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好戏开始-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74章 好戏开始

看{I正版g章#节w上T酷{匠●网E

  包厢内,发现年轻人猛地站起来,双眼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其他人很识趣地关掉音乐,目光纷纷看了过去。

  “煜少,怎么了?”

  一个英伦打扮的公子哥放下手中的酒杯,好奇问道。

  “遇到一个仇人。”

  年轻人正是司徒煜,他原本今日是来海煌夜总会这里喝酒放松心情,可没想到居然撞见了陈青阳。

  陈青阳三番两次坏了他的好事,自己还没去找他麻烦,他居然亲自送上门来了。

  公子哥摆手示意那几个穿着暴露的公主小妹离开,然后才微笑说道:“在海城敢得罪你煜少的人,莫非大有来头?”

  司徒煜收回寒光,摇头说道:“我没有派人调查过他,看他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有背景的人,不过他的身手挺厉害,昨天我几个手下就栽在他手里。”

  据那个海哥回去报告,陈青阳只用几招就将他们击倒,就算他没有练过武,身体素质也远比常人强大,这也是为何司徒煜迟迟没有报复陈青阳的原因。

  公子哥不以为意,笑道:“能打又怎样,难道还快的过刀枪不成?煜少,只要你点头,我费修杰立马让人做了他,保证不留下任何痕迹。”

  名叫费修杰的公子哥拍着胸脯保证道,眼神之中充满自信。

  司徒煜心中一喜,费修杰主动提出替他解决麻烦,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不过他却佯装一副迟疑的神态,欲言又止。

  果然,司徒煜的迟疑让费修杰以为他心中有所顾忌,他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辛辣的洋酒让他脸色微微狰狞,道:“煜少,你是担心这家夜总会背后的老板吧?”

  “嗯,这里毕竟是皇妃的地盘,如果在这里闹事,我怕会连累到杰少你。”司徒煜叹息声道,不过眼神却一直观察费修杰的反应。

  皇妃乃是海煌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在海城是出了名的交际花,拥有不小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不过知道内行门道的人都清楚,皇妃之所以能在海城一代混得风生水起,全是因为她的身后有着一个在海城跺一跺脚,都能让长三角区域地震的男人。

  费修杰向来对皇妃有着别样的心思,曾经有一次趁着酒劲摸了一下皇妃的脸,刚巧被那个男人看见,二话不说将他从三楼扔下去,躺在医院一个多月才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费修杰家里有个在市公安局当局长的大伯出面替他摆平,当天晚上他恐怕就被那个男人扔到黄浦江喂鱼。

  至此以后,费修杰每次来海煌夜总会都变得低调许多,但是他的内心对那次羞辱始终耿耿于怀,只可惜无处发泄。

  果然,司徒煜这句话似乎刺激到费修杰某根神经,他猛地站起来,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砸在酒桌上。

  “哼,我就教训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她皇妃难道还敢动我不成?。”费修杰冷哼一声道。

  旋即费修杰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一分钟后笑眯眯看着司徒煜说道:“我刚才给廖哥打了个电话,他等下会亲自过来。”

  司徒煜神情一惊,低声问道:“莫非是青湖帮那位廖哥?”

  费修杰点了点头,惬意地点了一根烟,道:“之前他托我办点事,欠了我一个人情”

  “哈哈,杰少果然厉害,小海,立刻去拿两瓶上好的红酒过来,今晚我要跟杰少不醉不归。”司徒煜大笑一声道,眼中却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寒光。

  此时陈青阳他们的包厢传来一道道杀猪般的歌声,气氛很是热闹,不过陈青阳倒是显得有些不太合群,独自坐在一个角落喝着茶,眉头低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多久,五个纹身大汉走进司徒煜他们所在的包间,为首那人的身材十分高大魁梧,一身结实的肌肉如虬龙盘树,充满视觉性震撼,绝对不是健身房内炼出来的死肌肉。

  而且他身上的气场极其强大,一进门就让司徒煜等人屏住呼吸,仿佛有座山压在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

  跟眼前这男人相比,司徒煜身边那几个小弟,连渣渣都不如。

  “廖哥,好久不见,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兄弟司徒煜,华鑫集团的太子爷。”费修杰率先站起来介绍说道。

  司徒煜连忙起身,主动伸出右手示好,不过那位名叫“廖哥”的大汉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司徒煜,并没有要跟他握手的意思。

  显然在他看来,华鑫集团太子爷这个身份,还不够资格跟他握手。

  对于廖哥的无视,司徒煜也没多在意,毕竟眼前这个可是青湖帮的廖哥廖成凯,一到黑夜,这里附近一带都是他说了算。

  廖成凯本人或许在整个海城还上不了台面,但是他背后的青湖帮,那可是统治长三角一带两大地下势力之一,远不是一个华鑫集团可以比拟的。

  “杰少,人在哪?”廖成凯声音淡淡说道,但是语气中却蕴含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尽管廖成凯欠费修杰一个人情,但是对他依旧没有半点客气,显然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

  “就在312包间,名叫陈青阳。”费修杰说道,在廖成凯来之前,他就已经在司徒煜口中得知陈青阳的基本信息。

  “需要我怎么做?”廖成凯问道。

  费修杰目光看向司徒煜,显然是让他自己决定。

  “把他抓过来,我要他废一只手跟一条腿。”司徒煜目光阴寒说道。

  “可以。”廖成凯说完,也不废话,带着他的人直接转身离开包间。

  “呼——”

  廖成凯一走,司徒煜等人才大呼一口气。

  “杰少,这廖哥的气场好强大。”司徒煜说道。

  “那是,人家可是经常玩命的主,我们可比不了,等着吧,很快就有好戏看了!”费修杰举起手中的酒杯笑着说道。

  “呵呵,还是杰少牛逼!”司徒煜奉承说道,脸上已经笑开了花,他似乎已经看到陈青阳像一条死狗一样跪在自己的面前求饶的画面。

  “砰!”

  陈青阳他们还在忘情地吼着歌,包间的门突然被一股蛮力踢开。

  好戏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