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你说我敢么?-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76章 你说我敢么?

  “陈青阳!”

  司徒煜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看向陈青阳的目光有愤怒,有疑惑,但更多的是震惊。

  费修杰躺在地上断了一只手的廖成凯,内心也狠狠一颤,他可是亲眼见识过七八个大汉被廖成凯几拳撂倒在地上,如此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却像一条死狗一样蜷缩在地上。

  这他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司徒少爷,我们又见面了!”陈青阳看着司徒煜,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冷笑。

  司徒煜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眼睛一眯,声音冰冷说道:“你想干什么?这里是私人地方,请立刻滚出去!”

  “你问我想干什么?”陈青阳冷笑一声,指了指地上的廖成凯,说道:“他是你的人吧?”

  今晚陈青阳的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司徒煜也算倒霉,居然这时候敢派人来对付他。

  司徒煜喉咙不受控制蠕动了一下,双眼死死瞪着陈青阳,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不说话?”陈青阳似乎并不着急,他缓缓走到廖成凯跟前,一只手扼住他的喉咙,轻松将他拎了起来,问道:“告诉我,他让你怎么对付我?”

  嘶——

  司徒煜跟费修杰两人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看似瘦弱的陈青阳,居然一只手就将一百八十多斤的廖成凯拎起来,这得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

  陈青阳的手就像死神镰刀一般抵在廖成凯的喉咙,让这位常年在刀口上过日子的廖哥,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声音带着惊恐的沙哑说道:“他要我废你一只手跟一条腿。”

  陈青阳缓缓松开手,廖成凯无力地瘫软下去,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司徒少爷,现在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陈青阳微笑地看着司徒煜问道。

  显然他并不着急报复司徒煜,因为他要让司徒煜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此刻陈青阳脸上的笑容,看在司徒煜的眼里,简直就像是恶魔的微笑,他强行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内心的恐惧却无法抑制,身体下意识在微微颤抖。

  “啪!”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费修杰猛地一拍桌面,站起来怒视陈青阳,大声喝道:“小子,人是我叫来的,你有种冲我来,小爷我都接着。”

  虽然费修杰不明白廖成凯为何会如此凄惨,但是他可不是一个怕事的主,毕竟他有这个资本。

  “哦,你又是谁?”陈青阳目光转向费修杰,并没有多在意,他不用猜也知道对方又是一个只会仗着家里有点权势的二世祖。

  “海城临江开发区区长费英明是我父亲,市公安局局长费英德是我大伯,你说我是谁?”费修杰一副趾高气扬说道。

  费修杰家里的长辈都是吃体制饭的人,而且官级还不小,一个区长父亲或许还不算什么,但是他的大伯可是市公安局的一把手,整个海城权利比他大的也没有几个。

  果然,陈青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没想到这费修杰的背景还真有点出乎陈青阳的意料。

  见陈青阳皱眉,费修杰心里的底气更足,接着说道:“小子,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现在立刻跪下来给煜少磕头道歉,小爷我兴许还能放你一马,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见费修杰的话似乎镇住了陈青阳,司徒煜脸上的阴霾也渐渐散开,眼神阴冷地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的眉头很快就舒缓下来,面对费修杰的威胁,他丝毫不为所动,在他经脉修复的那一刻开始,曾经嚣张狂傲的陈青阳已经回来了。

  “你确定要管闲事?”陈青阳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眼中寒光闪烁。

  费修杰内心咯噔一沉,陈青阳眼中的寒光让他身体下意识往后一缩,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退缩,咬着牙说道:“今日这闲事,我管定了,你要是敢动煜少,老子不把你扔进大牢关个十年八年,老子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显然费修杰彻底怒了!

  一旁的司徒煜内心早已乐开了花,不枉自己这么多年费尽心思讨好费修杰,此刻有他撑腰,料想陈青阳也不敢把他怎样。

  “是么?”陈青阳脸上突然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别说有市公安局局长撑腰,今日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司徒煜。

  “唰!”

  陈青阳的身体突兀间闪动,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司徒煜跟前。

  司徒煜瞪大双眼,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陈青阳一只手抓了过去。

  “咔嚓!”

  骨头断裂的脆响如一道惊雷在包间响起,陈青阳硬生生折断司徒煜的右手

  “你说我敢么?”陈青阳那宛如魔鬼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旁费修杰整个人也懵在原地,脸上的肌肉在疯狂扭曲跳动。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司徒煜整个人发疯似地嚎叫,那张俊美的脸此刻变得狰狞无比。

  “啪!”

  陈青阳毫不犹豫抽了司徒煜一巴掌,这才让他乖乖闭嘴,身体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颤抖不止。

  不过这一巴掌陈青阳并没有怎么用力,否则足以将司徒煜的脑袋拍成一个烂西瓜。

  “噔噔噔!”

  就在这时,包间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几名身穿制服的保安涌了进来。

  看到一脸惊恐地费修杰跟躺在地上的司徒煜和廖成凯两人,那几名保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敢在这里闹事,活腻了不成?”为首那名保安冷声喝道,目光阴寒地看着陈青阳,同时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难怪没有多少人敢在海煌夜总会闹事,除了皇妃的个人威慑力外,这里的保安个个都是身手强悍的武者,基本上都是退役特种兵或者雇佣军,为首那名保安实力比之前的廖成凯还要强上一筹。

  “我是费修杰,这个人打伤了煜少,我要你们立刻把他抓起来。”费修杰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吼道,仿佛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惊恐。

  几名保安微微一惊,司徒煜跟费修杰在海城都是出了名的二世祖,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敢对他们大打出手,莫非对方是大有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