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闹腾-重生-
重生

第103章 闹腾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邹茜并非未卜先知的知晓了周琴将邹奶奶气回灵泉村的事,她只是深知周琴的秉性。 加之周琴此刻掩不住心虚的模样,邹茜当即就抓住了周琴的软肋。不过是轻轻的诈上两句,立刻就见到周琴面色大变,瞬间消停了。

    周琴没想到邹茜会问出这样的话。就好像,邹茜知道了什么似得。周琴毕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故而被邹茜这么一怀疑,当下就泄气了。她确实不想再度接邹奶奶来县城,之所以打着邹奶奶的名头要钱,为的也只是让邹平多掏腰包罢了……

    “行了!就这一百块钱!多的一分钱也没有!大哥你们若真要把我们一家三口往死路上逼,干脆就扒了我的皮!一了百了,还省事!”邹茜的话,及时提醒了邹平。再见到周琴脸上的尴尬神,邹平也猜到其实邹奶奶在周琴这里也没有过的多好。既然这样,他就更没有必要跟周琴闲扯了!

    “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邹忠还想跳脚多说,却被邹全喝住了。

    “闭嘴!”邹全不确定邹平是不是真的被逼到了绝境。如若是当年还在灵泉村的邹平,只要邹平说出这样的话,邹全是肯定会退让的。因为那时候的邹平从来不说谎话,邹平喊没钱,便是真真正正的没钱!

    但是现在,邹全忽然觉得,他看不透眼前的邹平了。邹平在县城、在a市到底过的什么样的日子?欠债?可邹全仔细回想这几年邹平回老家过年时的神色,从来没有半点颓废和辛劳,甚至红光满面,春/风得意?

    再看看邹平和邹茜身上的衣服,也绝对不像是穷苦人家的衣服!说是地摊货,可哪有那么多漂亮的地摊货让他们一家三口捡漏?邹全确实是很少来县城逛街买衣服,但最起码的光鲜亮丽,他也不是没有鉴赏的眼光!

    “老三,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大哥也不想把你逼得太紧,更没打算让你们一家三口没有好日子过。大哥只是觉得,咱们都是兄弟,是一家人!要是真有能力,理当帮衬帮衬其他兄弟的,哎……”说来说去,邹全依旧无法说服自己打消心底的疑惑。邹平真的没钱?确定不是骗人的?

    “大哥,我懂你的意思。大哥放心,如若哪天当弟弟的真的达了,一定不会忘了咱们自家人!”好听话谁不会说?当心底残存的亲一次又一次的被生生磨光,邹平能做的,恐怕也唯有像现在这般,只余下敷衍的话语了。

    “老三,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二哥可就指着你财,好来改善改善二哥一家的生活了啊!”邹安当年是有想过跟邹平合伙卖家具的。但是后来生了一些不愉快,使得葛云至今都恨邹平恨的要死。邹安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想着以邹平的那点手艺,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便也打消了心底的那些想法。

    “三哥,咱家也等着你!”可以占便宜的事,邹忠自然不甘落后。反正邹平已经拿出了一百块钱,他家也就不需要出邹金的生活费了。至于之后的事,有大哥在,完全不需要他操心!

    邹平已经懒得再跟这些人多说了,指了指身后的江奇和董思诗:“那大哥,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先送孩子们回家。”

    “等等!”视线落到江奇和董思诗身上,邹全拉住了邹平,“几个孩子也不小了,不可能不认识路的吧?让他们自己回去。老三你跟我们回灵泉村去看看妈。这件事是你现的,怎么也得你跟妈说。”

    又是这样!好事轮不到他们,坏人就非得他们来做!邹茜不高兴的扯了扯邹平的胳膊:“爸爸,江奶奶做好了饭等着咱们的!你要是不去,江奶奶会不高兴。”

    “茜茜,你只管你那江奶奶高不高兴,都不管你的亲奶奶了?”邹安不赞同的说道。

    “茜茜,你这可不对了。以前小时候的你多乖啊!怎么去了市里反而变成这样了?连长辈都不知道尊重了?”刚刚邹茜就好几次插了嘴,现在又跑出来搅和……邹忠亦是满脸的不高兴。要是邹平不回去,岂不是他们要跟着挨骂?

