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战神黄凤鸣-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0章 战神黄凤鸣

  感受到莫伏龙身上那霸道无比的气势,即使是一旁的王运图脸色也震惊无比。

  这等年纪就有如此逆天的实力,如果不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那只能将其毁灭,所幸是的他已经成为王家的女婿。

  黄凤鸣也不由正眼看着莫伏龙,脸色微微一动,不知在想。

  “老夫说过,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来吧!”黄凤鸣单手立在原地,声音依旧不带半点情绪。

  莫伏龙低吼一声,身上的罡气在他周身肆虐涌动,双腿猛地灌注力量,身体跃到三米高空,以泰山之势镇压而下。

  手中以劲力凝聚而成的拳套,瞬间张牙舞爪,朝着黄凤鸣轰去,带着震耳欲聋的破空之声,气势霸道无比。

  霸王拳,乃是莫伏龙的看家拳法,死在他这套拳法下的人数不胜数,就算实力超过他一个小境界的武者,莫伏龙也能凭此拳强行一战,这是一种可以越阶战斗的拳法。

  而这套拳法,是陈青阳不顾宗门规矩,擅自传给莫伏龙的一套古拳法,可没想到,如今莫伏龙居然用陈青阳交给他的拳法对付他们,还真是讽刺。

  面对来势汹汹的莫伏龙,黄凤鸣微微抬头,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指尖没有半点锋芒,但是却隐隐缠绕着一到让人捉摸不透的气流,黄凤鸣就以这样一根看似普通的手指,直接迎上莫伏龙的霸王拳。

  一拳一指相碰,并没有碰撞出惊人的声响,时间仿若定格在此刻。

  莫伏龙那虎头拳套,任由它如何撕咬咆哮,都无法吞噬黄凤鸣的一拳。

  看到这一幕,就连陈青阳也有些不淡定了。

  莫伏龙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天才,他如今的实力,比之巅峰时期的他也仅仅弱了半筹,在全力施展霸王拳的情况下,居然连黄凤鸣一根手指都无法突破。

  这样的实力,恐怕比一年前重伤陈青阳的那人也不遑多让吧!

  “啊!”

  莫伏龙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疯狂催动体内劲力灌注到右拳上,周身狂暴的罡气肆虐扩散,震荡起一阵阵狂风。

  黄凤鸣轻轻摇头,手指轻轻一点,一道寒芒闪过,直接洞穿莫伏龙右拳,鲜血喷洒半米多高。

  莫伏龙的身体也被狠狠震退,虽然没有倒地,但是身体却在拼命颤动,看向黄凤鸣的目光也带着一抹深深的忌惮。

  莫伏龙全力以赴都无法抵挡住黄凤鸣的一根手指,两人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眼神虽然忌惮,但是莫伏龙依旧没有流露出半点畏惧之意,甚至于让他眼中的战意更浓。

  “再来!”莫伏龙不甘吼道。

  正当莫伏龙要再出手时,黄凤鸣的身体突然涌现出一道无法抵御的气息,瞬间笼罩他的身上。

  这道气息,让莫伏龙如坠极地冰窟,身体情不自禁在颤抖,那是发自灵魂的颤抖。

  “老夫说过,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再出手,老夫不介意杀了你!”黄凤鸣声音微冷说道,那深邃的眼神闪过一抹摄人心魂的杀意。

  莫伏龙狠狠咬牙,尽量压制内心的颤意,目光死死盯着黄凤鸣,紧握的双拳极不情愿松开。

  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敢出招,眼前这位老者真的会杀了他。

  “还请前辈告知名讳。”莫伏龙咬牙说道。

  黄凤鸣转身,不再看莫伏龙一眼,边走边道:“你还没资格知道。”

  陈青阳看了一眼满脸不甘的莫伏龙,从他的眼神中,陈青阳仿佛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当时的他,在那位强人面前,也是这般无力和不甘。

  直到陈青阳他们离开王家庄园,莫伏龙依旧没有移动半分,如同一尊雕像立在原地。

  王运图缓缓走了过来,语气充满无奈说道:“伏龙,你输给他,并不冤。”

  莫伏龙没有转身,眼神始终看着陈青阳他们离去的方向,问道:“父亲,你是否已经知道他是谁?”

  王运图微微点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应该就是陈白朗身边那位超级保镖,人称战神黄凤图。”

  “战神?”莫伏龙微微皱眉,这个称呼,乃是武者对武道追求的最高荣誉,只有真正的武道宗师才有资格称之为战神。

  “没错,传闻陈白朗年轻时招揽了一位真正的强人,曾经以一人之力,摧毁一个拥有三百人的地下势力,那一战也奠定了陈白朗在江湖上的地位,无人敢挫其锋芒,只因为这个黄凤鸣。”王运图无奈说道。

  对于黄凤鸣,王运图听过他不少传闻,但今日还是第一次见,没想到他的实力,远比自己预估的还要更加强大,看来他要重新审视那个岭南一带最为传奇的人物陈白朗。

  “陈白朗,就是青帝的父亲?”莫伏龙问道。

  “嗯,那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即使是王家,也不愿意轻易招惹的存在。”王运图说道。

  莫伏龙微微点头,眼神冷厉地看着远处,道:“我不管他是谁,今日之耻,来日必定奉还。”

  ——

  陈青阳背着重伤昏迷的魔影跟在黄凤鸣的后面,然后坐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车,快速离开王家庄园。

  司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人长得很激灵,他赶紧递给陈青阳一个医疗箱,然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少爷,狼爷让我给你传句话。”

  陈青阳并没有打开那个医疗箱,他们身上受的伤,普通药物根本没用,只能靠自己慢慢痊愈。

  “什么话?”陈青阳问道,他知道,男人口中的“狼爷”就是他父亲陈白朗。

  “狼爷说了,他对你很失望,下次如果你再来京城送死,他会给你准备好棺材。”男子一脸尴尬说道。

  陈青阳微微耸肩,这语气,的确是陈白朗会说出的话。

  其实陈青阳知道这次自己冲动了,可是他并不后悔,虽然没能从王运图口中得知他想要的答案,但是至少他有八成的把握认为天邪门当初并没有毁在王家的手中,而且跟王家还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黄凤鸣看了一眼陈青阳,饶有兴趣问道:“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你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