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送饭-重生-
重生

第104章 送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比起邹欣,邹奶奶肯定是更疼爱邹志的。 是以葛云话刚说完,邹奶奶便不由分说的推开了潘桃桃的手,转过头瞪了一眼葛云:“哪那么多话?赶紧的,回屋收拾衣服去!”

    能够跟去县城,尽管被邹奶奶瞪,葛云也是全然不在意的。稍显得意的瞥了一眼潘桃桃,葛云乐呵呵的扭身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果然是这样!对邹奶奶重男轻女的德性非常了解的潘桃桃气得直哆嗦,却也无力多说什么。谁让她的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两个闺女呢?不过此念头刚起,潘桃桃又飞快的摇了摇头。不能这样想!绝对不能这样想!如果连她自己都不心疼自家女儿,还能指望谁?

    最终,还是葛云凭靠着邹志这张王牌,成功的坐上了邹平的车。而被留下来的王翠华和潘桃桃,皆是满肚子的气无处泄,只恨不得将得意洋洋的葛云从车上拉下来!

    一路前往县城,邹平始终没有说话。邹奶奶和葛云倒是酸酸的来了几句邹平达的语,不过尽数被邹平忽视了。

    “妈,你说要是五弟的成绩真的……”邹平不接话,葛云颇觉无趣。心思一转,扭过头跟邹奶奶念叨上了。只不过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邹奶奶给瞪了回来!

    “瞎说什么呢?别人脑子有问题,你也糊涂了是吧?小五的学习成绩到底有多好,还需要我多说吗?想当初咱小五考上现在这个厉害的高中,村里多少乡亲们羡慕嫉妒恨?现在不过是被人嚼了几句舌根子,你就找不到北了是吧?没出息!”邹奶奶话里话外,针对的可不是葛云,而是传递了邹金学习成绩不好的邹平。

    身为嚼舌根子的当事人,邹平抿紧了嘴唇,一个字也没反驳。能被伤的心,早就伤透了。邹奶奶觉得她的话就是真理?可邹金的真实成绩,已然是最能够打击邹奶奶的沉重一锤!

    不至于吧?瞧着开车的邹平始终面不改色,葛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邹平没撒谎!换而之,邹金的学习成绩是真的很差了!如若真是这样,她可不会给邹金和邹奶奶留颜面!无论如何,她都势必要说上几句的!她可是花了不少钱供养邹金上学,本来以为是棵摇钱树,如今看来……很有可能就是棵烂柿子树!

    就在邹奶奶满心自信以及葛云后悔不已的思绪中,邹平将车开到了邹金学校门口:“妈,二嫂,到了。”

    “嗯。”邹奶奶点点头,见邹平依旧坐在驾驶座不动,登时恼火了,“你是死人啊?不知道下车过来扶一下你妈?”

    邹奶奶上车的时候,是被邹安和邹忠扶着爬上来的。头回坐这种货车,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下。更甚至,连车门都不会开。当然,为了掩饰自己的困窘,邹奶奶的怒火直接喷向了邹平。

    邹平倒不是真的想让邹奶奶难堪。他只是一路上憋着气,实在不想再跟邹奶奶对上。下车给邹奶奶开门,再扶着邹奶奶下车?谁知道邹奶奶会不会怀疑他别有居心?到了如今这般境下,邹平再也不愿意主动送上去拿热脸贴邹家任何一个人的冷屁股。不值得!

    当然,被邹奶奶这么一喊,邹平也没再坐着不动。深吸一口气,无奈又无力的打开驾驶座的门,跳了下去。

    之后,在邹平的协助下,邹奶奶总算是安安稳稳的踩在了地上。而葛云,邹平当然是不能伸手去扶的。于是,便任由葛云自己往下爬了。

    “走!进学校!”拽着葛云的胳膊,邹奶奶雄赳赳气昂昂的往面前的学校大门走了过去。

    然而刚走了几步,葛云就现了不对劲。轻轻扯了扯邹奶奶,葛云提醒道:“妈,三弟没跟上来。”

    “什么?邹平你个死人,你……”邹奶奶尖叫一声,扭身就破口大骂。只不过,她话还没骂完,再度爬上驾驶座的邹平已经动作熟练的倒车,拐弯,走人了!

    “邹平!你给老娘回来!你个小兔崽子,翅膀硬了就敢跟老娘对着干了是吧?你……”邹奶奶的骂声还在继续,邹平却依然没有回来的打算。

    只见邹平开着的车越走越远,葛云心底也有气。但是……哎,谁让邹奶奶不会做人呢!动不动就骂邹平,真当邹平是死人?好吧,其实葛云也巴不得邹平就是个死人!

