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新年第一天-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32章 新年第一天

  “它现在在陈白朗手中?”陈青阳神情有些激动问道。

  轩辕冥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这本来是一个不可外出的秘密,毕竟陈白朗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保护轩辕剑,若是让外界的人知道传说中黄帝铸造的轩辕剑就在陈白朗手中,恐怕那些古老圣地的老不死都会从棺材里爬出来抢夺。

  不过陈青阳是陈白朗的儿子,轩辕冥相信他。

  “不要跟任何人透露,否则这里的人,都不可能幸免。”轩辕冥神色严肃说道。

  “我明白。”陈青阳重重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分寸。

  不过一想到传说中的轩辕剑就在陈白朗手中,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冲进大厅,让陈白朗拿出轩辕剑给他看一看。

  当然,陈青阳也知道这不可能,如果他敢这么做,肯定会被陈白朗暴揍一顿。

  收拾一下心情重新回到客厅,陈青阳发现赵兰心已经不在了,询问之下才得知赵兰心又犯困,刚才差一点在椅子上睡着了。

  如今赵兰心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睡一次,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看了一眼陈白朗,发现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喝汤,丝毫想象不出来刚才他还和纳兰空大战了一场。

  对于陈青阳那带着炽热的目光,陈白朗完全视若无睹,吃饱喝足后便带着两位小妾离开饭桌,显然是想要解决某种生理需求。

  吃过晚饭后,陈青阳带着叶南笙登上他所住的楼阁上的天台,此时下方的陈青彦和陈青睿两兄弟约了几个狐朋狗友到家里放烟花,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天空中璀璨夺目,却又稍纵即逝的烟花,陈青阳的思绪显得有些混乱。

  一件件烦心事接踵而来,压得陈青阳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这小半年的时间,经历了太多以前不曾想过的东西。

  叶南笙则默默则依偎在陈青阳的怀中,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享受此刻的美好。

  “青阳,你说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叶南笙突然仰着头看着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的思绪渐渐收了回来,摇了摇头,说道:“还不知道,不过你就这样嫁给我,你不后悔吗?”

  算起来,陈青阳认识叶南笙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两人成为情侣关系的时间更短,如今却要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陈青阳倒没什么,毕竟他是真心喜欢叶南笙,反正他迟早都会迎娶叶南笙过门。

  可陈青阳怕叶南笙是因为他奶奶的关系才嫁给他。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早点认识你,虽然有些唐突,但我是心甘情愿嫁给你的。”叶南笙柔声说道。

  听到叶南笙的话,陈青阳内心一阵感动,但是叶南笙对他越好,陈青阳内心就越愧疚。

  “南笙,如果,我说如果除了你之外,我还喜欢其他女人,你会离开我么?”陈青阳小心翼翼问道。

  这个问题,他迟早都要面对,毕竟在他心中,的确还有几个女人占据同样重要的地位,陈青阳无法逃避。

  叶南笙看了一眼陈青阳,然后默默低下了头。

  “青阳,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叶南笙埋着头,低声细语说道。

  陈青阳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许是他自己太自私了!

  可是陈青阳却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自私,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很花心的男人,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天性吧!

  “答应我,不要让我知道你喜欢其他女人,好么?”叶南笙再次仰着头,语气卑微中带着一丝乞求说道。

  陈青阳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将叶南笙抱得更紧。

  尽管叶南笙平日来看起来很温柔很随和,但是她的性格跟陈青阳一样的倔强,一旦认定某种事情,那就坚决不会改变。

  “青阳,我有些冷了,我们回去吧!”叶南笙说道。

  “好。”陈青阳正要起身,发现叶南笙张开双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自己,顿时明白过来。

  “客房应该没有打扫,今晚就到我的房间里睡吧!”陈青阳笑眯眯说道。

  叶南笙的脸蛋上顿时爬起了两抹红晕,低着头不说话,显然是默许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陈青阳带着叶南笙早早起床去给赵兰心拜年,老太太今天破天荒穿了一套红色的衣服,整个人也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陈青阳他们拜年,赵兰心都是给一个大大的红包,唯独叶南笙拜年的时候,老太太送了她一个通体晶莹的手镯。

  一开始叶南笙还不敢收下,因为一看就知道这手镯非常的珍贵,最后在陈青阳的劝说下才肯收下。

  陈青阳见过那个手镯,一直都放在赵兰心的床头边,小时候他调皮,曾经偷偷拿走玉镯来玩,被陈白朗知道后,用一条绳子吊起来打了半天。

  后来陈青阳才知道,那个手镯,是当年他爷爷送给奶奶的定情信物,是老陈家的传家之宝。

  可自从他爷爷死去后,赵兰心就再也没有戴过那个手镯。

  如今赵兰心却拿了出来,送给了一个还未过门的孙媳妇,众人都明白,她是真的认可了叶南笙。

  开年饭在一片其乐融融中度过,等到赵兰心休息后,陈青阳便准备带着叶南笙出去玩,谁知陈青彦两兄弟死皮烂脸要跟来,无奈之下,陈青阳只好叫上牧歌两兄妹,开着两辆低调的奥迪A6,迅速驶出陈家庄园。

  六人先到羊城市区,本来想感受一下新年的气氛,但是看着那空空荡荡的街道,只好掉头离开。

  “哥,你有多久没回去你的母校了?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回去一趟?”陈青彦提议到。

  陈青阳想了想,自从十五岁那年被带走后,他已经整整有九年的时间没有回过他所读的那一所中学,那里可充满着他年少时的回忆。

  “青阳,我们去吧,我也想看看你当年学习的地方,我听奶奶说你当年读初中的时候就参加过高考,还拿了个全省状元是吧?”叶南笙笑眯眯说道,满脸的崇拜看着陈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