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没这个必要-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95章 没这个必要

  被一群实力强劲的保镖围堵,陈青阳丝毫不惧,目光放在为首那名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的年纪应该跟他差不多,样貌平平,不过眸子里却闪烁着一股狠劲。

  不知为何,陈青阳总感觉这个年轻有些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山豹,怎么回事?”被山豹称为老大的男人一脸冰冷问道。

  尽管被陈青彦踩在脚下,可是山豹依然高高抬起头喊道:“老大,这几个人在门口撞了我一下,我让他们道歉,他们非但不肯,还对我们大打出手。”

  男人眼睛一眯,怒声喝道:“废物,这么多人还被人家干趴在地上?”

  “老大,那个人实力很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而且我已经说了是飞机哥的人,他们却说……”说着,山豹故意停顿了一下,装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说什么?”男人怒眼问道。

  “他们说飞机哥算什么玩意,就算飞机哥在,他们也照打不误。”山豹说道,同时目光偷偷看了一眼陈青彦,那意思显然在说小子你们完了。

  果然,听到这里,男人脸上的横肉狠狠颤动了一下,目光扫了一眼陈青阳几人,眼中迸发出狠厉之色。

  “你们是不是活腻了?”

  陈青彦一脚直接踩在山豹的头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有种来单挑!”

  很明显,陈青彦现在的自信心非常膨胀。

  男人脸色微微狰狞,说道:“你确定要单挑?”

  陈青阳看得出来,对方可不是山豹他们这种货色,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明劲中期武者,陈青彦对上他,一招都接不下。

  陈青彦正要回话,却被陈青阳一手拦了下来。

  “毛都还没长齐也敢学人家单挑?老子懒得跟你们浪费时间,统统抓起来,老子陪他们慢慢玩。”男人冷笑一声道。

  就在那群冷酷的保镖准备动手之际,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慢着。”

  说话的正是为首那位年轻人,他一出声,周围的人个个显得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年轻人此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陈青阳的身上,眼神似乎带着疑惑。

  他上前几步,声音有些不太确定问道:“你是阳哥?”

  陈青阳也觉得对方有些熟悉,但是却一时间想不起他的谁,于是问道:“我们认识?”

  听到这里,年轻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道:“阳哥,还真的是你,我是李飞航啊,以前在一中的时候跟你还有山哥他们混过,你忘了?”

  “李飞航?”陈青阳低喃一声,突然间想起一个身体瘦弱,可是每次打架都敢冲在最前面的小屁孩。

  “原来是你。”陈青阳微微一笑,目光不由再次打量眼前的年轻人几眼,说道:“这么多年不见,混得还有点人样。”

  那个时候陈青阳就发现李飞航的眼里有着一股同龄人所不具备的狠劲,断言他将来肯定有出息,没想到还真的混出个模样来。

  “嘿嘿,还不是你跟山哥他们教的好,如果没有你们,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李飞航一脸憨笑说道。

  周围的人看到向来心狠手辣的飞机哥,如今却像一个小弟一样站在陈青阳的面前,个个不由目瞪口呆,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陈青阳耸了耸肩,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尽管李飞航掩饰的很好,但是陈青阳一眼就看得出来,他眼中藏着一股阴狠的戾气。

  这样的人不宜有过多的交集。

  “阳哥,难得再见面,要不到里面喝两杯?”李飞航邀请说道,脸上始终挂着憨厚的笑容。

  陈青阳直接摇头,道:“算了,我家里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

  “这样啊,那我也不强求了,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找个时间把山哥凉哥他们约出来聚一聚?”李飞航说道。

  “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

  说完,陈青阳直接转身,招手示意陈青彦他们,然后径直走向那辆黑色奥迪。

  陈青彦朝着地上的山豹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拍拍屁股大摇大摆跟上陈青阳。

  没有李飞航的命令,没人敢拦陈青阳他们。

  直到那辆黑色奥迪扬长而去,李飞扬脸上那伪装出来的憨厚笑容瞬间消失,眼神重新变得阴冷无比。

  “飞机哥,这年轻人究竟什么身份,需要你如此客气?”旁边那位男人不解问道。

  在道上,李飞航是近几年来爬升最快的新人,他没有任何后台背景,全拼他自身那股狠劲爬到现在这个地位。

  可以说在珠三角一带的地下势力,除了那几位手握实权的大佬外,李飞航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

  如今凭空出现的一位年轻人居然让李飞航如此客气,的确让他们十分不解。

  “十几岁的时候我跟过他,当时以为跟着他有出息,没想到他莫名消失了九年时间,我都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李飞航声音不冷不淡说道。

  “就算如此,也不必要跟他如此客气,在我们的地盘踩了我们的人,最后还安然无让地走了,如果传出去,我怕对飞机哥你的威望有影响。”男人说道。

  李飞航眼睛微微一眯,说道:“不急,先摸清楚他的底细再说,对了,刘雄波那边有什么消息?”

  “我找过他三次,都被他严厉拒绝了,这个人滴水不漏,很难要挟到他。”

  “哼,只要是个人都有弱点,我记得他好像有个儿子在海城读大学吧?”李飞航眼神微微一冷说道。

  男人愣了一下,瞬间领悟过来。

  “我这就派人到海城那边探探情况,如果刘雄波还不愿意配合,那就等着给他儿子收尸吧!”

  李飞航点了点头,道:“手脚要干净一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明白!”

  ——

  汽车缓缓驶向郊区外的一座山头,陈家的庄园就是依山而建,一条宽敞的大道围绕着山头通向山顶,一眼望去,道路两旁种的都是珍稀古树,随意一棵古树的价值恐怕都能在羊城市区买一套房,这等手笔,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够想象。

  穿过一扇金光璀璨的大门,汽车缓缓停在陈家门前那棵桂花树下,陈青阳他们还未下车,已经有不少人站在院子外迎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