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第一层-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26章 第一层

  顾明西几人走后,只剩下牧歌和陈青阳两人还站在原地。

  “阳哥,这个易峰好像对你有很大的敌意,你什么时候得罪他了?”牧歌问道。

  易峰对陈青阳的敌意,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我也想知道。”陈青阳无奈耸肩说道。

  从第一次见面时,易峰就已经对陈青阳显露出他的敌意,这让陈青阳也很是费解,不过他猜测很有可能跟洪公有关系,毕竟他是洪公带上炎黄山,而易峰则是洪公唯一的弟子。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背后耍什么阴谋诡计。”牧歌提醒说道。

  如果是正面对战,牧歌自然不担心陈青阳,可就怕易峰来阴的,毕竟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我会注意的。”陈青阳点头说道。

  “那我先去修炼了,我感觉最近实力暴涨太快,得好好巩固一下才行,反正有一个月的时间,等过几天实力稳固后再来闯这地牢,你呢,怎么打算?”牧歌问道。

  陈青阳看了一眼眼前那几扇石门,迟疑了一会说道:“我直接闯关吧!”

  他的实力,已经快要达到一个极致状态,特别是在吃了那三颗果实之后,丹田内的能量几乎达到饱和,就算回去闭关修炼,也不会有太大的提升。

  “好,那我先去修炼了。”说完,牧歌转身便挑选一个修炼室进入修炼。

  陈青阳扫了一眼几扇石门,发现其中第一和第二号石门处于关闭状态,其他的石门则留有一条缝隙,看来除了易峰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已经闯过这地牢。

  陈青阳没有犹豫,直接踏步向前,推开第三座石门。

  石门缓缓开启,里面则是一处昏暗无光的空间,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

  “啪!”

  直到陈青阳踏入石门内,突然间整个密室内亮起了白光,随后石门缓缓关闭。

  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让陈青阳也有些不太适应,眼睛微眯着打量周围的环境。

  此时映入陈青阳眼帘的一座钢筋水泥浇筑的牢房,牢房的门口有一位气息冰冷的守卫,见陈青阳进来,声音带着一丝沙哑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陈青阳微微点头,内心暗暗震惊于这位守卫的实力,以陈青阳的实力,完全查探不出对方身上半点气息,但是却给陈青阳一种浩海汹涌的压迫感觉。

  “那就进去吧,记住,不能杀死里面的罪犯。”守卫冷声说道。

  “明白。”陈青阳再次点头,随后从一旁那个狭窄的门口走了进去。

  牢房内,一名穿着破烂,浑身散发出一股恶臭味的男人坐在一张凳子上,头微微低着,枯燥而散乱的长发完全遮住了他的脸庞,看不清楚他的样貌。

  陈青阳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身体猛地停顿下来。

  因为这一刻,他感觉仿若被一头毒蛇盯上一样,浑身有些不自在。

  那人缓缓抬头,一双冷漠的瞳孔透过长发看着陈青阳。

  冷厉、残忍、嗜血,这是陈青阳从对方的瞳孔中,内心产生的第一感觉。

  “已经好久没人来送死了。”那人缓缓站了起来,目光饶有兴趣地打量陈青阳几眼,随后慢悠悠靠近陈青阳。

  那人走路的步伐看似平常,但是每一步都十分的协调,如同用尺子量过一般。

  当距离陈青阳三米左右距离时,那人才停了下来,一双如毒蛇般的双眼更加狠厉地盯着陈青阳,如同看着一只猎物一样。

  尽管对方只是半步先天境界,但是身上却有一种其他武者所不具备的戾气,如同刚从战场的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

  陈青阳敢肯定,死在他手中的人,绝对不敢想象。

  如此近的距离,陈青阳才终于看到对方的脸上有着苍老的皱纹,显然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老者冷笑一声问道。

  “我想,你应该没有那个本事。”陈青阳淡淡说道。

  尽管对方的实力不弱,但在陈青阳看来,依旧没有半点威胁。

  “小娃娃的口气倒是不小,曾经也有一位天才这么跟我说话,你猜他最后什么下场?”老者呵呵笑道。

  陈青阳显然没有兴趣听对方废话,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他的四肢被我硬生生折断,身上至少有一半骨头被我捏碎,下半辈子,都得躺在床上度过。”

  话音还未落,那位老者突然间发难,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身体如同弹簧一般猛然跃起,双手化成犀利的鹰爪,朝着陈青阳的喉咙抓去。

  陈青阳痛苦微微一凝,云龙九跃瞬息施展而出,身体如同鬼魅一般往后闪退,对方的鹰爪还未到来,陈青阳已经闪掠到五六米开外。

  见陈青阳速度如此之快,那位老者表情也微微一怔。

  “这牢房就这么大,你以为逃得了么?”老者狰狞一笑,再度冲杀上来。

  这一次,陈青阳不再闪躲,面对老者凶猛的进攻,他的拳头微微一握,迎向对方的铁爪。

  “砰砰!”

  一连串的碰撞,激荡起一阵阵狂暴声响,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战斗顷刻间进入白热化状态。

  “嗯?”察觉到对方严密的攻势,陈青阳内心微微有些诧异。

  老者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以陈青阳现在的实力,抬手间便能虐杀他,可是陈青阳突然发现,对方的招式简单中却有蕴含着玄妙,出击力道凶猛之余,又极具实效性和杀伤力。

  这种战斗经验,就算是陈青阳也自愧不如。

  看来洪公让他们进入罪狱,并非是简简单单闯关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陈青阳瞬间收敛身上的内劲,单纯以肉身的力量与对方抗衡。

  “砰砰!”

  在陈青阳收敛劲力的刹那,速度陡然减缓下来,而对方瞬间抓住机会,双爪犹如惊雷扑向陈青阳的下腰,力道精准凶猛。

  “嘶啦!”

  陈青阳躲闪不及,腰间直接被撕裂开两道口子,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衣服。

  “哈哈,好久没尝过鲜血的味道了。”老者整个人突然兴奋起来,甚至有点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