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发威-重生-
重生

第101章 发威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爸爸,咱们这次回去,不会跟大伯他们吵起来吧?”尽管多了邹茜四人的加入,邹平依然开的是拉家具用的货车。拉着董思诗和江奇一起坐在驾驶座后面一排,邹茜开口问道。

    “真要吵也是没办法的事。”说起这事,邹平亦是无奈至极。他不是舍不得那点钱,只是不想要惯出邹家人的毛病!

    “那我肯定要帮腔的!”想着邹全他们人多势众,邹茜小声嘀咕道。

    “你帮什么腔?大伯他们都是长辈,小心你挨批!”伴随着邹茜的长大,邹平极为开明的凡事都会听取女儿的想法。不过今时不同往日,长辈还是必须尊敬的!

    “我又不是要跟大伯他们吵架?就是想跟大伯他们讲道理嘛!”邹茜瘪瘪嘴,很是不满的说道。真要说起来,这事也真是令人无语。非得鸡鸭鱼肉的供着,邹金才能考上大学?哎不对,万一邹金没能考上大学,届时邹家人不会责怪他们没给钱吧?若是再拿什么邹金营养没跟上才发挥失常的说辞,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讲道理也是爸爸去说。你乖乖跟柏赫他们出去玩,别惹事!”邹平现如今已经不会将邹茜当不懂事的小孩子看待。不过涉及邹家亲戚,邹平依旧会下意识的希望邹茜不要搅合进来。

    “好啦好啦!那爸爸先送我们去学校!我要去找小雪玩。”邹茜突然提出去见谢雪,当然不是毫无目的。顿了顿,邹茜刻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提醒道,“爸爸你也去学校看看五叔吧!去找五叔的班主任了解了解五叔最近的学习情况,顺道也把模拟考试的成绩单带去给大伯他们看看。”

    邹茜此话一出,韦柏赫抿抿嘴,眼底滑过一丝了然。邹金的真实成绩,曾经跟邹金一个学校的他和邹茜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江奇和董思诗则是奇怪的望向邹茜,好端端的跑去母校做什么?找朋友?邹茜的话怎么听着那么颇有深意呢?

    “嗯。就算茜茜你不说,我也是要去学校看看的。你五叔在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是全然不知。你奶奶和大伯那边,也不知道心里有没有个数。这次正好有机会,就去拜访拜访老师吧!”邹平知道邹金的学习成绩已经不再如初中那般优秀。但他并不清楚明了,邹金现如今的成绩到底是什么水平。如果只是稍微落后了一些,余下的几个月好好努力,加把劲也许就把成绩提升上了?

    对邹家人,邹平从来没有坏心眼。对邹金,邹平更是希望其能真的出人头地,为邹家光耀门楣。其实钱一直都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只要邹金够发奋、够努力,邹平绝对心甘情愿的乐意供邹金继续读完大学!

    “恩恩。爸爸你就尽管去吧!五叔毕竟是高三生了,咱们怎么也得多关心关心他不是?不单单只是物质上的补给,还有精神上和心理上呢!爸爸你也知道,自打何盈盈的事之后,五叔他就一直闷闷不乐,对谁都没个笑脸。就连上次吕梦娜和她姐姐去咱们灵泉村,五叔也没好好招待。我就觉得吧,这事的症结还是出在何盈盈的身上!”邹茜仔细打听过了。邹金的初中成绩确实很优异,否则也不会考进她和韦柏赫所在初中学校的高中部。但是邹金现下的成绩也确实见不了人。原因无他,受了情伤的邹金完全就彻底堕落了!

    “还有这事?你五叔可真是……哎!让我说他什么是好?”当初何盈盈被邹金牵连退学的事,其实邹平一直心里很有想法,也存着不小的芥蒂。加之邹奶奶后来跑去何家的大闹,害得何盈盈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匆匆远嫁……每当想起此事,邹平就忍不住的愧疚,也诸多的不放心……

    “那也没办法啊!五叔都要十九岁了,是成年人!他喜欢谁、不喜欢谁,哪里是咱们可以左右的?谁让奶奶当初把事闹得那么绝?一点回转余地也没有。”邹茜口中埋怨着邹奶奶,心里想的更多的却是邹金的作为。那一日她亲眼看到何盈盈望向邹金的眼神充满了失望,甚至还带着些许说不上来的凄凉和……绝望!也或许,邹金才是真正压倒何盈盈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你奶奶……”没办法跟邹茜一块控诉邹奶奶的言行,邹平只得转移话题,“你奶奶似乎很喜欢你那个同学的姐姐。听说是个很不错的城里姑娘,还是个大学生?”

