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静心咒-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66章 静心咒

  陈青阳独自一人出来警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将虎狡的尸体炼化。

  虎狡乃是上古异兽遗留下来的血脉,而且修为接近九百年,远比陈青阳之前炼化的黑狼王还要更加的强大。

  不知道经过炼妖鼎炼化之后,它的精血究竟有多强大。

  陈青阳很是期待。

  炼妖鼎瞬间出现在陈青阳的手中,然后缓缓漂浮在半空中,随着陈青阳默念炼妖心诀,炼妖鼎的体积也在不断增大。

  虎狡的尸体迅速被吸纳进鼎内,顷刻间发出一道仿若来自远古的兽吼咆哮。

  幸好陈青阳选择了一个较为偏僻的位置,不然肯定又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看来今后动用炼妖鼎时,得更加小心一点才行。

  这一次炼化的时间明显比之前还要长几秒钟时间,看着那一滴鲜红色的精血浮现在自己眼前时,陈青阳内心也隐隐有些激动。

  这一滴精血散发出来的狂暴能量,比之前虎狡给他的那种压迫感也差不了多少,甚至于让陈青阳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陈青阳刚想用手去触碰精血时,突然间遭遇一股狂暴的反震力量,直接将他的手震了开来,整条手臂瞬间发麻。

  尽管只是一滴虎狡精血,但它蕴含的能量,依旧不是陈青阳现在可以抗衡的。

  “看来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吸收炼化这一滴精血。”陈青阳苦笑地摇了摇头,然后将精血和炼妖鼎一同收入空间玉坠内。

  黑狼王的实力比陈青阳强大不了多少,凭借着自身经脉的强悍,陈青阳可以强行将它吸收炼化。

  而如今他跟虎狡之间实力差距太大,若是强行吸收,恐怕会对他的丹田经脉造成致命的损伤,没必要冒这个风险,反正他迟早都会炼化这滴精血,不急于这时。

  在附近继续警戒了将近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的异动,陈青阳旋即选择回到山洞内。

  “阳哥。”牧歌走上前来喊了一声。

  此时牧歌的状态不仅完全恢复过来,而且随着灵魂境界达到先天境界后,他的实力也有所增长,几乎快要达到半步先天境巅峰的层次。

  要知道他突破到半步先天境界也才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如今居然快要达突破到真正的先天境,这等实力增长速度,简直惊人。

  陈青阳点了点头,先是看了一眼不远处安静打坐的东伯凤梧,随后将目光转移到楚中石身上。

  “楚老已经吞下第二片紫魂花瓣了?”陈青阳微微诧异问道。

  “嗯,在你离开后不久,他就已经吞下了,不过到现在还没突破,感觉他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牧歌说道。

  此时楚中石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所浸湿,眉头紧锁,脸上的肌肉也时不时在抽搐,周身的气息波动也极其不稳定,时而狂暴,时而平稳。

  陈青阳见势不妙,显然楚中石已经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于是对着楚天阔和楚中衡两人说道:“楚家主,麻烦先带你二叔出去山洞外面。”

  先天境界与半步先天境界虽然只差半步,但力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

  如今楚中石吞服两片紫魂花瓣后,灵魂境界已经在突破的边缘地带,力量也在疯狂的上涨。

  若是楚中石的灵魂境界无法在最后关头突破,那这疯狂暴涨的力量将会反噬他的身体,恐怕会当场爆体而亡。

  这个时候,能帮助楚中石的人,只有他自己。

  见陈青阳表情有些凝重,楚天阔内心不由一颤,担忧问道:“青阳兄弟,我父亲他有危险吗?”

  “我也不确定,只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混乱气息判断,他应该是遇到麻烦了,保险起见,你们两个还是先到山洞外面去躲避一下。”陈青阳沉声说道。

  “不用,我要在这里陪我大哥。”楚中衡语气坚定说道。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如果这个时候楚中石再有事,他不确定自己的内心是否能够承受得了。

  “我也要留下来陪我父亲。”楚天阔也坚定说道。

  陈青阳能理解两人的情绪,也不再劝阻两人,只是用眼神示意牧歌,让他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时间悄然而过,楚中石身上的能量越来越狂暴,但也越来越不稳定,时而像是波涛汹涌的深海,时而像是波澜不惊的死湖,让人无法捉摸。

  “啊!都给我死!”

  突然间,楚中石嘴里发出一道凄惨的咆哮声,脸上的表情状若癫狂,双手不停地在半空中挥舞,那狂暴的能量瞬间碾压而来。

  “小心!”

  陈青阳和牧歌的身体连忙挡在楚天阔他们身前,催动内劲抵挡那侵袭而来的能量。

  尽管此刻楚中石挥舞出来的狂暴能量,已经无限接近于先天境界,陈青阳挡下丝毫不费力气,就算牧歌全力以赴下,也能够勉强挡下来。

  “父亲!”楚天阔不由大喊一声。

  可惜此时的楚中石如同入魔了一样,嘴里不停地疯喊着,周身狂暴的能量完全不受控制在肆虐周围,顷刻间就将摧毁大半。

  另外一边,东伯凤梧终于从入定中清醒过来,随后站起身缓缓走向楚中石那一边。

  陈青阳见此,大步闪身过去,看着一脸平静的东伯凤梧,然后问道:“东伯兄,你可有办法帮他?”

  “他的心魔对他来说太强大了,如果无法杀死心魔,他很快就会走火入魔,到时候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东伯凤梧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帮不了他么?”陈青阳问道。

  “那也未必,我可以施展静心咒,让他的心神暂时安定下来,至于他最后能否杀死心魔,只能靠他自己。”东伯凤梧说完,突然间双手捏着印诀,嘴里低喃一声,一道道神奇的符篆从他嘴里吐出,然后笼罩楚中石的周身。

  这静心咒的果然神奇,只是几秒钟时间,原本状若癫狂的楚中石的情绪当即平稳下来,整个人面容呆滞地站在原地,有种茫然失措的感觉。

  不过很快,楚中石的脸色再次变得狰狞起来,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像之前那般疯狂,豆大的汗珠拼命地往外冒出,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