    邹平走了,邹奶奶和葛云却不能走。本就是为了邹金的成绩而来,邹奶奶肯定要找到邹金的班主任一问究竟的。

    怎么又是邹金的家长?再度被找到的班主任苦笑两声,无可奈何的拿着成绩单直接走向了邹奶奶和葛云:“邹金同学的妈妈是吧?这是邹金同学的成绩单,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你别再拿什么成绩单给老婆子看了!老婆子不识字,看也看不懂!在老婆子的眼中,这就是一张破纸!”邹奶奶不耐烦的一挥手,气势汹汹的问道,“你就只管跟我说,我家邹金是不是学习成绩特别的优秀,是整个年级的好学生?头三名?以后肯定能上名牌大学的好苗子?”

    班主任直接被邹奶奶的话给吓住了。到底邹金回家都怎么跟家长说的?怎么就误会这么大?而且他不是上午才跟邹金的三哥详细说过邹金的成绩吗?怎么会……班主任摇摇头,只得将跟邹平的话再度跟邹奶奶重复了一遍。

    “不可能!骗人的!我家小五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倒数第一?我告诉你,崩以为你是老师你就可以胡说八道?我不信!”邹奶奶是个固执的。所以尽管邹金的班主任说的很仔细,她依然不当一回事。

    “妈……”这一下,连带葛云都觉得丢人了,“人老师说的是实话,你别这样……”

    “什么叫别这样?我有说错吗?老师怎么了?老师就能瞎编排咱家小五了?葛云,你还站在这做什么?跟妈一块骂!”使劲的推了推葛云,邹奶奶气的直哆嗦。

    “妈!咱能别这么丢人了吗?走啦走啦!先回家再说!”葛云不是邹奶奶。邹金班主任说的话,她是百分百相信的。满脸不好意思的跟邹金的班主任道完歉,葛云生拉硬拽的将邹奶奶扯出了老师办公室。

    “葛云你做什么你?你到底还是不是咱们邹家人?还是不是小五的嫂子?你怎么可以……”葛云的极度不配合,使得邹奶奶暴跳如雷。而因着被拉出来,邹奶奶的愤怒更是可以想见。

    葛云已经不想再跟邹奶奶辩解。只一味的拉着邹奶奶往学校外面走。太丢人了!她誓一定不会再踏进这个学校大门半步!以后她家邹志上高中,绝对不能来这个学校!

    邹奶奶依旧不记得去邹波家的路。不过葛云还是比较聪明的,直接拉着邹奶奶等在了学校大门外。原本两人是可以直接去教室找邹金的,但因为邹奶奶刚刚才骂了邹金班主任,葛云实在不好意思再进学校。只要一想到邹金班主任脸上的惊诧和愕然,葛云就觉得无脸见人!早知道,早知道就让潘桃桃跟来县城了!

    因着要给谢雪和胡虎送饭,所以孙奶奶家的晚饭开的很早。下午五点,邹平亦在场。关于灵泉村生的事,邹平没有多说,邹茜大致也能猜到。见邹平的脸色并不大好,邹茜便也没再多提。反正邹奶奶的态度,根本完全不用想就能猜到……

    邹茜是和韦柏赫一块来学校给谢雪以及胡虎送饭的。很不巧的,就撞上了等在学校大门外的邹奶奶和葛云。邹茜倒是没先看到两人,否则一定会避而远之。只可惜,如雷达般扫射的葛云第一时间就瞅见了邹茜的身影:“邹茜!这边!”

    被当面喊了大名,邹茜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稍稍停顿了一下,无奈的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奶奶,二伯母,你们怎么蹲在学校外面?不知道五叔的班级吗?”

    “不……不是!我们在等你大堂嫂。”听到邹茜如是问,葛云尴尬的摆摆手,“对了,邹茜,你们这是给谁送饭呢?你五叔?”

    “不是。”饭盒在韦柏赫的手中,回答也是韦柏赫开的口。冷冷的两个字丢出来,韦柏赫并未再等邹茜,率先离开。

    心知韦柏赫的打算,邹茜跟着摇摇头,避重就轻的回道:“是韦柏赫要给胡虎送饭,我陪着他一块来的。”

    “胡虎?咱们村的虎子?”因着是韦柏赫送饭,葛云倒也没有多问。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邹茜,没好气的嘀咕道,“你爸呢?怎么把我和你奶奶丢在学校门口就走了?不知道我和你奶奶不认识去你大堂哥家的路吗?”

    “咦?奶奶之前不是在县城住过吗?难道大堂嫂没有带着奶奶来过学校送饭?”开什么玩笑?邹茜可没忘记,就在前几天,邹奶奶还跟周琴一块敲诈他们家钱来着!

