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极品来袭-重生-
重生

第100章 极品来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邹奶奶被邹全吼的一愣,手中的竹棍跟着落下。|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然而片刻后,又双手捂着脸,大哭了起来:“我怎么就这么的命苦啊!儿子不孝顺,孙子也跟着气我啊!这年头娶媳妇有什么用?全都恨不得将我这个老太太往死路上逼啊……”

    “妈!瞧你这话说的,怎么把我和四弟妹也骂进去了?我们可什么事都没做!”难得有机会让大嫂王翠华难堪,葛云是巴不得邹奶奶多闹闹的。

    “就是就是。我跟二嫂可是无辜的!什么事不听妈您的?哪里有违背过妈您的意愿?要我说啊,这事就该怪邹波媳妇!小辈就是小辈,怎么可以气着老人家?就算奶奶脾气不好,再或者哪里做错了,也不能真把奶奶丢在外面不是?这要是搁在过去,那可是要遭人唾弃的!当然,搁在现今社会也是万万不成的!咱们家可向来家风清白,从来没有传出去半句不好听的……”潘桃桃立马接过葛云的话,说的格外畅快。别说,其实她们几个媳妇都不是很喜欢邹奶奶。但邹奶奶是长辈,她们再不乐意,也没真的把老人家怎么样。不像周琴,一下手就来狠的!

    “四婶,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奶奶本来就很不高兴了,你还煽风点火?生怕奶奶的怒火不够旺盛还是怎么的?”以前邹奶奶骂邹平和彭桂香的时候,潘桃桃也最喜欢在旁边落井下石。那时候邹波不管,是因为祸不殃及到他身上来。但是现在不同!潘桃桃直接把矛头指向周琴,邹波当然不愿意了。

    “哟,妈,您可得好好瞧瞧您大孙子!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他就维护上了!可不就是有了媳妇忘了长辈?也是,他连您这个一向最疼爱他的奶奶都不管不顾了,又哪里会尊敬我这个婶子?呀呀,这可怎么办?我这个婶子一说话就得罪了邹家长孙,可得赶紧闭嘴!以后都得少说话咯,免得惹人嫌,遭人恨啊……”潘桃桃可不是彭桂香,她哪里是邹波可以说不对的?当即就阴阳怪气的扯上了邹奶奶,明嘲暗讽的指责起了邹波。

    “潘桃桃,你说够了没有?我这个当妈的还没死呢!我家邹波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要真想管教儿子,自己生去!少站在这里先吃萝卜淡操心,对着别人家的儿子指手画脚!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肚子不争气,只能生女儿还是怎么的?也不嫌丢人!”都说孩子是当妈的软肋,这句话果不其然。不等邹奶奶开口,王翠华就火大的跟潘桃桃杠上了。

    王翠华讽刺潘桃桃不会生儿子,葛云管不着。反正她是有儿有女的!潘桃桃斥责邹波不尊敬长辈,也不关葛云的事。反正邹波方才没有冲她叫喊!也是以,看着王翠华和潘桃桃吵架,葛云乐不可支的往后挪了两步。她们妯娌之间也就表面上还算和平,内里早就互相看不顺眼了!这一战啊,早就酝酿很久了,迟早会爆!

    “谁丢人了?你会生儿子是有多了不起?你儿子这么有本事,还不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以前瞧着还算个懂事的,现在呢?由着他媳妇欺负奶奶还站在一旁帮腔!大嫂我告诉你,你别只顾着在这冲我瞎嚷嚷!真等到了你被你儿子儿媳妇赶出门的那一天,有你哭的!到时候你可别逢人就说生儿子没用,什么好事都只想着他媳妇,尽把你这个亲妈往死路上逼……”为着生了两个女儿的事,潘桃桃没少受气。不光是邹奶奶还有王翠华和葛云的讽刺和嘲笑,连邹忠也暗地里对她诸多不满。但是潘桃桃够狠,也够霸道!不管是邹忠,还是邹奶奶三人,都很少在明面上打击羞辱她!不过今天况不同,王翠华显然是狗急了跳墙,非要跟她闹上了!

