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黑寡妇-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86章 黑寡妇

  另外一边,海城一家私人医院内,平日里安静的医院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吵闹声。

  “爸,你实话跟我说,我这条腿是不是废了?”躺在床上的司徒煜脸色苍白朝着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人那张略显肥态的脸此刻阴沉无比,但还是尽量挤出一丝笑容安慰说道:“没事,爸明天就去联系更好的医生,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能保住你这条腿。”

  听到这里,司徒煜那绝望的眼神总算燃起了一丝希望。

  “司徒啸,你现在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煜儿这个仇你究竟报还是不报?”一旁那位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厉声说道,此刻她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不断拉扯中年男人的胳膊。

  中年男人正是华鑫集团的老总司徒啸,他本来只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由于家里拆迁赔了几千万拆迁款,加上年轻时在社会上敢打敢拼,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跟威望,开了一家债务公司。

  司徒啸本身就是混社会的人,强大的人脉关系再加上他那不为人知的强硬手段,让这家债务公司越做越大,使得司徒啸那几年在海城混得风生水起。

  后来国家政策开始打压这种私人债务公司,司徒啸被迫转型,凭借他那过硬的关系,开了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再加上司徒啸的确有几分生意头脑,短短几年时间,这家金融租赁公司就跻身海城私人企业资产排行榜前五十之列,可谓名利双收。

  就在司徒啸感觉到人生已经趋近完美之极,今晚却传来了一个噩耗。

  他唯一的儿子司徒煜的一条腿被人硬生生踩断,医生已经明确给出诊断报告,司徒煜这条腿彻底废了。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司徒啸恼怒地瞪了一眼旁边那个妇人,冷声说道:“你在这里发什么疯?那个是李青鸾的人,我凭什么给煜儿报仇?”

  鸿鸾门的李青鸾,那可是人尽皆知的狠人,当得知司徒煜是被李青鸾的人踩断一条腿,他的内心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害怕!

  他害怕李青鸾会报复整个司徒家。

  不过庆幸的是司徒煜跟那个人的关系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而且还有陈皇妃在前面扛着,李青鸾应该还不至于降低身份来报复他们。

  “李青鸾又怎样?难道这个世上没有王法了?她一个女人还真能够只手遮天不成?”妇人不甘心吼道。

  司徒啸沉默,李青鸾的力量或许还不足以抗衡王法,但是在海城,那些能够运用王法力量的人,根本不会为了司徒煜而得罪李青鸾。

  见司徒啸沉默,妇人用力狠狠将他推开,厉声吼道:“好,既然你不管,那我就亲自去找人,不管出多少钱,我都要那个杂种死在海城!”

  “你不要胡闹!”司徒啸一双怒眼圆瞪,如果让李青鸾发现他们找人去报复那个年轻人,他们一家人恐怕会一夜之间在海城消失。

  “我没有胡闹,煜儿他还这么年轻,下半辈子却要在轮椅上度过,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死我也要他们付出代价。”妇人声嘶力竭喊道,俨然变成了一个泼妇。

  “什么?我的腿不是还能治好吗?”司徒煜满脸惊愕地看着司徒啸两夫妻问道。

  见两人都沉默,司徒煜用尽全身的力气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眼神死死瞪着司徒啸问道:“爸,你告诉我,我的腿还能不能治好?”

  司徒啸叹息一声,微微摇头,道:“医生说了,你的腿部神经已经坏死,只能截肢了!”

  “什么?”司徒煜原本苍白的脸此刻变得毫无血色,眼神更是无比的绝望。

  他才二十来岁,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可如今居然沦落到要截肢的下场,下半辈子都在坐在轮椅上低人一等,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爸,我要那个小杂种死!”

  绝望过后,司徒煜整张脸变得无比狰狞扭曲,他的腿,只能用陈青阳的命来偿还。

  司徒啸双手紧紧握拳,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可依旧一言不发。

  “司徒啸,你要是个男人就替煜儿报仇,不然你将来有何颜面去见司徒家的列祖列宗?”妇人大声吼道。

  “够了!”司徒啸狞声一吼,那阴沉的脸色此刻也变得微微狰狞,他扫了一眼司徒煜两母子,突然压低声音说道:“这段时间等煜儿的情况稳定下来后,我会安排你们离开海城,至于那个年轻人,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司徒啸知道,如果那个年轻人出事,李青鸾一定会怀疑到他们的头上,所以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

  回到宿舍时,陈青阳发现里面的灯光还亮着,显然王奎他们还没有入睡。

  见陈青阳回来,原本闲聊的三人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老大,你没事吧?”王奎上下打量陈青阳几眼,精神状态还不错,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青阳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微笑问道:“都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睡?”

  “呵呵,你没有回来,我们哪里睡得着?”刘腾达呵呵一笑道。

  陈青阳看得出来,三人是因为担心他才没有入睡,内心也不免一阵感动。

  “对了老大,是不是因为上次吃饭的时候因为我,司徒煜才会报复你?”王奎小心翼翼问道。

  之前刚入学的时候他们第一次出去聚餐,刚好遇到司徒煜几人,为了争抢一个座位而产生矛盾,王奎也因此挨了别人一记重脚,养了十几天才彻底好了。

  陈青阳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我跟司徒煜在入学那天就有恩怨,不关你事,别多想。”

  王奎点了点头,脸上突然间变得兴奋起来,说道:“老大,你今晚还真是勇猛啊,那个大汉居然被你一巴掌抽飞,我都完全没有看清楚,这就是传说中的功夫么?”

  “相比于老大的功夫,其实我更好奇的是后来出现的那个女人,老大,你怎么会认识那个黑寡妇?”刘腾达好奇问道。

  “黑寡妇?”陈青阳一脸疑惑地看着刘腾达,显然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