    “你奶奶年纪大了,怎么可能认识路?说来说去都怪你爸,着什么急?赶着回家投胎还是怎么的?也没见你们赶回市里啊!”跟邹奶奶一起干等了这么久,葛云早已饥肠辘
痒无弹窗
辘,心里怨气急剧增多。此刻见到邹茜,立刻就如同找到出气筒,质问上了。

    知道碰上这两人就肯定没有好事,邹茜无语的听着葛云的埋怨,丝毫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反正就算她回答了,等着她的还是葛云更多的斥责和质问。说起来,邹茜反倒觉得她爸这次做的很对!就该把人丢下就走!

    当然,邹茜真没想到,邹奶奶和葛云会都不认识去邹波家的路。想来,她爸估计也没想到这个可能。左右张望一番,邹茜刻意岔开了话题:“大堂嫂还没来送饭吗?可是已经放学了啊!那五叔不是得挨饿了?”

    “还真是!也不知道这个周琴到底在磨叽什么,难道在家里给你五叔准备好吃的不成?”摸了摸自己快要饿扁的肚子,葛云跺跺脚,止不住的埋怨道,“我都饿了,你五叔肯定也饿极了!”

    “饿饿饿!就你一个是人?就你知道饿?我还不是照样挨着饿?”气闷了老半天的邹奶奶总算是找到机会飙,猛地就推了邹茜一把,恶声恶气的训道,“邹茜,你身上带钱了没?给奶奶买点吃的去!”

    猝不及防被邹奶奶一推,邹茜差点没能站稳脚步。等再听到邹奶奶的恶恶语,邹茜撇撇嘴,拍了拍根本就没有口袋的上衣:“奶奶,我这衣服没兜,装不了钱。”

    “你这什么破衣服?连兜都没有,还穿在身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穷光蛋是吧?滚滚滚!看见你个死丫头就生气!影响心!”没要到钱,同样饿着肚子的邹奶奶挥挥手,没好气的赶着邹茜。

    “那奶奶,我先去学校找韦柏赫了。你和二伯母继续等等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堂嫂应该很快就会来的。”巴不得立刻离开的邹茜飞快的说完,扭身就跑。她上衣没兜,可裤子有荷包啊!钱,她当然有带,只是不想拿出来孝敬邹奶奶罢了!反正周琴很快就要来了,邹奶奶也饿不了几分钟,再等等呗!

    “茜茜!你总算来了。怎么样?你奶奶有没有为难你?”邹茜找到谢雪教室的时候,谢雪和胡虎已经开始吃饭了。

    韦柏赫则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往下张望,待到看见邹茜跑来,握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开。等邹茜爬上楼梯,方与她一道从后门进了谢雪他们班的教室。

    “她能拿我怎么样?就是堵着我要钱来着。我说没有,她气得直骂我滚……”尽管邹奶奶的作为很过分,然而邹茜已经习以为常。是以,稍微说了这么两句,便也没再放在心上,“怎么样?复习资料都拿到手了吧?你和虎子可得好好学习,不要掉队了啊!”

    “恩恩,知道了。我跟虎子肯定好好学,怎么也得把高中念完不是?”谢雪一边埋头吃饭,一边点头说道。

    “那就行。你俩都要加油!”拍拍谢雪的背,邹茜好笑的说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太好吃了嘛!这是谁的手艺来着?茜茜你亲手做的?”大口吃着饭菜,谢雪大力夸赞道。

    “我哪有这个能耐?是奇奇哥的外婆做的。你俩都别急,我们等你们吃完了才走的!”因为饭盒是直接从孙奶奶家拿的,邹茜和韦柏赫自然要等到谢雪和胡虎吃完饭再将饭盒送回去。

    “恩恩,待会我和虎子把饭盒洗完,你们再带回去。顺道也帮我和虎子跟江奇学长的外婆道个谢,她老人家的厨艺都能跟桂香婶媲美了!”谢雪是彭桂香的忠实拥护者,打小就喜欢彭桂香做的饭菜。直到现今长大了,依然不曾改变。

    “瞧你说的!会帮你俩把‘谢谢’带到的。不过洗饭盒就不必了。我们直接带回去洗。孙奶奶交代过,学生啊,就得好好学习,别的事都无需操心。”想起出门时孙奶奶的叮嘱,邹茜笑着说道。

    “呀,这怎么好意思?没事的,我在教室也放了有洗洁精,待会直接拿去洗干净了,茜茜再带回去。不是很麻烦的事,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谢雪和江奇不熟,跟江奇的家人就更加没有交了。原本就是托了邹茜的福才享有的这顿佳肴,哪里好意思让邹茜把饭盒带回去给孙奶奶洗?

