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不服也得服-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90章 不服也得服

  谁知林归远却摇了摇头,说道:“很不巧,几天前有位老友去我家做客,刚好他对先秦历史比较感兴趣,所以那卷书让他借走了。”

  听到这里,陈青阳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

  似乎看出陈青阳眼中的失望,林归远接着说道:“等过段时间我帮你问问,如果他不急的话,我再帮你拿回来。”

  “那就多谢林老师。”陈青阳连忙道谢道。

  寒暄几句后,陈青阳接了一个电话,告辞一声后便离开了图书馆。

  电话是沈墨君打过来了,她没有说明原由,只是陈青阳立刻到她办公室一趟,陈青阳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她就挂了电话。

  也不知道沈墨君究竟想干什么,无奈之下,陈青阳只好快速走向沈墨君的办公室。

  今天是礼拜六,加上已经是下午时分,整栋办公楼也见不到几个人影,陈青阳感觉自己好似偷情一般,脚步轻盈地走进沈墨君的办公室。

  一打开门,陈青阳发现沈墨君正认真地伏案工作,不得不说,认真起来的沈墨君的确有着另一番独特的吸引力,看的陈青阳内心也是一阵躁动。

  “沈老师,这个时间点找我来你办公室,该不会是想偷偷跟我约会吧?”陈青阳咧嘴笑道,大步流星走向沈墨君,眼神下意识瞄向沈墨君那包裹紧致的胸部,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不知为何,在跟叶南笙初尝禁果之后,陈青阳似乎对漂亮女人失去了免疫力,特别是像沈墨君这般成熟丰韵的女人,更是让陈青阳有些难以把持,目光总是情不自禁流连于沈墨君身上敏感的部位。

  沈墨君恼怒地抬起头,当看到陈青阳眼中那肆无忌惮的目光,脸色更是冰冷无比,仿佛一座冰山一样。

  “闭嘴,再乱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沈墨君冷声喝道,同时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她已经不止一次警告过陈青阳,可是都无济于事,他依旧乐此不彼地出言调戏她,自己偏偏又对他无可奈何。

  陈青阳耸了耸肩,正要坐下时,余光突然察觉到另外一边的书架上站着一个人,猛地一看,发现沈昊君正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因为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沈墨君身上,陈青阳也不至于到现在才发现沈昊君的存在。

  “你们两个还真是冤家啊!”沈昊君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陈青阳说道。

  “沈昊君,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沈墨君怒瞪一眼沈昊君说道。

  对于自己姐姐的冷言乐语,沈昊君早已习以为常,也不怎么在意,他放下手中的书本,旋即走到陈青阳的面前,目光突然带着疑惑打量了陈青阳几眼。

  不知为何,沈昊君总感觉此时的陈青阳与一个月前的他有很大的不同,仿佛彻底变了一个人似地。

  “哦,你也在这里。”

  见到沈昊君也在,陈青阳无趣地耸了耸肩,他还以为只有沈墨君一人,来之前他还想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少会发生点什么,看来是他想多了。

  “从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失望,我是不是打扰到你跟我姐相处了?”沈昊君呵呵笑道。

  “你说呢?”陈青阳反问道。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处,我找你来是有正事要说。”沈昊君轻笑说道。

  一开始沈昊君对陈青阳这个突如其来的姐夫的确没什么好感,人长得年轻不说,而且身体还很虚弱,看起来就不像是长命的人。

  后来陈青阳狙杀伯爵之后,其强大的狙击能力的确让沈昊君非常震撼,不过这还不足以让沈昊君认可这个姐夫,直到他从他爷爷沈红军那里听到了一番话。

  一直以来,沈昊君无论是在沈家还是在整个京城圈子,论能力跟地位,年轻一辈中能与之相媲美的不出五个,将来进入神龙特种部队是铁板钉钉的事,甚至接替他父亲沈经国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优秀的沈昊君,依旧很少得到沈红军的赞扬。

  可那一天,沈红军一提起陈青阳,双眼顿时放光,对他赞不绝口,甚至说出十个沈昊君也不如一个陈青阳这句话。

  刚开始沈昊君还很不服气,然后他把自己一拳将陈青阳大吐血的事情告诉沈红军,没想到却因此被沈红军劈头盖脸痛骂一顿。

  不过沈昊君也因此从沈红军口中得知一个惊人的秘密,当年陈青阳没有受伤之前,连他父亲沈经国都在他手中撑不过三招。

  要知道沈经国乃是神龙特种大队的队长,一身实力早已达到化劲巅峰,这等实力,就算一人独自面对一个加强连也丝毫不惧。

  可是沈红军居然说他连陈青阳三招都接不下,那得是何等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

  反正沈昊君是无法想象!

  对于陈青阳,他不服也得服!

  而且沈昊君也从沈红军那里得到了证实,陈青阳和他姐姐沈墨君的确有婚约,只是陈青阳重伤回家休养后,他们也没有再提及此事。

  “什么正事?”陈青阳拉开一张凳子,不紧不慢坐了下去,同时余光还时不时偷瞄沈墨君,丝毫不在意沈墨君那仿佛要吃人的目光。

  “喏,这个给你,我从爷爷那里拿过来了。”说着,沈昊君直接丢给陈青阳一个古青色的瓶子。

  这个瓶子跟他上次给陈青阳那个一模一样,显然这里面也装着一颗疗伤圣药。

  陈青阳接过瓶子愣了一下,没想到沈昊君的效率居然如此之快,只可惜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拿回去吧,我已经不需要了。”陈青阳摇头说道。

  疗伤圣药的珍贵,陈青阳自然清楚,他体内经脉已经完全复原,没必要再拿走这一颗。

  沈昊君没有接过陈青阳递过来的瓶子,说道:“我沈昊君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要回来的,你不要就随便扔了,反正我管不着。”

  见到沈昊君的态度似乎十分坚决,陈青阳苦笑一声,只好收了起来,内心对沈昊君的好感也急速增长。

  “除了给你送丹药之外,我爷爷还让我给你带一句话。”沈昊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