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你何来的勇气-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08章 你何来的勇气

  “呜呼——”

  阴风呼啸,整整持续了十几秒钟才退散。

  半空中,乔北亭和凌乘风两人的身影早已分离,相隔数十米而立。

  原本不可一世的凌乘风,此刻显得略显狼狈,那身昂贵奢华的衣服此刻早已破碎不堪,肩膀至胸膛位置,更是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血肉白骨清晰可见。

  反观乔北亭,他的情况似乎更加不容乐观。

  手持战刀的右手虎口大裂,颤抖不止,鲜血顺着战刀从半空中低落下来。

  周身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伤痕,不过最为致命的是胸口处承受了恐怖的一击,早已完全凹陷下去。

  若是再往右移半分,乔北亭的心脏恐怕会直接被轰碎。

  “呼呼!”

  乔北亭张开口重重地喘息着。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就算他全力以赴,也最多是让凌乘风重伤而已。

  想要跟凌乘风同归于尽,几乎是不可能了!

  凌乘风的外表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但都是皮外伤,伤势并不太重。

  不过此刻他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因为南宫家的高手来了,而且还是实力足以威胁到他存在的南宫家主——南宫麓。

  南宫麓是跟凌乘风爷爷同一时代的强人,虽然和乔北亭一样同为先天境八阶,但是他停留在先天境八阶至少有二十年时间,其底蕴远不是乔北亭可以相比。

  如果与南宫麓正面对战,凌乘风赢他的几率不足三成。

  不过南宫麓想要杀死他也几乎是不可能,除非两人是生死相拼,鹿死谁手还未知。

  幸好凌乘风在南宫家高手来之前重伤了乔北亭,否则有他们在一旁虎视眈眈,凌乘风还真的不敢放开手脚。

  “凌贤侄为何如此动怒,居然要杀乔三爷?”远处那位银发老者飘然而来,缓缓靠近凌乘风,一脸的笑意。

  他正是南宫家现任家主南宫麓,一位老牌的先天巅峰境高手。

  感受到南宫麓身上若隐若现的气息压制,凌乘风脸色微微一沉。

  “南宫家主,这是我跟乔家之间的恩怨,还请不要插手。”凌乘风冷哼一声说道。

  话中虽然用了一个“请”字,但是凌乘风的态度却十分的强势,甚至带着一丝威胁之意。

  南宫麓淡淡一笑,并不在乎凌乘风的威胁,说道:“乔家与南宫家算是合作关系,如今乔家的人有难,老夫若是袖手旁观,恐怕不太好吧!”

  “哼,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乔家的资源?如果南宫家主不插手,乔家能给你的,我凌乘风照样能给你。”凌乘风冷哼一声说道。

  “哦?老夫不太明白凌贤侄你的意思?”南宫麓饶有兴趣问道。

  乔家掌握了世上最为顶尖的基因技术,他们研制出来的基因药剂,对修炼界是一场巨大的冲击。

  特别是那种名为“上帝禁区”的基因药剂,就算以南宫麓这等实力服用,也能明显感觉到力量提升了一些。

  凌乘风缓缓抬起手指向下方的乔小妖,声音冷淡说道:“那是乔家的小妖后,只要我们控制住她,乔家的资源,还不是为我们所用?”

  从一开始,凌乘风就没打算杀死乔小妖,除了因为她掌握了不可思议的基因技术外,还有她那神秘的灵魂之力。

  凌乘风有种很强烈的感觉,乔小妖的身上,一定掌握一门特殊的秘法,让她一个普通人也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灵魂之力。

  南宫麓轻眯双眼,目光瞬间锁定住乔小妖。

  看着南宫麓眼中一闪而逝的贪婪,乔小妖眉头紧锁,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乔家小妖后,久仰大名啊,没想到是一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小女娃。”南宫麓阴笑一声说道。

  “不过凌贤侄,老夫想知道,你能够给予南宫家多丰厚的条件?”南宫麓回头看着凌乘风问道。

  这个时候,凌乘风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诱惑,根本无法让这个老匹夫置身事外。

  “乔家的资源,你我两家各分一半。”凌乘风说道。

  乔家实力最强的乔北亭,如今已经被凌乘风重伤,随时都能杀他。

  而乔小妖又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也就意味着整个乔家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盘中餐,任由食用。

  至于剑魔王沧澜,凌乘风从来都不相信他已经突破到神丹境界,那只不过是乔北亭为了活命而搬出来吓唬他而已。

  看到半空中的两人在讨论着如何分食乔家时,陈青阳知道,今日他们恐怕有大难了。

  他不再犹豫,悄悄伸手从口袋内摸出一块传音石,一道劲力瞬间注入传音石内。

  “袁前辈,你在哪?”

  趁着混乱,陈青阳对着传音石低声喊道。

  陈青阳的声音仿若石沉大海,任由他呼喊,那边的袁海蟾都没有半点回应。

  陈青阳内心瞬间沉落谷底,连袁海蟾都无法帮他,今日他跟乔小妖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楚前辈,麻烦你们先带昊君离开。”陈青阳对着身后的楚中石说道。

  楚中石到现在还跟陈青阳他们站在一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阳哥,我不走。”沈昊君态度坚决说道。

  “别胡闹,你留在这里只会白白牺牲。”陈青阳低喝一声,然后轻轻一掌直接将沈昊君拍晕过去。

  “麻烦楚前辈带他离开。”陈青阳将昏迷的沈昊君交由楚天阔手中。

  “那陈小兄弟你们自己保重。”楚中石微微咬牙,然后示意楚天阔等人离开。

  “青阳,你后悔跟我一起来这里么?”乔小妖声音轻柔问道,看向陈青阳的目光充满愧疚。

  陈青阳身后摸了摸乔小妖的脑袋,说道:“傻瓜,我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足够实力保护你,不管如何,你今日都要活下去,活着才能替我们报仇。”

  乔小妖明白陈青阳话中的意思,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

  “凌贤侄,请便。”上空中,南宫麓笑眯眯说道。

  显然凌乘风的条件说服了他。

  凌乘风一笑,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喘息的乔北亭,随后目光转移到下方的陈青阳身上。

  “北剑,杀了他!”

  如果说在场凌乘风最想杀的一个人,那绝对是陈青阳无疑。

  乔北亭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吞服乔小妖给他的那一滴精血。

  与此同时,虚空中突兀间出现两道身影,一道宛若惊雷般的声音铺天盖地落了下来。

  “你何来的勇气敢杀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