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林归远-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89章 林归远

  两个月前,一个没有办理图书证的大一新生询问林归远关于古文书籍摆放在哪里,所以他对陈青阳的印象十分深刻,如今见到陈青阳一眼便将他认出来。

  陈青阳也没想到这位老馆长居然还记得他,不由尴尬一笑道:“这段时间太忙,所以还没来得及去办。”

  林归远微微一笑,道:“没关系,你过来我这里登记一下资料,我给你办一个。”

  旁边的人听到也是为之一怔,林归远平时的确平易近人,但是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主动给一人办理图书证,毕竟这些工作都有专人负责,因此他们看向陈青阳的目光都充满了好奇。

  “那就麻烦老先生了。”陈青阳道谢一声,然后走到一旁的办公桌上,拿起一张白纸写下他一些基本资料交给林归远。

  “你先进去看书,大概半个小时能弄好。”林归远微笑说道。

  “好。”陈青阳应声说道。

  有了林归远的允许,门口的保安自然不敢再阻拦陈青阳,他轻车熟路走到二楼那个角落,发现那本《先秦野史》依旧放在原来的位置上,显然这两个月来并没有人动过这本书。

  陈青阳来图书馆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阅读这本《先秦野史》,他拿着书本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然后开始翻阅起来。

  尽管已经浏览过一遍,但是重新阅读起来,却有另外一番感悟,特别是陈青阳读到一段关于玄脉介绍时,让他情不自禁放慢阅读速度,逐字逐句琢磨起来。

  玄枯大师曾经说过,陈青阳身上拥有罕见的天赋玄脉,不过他并未详细解释这天赋玄脉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如今陈青阳似乎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这本《先秦野史》解释说,天赋玄脉者,乃上天眷顾的修炼宠儿,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修炼速度远比寻常武者要快,而且还拥有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天赋能力,至于是什么天赋能力并未注释,只说但凡拥有天赋玄脉的武者,无一不是武力登峰造极之辈。

  看完之后,陈青阳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看来他的内劲运转速度如此之快,很大可能是因为他的天赋玄脉。

  这本《先秦野史》翻译本只是上部,并没有涉及到先天境界的内容,那也是陈青阳最为感兴趣的内容,可偏偏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让他不免有些惋惜。

  将书本放回去后,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随意扫了一眼书架,并没有让陈青阳感兴趣的书籍,他只好选择回去。

  来到一楼,见到林归远站在那里等他,这让陈青阳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老先生对不起,让您久等了。”陈青阳连忙道歉道。

  林归远呵呵一笑,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拿好你的图书证,回去贴上你的一寸照就行,以后可以来这里随便借书。”

  陈青阳感激地接过图书证,想到自己好像还不知道林归远的名字,于是问道:“老先生,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林,林归远,你也别叫我老先生了,叫我林馆长或者林老师都行。”林归远呵呵笑道。

  “林归远?”陈青阳突然间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下一瞬间,陈青阳恍然想起,那本《先秦野史》的翻译者正是林归远,他猛地瞪大双眼,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归远,问道:“您就是林归远?”

  “有问题吗?”林归远见陈青阳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大,不由好奇问道。

  “林老师,那本《先秦野史》是您翻译的吗?”陈青阳有些激动问道。

  他刚才还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找到翻译《先秦野史》那个作者,可没想到那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这运气也来的太突然了!

  一听到《先秦野史》这四个字,林归远那深邃的眼眸明显一亮,神情诧异地看着陈青阳问道:“你看了那本书?”

  “嗯,看了两遍。”陈青阳强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林归远翻译的那本《先秦野史》,虽然得到了学术界的极大认可,但是这本书的受众非常的小,也就受到那些对先秦历史较感兴趣的人的青睐,毕竟里面翻译出来的内容实在太过玄幻了,有的人甚至认为这只是一本毫无历史价值的书籍,是前人凭空杜撰出来的。

  如今听到一名大一新生读过他翻译的《先秦野史》,的确让林归远有些意外。

  “你对先秦的历史很感兴趣?”林归远问道。

  “兴趣谈不上,不过我对里面关于先秦炼气士的内容很感兴趣。”陈青阳如实说道。

  炼气士这个称呼陈青阳也是从《先秦野史》中第一次见到,和现代的武者含义不尽相同,它指地是一类修行者。

  这类修炼者可以吸收凝练天地灵气,从而壮大自己体内力量,这种凝练天地灵气而获得的力量,其力量等级比现代武者的内劲要强大太多。

  只可惜经历数千年的演变,随着地球的天地灵变得无比稀薄,炼气士早已不复存在,如今普通人类生活的是世界更是丁点不存,也就那些深山老林之地兴许还有天地灵气残存,不过这等地方几乎都被那些隐世宗门或者家族占据,外人根本无法涉足。

  “呵呵,那些都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当不得真。”林归远说道,显然连他这个翻译者都不相信传说中的先秦炼气士曾经说在。

  陈青阳看得出来,林归远只是一名普通老者,身上没有半点武者气息,他不相信炼气士的存在并不出奇。

  “林老师,我看那本书似乎只有上半部分,不知下半部在哪里?”陈青阳问道。

  “下半部分的内容更是复杂繁琐,许多句子词汇都需要慢慢推敲,加上我年事已高,没有更多精力去琢磨它,因此这翻译本只有上半部。”林归远说道。

  “那《先秦野史》的原本是不是在你手中?能否借我一阅?”陈青阳目光期待地看着林归远问道。

  对于古文的研究,陈青阳的早已丝毫不弱于那些专家,他相信只要给他时间,绝对能将正本《先秦野史》翻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