体位置,还要将其击毙,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如果在她上台之前我们还没能找到敌人的位置,你的人无论如何都要跟着上舞台,明白没?”陈青阳沉声说道。

  沈昊君微微一怔,陈青阳此刻的语气,就好像是在命令他一样,而且看陈青阳的脸色,似乎比他还要更加紧张闻人轻舞的安全。

  不过这个时候沈昊君也没时间想太多,应了一声后,赶紧打电话通知那边的赵天虎。

  两人很快来到一栋高楼的天台,这栋高楼刚好位于桥梁跟舞台之间,能够很好的掌控两边的情况,这也是陈青阳精心挑选的位置。

  打开手中的箱子,沈昊君以极快的速度组装好两把狙击枪,将其中一把交给陈青阳。

  “这已经是我们能拿出最好的高精狙,极限射程1800米。”沈昊君说道。

  “足够了!”

  陈青阳接过那把高精狙,简单熟悉一下后,开始布置狙击点。

  时间悄然而过,此时东方广场早已人满为患,那兴奋的尖叫声,即使身在一公里外的陈青阳他们也能清晰听见。

  不过陈青阳的双耳自动过滤那些噪音,整个人匍匐在一处高台上,身体纹丝不动,眼睛通过瞄准镜不断搜寻桥梁每一处位置。

  “目标还有多久时间到达?”陈青阳低声问道。

  “还有三分钟,不过我还没找到敌人位置,他究竟藏在哪?”沈昊君明显有些焦急。

  “深呼吸,耐心一点。”

  ……

  “还有三十秒!”

  “还有十秒!”

  “目标已经下车,五秒钟到达舞台,五、四……”沈昊君在紧张地倒数,可是敌人依旧没有出现。

  难道陈青阳之前的判断有误?敌人根本不是在桥梁上面?

  “十点钟方向,他出现了!”就在这时,陈青阳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