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帮忙要钱-重生-
重生

第105章 帮忙要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妈!你这是做什么啊?你不吃,我还饿着呢!”什么白眼狼不白眼狼的?关她什么事?又不是她没给小五送排骨!再说了,她不也只有排骨汤可以喝嘛!嫌弃的看着邹奶奶的掀桌举动,葛云气的抓狂。

    “饿饿饿,怎么没饿死你个没良心的?你没看见你五弟受委屈了?没瞧见这个恶毒的女人都做了什么?她拿着小五的生活费,却自己偷偷吃好的!”恶狠狠的瞪着葛云,邹奶奶恨不得扑过去挠葛云一顿!到底谁才是一家人?怎么可以看见了也当没看见?

    “妈,我都快要饿死了,你还想让我怎样?”气呼呼的回瞪着邹奶奶,葛云的耐性也耗尽到极致,“我大老远的跟着你跑来县城,到这会连口水都没喝上,更别说一口饭了!你有什么账要跟周琴算,只管找她啊!让我先填饱肚子有那么难吗?我都快要饿死了!”

    “你有被饿死吗?我看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行了,少废话!我还有话跟周琴说,你一边去!”懒得跟葛云多说,邹奶奶扭头对上周琴,“你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虐待我家小五是吧?成心跟我阳奉阴违是吧?你要真不想给我家小五送饭,只管把生活费拿出来!咱们老邹家不稀罕你这么个能干的孙媳妇!”

    “奶奶,我不是……”周琴摆摆手,心虚不已的往后退了两步,拼命的试图解释,“本来我确实是打算给五叔送排骨的!可奶奶你也看到了,我今个买的排骨不大好,没肉,全都是骨头!总不能让五叔在学校啃骨头吧?那么多同学都看着,很丢人不是?所以我就特地给五叔炒了一盘瘦肉……”

    “特地?周琴,你骗谁呢?你当老娘这一辈子都没吃过排骨是吧?你那一堆破骨头,老娘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肉?信不信老娘立刻回灵泉村杀一头猪给你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没有肉?”对于周琴的狡辩,邹奶奶完全不相信。她活了这么多年,亲手杀过不少头猪。哪儿有肉、哪儿没肉,她会不清楚?

    “奶奶,我……”被邹奶奶这么一说,周琴的脸上如火烧云般,再也说不出话来。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的,那又怎样?她做饭不花时间?送饭不浪费功夫?凭什么她就得辛辛苦苦的做好饭给邹金送过去,却一点辛苦费也没有?

    “妈,你到底说完了没有啊?我都要饿死了!不然你让周琴先给我弄点吃的来,然后你再接着骂?”葛云已经自顾自的去厨房找了一圈,但很可惜的是,她没能找到任何一点吃的出来!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得出声提醒了。

    “你就光惦记着吃,早晚吃死你!”邹奶奶嘴里如此骂着,肚子却不合时宜的跟着咕咕叫了起来。当即十分不悦的剜了一眼葛云,随即粗声粗气的命令周琴道,“还傻站着在做什么?赶紧去做饭啊!”

    她做了,但是被邹奶奶给掀翻了!周琴很想理直气壮的反驳,但……暗自咬咬牙,周琴轻叹一口气:“奶奶,家里没吃的了,我再出去买些菜回来。”

    “要排骨,要肉啊!”先邹奶奶一步出声,葛云丝毫不掩饰她想要吃肉的心态。

    吃排骨不要钱?买肉不要钱?周琴差点没能忍住的骂人。最终,却也只得捏紧了钱包,默默的走出了出租房。

    “妈,你看你把这事闹的。啥事就不能好好说?瞅瞅咱连饭都没吃到嘴里,真是!哎……”看着周琴出了门,葛云小声嘀咕道。

    “行了行了,你就不能闭嘴消停一会?正经事没看见你出声,一说到吃立刻就有你了!”不耐烦的推了葛云一把,邹奶奶黑着脸搬来凳子坐下。

    “妈,这可不能怪我。我是饿着了啊!你没饿着?”没好气的跟着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葛云止不住的抱怨道,“你说说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啊?周琴咋就是这个德行呢?瞧着她还挺好的一姑娘啊!没想到暗地里,啧啧……也不知道大嫂是啥眼神,就挑了这么个儿媳妇回来了,哎!”