    “嗯,这倒是事实。”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邹茜皱皱眉,想了想还是全盘托出,“吕梦娜跟我说了,她爸爸是五叔就读初中的校长!她姐姐吕梦娇是在去学校找爸爸的路上偶然认识五叔的。两人究竟是怎么好上了,吕梦娜没有跟我细说。但我觉得吧,这事貌似很有蹊跷。因为可靠消息传言,五叔打初中开始就喜欢何盈盈了,还特意为了何盈盈考到现在的哪所高中。之后俩个人顺利谈恋爱的过程也一直都甜甜蜜蜜的,要不是被学校发现……”

    要不是被学校发现,何盈盈很有可能会考上大学。而邹金为了向何盈盈看齐,肯定也会多多努力。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邹金能做到这一点,邹茜并不怀疑。然而现下的状况是,何盈盈为了邹金自请退学,邹金却在辜负了何盈盈的一片真心之后,也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他的学业……

    “好复杂!”邹平一边要顾着开车,还得一边分心去理清邹金三人的感情纠葛,脑子不免就有些不够用,“算了算了,这事已经沉这样,咱们谁也挽回不了。就随你五叔去吧!他会学会慢慢成长的!”

    邹金会学着成长?邹茜讽刺的撇撇嘴,眼神扫向满脸好奇的董思诗和江奇,好笑又无奈的说道:“知道了,别光瞅我。我跟你俩细细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董思诗和江奇大致知道邹金早恋被学校通报批评的事,但却没想到之后还牵扯了这么多。尤其是吕梦娜的姐姐也搅了进来,听着尤为复杂。不过,两人也确实被勾起了好奇心。

    邹茜便慢慢的一句一句跟董思诗还有江奇说起了邹金等人的事。从一开始吕梦娜在学校肆意渲染的第三者事件,到最后何盈盈另嫁他人……邹茜抹掉了她和韦柏赫无意间听到邹金和何盈盈深情告白的细节,也故意忽略了她发现何盈盈对邹金失望的那一段,详细的将来龙去脉都理顺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你和韦柏赫那段时间咋一个比一个奇怪,还特意跑来问我是不是在谈恋爱……”江奇恍然大悟的说完,忽然想起身边还坐着董思诗。当即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兀自故作镇定的望向窗外的景色。

    嗯?江奇谈恋爱?身为另一位当事人,董思诗非常敏锐的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仔细打量完江奇的神情和脸色,董思诗轻哼一声,握住了邹茜的手:“茜茜,咱俩是好朋友吧?是好姐妹吧?”

    “嗯嗯!咱俩肯定是好朋友!也肯定是好姐妹!”在这种时候,邹茜肯定是要站在董思诗这一边的。是以尽管江奇投过来了不善的眼神,邹茜还是凑近董思诗的耳边,低声窃语道,“其实就是关于你和奇奇哥的关系,我和韦柏赫特地跑去跟奇奇哥确定,谁知奇奇哥却否认了。”

    否认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不好意思承认,要么就是确无此事。回过头看了一眼江奇,董思诗没有发作,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哈哈!奇奇哥这下可惨了!对着江奇挤眉弄眼一番,邹茜坏心眼的吐了吐舌头。其实吧,她也不是故意想要拖江奇的后腿,谁让江奇总是摆出一副“我最厉害”的嘴脸?就该好好挫挫他的锐气!

    别看江奇此刻的脸上毫无半点心虚和忐忑,实则早就快要坐不住了。茜茜这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跟思诗说?不知道话不说清楚容易引起误会?万一思诗想岔了,他找谁证明清白去?如坐针毡的挪了挪屁股,江奇最终还是轻轻咳嗽两声:“韦柏赫,装什么酷呢?你倒是说句话啊!”

    连名带姓的喊,足可见江奇此刻的恼怒。韦柏赫淡定的转过头,目不转睛的望着恼羞成怒的江奇:“说什么?”

    “管你说什么!只要不装哑巴就成。”没好气的瞪着韦柏赫,江奇不相信韦柏赫会猜不出他的用意!

