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十年内踏入神丹境-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5章 十年内踏入神丹境

  仙灵液并没有什么疗伤治愈的能力,它只是一座灵脉内最为纯粹的精华所在,先天大圆满境界的高手若是吞噬仙灵液内的能量,很大几率会直接踏入神丹境界。

  不过仙灵液乃是十分罕见的存在,小型和中型的灵脉不可能出现仙灵液,大型灵脉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机会孕育出仙灵液,就连巨型灵脉也只有十分之一而已。

  凌家和南宫家所占据的两座巨型灵脉就曾经孕育出仙灵液,不过在上千年的传承过程中,那一点仙灵液早已消耗干净,否则这么多年以来两大家族也不可能没有出现一位神丹境强人。

  如今陈白朗的手中居然就有一瓶仙灵液,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不少人的贪婪。

  能毫不吝惜地将仙灵液给黄凤鸣,除了因为内心愧疚之外,还因为黄凤鸣是陈白朗最信任的人之一,他若是踏入神丹境界,对陈白朗也有莫大的好处。

  “只要再给我十年时间,我便能踏入神丹境界,这仙灵液,我不需要。”陈白朗语气带着一丝傲慢说道。

  如今陈白朗也就四十来岁,十年之后也不足六旬之龄,即便是在妖孽横行的上千年前,也很少听说过有人能够在六十岁之前就踏入神丹境界。

  更何况如今陈白朗才刚踏入先天境七阶不久,距离先天境八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更别说上面还有先天境九阶和大圆满两大境界。

  强如黄凤鸣,也是在最近这段时间才踏入先天大圆满境界,可要知道,他今年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岁,这样的年纪踏入先天大圆满境界,足以傲视整个修炼界。

  而陈白朗居然敢豪言给他十年便能踏入神丹境,这无疑是在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可是黄凤鸣听到后,脸上并没有半点的怀疑。

  如果说这个世上谁最清楚陈白朗的妖孽天赋,那么绝对是黄凤鸣。

  “可要是有了这仙灵液,你或许不用十年时间。”黄凤鸣说道。

  陈白朗却摇了摇头,说道:“仙灵液的问题不用担心,别忘了我们手上还有一本血族圣经,我想血皇那个老匹夫很愿意用大量仙灵液来跟我交换。”

  之前在圣山尼古拉斯五世的墓葬内,陈白朗将血族的圣经夺了过来,这才会引起血皇的疯狂报复。

  如今那本血族圣经还安静地躺在陈白朗的空间法宝内,他曾经试图研究过圣经,但最后却被一股诡异的血色能量震了开来,根本无法打开。

  看来那圣经曾经被血族高手用强大的手段封禁过,只有血族的人才能够打开。

  黄凤鸣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收下了这一瓶仙灵液。

  恍惚中,陈青阳悠悠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熟悉的房间内,而且旁边还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在替他擦拭额头。

  虽然精神还有些恍惚,但陈青阳确定,这道身影不是叶南笙。

  见陈青阳突然睁开双眼,那人当即收回了手,目光有些胆怯地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的瞳孔微微一凝,这才看清楚那人的样貌。

  这是一个长得青涩稚嫩,却精致地像一个瓷娃娃的女孩,留着一头柔顺的秀发,一双充满灵气地大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陈青阳。

  “你是?”陈青阳缓缓坐起身来,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青阳哥哥,我是牧月啊,你不认识我啦!”牧歌俏皮一声笑道。

  陈青阳再次一看,总算是认出牧月来,连忙歉声说道:“你的变化有点大,一时间认不出来,抱歉!”

  第一次见到牧月时,她身上还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脸色也没有这般精致红润,一段时间不见,她整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同麻雀变凤凰一般,陈青阳一时间认不出来也并不出奇。

  “呵呵,我还以为青阳哥哥忘了我呢!”牧月开心笑道。

  陈青阳看了一眼外面,清晨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爬了进来,不由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你昏迷了一个晚上呢!”牧月说道。

  “都是你守着我?”陈青阳诧异问道,没想到自己居然昏迷了这么久,看来的确消耗过度。

  “不是,是南笙姐姐照顾了你一个晚上。”牧月说道。

  “那她现在在哪?”

  “哦,奶奶找她过去聊天了,所以就让我在这里看着你,本来我想打点水帮你擦一下额头上的汗,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牧月说道。

  “谢谢,麻烦你了。”陈青阳说完,旋即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新的,想来应该也是叶南笙替他换的。

  “青阳哥哥,现在小月一切都是你给的,你不用跟我客气的。”牧月娇声说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看着牧月那精致无暇的小脸蛋,内心也是怔怔出神。

  现在牧月年纪还小,就已经长得这般惊艳,等她长大后,恐怕又是一个祸水级别的大美人。

  不过陈青阳眼中并没有半点的非分之想,他内心纯粹是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

  稍微整理一番后,陈青阳便走出了房间。

  今天是大年三十,整个陈家庄园都张灯结彩,变得美轮美奂。

  如往年一样,前来陈家送礼的汽车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不过今年陈家内似乎变得冷清了一些,因为自从上一次陈家跟杨慧和罗漱玉两人的娘家闹翻之后,他们好几次想要来陈家谢罪,都被拒绝于山门下面。

  往年这个时候,两家的人都会派人过来陈家过年,会住上几个小日才离开。

  可这一次过年,除了陈青阳他们以外,也就多了叶南笙还有牧歌两兄妹而已,其他下人在忙外今天之后,也准备回家过年。

  走出房间,陈青阳想了想,还是先去后山了解一下黄凤鸣的伤势。

  不过他刚准备转身时,一道声音却悄无声息传入他的耳内。

  “不用去了,你凤爷爷他闭死关,短时间内都出不来。”

  声音自然是陈白朗传来的,但是陈青阳回头张望了几眼,并没有看到陈白朗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