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你晚上有没有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80章 你晚上有没有空?

  “一分钟就够。”

  说完,陈青阳缓缓走向司徒煜两人那边。

  “你……你还想怎样?”司徒煜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陈青阳,仿佛死神降临,准备向他索命一般。

  “我记得你好像是要断我一只手跟一只脚吧?”陈青阳冷笑一声道。

  司徒煜的身体狠狠一颤,他似乎知道陈青阳要做什么。

  “不要,我只是想吓唬你,并没有真的想要断你一手一脚,更何况人是他找来的,不关我事,求求你放我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找你麻烦。”司徒煜脸色苍白说道。

  断臂之痛已经让他无法忍耐,如今若是再断一条腿,他恐怕会直接痛晕过去。

  “司徒煜,你他妈在说什么?老子一直在帮你,你却想要老子死?”费修杰眼神恶狠狠地瞪着司徒煜吼道。

  “哼,是你自己要强行替我出头,人也是你找来的,关我何事?”司徒煜同样冷冷说道。

  司徒煜结交费修杰,也只不过是看中他家里那个大伯的权势而已,即便得罪他,对司徒煜的父亲跟华鑫集团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可如果得罪陈青阳,他将会再次承受断骨之痛,那种感觉,他一辈子也不想再尝试一次。

  “草,老子弄死你!”说着,费修杰抡起拳头就要砸向司徒煜。

  可惜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

  “砰!”

  陈青阳一巴掌直接将费修杰扇飞到墙壁上,整张左脸微微凹陷下去,血肉模糊。

  费修杰倒在地上,身体痛苦地抽搐了几下,便彻底昏死过去。

  “我的时间,可不是用来听你们废话的。”

  陈青阳说完,目光再次看向司徒煜。

  “陈青阳,不,阳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可以给你任何补偿,三十万,我给你三十万,只求你放我一命。”司徒煜一脸乞求地看着陈青阳,身体控制不住在颤抖,就差给陈青阳跪下了。

  陈青阳面不改色,一脚直接踩了下去。

  “咔嚓!”

  沉闷的骨头断裂声响起,陈青阳毫不犹豫将司徒煜的膝盖骨踩碎。

  “啊,我草泥马!”

  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司徒煜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一般咆哮,目光极其愤怒地瞪着陈青阳。

  也不知是因为太过愤怒还是承受不住身体手脚传来的剧痛,司徒煜紧随费修杰的脚步,当场昏死过去。

  在场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情不自禁头皮发麻,同时也非常好奇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但是有一点他们很肯定,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狠角色,从今晚以后,他的名字恐怕会在整个海城流传开来。

  瘫软在沙发上的陈皇妃此刻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但是她眼中的愤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解决完司徒煜跟费修杰两人后,陈青阳这才转身走到李青鸾的跟前。

  “好了。”陈青阳脸色平静说道,仿佛刚才只是做了一件无关要紧的事情。

  李青鸾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大步跨出包间,陈青阳则快步跟了上去。

  由始至终,都没人敢上前拦他们一步,关志国那几名警察甚至是低着头不敢直视李青鸾,然后目送两人离开。

  陈青阳只是跟走廊外的王奎等人打了声招呼,然后一直跟在李青鸾的身后走出海煌夜总会。

  看着这个气场强大的女人后背,陈青阳内心也情不自禁升起一抹敬畏之意。

  李青鸾绝对是陈青阳有史以来见过气场最为强大的女人。

  夜总会的门口,李青鸾那辆玛莎拉蒂依旧霸气地拦在那里,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毕竟他们都想知道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把车堵着海煌夜总会的门口。

  李青鸾跟陈青阳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当然,九成的目光几乎都放在李青鸾的身上,毕竟这个女人身上的光芒实在太过惊艳。

  “那不是鸿鸾门的李青鸾?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人似乎认出李青鸾,不由大惊一声喊道。

  “李青鸾?卧槽,我还以为她是一个长相丑陋的老妇人,没想到她长得如此惊艳绝伦,陈皇妃也略输她半筹啊!”

  众人个个面露震惊地看着李青鸾,一时间引起了更多人的围观,几乎将夜总会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李青鸾早已见惯这种场面,面无表情地走到玛莎拉蒂跟前,正要上车时,突然想起背后还跟着一个人。

  陈青阳本来大可以跟王奎他们一起回去,但是却鬼使神差地跟在李青鸾的身后,也许他想要弄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那么强烈想要知道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

  李青鸾刚想让让陈青阳自己离开,可是发现陈青阳正露出一脸人畜无害地笑容看着她,脸上突然间有些失神,话到嘴边都没有说出来。

  “我脸上有脏东西?”见李青鸾用怪异地眼神看着自己,陈青阳不禁问道。

  李青鸾这才回神过来,脸上重新恢复那冷漠的神情,问道:“你晚上有没有空?”

  陈青阳一愣,显然不明白李青鸾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点头应道:“有!”

  “上车!”李青鸾说完,也不理会陈青阳同不同意,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陈青阳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个女人的霸道性格,简直是深入骨子里面。

  虽然不太喜欢比女人掌握主动权,但是陈青阳还是屁颠屁颠地绕道车的另一边,直接坐进副驾驶内。

  见陈青阳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旁边,李青鸾微微皱眉,坐过她车的男人倒是有不少,但是敢坐在她副驾驶位置的男人,陈青阳还是第一个。

  李青鸾有个洁癖,而且是很特殊的洁癖,她不喜欢男人靠近她一米之内,因为她不喜欢男人身上的味道,特别是那种整日喝酒抽烟的男人。

  不过陈青阳的身上并没有那种让她厌恶的味道,反倒是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男人气息,她不喜欢,但是也不拒绝。

  陈青阳自然是察觉到李青鸾的反应,但是他却假装看不见,若无其事地打量着车内的环境。

  车里没有半点花哨的装饰,非常的干净,而且到处弥漫着李青鸾身上那淡淡的体香,陈青阳深深吸了一口空气进入肺里,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