    瞥了一眼面色不怎么好的董思诗,韦柏赫静默片刻,终是开口:“茜茜,睡觉。”

    “噗……”这种时候,她看戏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睡得着?不过……好吧,做人也不能太过分,她不欺负江奇便是。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目露得色的江奇,邹茜轻轻点点头,憋笑的回道:“哦,好。”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邹茜的笑容太过刺眼,江奇想装作没看见都做不到。明明都搬出柏赫来镇压这丫头了,怎么还敢得瑟?

    “没什么。我睡觉,睡觉……”依旧挂着欠扁的笑容,邹茜认输似得将头偏向另一边,闭眼睡觉。其实她接下来也没打算开口了,还得好好想想怎么应对邹全等人呢!

    见邹茜终于消声,江奇暗自长舒一口气。总算是把祸根给掐掉了,害得他差点引火烧身来着!只不过江奇的松气并未持续很久,就被身边董思诗的冷眼给冻住了。缩了缩脖子,江奇做了个讨饶的动作,乖乖的窝到一旁扮可怜去了……

    其实她哪里有这么的凶悍?不过是不怎么喜欢江奇急着撇清关系的举动罢了。而且那个时候的她和江奇,确实也没有在谈恋爱。当然,他们现在依旧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如是想着,董思诗心里忽然就舒坦了。不再理会身边的江奇,向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思诗这是生气了,还是生气了呢?肯定是生气了吧!不然也不会一句话也不跟他说,甚至连眼神都不再飘向他……都怪茜茜这丫头!哀怨的眼神从董思诗的身上移到邹茜身上,再由邹茜身上移回董思诗身上,江奇瘪瘪嘴,蔫了。

    后排的两个活宝总算是消停了!无声的摇摇头,邹平觉得邹茜和江奇明明感情很好却老是互相陷害彼此还乐此不疲的举动委实好笑不已。两个孩子从小争到大,什么事都要斗上一斗,却从不曾真正翻脸……也或许,这就是孩子们所特有的独处方式吧!

    “茜茜,你怎么来了?”邹茜学校这个周末放假,谢雪这边却是照常上课。市里学校跟城里学校很大的一个区别,便是学校政策的宽松。也是以,听闻邹茜是光明正大的回来玩而非逃课之后,谢雪嫉妒的眼圈都红了。

    “怎么样?最近还好吗?高中是留在这里读,还是考去市里?”这一世,邹茜跟谢雪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远远比不上跟江奇和董思诗的相伴,更不必提时时陪在身边的韦柏赫。但是邹茜始终记得前世的谢雪对她的善意。因此不管过去了多久,邹茜始终都记得这个心地实诚的小姐妹。

    “我跟虎子的学习成绩哪里比得上你和班长大人?就算追去市里,恐怕也很难适应新学校的进度。不如就留在咱们学校直升高中好了!”谢雪说的都是实情。她和胡虎自打考来现有的初中,虽然一直都很刻苦的用心学习,却也只能维持中上游的位置,实在比不得邹茜和韦柏赫的品学兼优。

    “咱们学校的高中也是不错的。你跟胡虎加油,一定能考好的!”知道谢雪和胡虎确实不是擅长学习的料子,邹茜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晚些时候我回家给你俩整理一些初中的学习资料送来学校。你俩尽力而为,能学多少就是多少,不要有太大的压力。直升高中很简单的,除非你俩真的差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不然,肯定不会辍学的!”

    “嗯,我知道。谢谢茜茜,果然还是茜茜对我最好了!”高兴的拥抱了一下邹茜,谢雪连连点头,“茜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庆幸拉着虎子考来这个学校了!我爸妈和虎子的爸妈都说,考不上高中就回家种田。但我觉得,我跟虎子至少还是能把高中读完的!”

    “嗯!想读书就读书,千万不要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回抱住谢雪,邹茜郑重其事的说道。能够直升高中,确实是个不错的好机会!前世不只谢雪和胡虎,就连邹茜自己,也都只是初中毕业。高中,之于他们三人而言,似乎是个迈不过去的坎,困住了三人的前程。谢雪和胡虎是学习成绩不够好,没能考上高中。而邹茜,则是胆子怯弱、胸无大志……乖乖的就随波逐流了……

    “那是当然!初中跟高中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说不定我跟虎子高中毕业,哪怕上不了大学,还能留在县城自己找点事做呢!”灵泉村没上过高中的孩子一大把,谢雪不希望她和胡虎也沦落成其中的两员。即便他们的学习成绩确实不如邹茜优秀,谢雪依然想要拼搏一番。

