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武叔,劳烦你出手-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02章 武叔,劳烦你出手

  纳兰家位于一处偏远地带,周围群山环绕,常年迷雾笼罩,形成天然的屏障,外人别说找到纳兰家,一进入群山后能否找到出路还是问题。

  就算是最顶尖的猎人,也不敢轻易进入这片区域。

  可没想到,眼前这几人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坐着直升飞机降落在纳兰家的附近,简直是对纳兰家赤果果的挑衅。

  陈青阳不想浪费时间正准备出手清扫这几只苍蝇时,一旁的武战突然上前一步,右脚微微用力一跺地面。

  “轰!”

  顷刻间,大地仿佛在颤摇,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从武战的身上迸发而出,朝着纳兰家的人碾压而去。

  纳兰家那几人实力最高的只是半步先天境界,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武战的气势威压?

  不到半秒钟时间,几人纷纷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走吧!”武战淡淡说道,双手背负在后背,朝着纳兰家的方向踏步而行。

  他看起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可速度之快,令陈青阳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赶上。

  所幸纳兰家距离他们落地的位置并不远,很快两人就来到一处山门脚下。

  刚才武战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气势,因此早已惊动了整个纳兰家上下。

  此刻陈青阳他们来到山门前,一群纳兰家的高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陈青阳两人。

  为首那位正是纳兰家的家主纳兰丘,当他看到陈青阳身边那人时,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身为先天境六阶的纳兰丘,居然无法看透那神秘中年人的实力境界,只感觉到一股深不可测的气势威压。

  也就意味着,这不修边幅的中年人,实力绝对比他还要更强。

  “陈青阳,没想到你真敢来!”纳兰器阴笑一声看着陈青阳说道。

  其实他根本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陈青阳会不顾性命前来纳兰家救楚中石两父子。

  毕竟他也调查过陈青阳和楚家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情深义厚,而且还需要陈青阳刚得到的灵玉石座位交换。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为了别人而冒这个险。

  “楚老他们呢?”陈青阳冷声问道。

  “老夫要的灵玉石呢?”纳兰丘反问说道。

  陈青阳也不想让,态度强势说道:“我要见到人才可能给你,否则免谈。”

  纳兰丘迟疑了片刻,最后才身旁那人耳边低声了几句。

  旋即那人悄悄退了下去,纳兰丘重新俯视山门下的陈青阳。

  “他们在过来的路上,你的身上最好带有灵玉石。”纳兰丘冷声说道。

  很快两道狼狈虚弱的身影被人抬了过来,陈青阳微微眯眼,当看到那两人正式楚中石和楚天阔时,眼中不由迸发出汹涌的怒火。

  楚中石和楚天阔两人这两天时间仿佛受到了废人的折磨,身上鲜血淋漓,整个人都颓靡不振,如同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

  此时楚天阔早已进入昏迷状态,唯有楚中石还能勉强睁开双眼。

  他茫然地看向四周,死灰的目光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纳兰丘,我说过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一个灵玉石也别想得到。”陈青阳强行压制内心的怒火吼道。

  很明显,在他寻找武战来这里救人期间,楚中石两父子又再一次承受纳兰家的残酷折磨,已经到了身体和精神的极限状态。

  满眼死灰的楚中石听到陈青阳的声音,猛然间恢复了一丝清醒,目光艰难地横扫过去,最后锁定住陈青阳的身影。

  “青……阳……”楚中石拼命想要喊陈青阳的名字,可是声音太过嘶哑,而且有气无力,旁人只听到“咿咿呀呀”的撕裂声。

  “楚老,你别着急,我会带你们回去。”陈青阳安慰说道。

  听到陈青阳这句话,楚中石才停了下来,只是内心并不抱多大的希望,显然他并不认为陈青阳能够与庞大的纳兰家对抗。

  “人已经出现在你面前了,灵玉石内?”纳兰丘说道。

  纳兰家之所以发展至今而不没落,全是因为纳兰家的后山有一座大型灵脉。

  只可惜数百年时间过去,大型灵脉的灵玉石基本上早已消耗一空,所以他们急需找到另外一处灵脉,方能够提供年轻一代的弟子修炼。

  在得知大兴安岭山脉内有一座灵脉时,纳兰家几乎是志在必得,可没想到煮熟的鸭子居然就这么飞了,他们岂能不恨?

  因此连夜派遣高手到京城,将楚家屠戮个干净。

  当然,这一切都是纳兰丘在自作主张,他的兄长纳兰空并不知情,否则以纳兰空炎黄组织护法的身份,决不允许纳兰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陈青阳见武战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没有任何的表态,旋即他大手一挥,十五颗灵玉石瞬间安静地躺在一块石阶上。

  “不是说他们劫走了整座灵脉么?怎么就这么少灵玉石?”

  “他是来搞笑的吧?这点灵玉石,来打发叫花子呢?”

  纳兰家的人顿时怨气冲天,他们早就已经知道,大兴安岭山脉出现的那一座灵脉,被陈青阳他们几人完全掏空。

  即便此刻陈青阳拿出一百五十颗灵玉石,他们也觉得远远不够。

  纳兰丘顿时横眉冷目瞪着陈青阳,极力压制内心的怒火吼道:“陈青阳,你最好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你应该也知道,那座灵脉很早之前就已经被那头异兽占据了,里面的灵玉石早已被它吸收炼化差不多,我们三人进去时,也就找到五十颗灵玉石左右,三人分下来,我就只分到十五颗,现在全都摆在你面前了。”

  说完后,陈青阳脸不红气不喘,任谁也看不出他究竟在说真话还是假话。

  不过纳兰丘显然不可能相信。

  “这种低级的谎言能骗的了谁?陈青阳,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将全部灵玉石交出来,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纳兰丘冷喝说道,眼眸中蕴含着惊人的杀意。

  “说的好像你得到灵玉石后真的会放过我们一样,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没必要再废话半句,武叔,劳烦你出手!”陈青阳朝着身旁的武战微微躬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