    “也行,都没问题。”知道谢雪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邹茜点点头,没再拒绝。

    同样是送饭,周琴的速度不可谓不慢。原本,她也不会拖那么久才迟到。主要是今天刚拿到钱,她一高兴就去买了排骨回来炖。炖排骨本来就需要的时间长,她又喜欢慢慢的啃骨头。是以等到她吃饱了喝足了把饭送到学校,邹奶奶和葛云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看了……

    “我让你给小五送饭,你就是这样送的?你要真不想送,就只管说!做什么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另外一套?”终于等来姗姗来迟的周琴,邹奶奶气呼呼的骂道。

    “奶奶,你怎么会在这里?”周琴要是知道邹奶奶在学校门口等着,肯定早就送饭来了!她还指望着靠邹奶奶再帮她从邹平手里多要点钱呢!今晚的排骨很好吃,她还没吃够来着。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来学校了?我要是不来学校,我会知道你就是这样对我家小五的?让你送个饭,是要你的命吗?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人家别的学生都吃好饭往学校走了!我家小五却还饿着!饿着!周琴,你说你到底安得什么心?我听说邹平今天把钱送到你手里了?你是不是拿到钱就不想管饭了?你要不想干,就把钱拿来!我直接把钱给小五,让小五自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邹奶奶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于是脾气就更差了。恶狠狠的指着周琴,大声咆哮道。

    “奶奶,我没……”周琴很想解释她不是故意迟到的。给邹金送了这么多次饭,她只有今天迟到了这么一回。这次真的是意外状况,哪想到就被邹奶奶给撞见了?

    “不是故意的?你骗谁呢?周琴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你必须给我个交代!”要是周琴没有迟到而是按时送来了饭,或许邹奶奶的怒气是冲着邹金去的。毕竟邹金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成绩,害得邹奶奶今天没少出丑。但是,因着周琴的迟到,邹奶奶的怒火转移了。

    是不是因着平日里吃的不够好,邹金才无心学习?是不是在学校受了什么委屈,邹金的成绩才会下降?看着周琴手中的饭盒,邹奶奶想了很多,最终还是抢过饭盒,大步走向邹金的教室。她得赶紧给小五送饭,可不能饿坏了她而宝贝小儿子!

    周琴是吃饱了才过来送饭,当然不介意跟在邹奶奶身后去跟邹金好好解释解释。手中捏着的那一百块钱,周琴是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的!她自认厨艺还不错,对邹金也不算亏待。真要到了邹金面前,好好说说,肯定也是可以博得原谅的!

    同样跟在身后的葛云却是一肚子的火。她都快饿的没气了,却还得先等着邹金吃完饭才能离开这该死的学校!蹲在地上不想动,是不可能的。邹奶奶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谁说话谁就是找死!故而此时此刻,葛云不得不暂且遗忘她之前才过的誓,再度踏进了这所学校的大门!

    都怪周琴!以葛云犀利的目光,非常肯定的确定周琴绝对是吃饱了喝足了才来送的饭!没看见周琴嘴边的油都没擦干净?一只手捂着快要瘪了的肚子,葛云哼哼唧唧的跟着往邹金教室走。

    周琴给邹金带的是一荤两素,晕菜是青椒炒瘦肉,分量还算多。看着这一幕,邹奶奶心下满意,火气也跟着消了不少。满脸慈爱的看着饿坏了的邹金着急忙慌的把饭菜喂到嘴里,邹奶奶心疼不已,哪里还有闲心去质问邹金的学习成绩?

    都说人心都是偏着长的,邹奶奶更是如此。直到拿着饭盒走出学校大门,邹奶奶都没再提邹金学习成绩的事。不过她的心平气和,也只持续到了走进周琴和邹波家为止:“周琴!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拿着邹平的钱,给自己买排骨吃,却只给我家小五送那么点点肉?你是打要饭的?还是当喂狗呢?”

    周琴完全没想到邹奶奶和葛云今天会来县城,更没想到两人会跟来她家住。早在学校时的那份笃定早就烟消云散,随即而来的是说不出来的窘迫和尴尬。她出门的时候走得急,所以根本没有收拾饭桌。此刻桌上还有两大堆骨头,正中央还有没喝完的排骨汤……此般形,饶是她巧舌簧,也找不到理由辩解?

    “哎呦,妈,您还不饿啊?我都快饿死了!先吃,吃完了再说!”看着桌上没吃完的饭菜,葛云原本还担心肯定只剩下残羹冷炙,但实际上,排骨汤就够她吃两碗大米饭了!于是,葛云不无欢喜的冲过去拿了碗就想添饭……

    “吃吃吃!吃不死你们这些白眼狼!”邹奶奶的脾气,哪里容得了周琴欺负邹金?根本不管葛云饿不饿,连她自己都正咕咕叫的肚子也彻底忽视了,邹奶奶大步走过去,直接掀了整张桌子。

    作者有话要说:六千字,又补昨天的三千字哦,\(^o^)/~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