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回家-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92章 回家

  炎黄招收成员的标准有多严格,陈青阳很清楚,即便几年没有新成员加入,它也宁缺毋滥,它要的全都是武力或者智商极为顶尖的天才。

  在炎黄的历史中,倒也记载过不少人拒绝加入炎黄的人,但是叶家的叶昆仑却是最年轻的一位,而且有传闻称是炎黄天字号的人亲自出面,直接邀请叶昆仑加入天字号部门,可依然遭到拒绝。

  这样高傲而且强大的年轻人,的确有资格称为太子爷。

  如果有机会的话,陈青阳倒想见识一下这位京城太子爷是否如传说中那般厉害。

  “我曾经见过叶昆仑几次,每一次见到他我都有些心惊胆颤,他是我见过实力和气场最强大的同龄人,无人能出其右,他曾经疯狂追求我姐,但是我姐似乎对他并不感兴趣,而且我爷爷对他这个人的评价也不太好,虽然明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私底下已经婉转拒绝过他很多次,可惜叶昆仑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在意旁人如何想,甚至他连我姐的想法也不在乎。”沈昊君也是一脸苦笑说道。

  “听起来还真是一个高傲到骨子里的人。”陈青阳微笑说道。

  “他何止高傲,简直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别说同龄那些公子哥,就算是各大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惹到他不开心,他都丝毫不给情面,曾经王家有位高层,在体制内已经混到副部级,因酒后开了叶家几句玩笑话,第二天早上他的尸体在垃圾堆里被人发现,虽然凶手到现在还没找出,但是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是谁杀了他,事后王家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沈昊君缓缓说道。

  陈青阳一听,看来这个叶昆仑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加不简单。

  实力天赋都深不可测,而且心狠手辣,如果跟这样的人成为敌人的话,那绝对是一场噩梦。

  “姐夫,我知道你曾经很牛逼,但是说句难听的话,就算你没有受伤,我也不认为你是叶昆仑的对手,所以如果你真心想要跟我姐在一起,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沈昊君提醒说道。

  “八字还没一撇,说这些太远了。”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

  对于沈墨君,他连好感都谈不上,只是觉得偶尔调戏她一下,生活会很有乐趣。

  至于为了沈墨君而得罪京城那位人见人怕的太子爷,陈青阳还真没有这个想法,他要是有本事拿下沈墨君,陈青阳也绝对不会出手阻拦。

  “嗯,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我爷爷应该也不会袖手旁观,他叶家再厉害,也不能无法无天。”沈昊君说道。

  陈青阳只是笑了笑,并未回应,他这个挂名小舅子,对他好像还挺热心的。

  “那姐夫我先走了,这一个月我都会在这边的军区呆着,如果你有什么吩咐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沈昊君说道。

  旋即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沈昊君告辞一声后便离开。

  接下里几天时间,陈青阳都表现地规规矩矩,该上的课一节都没有缺席。

  他也趁这几天时间将之前拉下的课程补上,不仅如此,他前后花了三天时间,自学了整个学期所有课程,而且还是达到熟练掌握的程度。

  以陈青阳那变态的记忆力和领悟力,只要给他十天半个月时间,恐怕能将大学四年的课程全部掌握,若是让外人知道,恐怕会把他当成是外星人。

  这几天时间,沈墨君见陈青阳乖乖上课,也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而且让陈青阳意外的是,沈墨君居然同意批假给他,不过需要他保证没有下一次。

  陈青阳自然是拍着胸脯保证,但是目光却始终盯着沈墨君的胸脯,幸好最后他跑得快,否则能不能走出办公室的门还不一定。

  星期三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在王奎三人的目送下,陈青阳坐上了开往机场的出租车。

  来到机场后,陈青阳很快办理好登机手续,他的行李也就一个包,过了安检后没多久就顺利登上了飞往羊城的飞机。

  与此同时,华夏漠北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上,两道孤傲的身影站在原地凝视着远方,大风呼啸而过,吹得两人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这孙老虎还真是狡猾,居然钻到地底下去了,我看他应该改名叫孙老鼠更合适。”中年人眯着双眼说道,全身脏兮兮的,仿佛几个月没有洗澡,不过那双锋利的眼眸却如同刚刚出鞘的利剑一般可怕。

  “他都被你追了几天几夜,说他是过街老鼠也不为过。”中年人旁边那位白发老者呵呵笑道。

  中年人猛吸一口手中的旱烟,然后将烟头轻易捏成粉末,说道:“明天就是老母亲生日,我没时间陪这孙老鼠玩下去,这地底下乃是一座废弃的墓葬之地,四通八达,想要挖他出来没那么容易,凤伯,该你出手了!”

  白发老者微微点头,眼中精光闪烁,仿佛能够看穿十几米下的地下墓葬。

  两个半小时后,陈青阳出现在羊城国际机场。

  刚一出机场大厅,陈青阳就发现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如一杆标枪一般笔直地站在一辆黑色奥迪旁边等着他。

  “何叔,麻烦你了。”陈青阳上前几步客气说道。

  何叔不善言辞,只是对着陈青阳微微一笑,然后替他打开了后座车门。

  陈青阳也没客气,直接钻进车内。

  “何叔,陈白朗回来了没?”陈青阳问道。

  对于陈青阳直呼陈白朗名字,何叔早已见怪不怪,摇头说道:“还没有,不过二夫人跟三夫人她们已经回来了。”

  “哦?这一次她们回来倒是挺早。”陈青阳嗤笑一声道,丝毫不掩饰他内心的嘲讽。

  对于陈白朗那两个小妾,陈青阳向来就没什么好感,她们没有住在陈家里面,并不是她们不想,而是不敢,只要老太太还有一口气在,她们就别妄想名正言顺住进陈家里面,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住一段时间。

  这一次老太太大寿,陈白朗还没回来,这两个小妾倒是表现地挺积极,居然提前一晚上回来了,这多少让陈青阳有点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