    “二伯、四叔,奶奶那里会生气,是因着五叔不好好学习,跟我爸爸有什么关系?但是江奶奶生气,是因为我爸爸明明答应了过去吃饭,却突然又不去了。这当然不一样的!”面对邹安和邹忠,邹茜给出的理由非常的正当!她不稀罕邹奶奶会喜欢她,然而江奶奶对她却是一直都非常慈爱的!真要比起来,她觉得江奶奶才更为亲近。

    “茜茜,就算奶奶是为着你五叔的学习成绩生气,你爸爸身为儿子,难道不该回去关心关心他亲妈?”没想到邹茜这么不好说话,邹安沉下脸,声音满是怒气。

    “二哥,行了!”很不喜欢邹安跟邹茜说话时的语气和态度,邹平烦躁的轻喝一声,转过头对邹茜说道,“茜茜,你先跟柏赫去江奶奶家,晚上爸爸再回来接你们。”

    “哦。”邹茜能看出,她爸此刻极为反感邹家人。单凭这一点,她就能很放心的让邹平回灵泉村。反正邹金的成绩摆在那,邹奶奶是肯定要闹得,这事吧,说不清楚!

    终于跟邹家人分开,江奇夸张的长舒一口气:“天啊!茜茜,我真的很佩服你们的忍耐力!”

    邹茜冷笑一声,是嘲笑又是讥讽:“奇奇哥,你应该很庆幸你没有看过曾经的邹平和邹茜。那时候的我们,跟忍者神龟没有区别!”

    江奇愣了一下,随即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那又怎样?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碰上那样的极品亲戚,不能忍耐,肯定就得大吵大闹!瞅瞅你二伯和四叔,还有你那大堂嫂,全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茜茜的大伯也很厉害。不愧是当村官的!”董思诗也是了解邹家况的。在江奇关注其他几位的时候,她更多的是在等着看邹全的反应。只不过结果嘛,令她并不那么满意,“虽说没有茜茜二伯和四叔那般明显,但他也是个自私的人。明明该阻止的时候,却并不开口。而不该说话的时候,他偏偏又端着架子跳出来了。”

    “可不是?我爸一共五兄弟,我大伯其实是最不显山露水的一位!别看我二伯和四叔方才闹腾的那么厉害,只要我大伯一话,他们吭都不敢吭一声。我奶奶也是,平日里再蹦跶,真到我大伯面前,也得乖乖的收敛收敛。没办法,谁让咱家只有大伯这么一位村干部呢!再加上接连生了两个儿子,我奶奶只恨不得把大伯一家供起来!”提起邹全,邹茜撇嘴说道。

    “可你奶奶不是跟你二伯一块住的么?”江奇颇为奇怪的问道。这么喜欢大儿子一家,却跑去跟二儿子一块住?有必要么?

    “那是因为我奶奶跟我大伯母合不来,又下不了狠心跟我大伯母吵。最终就索性搬去跟我二伯住了。虽然二伯母也比较厉害,但我奶奶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其争吵么!”邹家的局势,邹茜绝对比彭桂香还要了解。现如今的四个儿媳妇,别看邹奶奶表面跟葛云最好,似乎对潘桃桃也十分偏爱。实际上,邹奶奶最忌惮的是大伯母王翠华。没办法,谁让大伯母肚子争气,给邹奶奶添了两个大胖孙子呢?

    “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江奇叹为观止,“好在我家人丁单薄,关系也极为简单。”

    “人多也有人多的好,过年的时候家里很热闹啊!不过儿女多了纷争也多,我奶奶应该庆幸她还不算有钱人,否则我那几个叔叔伯伯还不定争成什么样子呢!”邹茜可是心知肚明的。一旦邹奶奶过世,她手里那点所谓的私房钱,绝对会被瓜分的一干二净。尽管,那些钱真的称之不上多……

    “这倒也是。”想起每年过年的时候,他们家就只有四位老人家,他爸妈外加一个他……江奇点点头,赞同道。至于钱什么的,反正江家和孙家的钱都是留给他一个人的。江奇想找个跟他一块瓜分的人都找不到!

    这顿午饭,邹茜四人是在江奇的奶奶家吃的。晚饭则是安排在了江奇的外婆家。不过董思诗吃完中饭就去医院找她叔叔了,说是晚饭直接跟她叔叔一块解决。而邹茜又承诺了谢雪要送饭去学校,便索性直接拉着韦柏赫打算回他们原本在县城的住处。

    “哎,你们俩要不要这样没义气?我已经跟外婆说过了,晚饭就从家里装好了送去学校。你俩赶紧回去找复习资料,到了时间记得过来吃晚饭。饭点定在五点,你们吃好饭再去学校送饭,绝对来得及!”找学习资料什么的,江奇不打算帮忙,也帮不上忙。反正他外婆家的地址,邹茜和韦柏赫也都知道,就一个人先行去外婆家了。

