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最后一针-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4章 最后一针

  有了陈白朗的内劲护住心脉,任由黄凤鸣体内狂暴的气血冲击,都无法冲进心脏部位。

  在陈青阳的银针控制下,那狂暴的气血渐渐趋于平静,黄凤鸣的身体也勉强撑了下来,那苍白的脸总算有了几分气色。

  此时陈青阳的内劲已经耗尽过半,但是他知道,凭借第三针,最多也只能暂时稳住黄凤鸣的伤势而已,恐怕要不了多久,伤势会继续恶化下去,到时候即便是他再出手,也绝不可能救下黄凤鸣。

  所以他现在必须一鼓作气,彻底稳住黄凤鸣的伤势,至少不让他的病情继续恶化下去。

  “唰!”

  陈青阳将黄凤鸣身上所有银针都收了回去,然后伸手缓缓从针盒内掏出一根最长的银针。

  “能不能露出一个洞口,只容许我的银针穿过?”陈青阳对着陈白朗问道。

  黄凤鸣胸口周围整片皮肉都被挖走,陈青阳自然无法用银针找到穴位护住他的心脉。

  可这最后一针,他必须要刺入黄凤鸣的心脏,将他逐渐沉睡的心脏激活过来。

  “来吧!”陈白朗淡淡说道。

  达到他这个境界,早已能够随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别说只让一根银针通过,就算再小十倍的洞口,他都能完美控制出来。

  陈青阳深呼吸几口气,感受到体内为数不多的力量,内心也微微紧张起来。

  毕竟这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时间不允许他停留下来恢复内劲,他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他将会亲手杀死黄凤鸣。

  “青阳,不要有什么负担,我活了这么多年,也足够了,生死有命,你尽管来吧!”黄凤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陈青阳默默点头,强行将内心紧张的情绪压制下去,调动全身最后的劲力,汇聚于两指之间的银针。

  银针在指尖中如同蝴蝶的翅膀快速颤动着,随后陈青阳松开手指,在气流的控制下,悬浮的银针在高速运转。

  “我落针了。”

  陈青阳提醒陈白朗一声,然后以迅雷之势,瞄准黄凤鸣心脏部位,直刺而下。

  在银针即将碰触到那一道气墙时,陈白朗心神一动,一个刚好容许银针穿透而过的洞口出现。

  细长的银针没有任何的阻碍,直接刺入黄凤鸣的心脏。

  太乙神针第四针——生死门,陈青阳按照生死门的运转心法高速运转内劲,然后疯狂输送到银针内。

  “砰砰!”

  黄凤鸣那原本死寂般的心脏,突然间猛地跳动起来,令他整个人狠狠一颤。

  陈青阳见有效果,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内劲,透过银针输送进黄凤鸣的心脏内,开始疯狂自愈他的伤势。

  可惜他本就所剩无几的内劲,不到五秒钟时间几乎就耗尽一空,可还远远无法达到治愈黄凤鸣心脏伤势的地步。

  他狠狠咬牙,身体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但捏住银针的右手始终没有颤动丝毫。

  “青阳,松手。”黄凤鸣声音沙哑喊道。

  黄凤鸣知道,此刻陈青阳已经达到了自身的极限,他想要透支自己的极限继续替他治疗。

  见陈青阳丝毫没有收回银针的意思,黄凤鸣也没有半点力气阻拦他,只能对着陈白朗喊道:“快阻止他,不然我们两个都得出事!”

  陈白朗内心迟疑了半会,心一横,最后还是强行推开了陈青阳。

  陈青阳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充满不甘,然后双眼一闭,直接昏死过去。

  他已经尽力了,可是却还是没能救下黄凤鸣。

  幸好叶南笙早有准备,第一时间上前扶住陈青阳。

  “噗!”

  黄凤鸣再次吐出一大口黑血,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被陈白朗扶着坐了下去。

  “不用管我,看看青阳怎么样!”黄凤鸣连忙喊道。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陈青阳居然掌握了一门如此逆天的针法,如果不是因为黄凤鸣的伤势太过严重,恐怕陈青阳真的能将他完全治愈。

  陈白朗旋即上前,粗略地查看了一下陈青阳,发现他的脉象平稳,只是气息有些虚弱,显然是消耗过度导致的。

  随后陈白朗从空间法宝内拿出一颗回气丹塞入陈青阳的嘴里,这才说道:“他没事,只是消耗过度而已。”

  听到这里,黄凤鸣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随后将丹田处的银针拔了出来。

  在银针拔出来的刹那,黄凤鸣猛地瞪大双眼,脸上充满骇然之色。

  “怎么了?”陈白朗第一时间发现黄凤鸣表情有些不对劲,好奇问道。

  黄凤鸣没有说话,只是闭上双眼,良久过后再次争了开来。

  “哈哈,白朗,你这儿子还真是厉害啊!”黄凤鸣忍不住大笑一声说道。

  陈白朗身体也猛地一震,因为这一刻,他发现黄凤鸣的身上居然散发出一股能量气息。

  黄凤鸣燃烧了体内精血后,丹田也已经完全进入枯竭状态,因此他也失去了治愈的能力。

  尽管这一股能量气息非常的薄弱,甚至不如黄凤鸣巅峰时期的亿分之一,但是却是货真价实的能量,这也就证明,黄凤鸣的丹田已经重新复苏了。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陈青阳的功劳。

  看着昏迷过去的陈青阳脸上依旧是一副不甘的表情,陈白朗脸上难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那你的伤是不是有救了?”陈白朗转身问道。

  对于黄凤鸣的伤势,陈白朗内心万分的愧疚,如果这一次黄凤鸣挺不过这一劫,无论如何,他都会杀上血族,让血皇陪葬。

  黄凤鸣轻轻摇头,说道:“还不一定,毕竟伤地太严重了,不过暂时还死不了。”

  陈白朗点了点头,然后手中突然多了一个白色玉瓶,直接递给黄凤鸣,说道:“现在你应该不会拒绝它了吧?”

  黄凤鸣苦笑一声,但依旧没有伸手接过玉瓶,说道:“我已经是残缺之身,就算伤势治好了,多半也是一个废人,也就不浪费这仙灵液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仙灵液,没想到这玉瓶内装地居然是传说中的仙灵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