    “你眼神好,你当初怎么没帮忙把把关?怎么就没看出周琴是个啥德行?就只会放马后炮,烦不烦?”邹奶奶本就心情不好,葛云这一念叨,她更加不满意了。

    “哟,这可是大嫂的儿媳妇,我能随便搭话?妈您老人家当然有资格发话了,我可不敢!万一大嫂不高兴了,直接冲上门来骂我可怎么办?我胆儿小,禁不住吓!”一脸事不关己的撇撇嘴,葛云才不甘愿去当这个恶人呢!虽然,当初的她也没瞧出周琴到底有哪不对劲……

    “行了吧,你有什么能耐,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清楚?就只有一张嘴会说事,正经事一件都干不成!”比起儿媳妇葛云,邹奶奶其实是更喜欢大媳妇王翠华的。能给她生孙子的都是好儿媳妇,不能生的全都是扯淡!葛云倒是最终给她成了个小孙子邹志,可也生了邹楠这么个赔钱货不是?

    “得!就知道妈你会偏袒大嫂!周琴这事,随便你咋说,反正我不再开口说话了还不成?”葛云说着就摸了摸肚子,唉声连连的叫唤道,“哎呦,我这肚子可真给饿的,早晚能闹出病来!”

    邹奶奶嗤笑一声,别过脸不说话了。倒不是不想跟葛云吵,而是她也饿的快要没气力了。这么一天下来,她又是骂又是吼的,比谁都累!

    邹奶奶和葛云当然不会知道,周琴故意拖延了回家的时间。同一个青菜摊子,她愣是来回兜了好几圈才慢慢的挑选、买下!反正她吃的饱饱的,只当散步消化了!至于排骨和肉?很抱歉,来晚了,肉档收摊了!

    邹茜等人并未关注邹奶奶这边的后续,而是在次日清早就回了a市。所以他们并不知道邹奶奶和葛云在周琴家的闹腾,更不知道三人差不多快要撕破脸了。当然,还有邹波这个夹在中间的调解人在,倒也还没到彻底决裂的地步……

    之后的几个月,孙君家但凡接到邹家人的电话,一律板着脸扣掉电话。至于邹平和彭桂香,则再也没有多问过邹家的近况半句!此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吕梦娜找到市一中,找到吕梦娇,再找到邹茜面前来!

    “姐,她就是邹茜。”不情不愿的带着吕梦娜来到邹茜身边,吕梦娇轻轻扯了扯邹茜,“茜茜,我姐找你有话说。”

    “嗯,姐姐说。”只作不认识吕梦娜,邹茜一脸无辜的神情,带着不解和疑惑。

    “你就是茜茜吧?上次你大堂哥结婚,我跟梦娇去过你们灵泉村的。那天咱们也算打过照面了对吧?”对邹茜,吕梦娜的态度还算不错,温柔的问道。

    “嗯。”确实打过照面,不过却是邹茜见过吕梦娜。至于吕梦娜,恐怕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这个人吧!邹茜可是记得,那天吕梦娜只顾着讨好邹奶奶去了!加之他们又没有同桌用饭,哪里算是认得彼此?

    “那茜茜,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吕梦娜会来找邹茜,其实只是一个意外。因着邹金快要高考,所以她便请假回了县城,结果就碰巧撞到了去给邹金送饭的周琴。

    从周琴那里,吕梦娜听闻了邹奶奶和葛云来县城住过一段时日,又不得不回灵泉村的事。原因很简单,邹平给的生活费不够用!其实吕梦娜自己身上也是有些钱的,不过在见到周琴之前,吕梦娜已经把钱拿给邹金了!

    吕梦娜还是个学生,而且又还没嫁进邹家,贴补邹金可以,但却不可能贴补邹家!是以周琴说了那么多,其实吕梦娜真正听进耳里的并不多。当然,当周琴提出请她帮忙来市里找一下邹平的要求,吕梦娜也下意识的拒绝了。

    然而不得不承认,周琴的口才很好。在周琴锲而不舍的努力下,吕梦娜最终还是答应了帮忙走上这么一趟。倒不是为了彰显她的能耐大,只是希望能在邹家人面前赢得一个更好的印象!方便她日后能更顺利的嫁给邹金!

    关于邹平一家的事,吕梦娜曾经听邹奶奶说过两句,但却并不清楚。这一次有了周琴的详尽描述,吕梦娜非常确定,邹平在邹家的地位极为无足轻重!既然如此,得罪抑或不得罪,倒也无所谓。反正她正好要来市里给梦娇送生活费,便也顺道找找邹平好了!

    吕梦娜还记得,吕梦娇曾经提过的,邹茜是她的同班同学。虽然很奇怪邹茜年纪这么小却能跳级的能耐,但吕梦娜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站在邹茜面前,吕梦娜摆出了一副温柔可亲的面孔,就等着邹茜应下这个“是”字!

