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情况突变-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1章 情况突变

  沈昊君迅速拿起望远镜,不到一秒钟就锁定住目标。

  那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此时正缓缓行驶在桥梁的道路上,车上的玻璃打开,不过却有一块黑布遮掩,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果然是他!”沈昊君沉声说道。

  那黑布的下面隐藏着一根管子,如果不是陈青阳提醒,沈昊君根本不可能发现它的存在。

  五秒钟时间已过,闻人轻舞早已登上了舞台,显然伯爵并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

  赵天虎带着一群人快速跟上舞台,将闻人轻舞包裹地严严实实,顿时引起下方众人的不满,场面开始有些失控。

  “那边的情况不太乐观,我们的人都在台上保护目标,那些普通保安根本无法维持场下秩序,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解决敌人。”沈昊君说道。

  这是一场公开演唱会,根本不需要门票进来,因此整个东方广场都聚满了人,保守估计都有七八万人,如果不是外面有警力拦着不让前进,恐怕会超过十万人。

  如此众多的人,场面一旦控制不住,那么必将会引起严重的踩踏事件,到时候就更加麻烦了。

  “等!”陈青阳只说了一个字,眼神如同雄鹰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锐利。

  沈昊君虽然着急,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交代赵天虎一定要稳住场下局面,尽量平复众人的情绪。

  突然间,那辆黑色汽车停在桥梁上面,沈昊君内心一紧,对方丝毫要出手了。

  “陈青阳,为何不出手,他就在那枪管的后面。”沈昊君问道。

  虽然被黑布遮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既然枪管已经露了出来,对方肯定躲在后面。

  “报告各项数据。”陈青阳不紧不慢说道,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整呼吸。

  沈昊君看着望远镜上的显示仪,快速说道:“距离1123.6,正侧风,风速2.1,相对湿度73,温度24.4。”

  在沈昊君报着数据的同时,陈青阳的脑袋在疯狂运算,只是一秒钟时间,他就开始微调狙击枪的瞄准镜。

  看到陈青阳的动作时,沈昊君表情微微一惊,莫非他已经计算出最佳瞄准点了?

  “立刻让台上的人撤离下来。”陈青阳快速说道,神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为什么?这不是把目标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沈昊君完全无法理解陈青阳的用意。

  敌人的枪口恐怕早已瞄准闻人轻舞,一旦赵天虎他们撤离,他将会瞬间扣下扳机。

  “快!”陈青阳低吼一声道。

  尽管陈青阳没有看着他,但沈昊君却真真切切感受到陈青阳的眼神之中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魂的杀意,那是代表死神的杀意。

  沈昊君狠狠咬牙,以最快语速朝着对讲机喊道:“赵天虎,立刻把人全部撤离舞台,不要问为什么,这是命令,立刻!”

  喊完这句话,沈昊君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样,但是目光依旧死死盯着桥梁上那辆车。

  电话那头的赵天虎愣了一下,他知道只有紧急时刻,沈昊君才会直呼其名,没有半点犹豫,他马上带着神剑其他队员撤离舞台。

  不到三秒钟时间,整个舞台没有任何阻挡,舞台中央的闻人轻舞也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下一刻,汽车后座的黑布突然掀起,一根枪管缓缓伸出。

  “他在后面!”沈昊君心急火燎喊道。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陈青阳已经扣动扳机,带着死亡气息的子弹划过天际,没入汽车内。

  没有任何血腥的画面,但是那根枪管已经朝天竖起,沈昊君知道,里面的敌人已经被陈青阳一枪击毙。

  “你怎么知道他会出现在后面?”沈昊君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直觉。”陈青阳淡淡说道,旋即把枪放下,缓缓站起身来。

  伯爵的确很谨慎,居然懂得掩饰自己真正的位置,即使被对方狙击手发现,他也能第一时间全身而退。

  可他到死也不会想到,有个人早已看穿了他的一切,死在陈青阳的手中,他并不冤。

  沈昊君除了震惊之外,只剩下苦笑,显然他依旧无法理解陈青阳凭直觉就能看穿敌人的伪装。

  “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陈青阳说完,刚一转身,一阵悦耳动听的天籁歌声缓缓响了起来。

  歌声悠扬婉转,正是昨夜闻人轻舞唱给陈青阳听的那一首歌,加上音乐的律动,让陈青阳也不由驻足原地,细细品味起来。

  “啊!”

  突然间,一阵惊恐的叫声响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混乱,即使远在一公里的陈青阳也能清楚听见。

  “队长,我们遭遇敌袭,请速来支援。”对讲机那头,赵天虎声音急切吼道。

  “什么?”沈昊君迅速拿起望远镜看向东方广场那边,发现整个广场变得十分混乱,根本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队长,敌人很强,我们根本顶不住。”赵天虎大吼喊道。

  “立刻朝我这边靠拢,我马上过去,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目标。”沈昊君脸色微微狰狞,然后以最快速度将身上所有装备都卸下。

  “陈青阳……”沈昊君话还没说完,就发现陈青阳已经冲下天台,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虽然不明白陈青阳为何如此紧张,但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沈昊君多想,以最快速度飞奔下去。

  “嘿嘿,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居然连闻人博的儿子也在这里,倒是省去我不少麻烦。”一道阴冷的声音笑了起来。

  此时闻人轻舞等人被逼到一个死胡同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退路。

  “你究竟是谁?”闻人纵横脸色狰狞问道,他的一只手臂无力垂了下去,身上更有十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赵天虎和另外十几名特种兵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口,战斗力恐怕剩下不足五成,个个眼神惊恐地看着那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中年人。

  “下地狱问阎罗王吧!”中年人阴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