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悲凉而敬畏-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3章 悲凉而敬畏

  陈青阳自然知道华元通救人的规矩,要救人,先杀人。

  以黄凤鸣的性格,就算死,他也不会滥杀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这是身为战神的骄傲。

  “你的小青阳的女朋友吧,他的眼光不错。”黄凤鸣笑呵呵对着叶南笙说道。

  “凤爷爷好。”叶南笙点头喊了一声。

  陈青阳内心有些焦急,直接示意叶南笙将手中的银针递过来。

  “凤爷爷,我来给你把把脉!”陈青阳将银针摊开放在桌上,然后伸手示意黄凤鸣说道。

  黄凤鸣和陈白朗表情同时一怔,他们完全猜不透陈青阳究竟想干什么。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陈青阳可从来没有学过医术,怎么可能会替人把脉?

  看着陈青阳那坚持的目光,黄凤鸣也没拒绝,直接将他的右手放在桌上。

  看着黄凤鸣那瘦骨如柴的手,几乎只剩下一层皱巴巴的皮包裹着,陈青阳内心也微微惊骇,要知道前一段时间,黄凤鸣的手如凸起的山峰,苍劲有力,这得经历多大的苦难折磨,才会变成如今这般惨状?

  陈青阳赶紧镇定心神,将手指搭在黄凤鸣的脉搏上。

  “嗯?”

  陈青阳的眉头猛地皱了起来。

  因为黄凤鸣的脉象实在是太虚弱了,每隔几秒钟才轻微跳动一下,这是垂死之人的脉象征兆。

  麻烦,很大的麻烦!

  剑魔王沧澜的伤势,陈青阳以为是他见过最为严重的,可如今跟黄凤鸣相比,两者之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凭借太乙神针第四针生死门,陈青阳也才勉强治好王沧澜的伤势,如今面对黄凤鸣的伤势,陈青阳内心没有一丁点的把握。

  除非他能施展出太乙神针第五针来。

  可是当初袁海蟾只传给他前四针的心法,第五针心法他也根本没法领悟。

  不过就算如此,陈青阳也准备尝试去救黄凤鸣。

  收起右手,陈青阳右手一探,三道细微的气流从他的手中弹射而出,瞬间黏住三根细长的银针。

  看到这一幕,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更是一惊。

  以两人的见识,自然看得出来陈青阳已经达到了以气运针的境界,这绝非是一时半会能够达到的境界。

  莫非是陈青阳在失踪那八年时间掌握了医术?

  就在两人惊讶之际,陈青阳的声音响了起来。

  “凤爷爷,把你的上衣脱了。”

  黄凤鸣这才回神过来,也不顾及叶南笙在场,喊陈白朗帮忙脱掉上衣。

  因此他现在连抬起手都很费劲。

  陈白朗当即阿静黄凤鸣的上衣脱下,顿时显露出一副瘦骨嶙峋,伤痕累累的躯体。

  看着黄凤鸣身上那纵横交错,新旧交替的伤痕,陈青阳内心狠狠一颤。

  叶南笙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画面,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来。

  黄凤鸣身上的伤口中,最为致命的有两处,一处在他的下腹,被一把利器直接洞穿身体,血洞比拳头还要大,上面鲜血淋漓。

  另外一处则在他的胸膛位置,直接被利爪撕裂下来一块肉,连骨头都清晰可见,甚至还能看到他那跳动的心脏。

  如此严重的伤势,黄凤鸣居然还活了下来,这简直是个奇迹。

  陈白朗看到这一幕,脸上也充满愧疚和自责,如果不是为了掩护他撤退,黄凤鸣也不至于跟血皇拼命,最后不但落下一身重伤,还将体内所有精血几乎都燃尽,只剩下半口气活了下来。

  陈青阳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他知道,以黄凤鸣现在的伤势,只要他刺错一个穴位,恐怕就足以让他致命。

  所以他每落一针,都不得有半点的误差。

  脑海中,太乙神针的心法顿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陡然间,陈青阳眼神变得专注凝练起来,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

  他没有任何犹豫,三个银针同时落下,速度丝毫不慢。

  第一针,鬼探路!

  三根银针几乎是在同时刺入三个不同的穴位,暂时封住黄凤鸣的丹田,不让任何力量释放出来。

  紧接着,陈青阳用气流控制五根短的银针,配合他自身的内劲,开始至于下腹那拳头大小的血洞。

  顷刻间,在陈白朗和黄凤鸣震惊的目光中,那血洞瞬间止住了鲜血,而且还在缓慢的愈合。

  “易经筋!”

  黄凤鸣和陈白朗两人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早有传闻,《易经筋》修炼出来的内劲,拥有极为可怕的自愈能力,如今亲眼所见,他们才知道,传闻是真的,而且效果极其惊人。

  不过那一处血洞太过庞大,而且黄凤鸣的身体不同其他人,他乃是一位炼体高手,同级别中,肉身强度比他厉害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所以他的身体坚韧性远超常人,就算陈青阳动用全身内劲,也绝不可能将这血洞完全自愈。

  所以在稳住血洞的伤势后,陈青阳果断将那五根银针收了起来。

  尽管只是稳住血洞伤势,但也几乎耗尽了陈青阳四成的内劲,额头早已冒起细密的汗珠。

  看着黄凤鸣胸口中那更为致命的伤口,陈青阳内心充满无力。

  而且让陈青阳犯难的是,黄凤鸣胸口处被撕掉一大块肉,他也根本无法下针护住他的心脉。

  无法护住心脉,陈青阳就不敢贸然下针逼出他体内的淤血。

  否则一旦气血攻心,大罗神仙下凡也无法救回黄凤鸣。

  猛然间,陈青阳抬头看向陈白朗。

  “你有没办法护住凤爷爷的心脉?我是说不让任何气血倒流进他的心脉内!”陈青阳声音严肃说道。

  陈白朗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站在黄凤鸣的身后,一道轻柔的能量自他的手掌涌出,形成一道防御气墙护住黄凤鸣的心脏部位。

  “尽管出手!”陈白朗声音平静而自信说道。

  如果让陈白朗用内劲护住黄凤鸣周身不受气血冲击,他做不到,但是仅仅护住心脉部位,那绰绰有余。

  陈青阳也不废话,双手齐动,同时用气流控制十根三寸银针,认准穴位,直接气贯银针,猛地刺入黄凤鸣的身体。

  第三针,观音手!

  在陈青阳那银针气流逼迫下,黄凤鸣周身发热,感觉原本停滞不前的气血瞬间沸腾起来,不断朝着喉咙处涌去。

  “噗噗!”

  连吐三大口黑色淤血,黄凤鸣身体顿时摇摇欲坠,但双手却死死撑在石桌上,不让身体倒下。

  战神英姿,在这一刻显得异常悲凉,但却让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