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人至贱则无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7章 人至贱则无敌

  魔影的离去,让陈青阳的处境变得更加凶险,虽然他体内经脉全部修复,但是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面对普通武者自然不惧,可一旦有化劲中期以上的武者要对陈青阳不利,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不过上次王家被黄凤鸣敲打一番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找陈青阳的麻烦,陈青阳怕的是隐藏在暗中的天邪门余孽。

  看来在实力没有完全恢复前,他还得尽量保持低调才行。

  陈青阳打车回到复海大学已经是夜晚八点多钟,莫名消失一个多月,想必王奎他们三人见到自己突然出现,一定会很惊讶吧!

  还有他那个班主任兼未婚妻沈墨君,也不知道她会如何惩罚自己,看来明天得找个时间跟她好好解释一番才行,否则自己接下来在复海大学没有好日子过,毕竟军训的时候他已经领教过沈墨君的手段了。

  从校门走到男生宿舍,需要从一片小树林旁边经过,那里是不少情侣幽会的最佳秘密场所,不过在不久前刚下了一场暴雨,只有零星几对小情侣耐不住寂寞在小树林附近晃荡。

  陈青阳悠哉游哉地经过小树林旁,突然间远处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陈青阳当即停下身来,朝着声音的来源望了过去,因为他发觉那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傅争,你放开我!”

  竖起耳朵,陈青阳终于听出清楚那声音是谁,正是那位学霸校花叶南笙,听她的声音似乎非常愤怒。

  傅争,陈青阳记得好像是叶南笙男朋友的名字。

  “不放,今日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别想回去。”傅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显然他们小情侣之间似乎产生了矛盾,而且反应都有些激烈。

  上一次在操场的时候,陈青阳就说过不会再管叶南笙的闲事,对于这个学霸校花,他也谈不上什么好感,因此没有过多的停留,朝着宿舍继续走去。

  “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小爷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们耗下去,傅争,你要是再说服不了她,我们可要将她强行带走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陈青阳的耳内,让他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了下去。

  “海哥,给我一分钟时间,我再劝劝她。”傅争低声下气说道。

  “哼,今晚如果让我们少爷不满意,后果你知道有多严重。”声音威胁说道。

  远处的陈青阳皱了一下眉头,事情似乎并没有陈青阳想象的那么简单,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掉转方向,朝着那边快速闪掠过去。

  傅争连忙点头,然后一脸乞求地看向叶南笙,说道:“南笙,算我求求你好不好,今晚你就乖乖陪司徒少爷一次,我保证只有一次,你也知道我为了进入华鑫集团付出多少努力,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我答应你,等我在华鑫集团站稳的脚跟,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到时候我一定八抬大轿把你娶进门。”

  华鑫集团在海城也是中等偏上游的集团公司,是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傅争为了进这家公司,的确付出了不少努力跟汗水,而且对于一个出身农村的大学生来说,还未毕业就进入这样一间大公司,绝对是一种无上的光荣和骄傲。

  可是在傅争进入华鑫集团后不到半个月时间,他才知道司徒煜是这间公司的太子爷,而司徒煜跟叶南笙的事情早已弄得人尽皆知。

  原本傅争以为司徒煜不会知道他跟叶南笙之间的关系,没想到他还是太过天真了。

  就在昨天,司徒煜亲自到公司来找到傅争,直接威胁傅争,不管用什么手段,今晚他必须要得到叶南笙,否则他会直接让傅争滚出华鑫公司。

  不过若是事成之后,傅争将会破格提升为一个部门的主管,年薪至少三十万。

  面对司徒煜的威逼利诱,傅争内心挣扎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选择牺牲叶南笙,这才会发生刚才那一幕。

  “傅争,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我是你的女朋友,不是你用来交易的筹码!”叶南笙心灰意冷说道。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昔日的恋人为了自己的仕途,居然甘愿将自己拱手让给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让她无比厌恶的男人。

  “既然你是我的女朋友,就应该替我们的未来着想,你跟司徒少爷睡一晚上,我就能拿到年薪三十万的职位,这至少能让我在海城少奋斗十年,难道这点代价你都不愿意为我付出吗?”傅争红着双眼吼道,脸上的神情狰狞到扭曲。

  看着傅争那张狰狞地像一只魔鬼的脸,叶南笙对他最后的一丝感情都破灭了。

  “傅争,你太让我失望了,从今往后,我叶南笙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叶南笙的声音无比的决绝。

  这一刻,她终于彻底醒悟了!

  “不行,就算分手,你今晚也必须陪司徒少爷,如果我被踢出华鑫集团,那我今后在同学面前怎么抬起头?我也没脸回去见我的父母,那我还不如去死!”傅争大声吼道,双手死死拽着叶南笙,不肯松开。

  果然人至贱则无敌!

  叶南笙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只有无尽的悲哀。

  “今日你就算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流一滴眼泪,傅争,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叶南笙声音冰冷说道。

  听到这里,傅争那狰狞的脸突然一笑,咬牙说道:“既然你这么绝情,那就别怪我了,海哥,你们把她拖上车,记得告诉司徒少爷,别忘了他对我的承诺。”

  “傅争,你无耻!”叶南笙拼命想要从傅争的手中挣脱,手腕就出现一片淤青,但根本无济于事。

  傅争根本不理会叶南笙的愤怒,直接将她连拖带拽拉到那个海哥面前。

  “早知道要用强的,就不用浪费老子的时间,不过傅争,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你,你真他吗是个废物人渣。”海哥说完,直接一脚将傅争踹到地上。

  地上的傅争疼地龇牙咧嘴,但还是尽力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啪啪!”

  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掌声响了起来。

  “还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啊!”陈青阳面带微笑从树林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