    “有志气!不愧是我邹茜的好姐妹!”拍拍谢雪的肩膀,邹茜丝毫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更没有打击谢雪积极性的念头。她就觉得这一世不光是她和韦柏赫,连谢雪和胡虎的将来都跟着改变了!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对了,好姐妹,跟你说件事。”被邹茜连拍了
拾了个王妃回家小说5200
两下,谢雪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更为重要的一件事,“曹毅来咱们学校找过你。我没搭理他,不过他好像找到相熟的同学问清楚了你的情况。我怕他回灵泉村后乱说,要是传到你奶奶的耳朵里,肯定又得闹腾一番。”

    “嗯?他真找来了?”其实曹毅会找来,在邹茜的意料之中。至于曹毅会打探到她的情况,邹茜也早就猜想到了。毕竟她和韦柏赫都曾经是这所学校的名人,要想打探到他俩的情况,委实很简单。

    “嗯,对!茜茜,你说他是不是真喜欢上你了?我听他说的有模有样的,好像非要跟你处对象来着。不过你可得小心点,曹毅前脚才来过咱们学校,邹欣就找过来了。他俩是一个初中的,感情也非常的好……”在谢雪心中,邹欣自然是比不上邹茜的。不过邹欣家有恶母,还有个得罪不起的奶奶当靠山,邹茜真要跟其对上,铁定会吃亏的!

    “他们两个人的事跟我无关,我也不感兴趣。”邹茜最讨厌听到的八卦,无疑正是谢雪此刻正说着的话。她不想再跟曹毅扯上关系,也不想去理会邹欣跟曹毅到底是不是在处对象!反正,她巴不得那两人都离得她远远的!最好就赶紧结婚,狼狈为/奸好了!

    “其实我也不大想说。原本还琢磨着要不要给你写封信,后来觉得你肯定懒得理这茬,所以才打住了。这不是今天正好你回来,我又刚巧想起来嘛!好了好了,那我什么也不说了。走,请你去食堂吃饭怎么样?”见邹茜脸色不大好,谢雪连忙笑嘻嘻的转移了话题。原本她就不是很想拿曹毅的举动恶心茜茜,哪想到一不小心又犯错了……

    “吃饭就不必了。韦柏赫还带了两个朋友在教学楼下面等我呢!你先回教室准备上课,我晚上给你和虎子带饭过来,顺便送复习资料给你俩。”听着上课铃响,邹茜说着就把谢雪往教室里推了推。

    “那茜茜,你可千万得记住晚上来看我和虎子哦!我俩的晚饭可都仰仗你了……”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扭过头看着邹茜,谢雪不放心的叮嘱道。

    “好,知道了,也记住了!不要再一步三回头,小心撞墙……”邹茜这边话还没说完,谢雪已经直直的撞上了挡在前面的一堵墙。一时间,邹茜张大了嘴巴无奈的看着谢雪,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茜茜,呜呜……我先进教室了……”额头被撞的直接肿起了包,谢雪一边瘪嘴一边往教室里走。这一次,却是再也不敢扭头不看路了……

    “噗哈哈……邹茜,你朋友好有趣!”江奇三人刚爬上楼梯,就看到了此般煞是好玩的这一幕。当下,江奇毫不客气的笑出声来。谁让之前邹茜在车上陷害他的?他非得报复回来不可!

    “无聊!”转过身冲江奇翻了个白眼,邹茜大摇大摆的走向楼梯,“走了,去找我爸!”

    “哈哈哈哈,本来就很好笑嘛!走个路也能撞上墙……”见邹茜不搭理他,江奇继续火上浇油。

    “无聊!”左右两边的韦柏赫和董思诗同时嫌弃出声,皆是不再理会江奇,不约而同的跟上了邹茜的脚步。

    “我……”被留在原地的江奇僵住,差点石化。最终,默默的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的追了上去。他头一回来这个学校,不认识路啊……

    邹茜四人找到邹平的时候,邹平的脸色很是难看。捏着手中的考试排名表,恨不得立刻冲去教室将邹金拽出来打一顿!瞧瞧邹金都考得什么成绩?倒数第一!居然是倒数第一!

    倒数第一?连邹茜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名次。不过前世的邹金自从上了高中就再也没有拿过成绩单回家,而邹奶奶等人亦是理所当然的认定了邹金肯定是班级头三名……故而直到邹金高考落榜,邹家人都自以为邹金是考试发挥失常才会名落孙山。没想到……邹金原来只是这么个名次了吗?

