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8章 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

  陈青阳曾经说过不再理会叶南笙的闲事,可如今这种局面,他若不出手,叶南笙的下场将会无比凄惨。

  “哪来的小子,趁着小爷今天高兴,立刻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海哥还没看清楚陈青阳的容貌,就摆出一副嚣张姿态喊道。

  借着校道上微弱的灯光,陈青阳看到一脸绝望的叶南笙半跪在地上,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

  叶南笙不再挣扎,婆娑的双眼迷茫地看向不远处的陈青阳,当她看清楚陈青阳的模样时,双眼好似燃起了希望的火种,也不知从哪来来的力气,猛地从地上站起来。

  “陈青阳,救我。”声音带着卑微的哀求,脸上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陈青阳原本还想要讽刺叶南笙几句,但是看到如此可怜的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看来自己的心肠还是太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哦?原来是认识,不过小子,想要成为救美的英雄,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赶紧滚,不然小爷给你放放血。”说着,海哥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一脸戏谑地看着陈青阳。

  “海哥,这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你这样恐吓他,等下他尿裤子怎么办?”

  “哈哈……”

  周围传来一阵嘲笑,显然他们根本没有把陈青阳放在眼里,这注定他们今晚会成为一个悲剧。

  “我今天的心情也不错,要不你们自己滚?”陈青阳扫了一眼海哥等六名小混混,声音淡淡说道。

  众人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后传来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

  “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海哥,时间不多了,再不把人带回去,司徒少爷可要不高兴了。”一名小混混提醒道。

  一想到司徒煜的怒火,海哥的身子下意识一颤,眼中寒光一闪,道:“狗毛,你过去解决那个傻子,不要下死手就行,其他人麻利上车。”

  “好。”

  那个染着一头黄毛的小混混领命,快速走到陈青阳面前,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小子,以后招子放亮一点,有些人你惹不起。”说完,黄毛小混混朝着陈青阳大力挥出一拳。

  可是这一拳在陈青阳看来,力道跟三岁孩童没什么区别。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黄毛小混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就直接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海哥等人刚准备转身,余光恰巧捕捉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个个瞪大双眼,仿佛大白天见到鬼一样。

  “海哥,这小子有点邪门啊!”一人咽了咽口水说道。

  他们谁都没有看清楚陈青阳如何出手,黄毛小混混就瘫软在地上没了反应。

  “装神弄鬼,都给我拿出家伙,干他!”海哥满脸狰狞地冷喝一声,率先握着刀子冲向陈青阳。

  似乎刚才那诡异的一幕让他们心生忌惮,几人并没有盲目地一窝蜂冲上去,而是相隔三四米包围陈青阳,即使陈青阳再厉害,双拳也难敌他们这么多人。

  更何况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把锋利的刀子。

  “唰!”

  在几人还没出手之际,陈青阳动了,随着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陈青阳的身体如鬼魅一般在几人眼前闪掠而过,眨眼间冲至那个海哥面前。

  右手陡然探出,五指成爪,以迅雷之势抓向海哥的喉咙。

  海哥一双瞳孔瞬间放大,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陈青阳如探囊取物一般,死死扼住喉咙。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另外几人猛地停下身体动作,满脸畏惧地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的右爪如同一把虎钳一般,将海哥那一百多斤的身体缓缓提起,只要他稍微用力,就能轻易捏碎海哥的喉咙。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海哥那张变成猪肝色的脸上,他的身体仿若被点了死穴无法动弹,只能张开大口拼命呼吸。

  “大哥,不……不要……杀我!”海哥断断续续求饶道,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嚣张气焰。

  “放心,杀人是犯法的,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陈青阳微微一笑。

  海哥刚要松口气,下一瞬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急速飞行。

  “砰砰!”

  陈青阳用力一甩,直接将海哥当成人肉炸弹,砸向不远处那几人。

  一时间几名小混混如同保龄球一般全部被砸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嚎叫。

  看到海哥等人被陈青阳轻松击倒在地上,目瞪口呆的傅争下意识搂住叶南笙,眼神畏惧地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陈青阳。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惊恐的傅争拖着叶南笙的身体不断往后退,他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陈青阳并没有停下脚步,眼神不屑地看着傅争,道:“杀人,你敢么?”

  傅争的身体狠狠一颤,仿佛被陈青阳这句话刺激到,惊恐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狰狞。

  “别逼我,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傅争大声吼道,同时右手死死扣住叶南笙的喉咙。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陈青阳,叶南笙此刻的表情无比的镇定,她相信陈青阳不会让她有事。

  “那我们就赌一赌,看谁出手更快?”陈青阳戏谑说道。

  “赌就赌,反正没了这份工作,我也没脸见任何人,大不了同归于尽。”傅争狰狞说道,右手下意识用力,叶南笙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那你输定了!”

  话音未落,陈青阳的身体突兀间消失在傅争的眼前。

  傅争刚要用力捏碎叶南笙的喉咙,可惜已经太迟了,陈青阳的身体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跟前,一只手死死扼住傅争的手腕,让他无法使出丁点力气。

  “咔嚓!”

  陈青阳没有半点仁慈,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他直接捏断傅争的手腕。

  “啊——”

  傅争不得不松开叶南笙,神情痛苦地往后倒退,一不小心脚下踏空,身体狠狠倒在地上,显得极其狼狈不堪。

  “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陈青阳指着在地上翻滚的傅争,目光盯着叶南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