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母子-重生-
重生

第10章 母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灵泉村外,彭桂香搀扶着唐奶奶已经在村口等了老半天。终于见到邹平带着邹茜和韦柏赫回来,当即迎了上去。嘘寒问暖的关怀了好一会,这才回了邹茜家。

    “怎么样?一路上都还顺利吧?”唐奶奶领着邹茜和韦柏赫去打水洗手洗脸,彭桂香便拉了邹平走到一旁问话。

    “嗯,顺利!”邹平点点头,压低了声音报喜,“得了百来块钱,茜茜收着在。”

    “呀!那是不错!”没成想真换到了钱,而且还不算少。彭桂香惊呼一声,随即说道,“不过钱怎么让茜茜收着?该给柏赫啊!”

    “两个孩子自己拿的主意,我没搀和。”对邹茜和韦柏赫的品行,邹平很是放心,不曾想过过问。

    “也是。随两个孩子做主吧!反正谁收着都一样。”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彭桂香说完便转过身,“厨房里给你们留了饭菜,等着,我去热了端出来!”

    “行!”邹平呵呵一笑,转念想起两个孩子还要继续卖冰棍的事,不免又皱起了眉头。算了,晚点再说吧!

    吃完晚饭,当着三个大人的面,邹茜将兜里的钱全部拿了出来。拉着韦柏赫一毛一毛的数过之后,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随后,十块五块的交由韦柏赫收着。唯一的一张五十元整钞,邹茜递给了唐奶奶:“唐奶奶,您先收着。等我跟韦柏赫以后赚到大钱,还给您!”

    “不行不行!这钱不能给我们家,茜茜赶紧拿给你妈,让你妈收着。”虽说柏赫一开始就说要给他妈赚医药费,但唐奶奶并没有真的打算收这个钱。在这事上,邹平一家出力最多,肯定得给他们才行。

    “婶子,你就收下吧!本来就是给素素的!”彭桂香边说边从邹茜手中抽走那张五十元钱,不由分说的塞到唐奶奶的手中。双手用力握住唐奶奶依旧推辞的手,语气认真的说道,“咱们两家就不说那么多客套话了,该的!”

    “这……行!老婆子就倚老卖老,厚着脸皮收下了!”唐奶奶从来都不是一位爱哭的老人家。不过这两天掉的泪,着实有些多了。

    “唐奶奶,您尽管厚脸皮!厚多少次都行的!”生怕唐奶奶真的不收钱,邹茜急忙回道。

    “鬼丫头瞎说什么呢你?怪不得学习成绩那么差!”敲了敲邹茜的头,彭桂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妈,我学习成绩哪里差了?上学期期末考试,我还拿了班上第二名呢!”糟糕,又说错话了!邹茜吐了吐舌头,顺着把话题扯开。

    “你那是靠自己的努力吗?要不是柏赫教你,你考倒数第二还差不多!”当爸妈的都希望孩子能有出息。看到邹茜的学习成绩终于有所提高,彭桂香自然开心。

    “那也得我肯认真学才行啊!韦柏赫再厉害,总不能帮我考试……哎呦,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妈你别动手……”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彭桂香敲了一下脑袋,邹茜小小声的嘟囔道,“本来就比不上韦柏赫聪明,再敲就更笨了啦!”

    “你也知道你比不上人家柏赫聪明啊!也不想想人家柏赫每年都拿年纪第一,瞅瞅你……”彭桂香脸上佯怒,心里却是极为高兴的。有多久没看到这般活泼的茜茜了?不知从何时起,茜茜忽然就变得不爱说话了,总是一不的躲在角落里……果然,还是不能把茜茜往她奶奶那里送!

    彭桂香絮絮叨叨的开始教训邹茜,邹茜则是怏着脸乖乖的站在那里听训。偶尔的,邹茜会飞快的抬起头,冲着韦柏赫扮个鬼脸,直惹得众人忍俊不禁。

    屋里的气氛就这样放松了下来,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不再提及恼人的钱,也暂时遗忘了那些沉重的话题。直到唐爷爷过来接唐奶奶和韦柏赫回家,邹平这才说起了两个孩子想要继续卖冰棍的事。

    “不行不行,怎么还去县城啊?你们俩昨夜里走了一晚上的路,还嫌不够累的?而且还没个大人跟着,坚决不行!”唐奶奶率先不准许,彭桂香也跟在一旁点头帮腔,不停的说着不安全的话。

    站在邹家的小院子里,唐爷爷沉思了好半天,方开口问道:“柏赫,你决定了?对你自己有信心?”

