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剧毒之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1章 剧毒之药

  叶南笙旋即拿起碗筷,夹了几样清淡的菜放进赵兰心的碗里,说道:“奶奶,我来给你夹菜,你想吃什么跟我说就行。”

  “好好,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以后奶奶就把青阳托付给你照顾了,有你在,奶奶也放心。”赵兰心笑眯眯说道。

  赵兰心一生都在波折中度过,早已看尽了世间百态,看透了人心善恶。

  从第一眼看到叶南笙时,她就知道,这是一个心地善良,没有任何心机城府的小女孩,她值得陈青阳去爱她,守护她。

  见赵兰心只顾着和叶南笙聊天,连他这个孙子都暂时忘了,陈青阳内心不但没有嫉妒,反而很是欣喜。

  显然如他所料,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赵兰心已经认可了叶南笙。

  陈白朗早早就扒完了两大碗饭,然后称有事先离开了饭桌,杨慧和罗漱玉两人则慢条斯理地吃着,听着赵兰心跟叶南笙的聊天,时不时插上几句嘴,气氛显得十分融洽。

  一顿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

  赵兰心胃口不太好,但还是勉强吃了几口饭菜,吃完饭后,还拉着叶南笙在一旁聊天,偶尔询问一下叶南笙家里的情况,但更多的是聊陈青阳小时候的趣事,谈得兴起时,还发出爽朗的笑声,就连陈青阳也很久没有见到赵兰心如此开心的模样。

  不过赵兰心的身体毕竟很虚弱,聊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犯困,因此陈青阳不得不搀扶着她回房间内休息。

  一躺下床,赵兰心交代陈青阳好生招待叶南笙后便沉沉入睡了。

  陈青阳这时才有机会伸出手替赵兰心把脉,当一探测到赵兰心那若有若无的虚弱脉象时,陈青阳的脸色阴沉到极致。

  赵兰心的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的眼中,身体没有半点疾病伤势,可脉象却如此的虚弱无力。

  看来真如华元通所说,赵兰心撑不过三个月时间,因为她的身体机能已经趋于枯竭状态,这是自然的生老病死状态,只不过赵兰心由于心病的存在,加速了她身体机能老去的速度。

  恐怕就算有延寿类丹药,也无法逆转。

  陈青阳缓缓收回了手,目光看着熟睡过去的赵兰心,久久发呆。

  饶是他掌握了太乙神针这等逆天针法,也无法挽救赵兰心的性命。

  “青阳,奶奶没事吧?”叶南笙在一旁担忧问道。

  “情况不太乐观,走吧,我们别打扰奶奶休息。”陈青阳摇了摇头,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南笙,我要去见一个人,你先在这里等我,或者你觉得累的话可以回我的房间休息,让阿姨她们带你去就行。”陈青阳说道。

  叶南笙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吧,你去忙你的事。”

  她也没有询问陈青阳要去见谁,只是固执地想要在这里等着陈青阳回来。

  “好。”

  说完,陈青阳直接朝着华元通的居所走去。

  那一座木屋依旧紧闭着大门,陈青阳快步走上前去,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很快,房子内传来华元通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陈青阳直接推门而入,一道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陈青阳下意识抽动了一下鼻子。

  “小子,你回来了。”此时华元通蹲在一个角落处,在用慢火熬着他的药,周围窗口都紧闭着,屋内的空气没有半点的流通,难怪药味如此的浓重。

  “前辈,你在熬什么药?”陈青阳好奇问道。

  房间内的药味虽然刺鼻,但是吸入肺里后,却让人有种提神醒脑,浑身通彻的神奇感觉。

  华元通朝着陈青阳神秘一笑,笑容有些阴森玩味,说道:“毒药!”

  “毒药?”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怔,有点不敢相信问道。

  如果陈青阳此刻闻到这股药味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绝对相信华元通说的话。

  可是现在他浑身感觉很轻松,没有半点的不适,如果这是毒药,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华元通没有说话,继续捣鼓了一阵后,将那药壶提了起来,然后倒入一个玉瓶中。

  药成淡蓝色,散发出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华元通拿起一个木塞把瓶口塞住,然后直接递给陈青阳。

  “拿着,刚好费事老夫跑一趟。”华元通说道。

  “给我的?”陈青阳疑惑不解,并没有伸手去接那玉瓶。

  “你想得美,这是老夫用了无数种药材才熬制出来的药,其中还包括一朵早已灭绝的鬼仙花,可以说世上再也无人能够熬制出这样一碗药来。”华元通说道。

  “既然如此,那前辈你这是何意?”陈青阳更加不解问道。

  “这是给你奶奶服用的,这碗药,算是老夫还了你陈家最后的恩情。”华元通说道。

  陈青阳猛地瞪大双眼,小心翼翼问道:“前辈,你是说这碗药可以救我奶奶?”

  本来陈青阳来找华元通,并没有报以多大的希望能够就得了他奶奶。

  如今听华元通的语气,似乎奇迹要发生了。

  华元通微微叹息一声,说道:“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可你爷爷已经死去多年,除非神仙在世,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奶奶。”

  “那这碗药?”陈青阳声音微颤问道,他不希望自己刚燃起的一丝希望又破灭了。

  “这是老夫曾经在一本古医术上见过的一个药方,老夫也是第一次尝试,没想到真的熬制出来,至于它能否救你奶奶的心病,说实话,老夫也没有半点把握。”华元通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表情也渐渐阴沉下去。

  “不管怎样,还是多谢前辈。”陈青阳微微躬身说道,然后伸手接过玉瓶。

  “还有,不要以为老夫刚才在开玩笑,这的确是一碗毒药,而且是剧毒之药,是老夫用将近三十种剧毒药材熬制出来的,每一种都足以致命,普通人闻上几分钟药味恐怕就会中毒身亡,所以你要考虑清楚是否要喂你奶奶服用,一旦服下,她很有可能当场身亡。”华元通语气严肃说道。

  陈青阳眉头下意识一皱,显然他完全没想到,这居然真是毒药。

  不喝这碗毒药,赵兰心撑不过三个月时间,若是喝下,很有可能当场身亡,如此两难的抉择,陈青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