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跳梁小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33章 跳梁小丑

  看着叶南笙满脸热情的样子,陈青阳也不好拒绝她,旋即一行人调转方向,直接奔往陈青阳的中学母校。

  尚书实验学校,是羊城有名的贵族学校,时隔多年回来,陈青阳还是能清楚地这里的每一片砖瓦和每一条道路,毕竟这里承载着他年少时太多的回忆。

  由于是放假时期,整个学校都空荡荡,而且大门紧闭着,连看门的保安也都放假了,陈青阳他们想进去都进不了。

  就在陈青阳他们准备到周围逛逛时,一道讥讽的声音突兀间响了起来。

  “咦,这不是陈家两位大少爷么?这大年初一的在这里碰见,还真是有缘啊!”

  陈青彦和陈青睿两兄弟猛地转身,发现三个身材明显比他们魁梧高大的年轻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三人身上都有纹身,嘴里酷酷地叼着一支烟,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地痞流氓一样,手中各自抱着一个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小太妹,露出一副很不耐烦的姿态。

  “刘国栋?”陈青彦有些不敢确定问道,毕竟对方的变化实在太大,跟他印象中的那人有些不太一样。

  “呵呵,没想到陈大少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真是荣幸之至。”那个叫刘国栋的年轻人一脸冷笑说道,旋即缓缓走上前来。

  一听对方真是刘国栋,两兄弟的脸色都微微一变,不过一想到陈青阳在身旁,两人顿时有了底气,目光丝毫不畏惧地盯着刘国栋。

  “刘国栋,我记得你爸是当官的吧,怎么沦落到跟地痞流氓混在一起了?”陈青彦皱眉问道。

  刘国栋将手中的香烟直接扔在地上,然后狠狠踩了一脚,目光陡然阴冷地瞪着陈青彦,说道:“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就不会被退学,我爸就不会被人调查而丢了官职,你说这笔账,我们该怎么算?”

  能进入尚书实验学校读书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别看刘国栋现在一副地痞流氓的姿态,当年他也是一个有名的风流公子哥,毕竟家里有一个混体制的老爸,而且官职似乎还不低。

  只是后来莫名被人举报,查出他这些年不少贪赃枉法的事情,一夜之间落马成为阶下囚。

  而就在刘国栋老爸落马的前一天,他因为在学校打架,被学校当场开除学籍,而另一个参与打架的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分,那人就是陈青彦。

  很多人都怀疑,刘国栋老爸落马的事情,跟陈青彦家里有关。

  听到这里,陈青彦两兄弟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显然他们当初并不知道刘国栋老爸被人调查落马的事情。

  “你被学校开除,是因为你先动手打了我二哥,你老爸丢了官职,那肯定是自己手脚不干净,能怪得了谁?”陈青睿这时开口说道。

  陈青阳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通过几人的谈话,他也大概了解了双方之间的恩怨,不过他也不准备插手。

  “哼,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的一切都是你们夺走的,要不是这几年你们躲到了一中,老子早就废了你们。”刘国栋冷哼一声说道,眼中怒意滔天。

  “那你想怎样,划下道来,我们两兄弟都接着。”陈青睿毫不畏惧说道。

  反正有陈青阳在给他们撑腰,就算打不赢也绝对不会吃亏。

  “哟呵,口气还不小,栋哥,要不小的替你出这口恶气?”旁边那个长相猥琐的年轻人吊儿郎当说道。

  “疯狗,你等下出手轻一点,可别吓坏了旁边那两个漂亮小妞,我等下还想跟她们去看电影呢?”另外一位年轻人笑眯眯说道。

  “啊,海哥,那我呢?”旁边那个小太妹扭动着水蛇腰问道。

  “滚一边去,别在这里碍眼。”名叫海哥的年轻人大骂一声道。

  的确,相比于叶南笙和牧月两人,他们身边的小太妹,简直就像是个小丑一样,难登大雅之堂。

  见对方居然想要打叶南笙的主意,陈青阳的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冷色。

  “哥,你说怎么办?”陈青彦朝着陈青阳询问说道。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如果连这几跳梁小丑都搞不定,你们也不配做陈家儿郎。”陈青阳淡淡说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在他们这个年纪,陈青阳早就在战场上与强敌厮杀,刀子划在身上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而他们两兄弟从小就被杨慧和罗漱玉两人保护的很好,这种温室里成长的花朵,一旦遇上麻烦,根本不堪一击。

  所以陈青阳想要让他们强大起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护好自己。

  而且对方都是普通人,而陈青阳就像是打通游戏所有关卡,穿上最顶级的装备的大boss,面对游戏内最弱小的怪物,他连提起刀的兴趣都没有。

  此时疯狗已经站了出来,那一米八五的身高对于普通人而言,的确拥有不小的威慑力。

  幸好陈青彦两兄弟都遗传了陈白朗的种,在身材方面并不会吃亏太多。

  “二哥,你上还是我上?”陈青睿问道。

  陈青阳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如果他们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那真的不配做陈家儿郎。

  “别墨迹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疯狗伸出一根手指,朝着两人挑衅说道。

  “我们两兄弟打架,从来不会以多欺少,我自己来!”陈青彦大喝一声,当即上前几步,直面疯狗。

  疯狗双手抱拳,手指传来噼里啪啦的骨头脆响,一脸玩味地看着陈青彦,说道:“放心,等下我会慢慢玩死你。”

  说完,疯狗身体猛地蹿出,一记重拳毫不留情地砸向陈青彦的脑袋。

  这疯狗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好像练过几把花架子,动作气势看起来也有模有样,而且常年混迹于街头,早就领悟出一套野蛮的打架方式。

  一上来就是一记重锤,加上他那魁梧的身材,的确有几分威慑力。

  不过陈青彦脸上并没有半点慌张之色,双腿陡然往后一撤,轻易躲开疯狗的进攻,然后身体从左侧一绕,右手五指猛地弯曲,成虎口张开状,猛地抓向疯狗的下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