    小心翼翼的展开排名表,邹茜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嘴角弧度的翘起。好吧,她承认她是在幸灾乐祸!可也没办法,谁让邹金的成绩这么的可笑呢?连当年最混不成器的邹志最差也是倒数第五名来着!可倒数第五名的邹志,却曾经被邹奶奶拧着耳朵大骂不如邹金……

    邹茜没有忘记,一直到她死去,所有的邹家人都依旧认定了邹金是好学生,而且是邹家唯一的一个好苗子!谁也比不上,谁也越不过去!可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口中赞誉连连的邹金,竟然只是班级的倒数第一名?不知道邹家人的那份理直气壮,还能否继续维持下去?

    “邹平!你终于肯现身了?是不是连我这个大哥也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发达了就不把你自己当邹家人了?”打从昨天知道邹平要回来,直到真正见到邹平出现,邹全满腔的火气无处发泄,早已憋闷到极致。

    “大哥,如今的老三可不一样了!他连咱妈都不管不顾了,哪里还会把你这个大哥放在眼里?”身为二哥,邹安选在此刻发言并无不妥,不过他说话的内容就……不过尽管他火上浇油的手段很拙劣,却也依然成功的激得邹全火气更甚。

    “大哥、二哥,三哥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邹波媳妇不是说了吗?三哥说了,他还得去筹钱!这才没答应让咱们去市里开开眼界的。也是,咱们一没钱、二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哪里会管咱们?只可怜咱们难得有这么一次出门机会,就这样被某人强行阻断,彻底泡汤了哦……”邹忠轻哼一声,对邹平也是诸多不满。他是非常期许能够去a市的,哪想到周琴一个电话,他的美梦就没了?没错!他是怪不得周琴,但他至少可以找邹平出气吧?

    邹平不想跟邹全三人发生争执,也没心情跟他们吵架。只是冷冷的拿出从邹金班主任那里拿来的成绩单,一言不发的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邹全没好气的低喝一声,发狠似得扯过了名次表。随即,无趣的扫了一眼,完全没发现异常。

    “大哥,你仔细看!从最后一名往前看!”充耳不闻邹全的训斥,邹平黑着脸说道。

    “什么最后一名?我没事看什么最后一……邹金?小五?邹平你从哪弄这么一张破纸来糊弄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邹全的脸色跟着阴沉了下来。

    “什么?小五?怎么可能?”邹安接过名次表一看,登时傻住了,“老三,你不会随便拿一张破纸来糊弄我们吧?到底怎么回事?你打哪弄来的?”

    “三哥,这……”邹忠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愕然的看着邹平,惊得下巴快要掉下来。

    “这是我从小五班主任那里拿来的名次表!你们要是不相信,大可自己去小五学校问!我是不知道小五的成绩从何时起差成了这样,但这事绝对不能就这样放任下去!这一次,就算你们不让我管,我也非得管!”邹平在意的,绝对不是邹金的成绩差,而是邹金到底是怎样堕落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谁说不让你管了?邹平我跟你说,这事你要真不管,你才不算是个人!”确定了真是邹金的成绩,邹安也跟着着急上了。他们这些年没少在小五身上花钱,哪想到小五最终竟然是这样回报他们的?简直是……简直是白费他们这么多心血和功夫!

    “行了!都闭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邹全不相信这成绩真是邹金的。邹金怎么可能考出这样的成绩?简直是荒谬!

    “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五叔的成绩根本就不像大伯你们想的那般好,一切都只是你们大家的自以为是吗?优等生,好成绩,全都是场笑话!”邹茜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无视邹全等人的黑脸,一脸骄傲的说道,“对了,我和韦柏赫才是真正的优等生!自打小学开始,初中、高中,一路都被认为是神童、天才!”

    “怎么可能?”在邹忠眼里,邹茜是比不上他家邹欣和邹悦的!冷哼一声,看向邹茜的眼神带上了鄙视,“你以为随便说说,我们就会相信?那我还能说我家欣欣和悦悦都是全校第一呢!”

    “她可不是随便说说!我们可以证明!”关键时刻,江奇绝对是跟邹茜一致对外的!于是乎,双手插在裤兜里的江奇大摇大摆的晃悠了进来。

    “没错!邹茜和韦柏赫确实是天才,他们两人就读过的同学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对了,邹茜和韦柏赫现在已经是高一的学生,跳级生!”来的路上,邹茜大致提起了曹毅来打探过她的事情。知道邹茜的底细已经暴露,董思诗等人也都不帮着遮掩了,堂而皇之的公示于众。

    “那……那又怎样?”反感的看着邹茜,邹安莫名就想起了他自己的女儿。如果说邹茜是天才、是神童!那么他家楠楠呢?活该跟着邹平吃苦受罪,连小学都没上完?邹平可真够可以的!

