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晴天霹雳-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19章 晴天霹雳

  陈青阳两人紧跟在陈白朗的身后,直接进入候机大厅内,找到一处宽松的位置坐了下来。

  叶南笙紧紧挨着陈青阳,目光好奇而腼腆地打量着陈白朗,一句话也不敢说。

  “不给我介绍一下?”陈白朗笑眯眯说道,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表情,与刚才的霸道强势的一面截然相反。

  “她叫叶南笙,是我在大学认识的女朋友,如今在龙乔盛世集团工作。”陈青阳也不隐瞒,直接说道。

  “叔叔好。”叶南笙乖巧地喊了一声,不过还是显得有些拘谨。

  “呵呵,你好,没想到这臭小子眼光还不懒,这一点随我,总算给老陈家涨了一次脸。”陈白朗呵呵笑道,显然对叶南笙第一印象极其满意。

  陈青阳撇了撇嘴,也不反驳,毕竟陈白朗娶的三个女人,都是一等一的绝世美女。

  叶南笙则害羞地埋着头,显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依靠着陈青阳。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陈白朗突然问道。

  “啊!”叶南笙诧异地抬起头,脸上的娇羞更浓,而且眼神似乎也显得有些迷茫。

  她跟陈青阳确立关系时间并不久,尽管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她也从来没想过要这么早跟陈青阳步入婚姻的殿堂。

  毕竟陈青阳现在才刚上大学,而且她这份工作又这么繁忙,两人都还没稳定下来,自然也不会想这么遥远的事情。

  “怎么,难道你不想嫁给他么?”陈白朗微笑问道。

  “不是不是,只是我一时还没准备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叔叔你。”叶南笙神情有些不知所措说道。

  “没事,婚礼的一切事情我都包了,什么礼金酒席那些保证能让你家满意,这一点你不用担心。”陈白朗拍着胸脯保证说道。

  陈青阳丝毫不怀疑陈白朗说的保证,以陈白朗如今的身家,恐怕就连王家这等超级家族都无法跟他相比。

  “叔叔,不是这些问题,是……是……”叶南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着陈青阳。

  “好了,别为难她了,我们两个都还小,她刚开始工作,我现在读大一,还得以学业为重,结婚的事过两年再说。”陈青阳淡淡说道。

  “放屁,你还以学业为重?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脸不会红啊?”陈白朗没好气说道。

  别人或许不知道陈青阳为何要去读复海大学,但陈白朗可是调查清楚了。

  原本他以为陈青阳会带那个叫秦洛仙的女人回来,只是没想到又冒出了一个叶南笙。

  但不管哪一个,陈白朗都不会干涉陈青阳的选择,但结婚这件事,陈白朗必须要提上日程才行。

  “我一个大学生,当然得以学业为重?又什么好脸红的?”陈青阳理所应当说道。

  “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等过完年之后,我来给你们挑选个日子结婚,你岁数也不小了,而且你奶奶整日嚷嚷着要抱小孩,你就不能满足一下她老人家的愿望?”陈白朗说道。

  “切,你这么有孝心,怎么不再生一个小孙子给她抱?你那两个小妾还年轻貌美,再生多几个都不是问题吧?”陈青阳不屑一声说道。

  “滚蛋!”陈白朗破口大骂一声,顿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素质一点,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陈青阳淡定说道。

  不管怎样,他暂时都没有跟叶南笙结婚的打算,并不是因为他不爱她,而是因为还不到时候。

  如果是陈青彦他们两兄弟敢这么对陈白朗说话,早就被他一巴掌扇过去。

  可陈青阳从小到大都喜欢跟陈白朗顶嘴,丝毫不惧他的威严,陈白朗对他也无可奈何。

  “说吧,你究竟怎样才肯结婚?”陈白朗语气稍微变得不那么强势说道。

  陈青阳狐疑地看了一眼陈白朗,好奇问道:“你为何这么执着要我这么快结婚?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真想知道?”陈白朗问道。

  “爱说不说。”陈青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陈白朗迟疑了一会,声音微沉说道:“你奶奶恐怕快不行了。”

  “什么?”陈青阳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双眼顿时通红地瞪着陈白朗。

  “你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奶奶的身体向来都很好,怎么会突然间就不行了?”陈青阳几乎是吼着问道。

  陈青阳的奶奶赵兰心,绝对是这个世上最疼他的人,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陈青阳早就离开了陈家。

  陈白朗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其实当年自从你爷爷去世之后,你奶奶就落下了心病,如果不是怕我一个人无法活下去,她当时恐怕就已经撑不住了。后来生下你之后,她的情况才稍微好转了一些,但她对你爷爷那份感情太过执着了,心病始终无药可医,一直在蚕食她的身体和精神,如今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华神医曾经替她把过脉,断言她恐怕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

  听到这里,陈青阳眼眶中蒙上了一层水雾。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因为还没有到伤心绝望的境地。

  华元通的医术可以说是举世无双的存在,连他都断言赵兰心活不过三个月时间,那么几乎已经无药可医了。

  “虽然我们满足不了让她抱小孩的愿望,但是我希望她能够亲眼看到你成亲的那一刻,了她一桩心愿,也算是我这个儿子和你这个孙子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陈白朗语气平静说道,但是双手却控制不住紧握着拳头。

  也就赵兰心的生死,才能让陈白朗这样一个铁骨铮铮,连死亡都不惧的真男人才会流露出如此失态的模样。

  陈青阳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态,两行眼泪在脸颊上流淌。

  不久前他得知自己母亲死去的噩耗,他好不容易才稍微缓和过来,如今又听到这样一个晴天霹雳,他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叶南笙缓缓站起来,双手紧握着陈青阳那颤抖的手臂,柔声说道:“青阳,我们结婚吧!”

  陈青阳一脸茫然地看着叶南笙,嘴唇微动,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