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噩耗-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12章 噩耗

  同境界下,我杀他如屠狗!

  陈白朗说出这句话时,陈青阳第一次没觉得他是在吹牛!

  “拿着!”突然间,陈白朗抛给陈青阳一样东西。

  陈青阳下意识伸手接住,入手微凉,而且很轻,仿若没有捏着一根羽毛一般。

  他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个通体碧绿色的玉坠,用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细绳串着,正面是一个气质冷艳的神女图像,反面则是刻着两个连陈青阳都看不懂的字符。

  那两个字符不像是什么符号,反倒像是两个字,陈青阳连仙文都能看得懂,可是看到这两个字时,脑海中的战之书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青阳好奇地打量着玉坠几眼,然后抬头疑惑地看着陈白朗,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明明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玉坠,可是握在手心时,陈青阳感觉不到丝毫的重量,如此神奇的玉坠,简直闻所未闻。

  “玉坠。”陈白朗意简言赅说道。

  陈青阳白了陈白朗一眼,说道:“你无缘无故给我这样一个玉坠干什么?”

  “你别想多了,这不是我给你的,是你妈留给你的。”陈白朗说道,语气似乎带着一丝无奈。

  “我妈?”陈青阳微微一怔,然后猛地看向陈白朗,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我妈怎么了?”陈青阳连忙问道。

  “她已经不在了。”陈白朗淡淡说道。

  “什么?”陈青阳想要踏前一步,可是发现他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目光凶狠地瞪着陈白朗。

  “你说清楚点,我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陈青阳眼中泛着红光吼道。

  记忆中,陈青阳只有在逢年过节才能见到他的母亲,平时两母子之间也几乎没有电话交流,说实话,陈青阳有时候内心还挺恨他的母亲,毕竟他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的温暖。

  可如今听到陈白朗说他的母亲不在了,陈青阳感觉内心好像被人刺了一刀,全身抑制不住在颤栗。

  “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陈白朗深吸一口气说道。

  “轰!”

  突如其来的噩耗,陈青阳感觉内心某一根支柱陡然间轰塌下来,坠入万丈深渊。

  陈青阳整个人仿若陷入痴呆之中,一句话也不说,陈白朗也没吭声,两父子就这样站立在虚空中,陷入久久的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青阳的脸色稍微恢复平静,但是眼眶中依旧能看出他泛着一抹水雾。

  “什么时候的事?”陈青阳声音有些沙哑问道。

  “半个月前吧。”陈白朗说道。

  陈青阳脸色一怒,目光恶狠狠地瞪着陈白朗,吼道:“半个月前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就算陈青阳跟他母亲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毕竟母子连心,如果得知她逝去的消息,无论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陈青阳都会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可过去半个月陈白朗才告诉他,陈青阳如何不怒?

  如果可以的话,陈青阳甚至想要一巴掌扇过去。

  陈白朗摇了摇头,说道:“是她不让我告诉你。”

  “我是她的儿子,我有权送她最后一程!”陈青阳眼睛通红说道。

  “她是意思,我不能违背。”陈白朗耸肩说道,眼神之中也透着些许无奈。

  陈青阳再次深吸一口气,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平复内心的愤怒。

  他不是恨陈白朗不告诉他,他是恨自己没能见到他母亲最后一面。

  手中的玉坠被他紧紧握在手心,但是却没有半点的破碎。

  要知道以陈青阳现在的力气,随意一捏都能够捏铁如泥。

  “告诉我,她究竟怎么死的?我记得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去世?”陈青阳问道。

  他的母亲苏岚自从跟陈白朗闹翻之后,就直接带发出家,终日念经诵佛,身体无病无痛,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没了?

  陈白朗沉默,这个问题,也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陈青阳。

  “你哑巴了?”

  见陈白朗不出声,陈青阳怒声问道。

  “她不是因为生病,而是意外。”陈白朗淡淡说道,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意外,怎么会出现意外?”陈青阳极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问道。

  陈白朗继续沉默。

  “那她的坟墓现在立在哪里?”陈青阳问道。

  “没有坟墓。”陈白朗摇头说道。

  尽管陈白朗脸上没有半点的情绪变化,但是直觉告诉陈青阳,他一定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陈白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陈青阳直呼陈白朗的名字吼道。

  说不出他母亲的死因,现在连坟墓都没有,就算再蠢,陈青阳也能猜到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陈白朗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陈青阳,说道:“有些事情,现在让你知道不合适,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同样也是你妈的意思,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妈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陈青阳瞪着双眼看着陈白朗,沉默良久才说道:“那什么时候才算合适!”

  陈白朗顿了顿,说道:“至少你得拥有打败我的实力,你才有资格知道,否则这辈子你也别想知道你妈的事情。”

  陈青阳微微咬牙,满脸的不甘心。

  陈白朗的实力有多强陈青阳不太清楚,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想要超过陈白朗,十几二十年内绝对不可能,除非他获得逆天的机缘。

  “你不是说自己是万年才出现一个的无敌天才么?怎么连给我妈报仇的胆量都没有?”陈青阳冷声问道。

  陈白朗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不要想在我这里套任何话,没用,还有,你妈不是被人杀死的。”

  陈青阳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他猜想应该是某个实力绝强的人杀死他的母亲,让陈白朗都不敢报仇。

  没没想到,他母亲居然不是被人杀死的。

  这其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陈青阳很想知道,但是他更加知道,陈白朗绝对不会透露半点信息给他。

  “你手上的玉坠,是你妈托我交给的你,千万不要丢了,它是你妈身上最重要的东西。”陈白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