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你还没资格向我挑战-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28章 你还没资格向我挑战

  别看陈白朗平时对陈青阳好像漠不关心的样子,可一旦谁敢打陈青阳的注意,就算是天王老子,陈白朗也要将他打趴在地上。

  炎黄组织虽强,但是陈白朗也不可能向他们妥协,因为陈青阳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触碰。

  纳兰空怒极而笑,冷声说道:“陈白朗,你别给脸不要脸!”

  纳兰王爷在华夏东北一带,可是只手遮天,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再加上炎黄护法的身份,整个华夏,敢违背他意思的人,还真找不出几个来。

  就算是修炼界的八大超级世家,在他面前也得表现出足够的尊敬和敬畏。

  陈白朗或许是一个如日中天的妖孽级人物,但他毕竟还太年轻,更是没有强大的背景,有何资格敢跟纳兰空叫嚣?

  “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陈白朗声音霸道而威严说道。

  一旁的陈青阳默默地看着陈白朗那高大魁梧的后背,这是他第一次在陈白朗的身上感觉到一个父亲的安全感。

  “好,很好,陈白朗,这是你自找的,一刀,他交给你了,如果他还是不识抬举,不用手下留情。”纳兰空阴冷一声说道,语气蕴含着淡淡的杀意。

  他与陈白朗第一次见面,虽说没有半点仇怨,但陈白朗三番两次挑衅他,足以令他动起了杀心。

  不过纳兰空并不打算亲自出手,对于屠一刀的实力,他有绝对的自信,同为先天境七阶,但屠一刀已经踏入这个境界将近十年的时间,远不是刚踏入这个境界不久的陈白朗可以相比的。

  就算陈白朗再妖孽,也绝不可能是屠一刀的对手,毕竟先天巅峰境中,即使是同阶之间,差距也很大。

  屠一刀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大步一跨,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如同一座不可望其项背的山峰,压抑而厚重。

  “如果没把握的话,我可以跟他们走!”陈青阳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

  纳兰空两人胆敢闯上陈家要人,肯定有着十足的把握,如今黄凤鸣重伤在身,陈青阳担心陈白朗强行逞能,到时候不但没能阻止纳兰空,还落下一身重伤,那就得不偿失。

  “区区一个先天境七阶和一个先天境八阶,又如何奈何得了我?你退后一点。”陈白朗没有转身,声音平静而自信说道。

  屠一刀目光冷漠地盯着陈白朗,然后缓缓拔出他后背那一把大刀。

  刀身至少有两米长,是一把名副其实的大刀,看起来并没有独特之处,只是刀身周围涌动着一层淡淡的血雾。

  随着屠一刀将内劲灌入大刀中,那层血雾陡然间爆发开来,气势惊人。

  “陈白朗,上前一战!”屠一刀举起大刀,直指陈白朗喊道。

  谁知陈白朗却一动不动,声音带着不屑说道:“你还没资格向我挑战,龙刚、轩辕,他就交给你们,不用跟他拼命,给我拖住他就行。”

  “是,狼爷!”

  龙刚和轩辕冥两人应了一声,没有半点的畏惧退缩,猛地踏前一步,直面气势浑厚的屠一刀。

  两人同为先天境六阶的实力,虽然距离先天境七阶并不遥远,但是毕竟相差一个大境界,实力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换做是其他先天境六阶的武者,恐怕连向屠一刀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可龙刚和轩辕冥两人,眼中精光大盛,战意昂然,完全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陈白朗,你让两个六阶的手下率先出战,是想要消耗我的劲力?难道你就不怕我不小心杀了他们?”屠一刀冷哼一声说道。

  屠一刀连先天境七阶的武者都杀死过,区区先天境六阶,就算来再多也没用。

  “他们若是死在你的刀下,那是他们学艺不精,可我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陈白朗讥讽一声说道,随后目光看向远处的纳兰空。

  纳兰空不是寻常的先天境八阶武者,他已经半只脚踏入先天境九阶,比乔北亭还要强上不少。

  要对付他,陈白朗恐怕也得暴露出一些底牌才行。

  “找死!”

  屠一刀怒喝一声,猛地高举大刀,狠狠斩下一道强势的刀芒,目标直指陈白朗。

  陈白朗不为所动,目光甚至连看一眼屠一刀的兴趣都没有。

  “轰!”

  几乎是在瞬间,一道身影出现在陈白朗的正前方,一拳狠狠轰向虚空,将那无匹的刀芒直接轰成粉碎。

  陈青阳定睛一看,恍然发现出拳的人正是龙刚。

  虽然有些费力,但龙刚还是正面将屠一刀斩出的那一道刀芒给直接轰碎。

  “什么?”屠一刀瞪大双眼,有些不敢相信。

  他这一刀虽然并没有出尽全力,但寻常先天境七阶的武者也得避让三分,可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先天境六阶的龙刚给挡了下来。

  就在屠一刀震惊之际,一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音的潜伏到他的身后。

  “滚!”

  屠一刀感觉脊梁一冷,浑身内劲瞬间爆发开来,整个人狰狞地可怕。

  强悍的内劲爆发将那道黑影震飞开来,屠一刀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鲜血染红了他后背的衣服。

  他猛地转身,看到远处一脸冷漠的轩辕冥正一脸冷笑地看着他,内心下意识升起一抹深深的寒意。

  太可怕了,这两个究竟是什么怪物?

  龙刚一拳轰碎他的刀芒,轩辕冥更是悄无声息潜伏到他的身后,若不是他反应够快即使阻止了他,恐怕现在后背就不是被划开一道血痕那么简单。

  这哪里是先天境六阶武者该有的实力?

  “好强!”陈青阳内心暗暗惊叹一声。

  刚才他可以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轩辕冥身上,可没想到他眼睛都没眨一下,轩辕冥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轩辕冥的那种消失,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的气流波动,甚至连身体与空气的摩擦声音都没有,纯粹是毫无征兆的消失。

  这究竟是什么身法如此的变态?

  对于这样的结果,陈白朗没有丝毫的意外,目光挑衅地看了一眼纳兰空,随后整个人腾空而起,如同一尊不可战胜的神灵,高高俯视着纳兰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