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我等着-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03章 我等着

  武战缓缓向前踏了一步,纳兰丘内心就狠狠颤动了一下。

  即便武战身上还没有流露出半点武者气势,但那无形的威压,让他感觉到深深的忌惮。

  纳兰家的其他高手同样如临大敌,他们的实力比纳兰丘还不如,感受愈加的明显。

  武战微微抬头看向山门上的纳兰丘等人,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让纳兰空亲自过来,你们太弱了。”武战说道,一副慵懒随意的姿态。

  “哪里来的狂人,居然敢在纳兰家面前叫嚣,找死!”说完,一位老者猛地腾空而起,带着一道极其恐怖的掌风,从天而降轰向武战。

  老者乃是一位先天境三阶的高手,实力比之左天辰也不遑多让。

  “不可!”纳兰丘想要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纳兰家的老者那一道狂暴的掌风即将吞没武战,武战连头也没有抬,随意伸出右手,如同驱赶一只扰人的苍蝇一样,随手一拍!

  “轰!”

  那位先天境三阶的老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直接被武战这一战拍飞到上百米开外,狠狠砸到一大片树木。

  “嘶——”

  看到这一幕,纳兰家的人都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那好歹也是一位先天境三阶的武者,居然就这样被随意一巴掌拍飞了?

  这一刻,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怀疑之前武战说的话,对方完全就有那个资格藐视他们。

  “家主,怎么办?就算我们一起上,也未必能拦住这个人。”纳兰丘旁边一位白发老者沉声问道。

  纳兰丘微微咬牙,说道:“大长老现在在闭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我若是贸然去打扰他,兴许会坏了他的修行。”

  上一次在陈家与陈白朗那一战,纳兰空遭遇了重创,一回来便直接闭死关,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可是如果没有纳兰空在,凭他们这些人,还真的不一定能挡住这个恐怖中年人。

  “那要不放人吧?”白发老者提议说道。

  为了两个人的性命,而让纳兰家陷入为难境地,怎么看都不算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纳兰丘脸色大变,充满着不甘,他好不容易引来陈青阳,如今却被他反将一军,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他岂能甘心?

  陈青阳则一脸平静地看着纳兰丘,似乎根本不着急他什么时候放人。

  就在纳兰丘准备放人保全纳兰家安危时,一道身影从他们身后破空而来,然后静静悬浮在半空,俯视着下方众人。

  来人一袭蓝色长袍,浑身散发着令人压抑的气势,目光如炬地盯着下方的武战。

  “大长老,是大长老来了!”

  一看到来人是纳兰空,纳兰家的人顿时沸腾起来。

  纳兰空,无疑是整个纳兰家的精神支柱,也是纳兰家数百年来最强大的天才,自从他成为炎黄组织的护法之后,便退去了家主之位,也很少在外人面前出现,家族里很多人甚至已经数年没有见过纳兰空。

  如今看到纳兰空出现,个个心情兴奋无比,眼中充满炽热的光芒。

  纳兰空目光仔细端详了武战几眼,感觉他有些眼熟,但是一时间却又认不出他来。

  毕竟此刻的武战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长发遮住他大半张脸,满脸的胡须,不是对他非常熟悉的人根本不可能一眼认出他来。

  “阁下何人?为何老夫觉得你有些眼熟?”纳兰空疑惑问道。

  “区区小人物,纳兰前辈不记得也很正常。”武战冷笑一声说道,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杀机。

  纳兰空微微皱眉。

  听对方的语气,很明显之前两人就认识,可是对方居然对自己产生一抹杀意,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陈白朗人呢?他为何没来?”纳兰空脸色微沉问道。

  在大兴安岭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陈青阳和牧歌两人,如今陈青阳站在这里,可他的父亲陈白朗居然不在,反而是另外一位神秘莫测的中年人。

  “这得你亲自去问他。”武战说道。

  纳兰空性格非常的多疑,不由再一次释放出灵魂神念探测周围,可始终没有发现陈白朗的踪迹。

  难道是自己多虑了?陈白朗真的没有跟过来?

  “不用查了,他要是来了,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武战说道。

  纳兰空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武战说的话,随后目光看向陈青阳。

  “我很好奇,之前你们在大兴安岭是如何躲避老夫追踪的?”纳兰空疑惑问道。

  当时纳兰空在迷雾之中追寻陈青阳三人好几个时辰都一无所获,三人完全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地无影无踪,至今他都想不明白三人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想知道的话,先把人放了我就告诉你。”陈青阳说道。

  “不要对老夫耍你那些小伎俩,没用。”纳兰空冷声说道。

  “那就很抱歉,无可奉告。”陈青阳耸肩说道。

  “哼,青帝,你三番两次拒绝炎黄的邀请,炎黄对你的耐心很快就要磨光了,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没有人能保得住你。”纳兰空冷哼一声说道。

  陈青阳冷笑一声,说道:“你们那也算是邀请?”

  “不管如何,这一次是洪公亲自召见你,他若不是有要事缠身,你以为你还能在外面逍遥快活?趁现在洪公没有发怒,立刻跟老夫回去,兴许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纳兰空说道。

  纳兰空身为炎黄的护法,也是这一次炎黄拍出来捉拿陈青阳和牧歌两人回去实力最强的一人。

  可如今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他还是没能把陈青阳两人带回去,如果洪公怪罪下来,恐怕他也会很不好受。

  “抱歉,我已经脱离炎黄,你们的规矩束缚不了我,那位洪公想要见我,就让他亲自过来。”陈青阳无所畏惧说道。

  他不认识什么洪公,而且现在对炎黄也没有半点的好感,怎么可能会乖乖跟纳兰空回去?

  “冥顽不灵,你很快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纳兰空显然已经对陈青阳失去了耐性,语气冷冷说道。

  “我等着。”陈青阳无所畏惧说道,微微抬起头,直视纳兰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