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敢不敢?-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93章 你敢不敢?

  何叔也没多说半句,继续专心开他的车。

  两人刚出机场没多久,何叔的电话便响了起来,他一看到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冷峻的脸庞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声音还很急切,何叔微微皱眉,只是说了一句“等着”便直接挂了电话。

  “怎么了?”陈青阳见何叔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于是问道。

  “是青彦少爷,他跟青睿少爷两人在市区一家夜总会遇到了点麻烦,叫我过去解决。”何叔说道。

  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问道道:“那两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跑到夜总会去玩?”

  陈青彦跟陈青睿两人是陈青阳同父异母的兄弟,陈青彦是二夫人所生,陈青睿则是三夫人所生,如果陈青阳记得没错,两人年龄最大的一个也才十五岁,毛都还没长齐就敢跑到夜总会潇洒去了。

  “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再过去。”何叔说道,他也并不着急,在羊城内,只要陈青彦两人亮出陈白朗的身份,绝对没人敢动他们一根毫毛。

  “不用,我跟你一起过去吧!”陈青阳说道,反应他已经到了家门口,也不急于一时回去。

  “好。”何叔也不废话,一踩油门直接往市区方向开去。

  半个小时后,陈青阳他们来到了一间名为豪庭的夜总会门前。

  这间夜总会的门面装潢,比海城陈皇妃那家海煌夜总会也相差无几,看着这幕后的老板应该也不是简单人物。

  还没走下车,陈青阳就看到夜总会的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社会人士,个个嘴角叼着烟,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模样。

  陈青阳跟何叔走下车,刚好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

  “小子,我已经给足你们面子等了半个小时,如果再没人来赎你们,那就别怪我把你们扔到珠江里喂鱼。”

  “哼,等我何叔一来,你们通通都要倒霉,给我等着!”一道略显稚气的声音从人群中响了起来。

  陈青阳跟何叔相视一看,显然他们都听的出来这是陈青彦的声音。

  “哟呵,还挺嚣张,你最好祈祷他快点来。”那人冷笑一声说道,显然他根本不把陈青彦的话放在眼里。

  陈青阳跟何叔没有停留,上前将周围的人群推开,引来不少人的不满。

  不过这些小混混一看到何叔那张阴沉冷峻的脸时,立刻乖乖让开一条道路。

  何叔身上那股强大气势,乃是从战场中磨炼出来的,他那双眼睛更是冰冷无比,那是只有真正杀过人才能凝聚出来的眼神,绝非这些街头混混可以直视。

  “何叔!”

  陈青彦和陈青睿两人一见到何叔出现,脸色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不过当两人看到陈青阳时,那兴奋的脸色不由微微一惊。

  “哥,你怎么来了?”陈青彦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激动地看着陈青阳喊道。

  此时陈青彦原本那张白净俊俏的脸蛋上青一块紫一块,另外一边的陈青睿更狼狈,上衣被人撕碎,身上的淤青纵横交错,看的陈青阳的眉头微微一皱。

  虽然对于两人的母亲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陈青阳对于这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是十分的疼惜。

  想当年两人还是小屁孩的时候,也许受到他们母亲的教唆,经常联合起来欺负陈青阳。

  一开始陈青阳也没多在意,毕竟自己年长他们七八岁,不管两人如何欺凌他,陈青阳都忍了。

  直到有一次,两人当着陈青阳的面骂他是个有妈生没妈养的孤儿,彻底嫉妒了陈青阳,他直接将两人按到游泳池里面,直到两人快要透不过气来才捞起来,反复整整一个小时,到最后两人几乎都差点真的断气过去。

  也就那一次,两人不敢再惹陈青阳,在他面前如同一头温驯的猫一样,三人的感情也渐渐缓和下来,无论两人的母亲如何教唆,他们两人都对陈青阳十分的敬重。

  “怎么回事?”陈青阳问道。

  “我跟老三本来想进夜总会玩玩,在门口不小心碰了下那个人,他就想讹我们十万块,我们自然不肯,就跟他们干起来了,要不是仗着他人多,我一个人就能干翻他。”陈青彦一脸愤恨地看着一名大汉说道。

  陈青彦还真不是在吹牛,尽管他只有十五岁,可遗传了陈白朗那优秀的基因,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八,再加上平日里被他那个严厉的母亲逼着锻炼身体,身体素质比成年人也丝毫不弱,单对单的话,普通小混混还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你没有提你爸的名号?”陈青阳问道。

  陈白朗在羊城,甚至是整个南方地区,说他是土皇帝也不为过,混道上的人谁不认识陈白朗狼爷?

  “什么你爸我爸的,是咱爸,就凭这傻逼的尿性,我怕他听到咱爸的名号会吓得屁滚尿流,更何况咱爸从小就教育我们,在外面打架,打赢还好,如果打输了,谁要是敢提他的名字,直接打断双腿,我还没孬到那个地步。”陈青彦一副老气横秋说道。

  “你骂谁傻逼?”为首那个手臂纹着一条脱色青龙的大汉指着陈青彦怒声喝道。

  “当然是骂你啊,傻逼!”陈青彦一脸嚣张说道。

  有何叔跟陈青阳在身边,陈青彦自然是底气十足。

  “草,老子看是你活得不耐烦了,原本只想要十万块,现在你若是拿不出五十万,老子先把你手脚给剁了。”说着,纹身大汉从背后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一脸狞笑地看着陈青彦。

  “哈哈,就凭你?就算你们一起上,在我阳哥面前,你们都是渣渣!”陈青彦无比嚣张说道。

  小的时候,陈青彦可是亲眼见过陈青阳拿着一把砍刀将一群小混混追了九条街。

  那一年,陈青阳也只有十五岁。

  “阳哥,我要让那傻逼跪下来唱征服。”一直没有说话的陈青睿终于缓和过来,不过身体稍微动一下,依然疼地他龇牙咧嘴。

  陈青阳不为所动,目光盯着陈青彦说道:“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解决,老二,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干翻他,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