    “好,知道了!”邹茜本来是打算跟韦柏赫去外面的馆子里吃饭,顺便也好给谢雪打包。不过江奇外婆说了要做饭的话,邹茜便不好拒绝了。四位长辈都是相熟的,平日里的走动比邹家人还要多。邹茜心知要
钢铁时代无弹窗
是拒绝肯定会惹长辈不高兴,不假思索就应了下来。

    比起天才韦柏赫的学习资料,邹茜这个普通智商的笔记绝对堪称更为仔细。所以邹茜根本就没想劳烦韦柏赫的大驾。一回到家,就匆匆进了自己的房间。而韦柏赫,则是跟在邹茜身后,站在了邹茜的房门口,静静的看着邹茜翻找。

    “韦柏赫,你说,要是我五叔真没考上大学,复读到底算不算好事呢?”邹茜一边翻找着过往的笔记,一边问道。方才在路上她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得出一个笔记合适的答案。

    “如果他有心学习,复读不失为另外一个好机会。”至少,不会觉得后悔,抑或惋惜。在这一点上,韦柏赫甚是坚定,也拥有着足够的自信。

    “可我觉得他无心学习。”邹茜撅撅嘴,小声嘀咕道。前世邹金的辉煌成绩,也就只持续到了高考结束。倒不是邹家没人提出让邹金复读,只因邹奶奶觉得丢脸,邹金本人也无心学习。是以,邹金根本就没有继续考大学。当然,娶了吕梦娜的邹金,也绝对过的比其他人都要好便是。

    “那就不让他复读。”在韦柏赫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原本邹平提出这事,邹家人就不会乐意。而邹金又无心学习的话,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我觉得我爸肯定会坚持。不过邹金自己乐不乐意,就说不好了。”这一世很多事都变了,邹茜不确定邹金的心态会不会变。但至少,何盈盈的出嫁对邹金来说,必然是个无法走出来的打击!

    “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就知道了。”知道邹茜对邹家人向来反感,韦柏赫未有多说,直接结束了话题。

    好吧,确实是这样!到了时间就一定会出现的事,她这会担心抑或烦恼都是无用的事!想通了这一点,邹茜不再自寻烦恼,继续埋头找书。

    另一边,邹平开着货车载着邹全三兄弟回了灵泉村。这一次,周琴没有随行。捏着到手的一百块钱,周琴笑的得意。不就是一日三餐吗?早餐肯定是要邹金自己在学校解决的,中饭和晚饭,随便一荤两素就能搞定了……

    “什么?你们说小五考了倒数第一?开什么玩笑?”邹奶奶是不识字的。故而尽管成绩单摆在她面前,她也不认!只是咋咋呼呼的冲着邹平骂了起来,“我说邹平,你安得什么心?不就是要你给你弟弟出点生活费吗?你不想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背地里说小五的坏话?小五到底哪里得罪你这个三哥了?你说,你说啊!”

    “妈,成绩单是小五的班主任拿给我的。你要是不信,大可自己去学校问。”邹平没料想明明就是事实,邹奶奶非但不相信,还往他头上乱扣帽子。当即也不隐忍了,反击道。

    “我呸!你当我没去过学校还是咋的?小五要是成绩真这么差,我上次去学校,班主任咋没跟我说?偏生你去学校,小五的班主任就跟你说了?邹平,你糊弄谁呢?当你妈是傻子是吧?没错!你妈是没念过书,也不认识字!但你妈有脑子!你妈还没蠢到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地步!是非黑白摆在咱们面前,你还敢故意造谣?”在邹奶奶的心中,最会读书的邹金便是她最大的骄傲。一想到他们老邹家很快就要出一个大学生,邹奶奶就万般的得意!就好像农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她家小五马上就要鱼跃龙门,成为过去的状元啦!

    “我造谣?妈,事实就搁在这,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随你喜欢!我不管了!”邹平想象过邹奶奶怒不可遏大骂的场景,也想象过邹奶奶气得连连叫嚣要跑去县城找邹金问个清楚的画面。但他独独没有想过,邹奶奶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就好像他是一个跳梁小丑,在邹奶奶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只因为他说出来的话不讨邹奶奶喜欢,就被指控成了遭遇,变成了无事生非!

    眼见邹平说走就走,邹安和邹忠一边一只胳膊,拉住了邹平:“老三/三哥,先等等!”