    “嗯!外公,我能行!”重重的点点头,韦柏赫的脊背挺得笔直,尚且稚嫩的脸上尽是坚定。又或者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

    “行!那你去吧!路上小心,好好照顾茜茜!”在唐奶奶和彭桂香不赞同的叫喊声中,唐爷爷一锤定音,答应了此事。

    听着邹茜的欢呼声起,邹平差点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其实,他也是反对的。只不过反对的同时,也迟疑着不想伤两个孩子的心。左右为难之下,还是任由唐爷爷做了主。

    两家的男人都表态了,唐奶奶和彭桂香
饕餮盛宴小说5200
的意见就此被忽视。很担心,也很焦虑。无奈事已成定局,她们只能先带着两个孩子去睡觉。同时也寄望两个劳累了一天一夜的孩子这一睡就睡到大天亮,然后……卖冰棍的事不了了之便是最好。

    不过很可惜,唐奶奶和彭桂香注定只能失望了。邹茜和韦柏赫都不是普通小孩,他们决定的事,是认真想要做好的!是以,从这一天晚上开始,漆黑漫长的山路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身影……

    唐素素奇怪的现,她已经好几天没看到韦柏赫的身影了。自打那天她突然在院子里晕倒,身体就每况愈下,昏昏沉沉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但是,同一个屋檐下住着,怎么可能接连好几天都见不到自家儿子?

    唐奶奶告诉唐素素,韦柏赫这些天都在邹茜家住着。家里农活多,唐素素身体又不好,难免就顾不上韦柏赫。所以,她就将韦柏赫送去了邹平家……

    将信将疑的听着唐奶奶的解释,唐素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的儿子,她清楚!柏赫不是随随便便就愿意去别人家借住的性子。哪怕是邹茜家,以往也不是经常去的。反之,邹茜往他们家跑的次数更多。难道,真的是因为她这个累赘妈妈?

    唐素素正这样想着,就见韦柏赫和邹茜小跑着进了唐家的院门。脸上的失落瞬间散去,唐素素笑着看向奔过来的两个孩子:“你们俩这几天都跑哪玩去了?”

    “我跟韦柏赫去县城啦!唐奶奶说,素素婶子的药快要吃完了。我跟韦柏赫正好去县城玩,就顺带一起买回来了!素素婶子,这是中药,这是西药,你都收着!”连日来的暴晒,使得邹茜变成了小黑炭。更为可恶的是,同进同出的韦柏赫却依旧白嫩如昔,差点没把邹茜嫉妒的扑上去咬几口。

    “柏赫,你怎么带着茜茜去县城了?这药是哪来的钱?妈妈不是跟你说过,妈妈的身体不要紧,不需要浪费这个钱……”因着药是邹茜递过来的,唐素素第一反应是邹平和彭桂香帮忙给的药费。

    想着家里父母年纪都这么大了却还要因为她的病欠外债,而且邹茜家里也不是多么宽裕……唐素素冷下脸来,不悦的看着不听话的韦柏赫。她叮嘱过他很多次的,她的身体不用花钱买药,不要再乱花家里的钱,不要……

    韦柏赫低下头,没有立刻回答唐素素。倔强的站在那里,紧紧的抿着嘴唇。他知道家里的况,也知道妈妈的身体其实很需要花钱,如果能送去医院才是最好!他长大了,可以靠自己的双手赚钱给妈妈买药,也可以帮外公外婆分担家里的开销……

    这些话就埋在心里,却无法说出口。要是让妈妈知道他每天夜里都会带着邹茜走夜路赶去县城,妈妈肯定会难受的!比现在的生气还要更难受!

    “素素婶子,我们老师说了,生病了就要吃药,不能拖着的!不然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绝症,等到治不好的时候,就晚了!韦柏赫还这么小,唐爷爷和唐奶奶的年纪都大了,素素婶子要养好身子,才能照顾好他们的!”邹茜不是在危耸听,前世唐素素的身体正是这样一点一点拖垮的!那时候的唐家跟现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钱支付巨额的医药费,而唐素素偏偏不管再痛也不肯喊出声……熬着熬着,拖着拖着,最终还是没能支撑过去!

    “茜茜,素素婶子真的没事,没你们老师说的那么严重!小病小痛而已,根本不需要浪费钱买药的!咱们农村里,家家户户不都是这样过来的?茜茜,以后你帮婶子盯着点柏赫,不要让他乱花钱,好不好?”知子莫若母,唐素素知道,以韦柏赫的倔强,是不会真听她的,再也不买药。所以,她就想到了邹茜。有邹茜帮忙看着,至少可以及时给她提个醒。

    “可是素素婶子,韦柏赫都不听我话的!”邹茜早就跟韦柏赫站在同一战线,此刻自然不可能答应唐素素。皱着眉头想了想,装可爱的撅起了嘴巴,指着韦柏赫告状道。

    “那这样,以后素素婶子给茜茜当靠山。要是柏赫敢不听茜茜的话,茜茜就回来告诉素素婶子。素素婶子帮茜茜收拾柏赫,怎么样?”相比起韦柏赫的早熟,邹茜的装乖卖萌更容易软化人心。温柔的摸着邹茜的头,唐素素慈爱的说道。

    “好!那我以后就帮素素婶子盯着韦柏赫,不准他乱花钱!”面对韦柏赫的始终不出声,面对唐素素温柔似水的请求,邹茜转转眼珠,推着唐素素往屋里走,“不过素素婶子,这次的药已经买回来了,不能退的!素素婶子先进屋去吃西药,我跟韦柏赫去帮素素婶子熬中药哈!”

    邹茜的力气不算大,唐素素的身体却是更加孱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终于抬起头来的韦柏赫,唐素素的眼中闪过无奈,只得轻叹一口气:“那素素婶子先进屋吃药,就辛苦茜茜和柏赫帮忙熬中药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