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虎父无犬子-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1章 虎父无犬子

  陈青阳低头迟疑了一会,然后才说道:“六年前,我从地下拳场将他救回来,没想过他会有如今的成就。”

  “仅用六年就达到凝劲中期,的确算得上是一位武学奇才,你受伤前,实力应该不会比他现在弱吧?”黄凤鸣微笑问道。

  “凝劲后期。”陈青阳淡淡说道。

  一年前,陈青阳才二十二岁,那个时候他居然已经有凝劲后期的实力,如果传出去,恐怕会震惊整个武者世界。

  先天境界,乃是传闻中虚无缥缈的境界,因此凝劲巅峰乃是绝大部分武者所追求的武道极致,而陈青阳一年前的实力,差一步就达到凝劲巅峰,这份天资,足以傲视天下群雄。

  不过陈青阳清楚,先天境界并非传说,它是真实存在的境界,至少陈青阳已经见过三位先天武者,一位是当年重伤他的人,一位是他那位只见过几次面的师尊,另外一位就近在眼前,战神黄凤鸣。

  一听到陈青阳曾经拥有凝劲后期的实力,黄凤鸣脸上的笑意更浓。

  “果然虎父无犬子。”黄凤鸣说道。

  陈青阳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太理解黄凤鸣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显然,黄凤鸣对于陈白朗有着极高的评价,而且让他这样一个先天武者甘愿留在身边当保镖,看来他这个父亲,的确有些不简单。

  “把手伸过来。”黄凤鸣突然说道。

  陈青阳虽然不知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把手伸了过去。

  只见黄凤鸣伸出两根手指,指尖精光闪动,轻轻按在陈青阳的寸口脉位置。

  突然间,一股陈青阳无法拒绝的暖流自手腕经脉涌入他的身体,瞬间传遍全身。

  不过这股暖流并没有让陈青阳觉得舒服,反而令他全身如万只蚂蚁在噬咬经脉一样,极其痛苦难受。

  见黄凤鸣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青阳只能咬牙坚持,几息时间过后,他全身大汗淋漓,原本就重伤的躯体,几欲要虚脱。

  “唉!”

  一声叹息,黄凤鸣缓缓收回他的双指,轻轻摇头,说道:“老夫想要替你打通周天玄脉,但终究还是痴心妄想了,你的经脉耗损太过严重,虽有所好转,让你残留的内劲稍有起色,但长久下去,那残留的内劲只会加重你经脉的损耗,不出一年,你将会彻底成为一个废人,甚至活不过三年光景。”

  饶是陈青阳的心理素质,听到这里脸色也不由大变。

  在服用一颗疗伤圣药之后,让陈青阳那颗心灰意冷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如今黄凤鸣这番话,却如同一盘冷水直接浇灭了他的希望。

  周天玄脉,乃是比身体其他寻常经脉更为高级的玄脉,一个武者,若是周天玄脉打通,即便他资质再愚钝,不出十年时间也必定能够跨入先天之境。

  强如当年的陈青阳,依旧没能打通自身的周天玄脉,否则他早就成为先天武者。

  “多谢凤爷爷的告知。”陈青阳低头,双拳紧攥,眼中流露出不甘的恨意。

  如果在来京城之前,得知自己的寿命剩下不到三年时间,陈青阳兴许还会坦然接受。

  因为天邪门,他最深爱的女人尸骨无存,如今他知道天邪门还没有灭亡,他岂能甘心死去?

  “怎么,不甘心?”黄凤鸣微笑问道。

  陈青阳紧攥的拳头缓缓松开,一脸无奈说道:“不甘心又能如何?”

  连先天境界的黄凤鸣都没办法打通他的周天玄脉,这世上恐怕也没人能做到吧?

  陈青阳突然间想起了他那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师尊,兴许他可以吧,不过陈青阳不会去求他。

  “如果老夫有办法让你恢复断裂的经脉呢?”黄凤鸣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陈青阳整个身体一震,目光难以置信地看着黄凤鸣,良久过后才问道:“真的可以?”

  “不确定,但至少有八成把握吧。”黄凤鸣说道。

  “还请凤爷爷告知,不管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也愿意。”陈青阳的情绪太过激动,身体压抑不住在颤抖。

  力量,陈青阳前所未有那么渴望力量,只要让他屠尽天邪门余孽,将王家连根拔起,就算让他立刻去死他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呵呵,凭你这声凤爷爷,老夫就会尽全力帮你,停车!”黄凤鸣说道。

  司机老哥赶紧踩下刹车,回过头来恭敬问道:“老前辈,怎么了?”

  “把刚才你听到的话全部忘干净,不许向外人提起半个字。”黄凤鸣淡淡说道。

  司机老哥脸色微微煞白,立即保证说道:“老前辈放心,绝对忘得一干二净。”

  陈青阳似乎猜到黄凤鸣要在这里带他下车,于是对着司机老哥说道:“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等他好了之后让他回海城等我。”

  “明白,不过少爷,狼爷那边我如何交代?”司机老哥问道。

  “你就说我们要离开几天时间,还有,替我谢谢他。”说完,陈青阳打开车门直接下车。

  司机老哥旋即载着昏迷的魔影离开,剩下陈青阳跟黄凤鸣留在原地。

  “凤爷爷,我们要去哪?”陈青阳问道。

  “嵩山。”黄凤鸣道。

  “嵩山?为何要去那里?”陈青阳不解问道。

  嵩山位于南河省,乃是华夏五岳之一,同时那里也是佛教禅宗的发源地和道教圣地。

  “天下间能治好你断裂经脉的地方不多,那里就是其中一个。”黄凤鸣说道。

  陈青阳内心一喜,问道:“那我们是坐车过去还是直接乘飞机?”

  “跑过去。”黄凤鸣道。

  陈青阳愣了一下,看着黄凤鸣那平静的神色,显然不似在跟他开玩笑。

  “凤爷爷,我现在的身体,从这里跑到嵩山,恐怕得几个月才能达到吧?”陈青阳苦笑说道。

  在承受厉景山的重击后,陈青阳的身体变得更加羸弱不堪,现在别说跑步,就算走路也极其困难。

  “服下去。”黄凤鸣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颗淡蓝色的丹药,直接递给陈青阳。

  “疗伤圣药?”陈青阳神情微微愕然。

  “这是回春丹,只是低级治疗丹药,算不得圣药,老夫这里还有不少,足够支撑你跑到嵩山,你现在的身体太弱了。”黄凤鸣微微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