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神奇的劲力-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69章 神奇的劲力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这句话此刻用在叶南笙身上,再合适不过,看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傅争,她的眼中没有半滴眼泪,没有半点怜悯,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冷。

  在傅争扼住叶南笙喉咙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已经被彻底杀死了。

  傅争强忍着断手的剧痛,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叶南笙的跟前,陈青阳也没有阻拦。

  “扑通!”

  傅争双膝直接跪了下去。

  “南笙,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一个禽兽,我也是受司徒煜的蛊惑,才会做出如此愚蠢自私的行为,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份上,你原谅我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要那份工作了,一毕业我们就离开海城,我保证对你一定比以前好一百倍一千倍,我发誓,如果我再伤害你一次,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傅争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叶南笙苦苦哀求道,整个人就好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完全没有半点男人的尊严。

  叶南笙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眼神冷漠地看了一眼傅争,道:“傅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杀了你!”

  说完,叶南笙直接一脚将傅争踢开,用尽她全身所有的力气。

  傅争的脸上没有半点怨气,继续爬到叶南笙的跟前,哭求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次彻底伤了你的心,所以我更希望你可以给我弥补你的机会,我不能没有你,不然我真的活不下去!”

  如今的傅争,简直是丑态百出,什么复海大学的才子,什么金融系的系草,在这一刻,简直卑微地连一条狗都不如。

  “那你就死远一点,别脏了我的眼睛,滚开!”叶南笙愤怒一吼,刚想将傅争踢开,地上的傅争猛然间站了起来,左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小刀。

  “不好!”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陈青阳脸色顿时大变,以最快速度想要阻止傅争。

  可惜还是太迟了!

  “噗!”

  小刀无情地刺入叶南笙的小腹,鲜血瞬间染红她身上那件雪白的纱裙。

  “贱人,这是你自找的!”

  傅争狞笑一声,整张丑陋扭曲的脸如同魔鬼一般,他猛地抽出小刀,想要再刺叶南笙一刀。

  不过陈青阳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砰!”

  陈青阳含怒一击,直接将傅争整个人轰飞起来,人还未落地就彻底昏死过去。

  最后时刻,陈青阳还是留手了,否则这一击足以要了傅争的命。

  陈青阳伸手一探,将即将倒地的叶南笙楼在怀里。

  “我是不是要死了?”脸色苍白的叶南笙虚弱问道,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的身体不断在颤抖,体温也在急速下降。

  陈青阳毫不犹豫,将自己体内的劲力疯狂灌输到叶南笙的身上,同时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压在伤口处,企图减缓流血的速度。

  突然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在陈青阳的劲力涌入叶南笙体内不到三息时间,原本喷涌而出的鲜血居然渐渐止住了。

  “怎么回事?”

  陈青阳拿开那件血衣,看着叶南笙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居然不再流血,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难道自己的劲力还有止血功能不成?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陈青阳毫无保留,疯狂催动体内劲力灌输到叶南笙那处伤口上。

  一层淡淡的华光笼罩在伤口上,陈青阳再次目瞪口大,因为叶南笙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在愈合。

  他的劲力不但有止血功能,还能治愈伤口!

  这一发现,让陈青阳也惊喜万分。

  “易经筋,肯定是易经筋。”

  除了易经筋,陈青阳想不到任何解释。

  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陈青阳感觉体内劲力已经所剩无几,看来他的劲力虽然能够治愈伤口,但是消耗也是极大。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陈青阳脸色微微泛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叶南笙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力气说出来,双眼一闭,直接失去了意识。

  陈青阳伸手一探叶南笙的脉搏,虽然虚弱,但应该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这才让他安心不少。

  以他此刻消耗大半的劲力,短时间内无法让叶南笙的伤口完全愈合,看来只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

  陈青阳微微咬牙,将昏迷的叶南笙抱起,然后快速奔离校园。

  跑出校外,陈青阳在附近快速找到一间宾馆,在前台妹子异样的眼神中,陈青阳抱着昏迷的叶南笙直奔房间,幸好他用叶南笙身上的一件外套裹住伤口位置,否则又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进入房间后,陈青阳将叶南笙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然后自己盘坐在一旁,快速恢复劲力。

  易经筋的经文在陈青阳的脑海中迅速浮现,陈青阳默念经文口诀,体内劲力循着小周天自动运转,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完成了一个大周天运转。

  这让陈青阳再次惊愕无比,即使是以前他拥有凝劲后期的实力,体内劲力想要运转一个大周天,也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可如今他只有暗劲中期的实力,运转一个大周天居然只用了不少半个小时。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陈青阳此刻体内劲力恢复速度,比当初巅峰时期的他还要快上一倍不止,而且这种恢复速度,会随着他的实力提升变得更加快。

  如果陈青阳的实力重回巅峰时期,连他也无法想象劲力运转一个大周天需要多长时间。

  也许十分钟,也许更少!

  不过现在不是陈青阳该关心的问题,旁边还有一个危在旦夕的叶南笙需要他去救。

  劲力恢复大半后,陈青阳再次疯狂输送劲力到叶南笙体内。

  果然,不到五秒钟时间,叶南笙原本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愈合速度简直惊人可怕。

  不过陈青阳也因为消耗过大,差点昏倒过去,他强行咬破舌尖,钻心的刺痛让他稍微清醒一些,旋即再次盘腿坐下恢复劲力。

  一夜无声,在天快亮之际,看着叶南笙那平整光滑的腹部,陈青阳松了一口气,脑袋一沉,直接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