    “潘桃桃,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咒我?有本事你就再说一句试试看!你看我今天跟不跟你拼命!”潘桃桃的话可比王翠华的挑衅恶毒多了,王翠华那叫一个气啊!只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撕烂潘桃桃的那张利嘴,让潘桃桃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嫂,你不会记性那么差吧?你刚刚不还说我肚子不争气,不能生儿子嘛?我这肚子不争气的心里酸,嫉妒您这个能生儿子的大嫂,当然要说几句不痛快的话咯!”王翠华还敢说没有得罪她?潘桃桃暗自恨得咬牙切齿,寸步不让的讽刺道。

    “行了!都闭嘴!老的刚消停,小的又跟着吵上了是吧?你们一个两个的,到底想要怎样?不过日子了?彼此都撕破脸决裂是吧?都不要再姓邹了?”眼见王翠华和潘桃桃越吵越烈,邹全的脸色黑的几乎不能见人。

    “桃桃,行了,别再说了。”大哥话了,邹忠纵使不满,却也忍耐住了。听听大嫂都说的什么话?还不就是嫌弃他家就只有两个丫头嘛!等着看吧,他家闺女以后肯定比邹波两兄弟要孝顺!哼!

    潘桃桃不怎么愿的瞪了一眼王翠华,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她当然知道这事再吵下去也不会有个结果!她确实是没有儿子,王翠华说的也是事实!她再争嘴,也不过是气她自己而已!

    “那什么,大嫂,你也别再生气了。四弟妹也不是成心的。谁让你家邹波的媳妇确实不对在先呢?妈还站在这呢!都各退一步,别再计较了。咱们先坐下来好好把昨天的事理清楚咋样?”战火消停,葛云忙不迭的站出来,假意做起了和事佬。自然,也没忘记刻意再挑拨挑拨邹奶奶和周琴之间的仇恨。比起邹波,她家邹志可没少受委屈。邹奶奶的心啊,偏得都快要没边了!

    “二弟妹也先闭嘴!”葛云那点心思,邹全不用猜就能看出来。这些年邹奶奶跟着葛云一家,没少为葛云家里做农活,每天还帮着做家务、洗衣服……真要说起来,他们大房并没有占多大的便宜!葛云实在没必要事事都拿来比较,争来争去只会显得葛云过于小气吝啬!

    “大哥你……”凭什么让她闭嘴?她哪里说得不对了?葛云正想难,就被身边的邹安踩了一脚。

    “大哥让你闭嘴,你就闭嘴!哪那么多事?废话连篇!”不若平日里事事以葛云为先的处事原则,邹安恶狠狠的训道。其实邹家几兄弟,撇开邹平不说,还是很重视彼此的。只不过平日里家长里短太多,各自的媳妇又都爱计较,有时候难免就起点小摩擦。不过今天不同!大场合下,邹全了火,邹安和邹忠还是不会跟其起矛盾的!

    “好!我闭嘴!谁不知道你们兄弟一条心?我们这些人全都是外人,哪敢跟你们兄弟吵架?”葛云气鼓鼓的跺跺脚,说完便扭身走到了一旁。不让她说话?大不了她就不说!她倒要看看,邹奶奶是不是真的会那般容易就饶了周琴!

    “奶奶,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跟您道歉!你就别再生我的气了,我真的是好心才接您去县城的!昨天之前,您在县城不也过得挺高兴嘛?我每天都陪着您四处走走看看,中饭晚饭都陪您一块送去学校给五叔,我……我真的是把您当亲奶奶孝敬的!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冲您脾气!您就看在我还小不懂事,又是初犯……您……”话题绕来绕去又绕回到她的身上,周琴心底是极度不满的。她算是看清楚了,二婶和四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甭想她给这两人好脸色看!

    “是,奶奶!这事是周琴不对,我也有错!我们夫妻俩一块跟您道歉!不过奶奶您千万得相信,我跟周琴对您绝对没有不孝顺的意思。我昨晚送领导去外地开会,清早才赶回县城的。回来没见着您,片刻都没耽误就拉着周琴满县城的找您!要不是我爸妈找去出租屋,我跟周琴到这会还满大街的乱跑乱撞呢!”见邹奶奶的神似乎有些松动,邹波慌忙跟着解释道。

    “可不是?妈,您是没看见,我跟邹全一赶去出租屋,就把邹波和周琴两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才知道邹波一整宿没睡,但还是坚持到处找您。您自己看看,您大孙子脸上那两个黑眼圈可不是假的!还有周琴,这事确实是她不对,但她昨晚绝对没有不管您的意思!我们都仔细问过了,她昨天边走边等您,以为您一直跟在她身后呢!也是以为您就在后面,马上就回家,所以她才敢一回家就往床上倒。估计这些天一直陪着您,确实是有些累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不过她有给您留门的!您一整夜没回去,她也一整宿都没关门!邹波说,早上回来连大门都没锁!您说说这,哎,差点没把我们给吓着!”王翠华总算是逮着机会倒豆子似得拼命解释,只希望此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真的?”说邹波没回家,邹奶奶相信。她一手带大的孙子,人品还是可信的。要真昨晚就回了家,肯定连夜就到处找她了。邹奶奶半信半疑的是,周琴昨晚真
化装舞会最新章节
的没有锁门?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周琴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独自在家,万一真出了啥事,她这个奶奶也是推脱不了责任的!

