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紫芒幻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00章 紫芒幻术

  黄莺笑了笑,旋即往前面一站,一人独自面对炎黄组织五人。

  “小女子向来就不喜欢打打杀杀,既然武大哥不肯出手,那小女子只能亲自上阵了。”黄莺淡淡说道,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迷幻之音,让陈青阳也微微愣神。

  “好奇怪的力量,居然能够影响到我的神智。”陈青阳内心暗暗震惊想道。

  左天辰等人目光顿时凝重地看向黄莺,他们也想不明白,这个相貌惊艳绝美的女人发出的声音怎会有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

  “阁下何人?胆敢与炎黄组织作对,找死不成?”左天辰冷哼一声说道。

  黄莺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说道:“小女子无心与各位前辈为敌,前辈想要知道小女子是谁的话,你过来就告诉你哦!”

  左天辰一个久经沧桑的先天境三阶高手,自然不会被黄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所迷惑住,正准备发怒时,突然间看到黄莺那双灵眸时,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双脚下意识迈开,缓缓走向黄莺。

  “哼!”

  陡然间,一道冷哼之声响起,瞬间将失魂落魄中的左天辰惊醒。

  “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清醒过来的左天辰发现自己往前走了几步,脸色顿时惊骇问道。

  他完全想不起来那几秒钟时间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刚才中了她迷魂之音,这女人居然是一位幻术师,大家小心,别中了她的幻术。”一位白须老者沉声说道。

  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黄莺这一位弱女子,可如今听到她是一位幻术师,而且连左天辰都差点着了她的道,顿时个个如临大敌,目光警惕地看着黄莺。

  幻术师,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职业,同时也是令所有武者都闻风丧胆的存在。

  强大的幻术师,足以影响任何一个武者的神智,甚至可以通过幻术操控对方,因而当年那些心胸狭窄之辈,怂恿带动其他武者,大肆屠杀幻术师,企图一举将他们彻底歼灭。

  刚才左天辰无意识走向黄莺,很明显神智已经被他操控,而且还只是看了一眼黄莺的双眸而已就完全失去了自我的意识。

  如此逆天的手段,也难怪当年修炼界掀起一股灭杀幻术师的浪潮。

  陈青阳还是第一次听到“幻术师”的存在,不过刚才他听到黄莺的声音,脑海也出现短暂的失神状态,内心也不由惊讶于黄莺的幻术强大。

  “各位前辈,小女子真的无意与你们为敌,要不让我们走如何?”黄莺问道。

  白须老者身上顿时爆发出冷厉的气势,沉声说道:“老夫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即便你是幻术师,惹上炎黄,也只有死路一条。”

  黄莺摇了摇头,知道今天这一战根本无法避免,双手突然捏起兰花指,幻化出一个个乱人心智的印诀。

  “不好,快阻止她!”

  白须老者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妙,立刻冲向黄莺,一道浑厚的掌风狠狠拍向黄莺。

  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各自施展杀招冲杀上来。

  黄莺的嘴角不由翘起一抹冷笑的弧度,双手兰花指虚空一点,那双灵眸陡然间散发出紫色的光芒。

  一看到那紫色的光芒,陈青阳的灵魂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进入一种如梦似幻的状态,即便他想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却根本做不到。

  牧歌更加的不堪,面容呆滞,完全失去了意识。

  “唰!”

  身旁的武战大手一挥,一道能量气墙拦在陈青阳和牧歌两人的跟前,两人顿时清醒过来。

  “好痛!”

  陈青阳下意识伸手摸向脑袋,如同被万千蚂蚁噬咬一般,头痛欲裂,牧歌的情况同样如此,痛地甚至连站都站不稳。

  “抱守心神,不要去看那一道紫光。”武战提醒说道。

  两人哪里还敢抬头,纷纷盘腿坐下,闭上双眼纷纷凝神屏气,这才感觉好了不少。

  而那一边,左天辰等人完全笼罩在黄莺眼中迸发出来的紫光之中,之前的攻势早已不在,纷纷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发出痛苦的咆哮。

  五位先天境高手,其中最弱的都是先天境三阶高手,此刻居然还未碰触到黄莺的身体,就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个个在地上翻滚挣扎,面露痛苦之色。

  见左天辰五人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黄莺微微闭上双眼,那诡异的紫光瞬间消失。

  同时五人也从那种可怕的幻境中渐渐苏醒过来,个个身上大汗淋漓,脸色煞白,如同做了一场恐怖噩梦一般。

  “呼呼!”

  五人张开大口拼命呼吸,目光惊骇地看着黄莺,如同看着一只魔鬼一样。

  “紫芒幻术,你是兰花门的余孽!”白须老者颤抖着声音说道。

  兰花门和索命门一样,同为外八门之一,其宗门内全是清一色的女子,擅长各种诡异的幻术。

  其中紫芒幻术是最为强大的一种幻术之一,即便是当年兰花门鼎盛时期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掌握。

  不过自从当年外八门与炎黄那一战之后,兰花门便彻底没落了,从此在修炼界内销声匿迹,几乎没有看到她们的弟子在外出现。

  白须老者虽然没有亲身经历那一场大战,也知道当年那一战,炎黄不少实力强大的高手都死在紫芒幻术之中,甚至于不乏先天巅峰境高手,可想而知这门幻术有多么可怕。

  此时黄莺脸色微微潮红,显然刚才施展紫芒幻术,对她的灵魂之力消耗也极为恐怖,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没想到你们还记得兰花门。”黄莺轻笑一声说道。

  兰花门的没落,全是败炎黄所赐,不过黄莺从小就不是在兰花门内长大,因此对炎黄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仇恨感。

  几人狼狈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虽然没有任何外伤,可是刚才中了黄莺的紫芒幻术,灵魂处于极度虚弱状态,根本没有再战之力。

  “今日遇到你,算我们栽了,走!”白须老者满眼不甘地看了一眼黄莺,当即下令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