    “妈,这事估计是真的。”这种时候,也唯有邹全能开口表态了。不过他一个“估计”,却又带着格外不同的说法。

    “老大,你怎么也跟着邹平胡闹?他就是见不得小五好,才故意胡说八道,败坏小五名声的!”同样的话,邹全和邹平说,邹奶奶的反应截然不同。亲近疏远,完全不而喻。

    “妈,老三拿回来的成绩单上,小五的名字确实排最后一名。这事没什么好造假的,咱们去学校一问就知道了。”是以,邹平没必要骗人,也骗不了人!至少,邹全便是这样想的。

    “谁知道他故意在哪弄了这么一张破纸来恶心咱们?他就是不想出小五的生活费!生怕小五多花他一分钱!”邹奶奶执迷不悟的说道。

    此等语,邹平不认为他还需要留下来旁听。大力挣开邹安和邹忠的手,转身走出邹安家的院子,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

    “妈,既然你不相信,不如让三哥开车送你去学校问问?你上次去学校不是为了小五早恋那事么?一门心思就想着找那个何盈盈,哪里问过小五的成绩?估计小五的班主任一时没有想起来……”邹忠是相信邹平没有说谎的。成绩单这东西,除了学校能出,外面哪有?再说了,邹平的性子他们谁不知道?说不来谎话的!

    “就是就是。妈,不然咱们一块坐车去县城,我陪你去问问?”忽然想起可以去县城看看邹欣,又恰好赶上有车坐,潘桃桃挽着邹奶奶的胳膊提议道。

    “有什么好问的?多此一举,浪费时间!”说什么也不相信邹金会考倒数第一名,邹奶奶没好气的嘀咕道。

    “妈,还是去问问吧!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咱们一道去,问清楚就知道真假了。”如果说邹金考不上大学,那就是说,他们都不需要出大学的费用了?葛云点点头,帮着劝道。

    “妈,你要真想去县城问的话,就让老三送你去!正好老三今天给邹波媳妇送来了一百块钱,你再带一袋米过去,住多少天都行!”邹全还记得邹茜对周琴的质问。要说周琴嫌弃老人家多吃了半碗饭,邹全是不怎么相信的。农户人家别的不多,糊口的粮食还是有的!周琴真要计较,他们自带口粮去县城便是!

    “哎,我先去把三哥的车拦下来。”此时此刻,外面的邹平已经动车子准备走了。邹忠飞快的冲了出去,不管不顾先把人给拦下来再说。

    邹平车子开出几步,忽然蹿出一个人,而且还在邹忠,吓得他浑身一震,慌忙踩了刹车。从车窗探出头,没好气的吼道:“邹忠,你疯了?”

    “三哥,你先别急着走。咱妈好像要去县城,你顺带把人给带过去呗!送去学校就成,不需要你多费心。之后的事,周琴会处理好的。”说实话,邹忠也被近在咫尺的车头给吓了一大跳。要不是邹平反应够快,他这会恐怕得去见阎王了。如此这么一想,邹忠缩缩脖子,两条腿都开始打颤了。

    邹平本来不想管这事。但邹忠挡在车前不挪地,他也不可能真的开车撞过去。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熄了火,等着邹奶奶出来。

    “妈,你就去看看吧!老三既然说了这事,咱们肯定得弄个清楚不是?”邹金的成绩倒数第一,这可不是小事。见邹奶奶迟疑着不肯出门,王翠华帮着劝道。

    “大嫂说的对!妈,我跟二嫂都陪你一块去!真要不是事实,咱们非得找三哥问个清楚!怎么可以拿这事骗人?简直太过分了!”想着可以跟去县城享享福,潘桃桃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拼命的撺掇道。

    “三个人恐怕住不下吧?邹波那也就两间屋子,两张床。你们俩商量一下,去一个人就行了!”王翠华其实很想说,她跟过去!不过潘桃桃和葛云先开的口,她不好再抢。

    “那肯定是我跟着去啊!四弟妹家还有个上小学的邹悦呢!”葛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完,拽了拽邹奶奶,“妈,咱们正好也去看看小志。小志自打上了初中就瘦了好多,也是时候该补一补了。”

    “二嫂,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想去看你家邹志,我也想去看我家欣欣啊!再说了,也就三两天的事,不是还有悦悦她爸在家嘛!不用操心!”听葛云搬出邹志,潘桃桃心下大呼不好,连忙拽着邹奶奶往外走,“好啦好啦!妈,咱们先上车,别让三哥等太久了!”

    “妈,你就只管你儿子,不管你孙子了?四弟妹,邹欣不是跟小志一个学校吗?我跟妈去给小志送饭,肯定也要去看看邹欣的。你放心,不会忘了你家大闺女!”葛云可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也不会任由潘桃桃抢去本该属于她的风头。她打定主意要干的事,谁也甭想跟她抢!否则,她可是会毫不客气的!

    作者有话要说:那什么,昨天差的字数,会努力补上哒~\(≧▽≦)/~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