    “姐姐还是先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吧!”比起周琴,其实邹茜更喜欢吕梦娜。当年吕梦娜虽说也因着被邹奶奶同化,是以不喜欢他们一家三口。但吕梦娜从来不曾贪图过他们家的小便宜,也没有刻意针对过他们一家。若非因此,邹茜也不会在得
与婚姻有关(纸醉金迷第五部)全文阅读
知邹金做出那种事之后,彻底改变了心中的看法。

    “是这样的。我听周琴说,你奶奶本来是想要住在县城给你五叔送饭的。但因为你家给的生活费不够用,所以奶奶不得不先行回了灵泉村。我就想着吧,其实也不是多大的数目。你回家跟你爸妈说一下,让他们再给你奶奶送点钱回去,怎样?”吕梦娜一开始是不想管这事的。毕竟她还不算是邹家人,哪里好插手邹家的事?但周琴说的对,她早晚都要嫁给邹金的。这些事,也是或早或晚都得经手的。还不如,就提早体验一下,也恰好为邹奶奶争取点应得的养老费!

    “哦,原来是这样。”邹茜还记得,当年吕梦娜嫁给邹金的时候,她是有些瞧不起吕梦娜的。邹茜曾经亲眼看到过,邹金一脸落寞的从何盈盈家里回来的情景。她还以为,吕梦娜是破坏邹金和何盈盈感情的第三者。是以,虽然吕梦娜不曾欺负过他们家,邹茜依然跟吕梦娜不怎么亲近。而当邹茜终于明白事情并非她想象的那般之后,很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再也寻不回当初的轨迹了。

    此时此刻,看着笑的真诚的吕梦娜,邹茜不想先入为主,但也绝对不会傻傻的吃哑巴亏:“姐姐,这事理当奶奶去跟我爸妈说的!我一个小孩子,说了也没用。而且上次大堂嫂撺掇奶奶给我爸打电话要钱的时候,我爸就跟大伯他们说好了,我们家出一百块钱的!当时大伯他们一分钱也没出,现在也不打算给钱吗?”

    “咦?”吕梦娜只知道邹平给的钱不够,但却不知道邹全他们其他人一分钱也没给。脑子一动,忽然就想起了某种可能,吕梦娜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可是你大堂嫂说,奶奶是因着你爸爸给的钱不够多才会被迫回灵泉村的。”

    “当时我爸爸给的钱,是交到大堂嫂手上的。可能是大堂嫂自己把该给五叔买菜做饭的钱花光了又不敢跟大伯他们说吧!听说当时奶奶去县城,还自己从家里带了一袋子米呢!大堂嫂好像挺嫌弃奶奶在她那白吃白喝的……”望着眼前变了脸色的吕梦娜,邹茜很好心的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事真的全部说出口,将会是很没面子的事。

    “那……”吕梦娜的脸色变了又变,终归还是深吸一口气,改口道,“那真是对不住了!茜茜,你就当姐姐今天没有来过,也什么都没有说过好了。”

    “恩恩,姐姐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说的。不过姐姐,大堂嫂的话,你还是少听一些吧!上次大堂嫂还故意到了饭点都没有给五叔送饭去学校,不但让五叔饿着肚子等,连奶奶也只能蹲在学校门口等呢!”反正吕梦娜是要嫁给邹金的,很快就会跟周琴真正相处。周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怕邹茜不多说,吕梦娜自己也能深有体会。

    吕梦娜自然不会相信邹茜一个小孩子会说谎。她去学校看邹金的时候,确实发现周琴去的时间不算早。其他送饭的家长,都是还没下课就已经等在了外面。但是周琴,下课铃声响了好一会,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当然吕梦娜就想开口提醒的,但看邹金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便也不好当面再说什么。之后便是周琴的撺掇和哭穷,吕梦娜忍了又忍,还是答应来了市里……

    “抱歉,姐姐今天多事了!只怪姐姐误信了一些不实的话,还请茜茜不要生姐姐的气啊!这样,姐姐请茜茜吃水果好不好?”吕梦娜来找吕梦娇,手中没少提吃的。原本她就打算拿水果来收买邹茜回家找邹平要钱,不过现在,就只当是道歉的礼物了。

    “谢谢姐姐。”邹茜也没跟吕梦娜客气,直接就接过了水果。以后早晚会是一家人,她妈还要给吕梦娜塞红包呢!

    “姐,说完了吧?那就赶紧走!”当知道她姐来学校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找邹茜之后,吕梦娇就一直憋着气。好不容易忍到吕梦娜把话说完,她当即就不客气的赶起人来。

    “好了好了,姐这就走了。”知道吕梦娇肯定在生气,吕梦娜也不想过多的解释。轻轻拍了拍邹茜的头,转身离开了。她已经泥足深陷,根本拔不出脚来。所以哪怕是错误的道路,她也一定会走下去!

