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你想好借口没有?-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71章 你想好借口没有?

  “阿姨,房间里那个女孩呢?”陈青阳问道。

  房间里面,叶南笙那件染血的衣裙已经不见了,莫非她直接穿着那件被他撕裂的血衣离开?

  “不知道,我进来打扫时里面就没人了,不过年轻人,你们怎么弄得床单都是血啊?”阿姨皱着眉头问道。

  陈青阳抬眼一看,果真发现他们睡的那张床单上有一处并不算起眼的血迹,之前他并没有注意,还以为是叶南笙身上的血衣染到的。

  对于常年受伤的陈青阳来说,他十分熟悉鲜血,只是看一眼,他就肯定床单上的血迹存在时间绝对不超过两个钟。

  莫非那是叶南笙的第一次?

  陈青阳快速来到前台,询问之下,才得知在他离开不久后,叶南笙打电话给前台的妹子,花了五百块钱从妹子的手中买来一套临时的衣服穿上,然后离开了宾馆。

  “对了先生,那位美女临走前还给你留了一张纸条。”说着,前台妹子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交给陈青阳。

  陈青阳打开纸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一行字。

  “今日一别,今生不复相见。”

  看到叶南笙留下的这句话,陈青阳唯有无奈的苦笑。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吧!

  陈青阳将纸条折好放入口袋,然后快速离开宾馆。

  走在回去的路上,陈青阳都有些心神不宁,脑海中一直被叶南笙那张楚楚可怜的模样占据,挥之不去。

  也许是出于对叶南笙的愧疚,连陈青阳都不知道,她的身影已经悄然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强行压制内心想要去找叶南笙的冲动,陈青阳快速回到宿舍,敲了几下门都没有反应,旋即拨通王奎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王奎,得知陈青阳回来后,在课堂上没忍住大叫一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王奎,怎么回事?”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陈青阳一听就知道那是沈墨君的声音。

  “老……师,我……们老大回来了!”王奎结巴着说道。

  “陈青阳?”沈墨君脸色一沉,声音更加的清冷。

  王奎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让他立刻滚到课室来。”

  王奎赶紧低下身,对着电话笑声说道:“老大,你大有麻烦了。”

  陈青阳苦笑一声,“我听到了,你们在哪上课?”

  “主教楼305。”

  挂了电话后,陈青阳沿着校道快速走到主教楼。

  还没走到305教室,陈青阳就听到沈墨君那快速而有节奏地说着英语,不过那声音明显带着一抹不同寻常的寒意,让陈青阳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报告!”陈青阳站在教室门口,咧着嘴笑着看向沈墨君。

  沈墨君连余光都没有瞥陈青阳一眼,完全把他当成空气一般,继续讲她的课。

  除了沈墨君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门口的陈青阳,有不少人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完了,老大无缘无故消失一个多月才回来,以沈魔女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王奎说道。

  旁边的刘腾达跟方文彬两人很认同地点了点头。

  短短一个月正常的大学生活,王奎他们终于体会到沈大美女真正强悍的一面,从一开始全班男人把她视为梦想中的女神,到现在每一个人私底下都咬牙切齿地喊她沈魔女,可想而知这一个月内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对沈墨君如此的痛恨。

  “都看什么,认真上课。”沈墨君拿着手中的竹鞭用力敲击黑板,再配合她那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浑身充斥着女王范,让人不敢直视。

  班上所有男生的身子都下意识一缩,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陈青阳一样。

  站在门口的陈青阳只能露出尴尬的苦笑,看来这一堂课,他别想坐进教室。

  无聊的陈青阳扫了一眼课室,意外发现秦洛仙并不在课室内。

  莫非她出了什么意外?

  陈青阳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一个月前,在军训的时候,魔影就发现有人暗中想要对秦洛仙不利,后来才得知是王家在背后搞鬼。

  如果王家真的已经知道秦洛仙乃是秦洛神的妹妹,那恐怕会不留余力地想要捉拿秦洛仙。

  可惜魔影如今已经回了宗门,陈青阳的身边也找不到可靠的人去追查,看来只能他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不过眼下陈青阳当务之急是如何让沈墨君的怒气平息下来。

  一节课四十五分中,陈青阳就站在教室门口等了四十五分钟,陈青阳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缓慢。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沈墨君收起书本,拿着她那根竹鞭,缓缓走出教室。

  从讲台到教室门口,沈墨君依旧没有正眼瞧过陈青阳,这让陈青阳十分的郁闷。

  就在陈青阳不知如何是好时,沈墨君那清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了过来。

  “跟我去办公室。”

  声音不大,但是却有种不容置疑的强势。

  陈青阳不敢吭声,就这样紧跟在沈墨君的身后,没多久就来到她的办公室。

  “啪!”

  沈墨君直接将书本用力摔在办公桌上,毫无准备的陈青阳也被吓了一跳。

  沈墨君依旧没有出声,她先是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动作缓慢而优雅,似乎根本不着急。

  可是站在那里的陈青阳,有种即将要上断头台的感觉,看着沈墨君那张精致而冷漠的脸,他内心突然有种想要掉头离开的冲动。

  等沈墨君泡好茶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她轻轻抿了一口茶,这才微微抬头看向陈青阳。

  “你想好借口没有?”沈墨君声音淡淡问道,听不出她有任何情绪波动。

  陈青阳假装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什么借口?”

  “你无故失踪一个月,难道不需要给我这个班主任一个理由?”沈墨君的眉头微微一挑,怒气值开始上升。

  陈青阳恍然,微笑说道:“原来沈老师说的是这个,其实我没有无故失踪,我也想给老师您请假,可是我没有办法啊!”

  “理由呢?”沈墨君声音微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