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断相思-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2章 断相思

  迟疑了良久,陈青阳再次看向华元通,问道:“前辈,这究竟是什么毒药?”

  赵兰心并非中毒,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伤势,她得的是无药可医的心病,为何华元通会熬制一碗毒药给她服用?

  “药方中并没有记载这毒药的名字,不过老夫称它为‘断相思’。”华元通说道。

  “断相思?”陈青阳疑惑地看着华元通,问道:“请前辈明说。”

  “断相思绝对是世间一大奇毒,它毒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人的感情和灵魂,老夫敢断定,即便你是传说中的神丹境强人,也抵挡不住断相思的剧毒。”华元通自信说道。

  陈青阳继续保持沉默,他知道华元通话还没有说完。

  “你奶奶对你爷爷的那份思念有多执着,你肯定比老夫还清楚,而这碗毒药,可以断去你奶奶的一切情感思念,甚至会忘了你爷爷这个人的存在。”华元通说道。

  “那她岂不是连我都会忘记?”陈青阳皱眉问道。

  “这个问题,老夫也无法回答你,甚至老夫也无法保证这断相思真的有药方中所记载的那般作用,是否让她服下,是你们该考虑的问题。”华元通说道。

  华元通一身医术可谓举世无双的存在,可赵兰心的心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能够应付的极限。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页古老的药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陈青阳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我奶奶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能够坚持多久?”

  “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地快,也许两个月,也许一个月,甚至也有可能是明天,所以你们尽早做出决定。”华元通说道。

  “明白了,多谢前辈。”陈青阳道谢一声后便离开了木屋。

  直到陈青阳离开,华元通才喃喃自语说道:“凝劲后期,这小子境界提升速度也太恐怖了点,也许他真的能在限定时间内突破到先天境界,看来我也得早做准备了。”

  陈青阳重新回到大厅,此时叶南笙正在和杨慧跟罗漱玉两人聊天,也许跟乔小妖接触的久了,叶南笙无论心理素质还是为人处世都变得强大了不少,因此跟两人聊天时,一点也不显得拘谨和胆怯,只是明显能看得出来她有些心不在焉。

  见陈青阳这么快就回来,叶南笙连忙站了起来走向陈青阳。

  “没事吧?”叶南笙关切问道。

  陈青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这么沉重。

  “青阳,刚才你爸说了,等你回来就去后山黄爷那里找他。”杨慧说道。

  “知道了,谢谢。”陈青阳客气一声,然后带着叶南笙转身就离开。

  “看来他还是无法接纳我们两人。”杨慧苦笑一声说道。

  如果陈青阳真把她们当成自己人的话,刚才说话也不会如此客气。

  “慢慢来吧,至少他现在没有对我们显露出敌意,更何况他母亲不久前……”罗漱玉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慧直接打断。

  “别这么大声,朗哥可是警告过我们千万不能在家里提起这件事。”杨慧连忙说道。

  罗漱玉脸色微微一变,当即闭上了嘴。

  如今整个陈家,知道苏岚死去的消息,也只有杨慧和罗漱玉两人而已,因为那天陈白朗突然喝地酩酊大醉,不醒人事,两人是在他的醉话中知道了真相。

  不过事后陈白朗也警告两人,绝对不会将苏岚的事传出去,否则直接逐出家门。

  陈白朗并不知道陈青阳掌握了太乙神针这等逆天针法,因此他猜不透陈青阳为何叫他过去找黄凤鸣。

  不过在去后山之前,陈青阳先是绕路到华元通那里,向他借来一套银针,这才快速赶往后山。

  来到后山后,陈青阳发现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已经坐在那被花圃围着的小院子内喝着酒。

  远远看去,陈青阳就发现黄凤鸣的气色非常的差,甚至有种气数已尽的感觉。

  陈青阳内心微微一颤,显然没想到黄凤鸣的伤居然如此的重,恐怕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内。

  接二连三的噩耗传来,陈青阳已经无法承受得起,如果连黄凤鸣都要离开,那么这个世界对陈青阳也太残酷了。

  旋即陈青阳拉着叶南笙加快脚步进入院子内。

  “小青阳来了,要不要陪凤爷爷喝一杯?”黄凤鸣笑呵呵说道,只是他的声音不再似以前那般爽朗,而是变得极其沙哑虚弱。

  陈青阳看了一眼桌上的酒,然后目光微怒地瞪了一眼陈白朗,说道:“你明知凤爷爷身体重伤,为何还要让他喝酒?”

  陈白朗苦笑地摇了摇头,道:“这是你凤爷爷拿出来的酒,我也拦不住他。”

  “没事,反正以后喝酒的机会也不多了。”说着,黄凤鸣再次仰头,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

  “咳咳!”

  烈酒刚入喉咙,黄凤鸣就大声咳嗽起来,顷刻间一道鲜血狂涌喷出,洒在周围的花圃上,染红了一大片白菊,颜色显得极其惊艳。

  陈青阳赶紧上前几步,轻拍黄凤鸣的后背,同时一道浑厚而轻柔的能量毫无保留地输送进黄凤鸣的体内。

  感受到陈青阳那奇特的内劲注入自己体内后,黄凤鸣表情也微微一怔,因为他感觉原本体内躁动不安的气息,稍微平缓了一下。

  但是以陈青阳那点劲力,对于黄凤鸣的伤势,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陈青阳不死心,再次疯狂输送自己的内劲,可是差一点就遭遇能量反噬,毕竟他跟黄凤鸣之间的实力差距,如同云泥之别。

  “青阳,算了吧!”黄凤鸣连忙推开陈青阳的手,微微叹息一声说道。

  他比谁都清楚知道自己现在的伤势,几乎已经无力回天了。

  陈青阳无奈收起了手,然后朝着陈白朗,语气带着责备之意问道:“凤爷爷伤势这么严重,为何不请华前辈看一看?”

  陈白朗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

  “青阳,你别怪他,是我自己不愿意去看的。”黄凤鸣说道。

  “为什么?”陈青阳不解。

  “华元通的规矩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就算他能救我,我也不会替他杀人。”黄凤鸣平静的语气中带着固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