    “没怎样,不过是想要让你们认清楚事实罢了。”邹茜想的很简单,要的也很清楚。只要别冤枉他们,是因为没有给邹金出生活费,才害得邹金营养没跟上,导致学习成绩变差就成!

    “听说小五很喜欢何家那个丫头。他的学习成绩之所以会变差,也是为着那个丫头。”邹安投过来的不满眼神,邹平有看到,却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已经学会了不再跟邹家人计较,不管是遭遇了何等不公平的待遇,他都没有必要在意!不值得!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八个字,邹全说的铿锵有力,语气暴怒。他不相信小五是为着一个女生才耽误了学习!他们邹家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大哥!你不要再固执己见,固步自封了!”同样是两个词,邹平的烦躁显然比邹全更要强而有力。尽管是第一次跟邹全呛声,他却也蛮不在乎了,“就是因为你们一直宠着小五、惯着小五、什么事都任由小五乱来、也乐得跟在小五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他才会变得一点责任心也没有,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担当也没有!他早就被你们宠溺成了一个懦夫!一个胆小鬼!”

    “邹平,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跟你说话?你冲谁吼呢?我是你大哥!你这是什么态度?”邹平公然不给他面子,邹全也恼了。什么叫他们宠的?他们惯的?他们要是不这样做,妈能饶了他们?他们还不是为了邹家的安宁和平,为了让妈高兴,为了让小五过的舒心!

    “我知道你是我大哥!大哥,就因为你是大哥,所以我这些年才一直忍着不说!你们真的觉得你们做的很对?你们就是公义?你们就是真理?当初你们拿走我家的房子,我一句话也没说,给了!只因为咱们是一家人,你们是我的亲人!所以我什么事都愿意听你们的,也愿意顾虑你们的心情!可你们有谁真的为我着想过吗?你们有想过我这个兄弟这些年背井离乡是过的什么日子吗?没有!你们只想着怎么从我手里捞钱,怎么从我这里占便宜!”邹平爆发了。这一次,因着邹家人的咄咄相逼,因着邹金成绩的真实存在,邹平咬咬牙,什么也不管了!

    “谁从你手里捞钱了?谁占你便宜了?老三,你少胡说八道,也少冤枉人!赶紧给大哥道歉!看看现在的你,像什么样子?丢不丢人?”最是心虚的邹安当即站出来跳脚,帮着邹全训斥邹平。邹奶奶抢占邹平的屋子,他和葛云确实没少出力!

    “道歉?我道歉?二哥,站在这里的人,就只有你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这些年妈跟着你和二嫂,帮你们做了多少家务,又干了多少农活?我们有跟你计较过吗?有跟你算清楚过吗?没有!可是你呢?动不动就到处嚷嚷你养妈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少米!亏你还有脸到处嚷嚷!我们每年孝敬妈的钱,哪次不是到了你的手里?逢年过节送米送肉,哪次不是你们跟着妈一块吃?别人有尝到一筷子肉吗?有吃过一口饭吗?”邹平显然是打算跟所有人算总账的。是以,得罪完邹全,他再度杠上了邹安。并且,义正言辞的将邹安说的哑口无言,无力回击。

    “三哥,你咋回事呢?怎么说完大哥,又说二哥?咱们都是兄弟,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敬兄长?不管了,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算你是哥哥,我也必须说两句公道话!大哥和二哥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一切都是你自己爱胡思乱想,爱钻牛角尖!别什么事都赖在别人身上,你……”眼见统一战线的邹全和邹安都败下阵来,邹忠挺身而出,上前两步。

    “够了,老四!我不点名说你,你就故意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是吧?你当你和潘桃桃做的那些事,我真的一无所知?我是瞎子,能没看见妈每次都私底下偷偷塞钱给你?我是聋子,能没听见潘桃桃每次都挑拨离间,动不动就撺掇着妈破口大骂桂香和茜茜?”既然邹忠自己送上门来,邹平当然不客气,二话不说就指责上了。憋屈了这么些年,谁也甭想在他面前摆架子甩脸色,否则他什么也不管,尽数都将他们落得没脸!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赶上更新了,差点想死,~~~~(>_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