    “茜茜,对不起啊!我姐说的那些话,你全都不要放在心上。她就是鬼迷了心窍,非得嫁给你五叔才甘心。天知道你五叔到底哪里好了,她……”吕梦娇不想说自家姐姐的坏话,可她实在气不过,差点就红了眼。

    “没事。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刚刚也听到了,不是你姐姐主动来找我的,是我大堂嫂干的好事。就算不是你姐姐,也会是其他人来。没事的!”至于吕梦娜对邹金的痴心,虽然邹茜也想不通,但感情的事,好像原本就没有对错一说的。

    “邹茜,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要是我姐真嫁给了你五叔,我根本不敢想象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总觉得她好像就是魔障了,不管我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为了吕梦娜和邹金的事,吕梦娇憋了许久。她一直想找个人说话,却不知道到底该找谁说。今天吕梦娜的到来就好像一个突破口,让她找上了邹茜。

    “其实这种事,本就是旁观者清。真正的当局人,根本就不管对和错的。我五叔这人吧……说好也算不得好,说差也没有想象的那般差,主要还得看你姐姐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至于你说嫁人这事,当初的何盈盈已经另嫁他人,你姐和我五叔现在都是单身,结婚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婚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得看他们自己怎么过日子了。”邹茜没想插手邹金的人生,也插手不进去。邹金的身边有太多人,单只一个邹奶奶,足以秒杀全场!

    “我就觉得我姐不会幸福!当初你五叔喜欢的就不是她,现在喜欢的也不是她,以后喜欢的人可能会是她?”吕梦娇摇摇头,忽然就压低了声音,对邹茜嘀咕道,“就好像明知道前面是条死胡同,我姐还非得往前冲!不撞个头破血流,她好像就不肯罢休!”

    “那你就多加把劲,拉住你姐吧!”这是邹茜唯一能对吕梦娇说的话。至于其他,就算她多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倒是想拉,偏生我姐根本就不听我的啊!在我们家,本来就是我姐更强势,好多事都是她自己做主,连我爸妈都管不着。她一旦拿定主意,谁说也不听,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她狠狠的碰几次壁,然后自己知晓疼了,就收敛了那份高傲。但是老天爷好像特别宠爱我姐,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踢到过铁板,事事都能顺心!就连你五叔,一开始确实喜欢那个何盈盈,但就像我姐当初跟我说的,现时现刻,她才是你五叔的女朋友!”有时候,吕梦娇真的很讨厌吕梦娜的自信。那股没由来的骄傲和自尊,就好像得天独厚的恩赐,让吕梦娇羡慕不已,又望尘莫及。

    “梦娇,真心奉劝你一句,老天爷从来都是公平的!一开始的顺风顺水,不代表日后就能幸福圆满。所以,多劝劝你姐吧!至少,尽你最大可能的劝劝她!指不定,你就真的把她劝回头了呢?”邹茜说到这里,便没再多说。提着手中的水果,慢悠悠的走进了教室。

    吕梦娜找来的事,邹茜当晚就跟邹平和彭桂香报备了。倒不是想要故意抹黑吕梦娜的名声,只是想要提醒提醒邹平和彭桂香,周琴真的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和善之人……

    “太阴险了!”这是恰好旁听完此事的江奇给出的评价,“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女人,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太卑鄙了!这是掉钱眼里了还是怎么的?不是说你们家老太太很厉害吗?怎么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拿捏不住?”这是跟江奇有着差不多反应的孙君极为愤慨的态度,“照我说,就该给那丫头点教训!看她还敢不敢到处算计人!”

    “哎!这还好是没住在一起。要不然,咱们的日子可有得闹腾了!”其实早在过年期间,彭桂香就被周琴缠怕了。周琴的目的性很强,不管是任何事,兜来转去都会回归一个字:钱!

    “我倒觉得,其实真该让大堂嫂回灵泉村跟奶奶他们一块住住的!我估摸着,不出一个月,肯定会闹出矛盾!然后你来我往,彼此厮杀的甚是痛快!”邹茜撇撇嘴,很是嫌弃的讽刺道。邹奶奶几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不过……却全部栽在了周琴手上,真是可笑!

    “你大堂哥现下在城里找的活不错,挺有前途,轻易不会丢掉。你大堂嫂要跟他一块住,哪里会回灵泉村?不过这样也好。太爱算计的人,是非也多。分开了住,大家都能太平!”邹平说的太平,可就不单指他们家搬来a市的事了,也说的是灵泉村跟县城的远距离。因为谁也没办法保证,万一邹奶奶哪日过的不痛快了,就突然会想起他这个三儿子不是?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