    “奶奶,是真的!我真的以为您就在后面,所以就没管门到底锁没锁。我要是真的知道您没回来,哪里敢放心大胆的在屋里睡觉?我是真的太累了,一倒床就睡着了,完全是不省人事……”周琴越说越委屈,身上被邹奶奶抽打的地方还火辣辣的疼,不免就伤心的掉下了眼泪,“奶奶,您不要光听三叔的撺掇嘛!县城哪是什么地方?吃饭、租房,处处都要花钱。我跟邹波在县城的日子也不好过,真的没有闲钱的!”

    “对!说起老三撺掇这事,妈,我倒也要问问你了!”这一次,不是王翠华开的口,而是邹全亲自问了出来,“老三到底在电话里头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管周琴要钱?她一个刚嫁进门的新媳妇,哪来的钱?再说了,她和邹波毕竟是晚辈,哪有出钱给小五当生活费的道理?”

    “我哪里要他们小两口出钱了?我就是管他们借!有借肯定要还的啊!老三电话里头也没说什么,就是提起了彭桂香过年时候不是给了周琴一百块钱的红包吗?我就想着先找周琴借来挪用,等老三把钱送来了,再还给周琴!”提起找周琴要钱这事,邹奶奶确实心虚。她说的借,肯定就没有还的!她是长辈,周琴不过是个孙媳妇。只有周琴拿钱孝敬她的,她怎么可能还钱给周琴?

    “那也不能管周琴要啊!妈您可以回来跟我们商量,我们当哥哥嫂嫂的,哪能看着小五吃苦而不搭理?都是一家人,哪怕我们自己日子过得苦点,也决计不会五弟在学校受罪的!”要是以往,王翠华绝对不会这么快表态。但是此事涉及邹波和周琴,她当然要站出来,还得把其他三家都拉下水!

    “大嫂说的是。真要是五弟的生活费,确实不该邹波和周琴出。不过妈不是说了嘛!她就是暂借,等邹平把钱送来,就立刻还给周琴的!”听王翠华一口一个“哥哥嫂嫂”,葛云心下一颤,只管把责任推到了邹平的身上。

    “其实我觉得吧,这事妈和周琴都有错。不过错误本身并不大,就是个小误会,彼此没把事说清楚而已。这样,咱们还是给三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把钱送回来不就行了?”紧随葛云的脚步,潘桃桃立刻说道。又是钱!她这个嫂嫂愿意负担邹金的学费已经很是不错了!凭什么还要给生活费?反正谁爱给谁给,别指望她!

    于是乎,说来说去,事又回归到了原点:找邹平拿钱!

    周琴这次虽然没有出钱,但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打。为着这事,周琴心头有气。直到离开,都没再开口,更没有提让邹奶奶再次去城里小住的话。

    邹奶奶是很想要跟邹波住的,而且每天还能去城里走走看看,顺道再去学校探望探望邹金……日子确实过得很舒坦!不过经历了昨天的事,又看到周琴不不语的冷淡态度,邹奶奶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心里止不住的埋怨:不是自家的孩子,对长辈就是不够尽心尽力!

    最终,在所有人的一致决定下,邹全三兄弟一块去a市找邹平要钱!虽说此事也涉及到了邹波,但邹波又要上班,所以没办法陪同前去。周琴倒是很想一块跟去看看,但她一个女人,跟着公公和两个叔叔出门,着实说不过去。无计可施之下,只得暂且打消了念头。

    比起县城,a市着实大上许多。要说找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是以,周琴再度拨打了孙君家的电话。因着是晚上,邹平和彭桂香都在家。孙君虽然很想再次挂掉电话,不过那头毕竟是邹平的家人,总不好接连甩脸色,便也还是不不愿的起身去叫了邹平过来接电话。

    听闻邹全三人要来,邹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好半天都没有出声。他不知道邹家人到底想做什么,就为了这么点钱,非要逼得大家连兄弟都做不了吗?

