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这是威胁,也是警告-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18章 这是威胁,也是警告

  “给我三天时间,三天过后,我必定跟随你前往炎黄山。”陈青阳保证说道。

  打是不可能打赢了,逃的话身边还有叶南笙,陈青阳也不可能逃走。

  为今之计,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若是回到家里,陈白朗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乖乖跟老夫回去,要么老夫将你们打晕,抬你们回去。”左天辰霸道说道。

  事已至此,陈青阳也无可奈何,就算反抗也只是徒劳罢了。

  “南笙,对不起,我恐怕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先回实验基地,等我什么时候回来再去接你。”陈青阳转身对着叶南笙说道。

  熟知叶南笙却摇了摇头,道:“不,你去哪,我也跟着去哪!”

  陈青阳脸色微微一沉,说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你跟我一起,我没办法照顾你,听话,我很快就会回来。”

  叶南笙轻咬嘴唇,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正当陈青阳准备跟着左天辰离开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你要带走我儿子,好像还没询问我的意见。”

  陈青阳猛地转身,看到一脸平静的陈白朗缓缓走了过来,龙刚则紧随其后,身上散发着冷峻异常的气势,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绕路行走。

  “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么?”陈青阳表情惊喜的同时,也微微愕然问道。

  陈白朗淡淡一笑,说道:“你以为京城距离羊城很近?飞回去太累,还是坐飞机舒服。”

  就算以陈白朗的实力,想要从京城飞回羊城,也得耗上不断的时间,而且这样还极其消耗体力。

  当然,陈白朗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机场并不是偶然,他其实一直跟随在陈青阳的后面,生怕凌乘风等人会杀个回马枪对陈青阳不利。

  不过没等到凌乘风,反倒是等到了炎黄组织的人。

  左天辰一看到陈白朗两人时,脸色顿时一沉,以他的实力境界,居然看不透两人的深浅。

  “你是谁?胆敢阻拦炎黄做事?”左天辰冷声问道。

  尽管看不出两人的实力深浅,但左天辰并不认为他们的实力强过自己,毕竟他们最多也就四十来岁,能踏入先天境界已经极为了不起。

  更何况他身后代表的是炎黄,整个华夏,敢招惹炎黄的人,恐怕还没有几个。

  毕竟炎黄的炎主,可是如今神榜第一的超级猛人。

  陈白朗微微眯眼,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寒光,说道:“你耳朵聋了还是脑子有问题?我是他老子。”

  陈白朗不说话的时候,的确装得很像一个儒雅人士,可一说话,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草莽气息,毕竟当年他可是号称华夏黑道教父的凶人。

  左天辰脸色一冷,并没有因此而选择退让,说道:“就算如此,你也没有资格妨碍老夫带走他,这是炎黄组织的命令,谁也不能违背,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对于陈青阳,左天辰其实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当年是地字号的首领,实力天赋不弱,但也不算强。

  这一次炎黄的高层之所以要召见陈青阳和牧歌两人,很大原因是因为两人突破了半步先天境界,已经有资格成为炎黄天字号的候选人。

  即便如此,左天辰也没想过要对两人客气。

  毕竟一日不踏入先天境界,在他眼中都与蝼蚁没什么区别。

  很显然,左天辰更加不知道他眼前站在的这个中年男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炎黄?”陈白朗嘴角一翘,露出一抹冷笑的弧度,说道:“当年你们拐走我儿子这笔账,我还没跟你们算清楚,现在还敢来抓他?”

  察觉到陈白朗身上一闪而逝的强大气势,左天辰内心猛地一颤。

  幻觉,一定是幻觉!

  左天辰好歹也是一名先天境三阶的高手,在世俗界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他不相信陈白朗居然真有令他恐惧的实力。

  “好狂妄的口气,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炎黄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吧?居然敢找我们算账?”左天辰冷笑说道。

  别说世俗界,就算是修炼界那些所谓的八大家族,也绝对不敢招惹炎黄组织。

  要知道炎主已经霸占华夏神榜第一这个位置已经有将近五十年之久,从来没有人能够撼动其地位。

  而且早就有传闻,炎主已经突破先天境界壁垒,踏入传说中的神丹境界,那几乎是在修炼界内代表无敌的存在。

  “我承认炎黄现在的确很强大,但是你想要在我眼皮底下带走我儿子,凭你那点实力,还不够资格。”陈白朗嚣张说道。

  炎黄炎主的威名,陈白朗早已如雷贯耳,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会畏惧于炎黄组织,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有信心夺下神榜第一那个位置。

  “不知死活。”左天辰怒喝一声,身上气势陡然间爆发开来。

  不过未等他出手,一道比他更快速度的身影陡然间出现在他的身旁,一截锋利的寒芒悄无声息抵在他的喉咙处,死死扼住他的命门。

  左天辰身上的气势顷刻间收敛起来,一股令他颤抖的寒意从脚底直接涌上天灵盖,身体不受控制在抖动。

  出手的自然是陈白朗身旁的龙刚,他乃是先天境六阶的高手,距离先天境七阶并不遥远,要对付一个先天境三阶的左天辰,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左天辰知道,只要他敢乱动一下,对付那把匕首绝对会无情地切断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这一刻,他才恍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两个中年人,绝对拥有着足以秒杀他的实力。

  “现在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谎了吧?”陈白朗冷淡一声说道。

  “你——你究竟是谁?”左天辰声音带着颤抖问道。

  “以炎黄组织的情报,想知道我的信息还不简单?”陈白朗耸了耸肩,然后接着说道:“回去告诉炎黄那些所谓的高层,不要再来招惹我的儿子,否则我真的会杀上炎黄山,这是威胁,也是警告,最好不要把它当成一个笑话!”

  说完,陈白朗朝着陈青阳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离开。

  看着陈白朗他们潇洒离去,左天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等他回神过来时,发现龙刚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