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断他一只手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7章 断他一只手掌

  陈青阳看着王运图,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

  “王运图,收起你那虚伪的面具,让我看着就恶心。”陈青阳冷声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王运图眼睛一眯,笑意更浓,只是隐藏这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险,说道:“整个华夏,敢这样在我面前说话的人,可没有几个,如果不是看在青帝这个名号,你现在连踏入我王家的资格都没有。”

  陈青阳丝毫不为所动,目光死死盯着王运图,道:“今日我来这里不是听你废话,告诉我,当年天邪门为何还会有余孽活下来?”

  王运图神情一震,目光疑惑地看着陈青阳,问道:“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天邪门已经被我王家全部移平,一个活口都没有逃出来,哪还来的余孽活下来?”

  “哼,不用跟我演戏,我亲眼见到过一个天邪门的余孽,如果不是你王家在背后搞鬼,他怎么可能活下来?”陈青阳冷声质问道。

  王运图冷冷一笑,道:“青帝,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很可笑?当年天邪门势力遍布全国,甚至连国外都有他们活动的踪迹,有漏网之鱼残活下来很正常,我王家对国家的忠诚天地可鉴,反倒是你,无凭无据就跑来我面前指着我王家在背后搞鬼,这是何居心?难道你认为我王家在背后操控天邪门?”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王运图,如果让我知道你王家真的跟天邪门有关系,我发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必定让你王家在华夏除名。”陈青阳咬牙说道。

  “可笑,真是可笑啊,当年你青帝还是地字号老大,都不可能让我王家除名,现在就凭你这副病怏怏的身体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简直可笑之极,愚蠢之极。”王运图大声笑道,丝毫不掩饰内心对陈青阳的讽刺。

  陈青阳的直觉告诉他,王运图跟天邪门暗地里绝对有不为人知的关系,不过以王运图如此小心谨慎的性格,绝不可能告诉他。

  “那就走着瞧。”说完,陈青阳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你以为我王家是个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王运图说道。

  “你待如何?”陈青阳寒着脸问道。

  “听闻青帝你当年那场大战身受重伤,我王家倒是养了几个医术卓绝的神医,不如你留下几日,让他们替你把把脉?”王运图笑眯眯说道。

  “不需要。”陈青阳冷冷拒绝道,不过内心却微微一沉。

  “这恐怕由不得你了,景山,马上带青帝到客房那边去,好生招待,别让人过去打扰到他。”王运图说道。

  显然,王运图是想要将陈青阳囚禁在王家里。

  “是,图爷。”厉景山恭敬应了一声,快速走到陈青阳的面前,眼神冷厉说道:“青帝,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带你走?”

  “滚!”陈青阳怒声喝道,眼神泛着一抹嗜血的寒光。

  厉景山似乎被陈青阳这一声厉喝镇住,身子下意识往后一缩,但一想到陈青阳如今乃是重伤之躯,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你真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青帝?给我滚过来!”

  厉景山猛地踏前一步,大手一探,企图抓住陈青阳的肩膀。

  陈青阳的速度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在盛怒之下,居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

  “嗖!”

  身体瞬间侧移,巧妙躲过厉景山的探手,不过厉景山的实力毕竟远在此刻陈青阳之上,反手一掌狠狠推向陈青阳的胸口。

  “噗!”

  陈青阳躲闪不及,硬生生挨了厉景山一拳,鲜血从喉咙喷涌而出,本就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惨淡,毫无血色。

  “呵呵,当年叱咤京城风云,无人能挡其锋芒的青帝,如今却如此不堪一击,当真是可悲可叹啊!”厉景山阴笑说道,眼中满是无尽的嘲讽。

  陈青阳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冷声说道:“当年我真不该仁慈留你一条狗命。”

  “找死!”厉景山似乎被陈青阳说中的软肋,咆哮着冲向陈青阳。

  陈青阳只能被迫出手抵挡,可是面对厉景山那狂风暴雨的攻击,他根本无力抵抗,短短几息时间,胸口又被厉景山狠狠印了十几掌。

  不过厉景山显然没想过要杀死陈青阳,每一掌都留有余地,否则陈青阳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就在陈青阳快要支撑不住之际,一道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住手!”

  听到魔影那熟悉的声音,陈青阳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不过此刻他连吐三口鲜血,勉强剩下站起来的力量。

  “爸,救我!”

  此时魔影的手中挟持着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哀求地看向王运图。

  “混账!”

  王运图猛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身上顷刻间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比之厉景山还要恐怖无数倍。

  感受到王运图身上那比一年多前还要强大不止一倍的气息,陈青阳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以王运图的年纪,实力就算可以继续提升,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提升这么恐怖,此时的他,恐怕已经突破化劲期,达到更加恐怖的凝劲期。

  化劲与凝劲虽然只相差一个境界,但两者的实力有着云泥之别,一个凝劲期武者,足以成为开宗立派的超级存在,就算是国家力量,也不愿意轻易招惹的存在。

  “放开他。”王运图横眉冷目喝道,眼中杀意腾腾。

  王运图一生有不少女人,但是他却只有一个儿子,外界传闻他年轻的时候遭遇重创,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对这个儿子格外的珍惜宠溺。

  如今他儿子的生命掌控在一个外人的手中,他如何能不怒?

  “放我们少主离开,他自然不会有事。”魔影冷冷说道。

  “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要么放了我儿子,要么你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王运图虽然紧张他儿子,但并没有失去理智,态度依旧十分的强势。

  “魔影,断他一只手掌。”陈青阳冷声喝道,他清楚知道王运图对这个儿子有多紧张,如果他死了,那么王家直系一脉将会绝后。

  王运图不敢赌,也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