    “三叔,您是不知道,昨天奶奶挂了电话之后就差点气晕倒了,连夜就走山路回了灵泉村。您想想,灵泉村离县城多远啊!奶奶一个人独自走那么久的山路,黑漆漆的差点没吓出病来,直到今天早上才到家呢!为着这事,我公公和其他两位叔叔都很是不高兴,就琢磨着还是一块去市里找找您得了。都是自家兄弟嘛,坐下来一块商量商量,就有对策了……”周琴没打算说邹奶奶之所以会连夜回灵泉村,是被她给气得。反正邹奶奶说了,昨天的事,以后谁也不要多提,也别再往外说!

    一个人走山路?邹平不由就想起了当年邹茜和韦柏赫那么小就不得不连夜赶去县城卖冰棍赚钱的艰苦时光……邹家人永远都只看得到他们风光之后的日子,从来不会去回想他们曾经的那些煎熬和困难。整个邹家,要说谁过的最苦,谁受的劳累最多,何尝不是他们一家三口?

    “三叔,您也别不说话啊!我知道这事您确实挺难的。但是五叔怎么说也是您的弟弟,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五叔吃苦却不管不顾吧?我虽说只是一个晚辈,却也必须提这事的!奶奶可是给我分配了任务,以后您把钱交过来,我得每天做好了饭送去学校的!”想着邹平可能确实很生气,周琴心里有同,但也没到不继续要钱的地步。为着这点钱,她可是白白挨了一顿打的!无论如何,邹平都得把钱拿过来才是!

    “你们不用来了,我明天把钱送回去!”让大哥他们来市里?那岂不是又要暴露他们在a市的住址?邹平深吸一口气,脸上尽是一片冷漠。

    “呀,别啊!我公公他们说了,还从来没去过a市呢!恰好三叔您现在住在a市,怎么也得带着他们四处转转不是?也好让我公公他们见见世面嘛!奶奶还说了,以后她也要去市里享享三叔您的清福呢!”周琴可不想邹平回来送钱。她打定主意让邹全三人先去踩点,以后她自个再去市里找彭桂香!

    “不用了。我们在a市也过得很艰难,租的房子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就这样决定了,我先去找朋友借钱,明天回去!”邹平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他是绝对不会答应让邹家人过来a市的,也绝对不可能白白送去足够的钱!一百元,爱要不要,大不了就扒了他的皮!

    “韦柏赫,明天周末,要不要一块回县城瞅瞅?”听着邹平的话,邹茜眨眨眼,拿胳膊肘撞了撞韦柏赫。放任她爸一个人回去面对邹家人是不厚道的!她打算跟回去帮腔!要知道现如今的她,必要的权还是必须争取的!

    “嗯。”知道邹茜这样问,肯定就是打算回去的。韦柏赫点点头,决议随行。

    “我也回去!”江奇眼前一亮,纯属凑热闹。而且,他还打算及时叫上董思诗。反正韦柏赫和邹茜都不在家,不好玩!邹家人啊,他到底要不要横插一脚呢?

    “你回去做什么?”邹茜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江奇。怎么哪都有他啊?去见邹家人又不是什么好事!都不嫌闹腾的?

    “我回去看我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啊!再说了,你俩还真打算跟那些极品相处一整天?瞅两眼是个意思,瞅完赶紧走人呗!与其跟那些人白费唇舌,你俩还不如干脆陪我回爷爷奶奶家好吃好喝呢!”江奇故作潇洒的一挥手,颇有几分大哥带着小弟的架势。

    “谁稀罕!”无语的撇撇嘴,邹茜转身走人,“我先回去了!韦柏赫,明天记得早起,走的时候我会去喊你的!”

    “呀!茜茜你都不喊我的?我还要打电话通知思诗呢!”见邹茜说走就走,听到他说话也没停下脚步,江奇气得直哼哼。转过头见韦柏赫也要离开,急忙伸手把人拦住,“算了算了,柏赫,哥今晚去跟你睡啊!把你的大床分一半给哥!”

    “不要!”在条件允许的况下,韦柏赫是不可能轻易让别人踏入他的私人空间的。于是,在江奇还想开口多劝的表下,韦柏赫冷着脸甩手走人,“明早我喊你起床。”

    要不是韦柏赫最后又补充了那么一句,江奇非要追过去跟韦柏赫理论个一二三四出来!他可是韦柏赫的好哥们!打小学五年级就认识的好兄弟!他是外人吗?韦柏赫那点私/密空间,咋就不准他进入了?他怎么就没瞧见韦柏赫不准邹茜进那个房间啊?差别待遇!重……重/色轻友!

    “回县城?好。”接到江奇的邀约电话,董思诗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的答应了。他们四人认识这么久,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不管什么时候,同进同出的行动乃彼此一致的想法,毫无半点勉强!正好,她也可以回县城看看叔叔……。.。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