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借刀-重生-
重生

第107章 借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其实原本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就好像邹平一家三口,就从来不在意坐不上所谓的主桌。不过是回来上个礼钱、走个过场而已,坐哪不是吃?至于主桌所彰显的身份,邹平已经不在乎,彭桂香和邹茜就越发不可能当回事了。

    “茜茜,咱们这下可就是亲戚了啊!而且貌似我的辈分还比你高了?以后你是不是得喊我阿姨?太过分了!都把我喊老了!”吕梦娇不喜欢邹金,也不喜欢吕梦娜这么早就把自己嫁出去的草率决定。于是此时此刻,吕梦娇便不高兴的嘀咕上了。

    “得了,你想让我喊你阿姨,我还不乐意呢!”吕梦娇也就只比她大两岁,喊什么阿姨啊?邹茜没好气的轻哼一声,白了吕梦娇一眼。

    “邹茜!不许不礼貌!”邹奶奶不喜欢邹茜是事实。邹奶奶更在意亲家的看法更是理所应当。邹金能娶到吕梦娜,本来就是高攀了。邹茜怎么还能得罪吕梦娇?

    邹茜撇撇嘴,完全不打算接腔。她跟吕梦娇同班这么多年,吕梦娇的脾气,她比邹奶奶更为了解。她敢保证,接下来根本不需要她开口,邹奶奶就会落得没趣!

    “邹奶奶怎么可以骂茜茜?茜茜跟我是同班同学,我们可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一想到以后茜茜见到我就要喊我阿姨,我就觉得恐怖!班上的同学可都得怎么看我啊?真是有够丢人的!我姐真是没眼光,嫁人也不挑个好的!连累我也得跟着丢脸,烦死了!”果不其然,吕梦娇立刻就当场抱怨出声了。

    吕梦娇几句话说完,邹奶奶的脸色已经铁青了。倒不是她怕了吕梦娇这么个小姑娘,实在是吕梦娜这个儿媳妇跟其他四个儿媳妇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以往在邹奶奶的心中,二儿媳妇葛云的娘家是最富裕的。但这个富裕也就仅限于不愁吃穿,家里多了些许良田。哪里比得上吕梦娜这个来自城里的姑娘?而且吕梦娜的爸爸还是初中校长!这可是邹家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好福气!值得炫耀的光彩事啊!

    因着邹金能娶到吕梦娜这样的媳妇,整个邹家都挺直了腰杆,逢人就高高的抬高了下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家邹金这是发达了!尽管没有考上大学,照样娶了个大学生媳妇回来!

    不过很可惜的是,吕梦娇似乎并不能感觉到邹家人心中的那些欢喜和激动。再一次的坐在这里,吕梦娇只觉得难堪至极,烦躁的想要骂人!她不是看不起邹家的贫穷出身,也不是不想姐姐吕梦娜嫁给心上人!她只是无法接受吕梦娜当初的谎话,也无法接受邹金和何盈盈的早恋结局!

    在吕梦娇而言,彼此不想爱了所以和平分手,完全可以!彼此依旧相爱却争吵谩骂,一时情急抑或气愤的散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邹金和何盈盈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两人是生生被外人拆散的!

    从一开始学校的通报批评,再到邹奶奶大闹操场以及大闹何家,最终导致何盈盈的另嫁他人……吕梦娇完全看不到邹金身为男子汉的半点担当,也没有看到邹金对何盈盈的心灰意冷!就因为何盈盈嫁了人,所以邹金也无所谓娶别人了对吧?所以她姐根本就不是因为被爱才被娶过门,只是临时被邹金抓来滥竽充数是吧?

    看着邹金脸上根本没及眼底的虚假笑容,再望望她姐满脸娇羞的笑颜如花,吕梦娇丝毫感觉不到幸福,只是发自内心的可悲。她姐会后悔的,早晚一定会!

    “哎,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的呢?咱家五弟哪里不好了?生的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好吧?咱们灵泉村好多姑娘想要嫁进咱们邹家,都苦于没门路呢!”葛云正因着方才邹楠被赶下桌而生气,转眼就听到了吕梦娇的牢骚,当即就不满了。要不是这个娘家妹妹非要喊邹平一家上桌,她费得着这么丢脸?虽说她不是很喜欢邹楠这个女儿,但当众被赶下桌的确实是她葛云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能不生气吗?

    “哟哟,英俊潇洒?你们是没瞅过真正帅气的人么?不可能吧?韦柏赫虽说年纪小了点,但他那身高、那长相,哪里不出挑?完全是万里挑一好不好?跟韦柏赫相比,你好意思说你家邹金够英俊?至于才高八斗?别自掘坟墓了好吧?有能耐让邹金考个大学给我看看啊!高考才刚刚过去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这也真够健忘的啊!”反正今天这顿饭,吕梦娇是说什么也吃不下去的!索性葛云送上门来,她也就不客气的跟其对上了。

    “你……你这丫头片子,简直是太放肆了!不但目中无人,还……还没家教!”葛云气的浑身直哆嗦,指着吕梦娇的鼻子骂道。

    换了旁的姑娘,被葛云这么骂,可能当场会气哭,然后起身泪奔而去!不过吕梦娇,却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冷冷的瞥了一眼葛云,吕梦娇忽然扭过头,问向身边已经默默开吃的邹茜:“茜茜,她谁啊?怎么跟只老母鸡似得,咕咕咕的叫个不停?”

    如果是初中时期的吕梦娇,一定会立刻拍桌而起,丝毫不退让的跟葛云大吵三百回合。但是身为高一五班的学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自降身价的!被全校学生拿异样眼神瞅了一年的他们,还会怕了这么点无关痛痒的风言风语?

    “我二伯母。”不咸不淡的介绍完葛云的身份,邹茜继续夹菜吃饭,全然不受桌上的气氛所影响。吕梦娇不吃,估计是不饿,也是因着气的吃不下去!她可是饿了,得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看戏。

    “原来是二嫂哦!二嫂这么凶悍,我姐才刚嫁过来,我这个妹妹就被骂没家教。这以后的妯娌关系,怕是也不好相处哦!真不知道我姐要在你们邹家受多大的委屈呢!要我说啊,实在不成,就赶紧离了算了!以我姐的条件,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听着吕梦娇这语气,就好像巴不得戳散这门亲事。但仔细想想就知道,她这是在帮吕梦娜给邹家人放下马威!

    “你……”葛云还待继续骂,却被邹奶奶不高兴的喝住了。知道在吕家人面前,他们确实算是高攀。葛云不情不愿的闭上嘴巴,狠狠的瞪了一眼吕梦娇,便也不说话了。

    “梦娇丫头别见怪。我这儿媳妇就是一张嘴厉害,其实是个善心人。梦娜以后在咱们家,肯定不会受欺负的!”因着吕梦娜的家世,邹奶奶干笑着跟吕梦娇讨好道。

    “那就最好!反正我姐已经嫁过来了,你们都得好好善待我姐!不然,咱们走着瞧!”说来说去,吕梦娇也不过就是想要放放这最后的狠话而已。

    “那是那是。应该的!梦娇丫头放心!咱们老邹家的每一个人,肯定都会对你姐姐很好的!以后可都是一家人了,自然不会见外……”何曾见过邹奶奶对谁如此小心翼翼?果然,吕梦娇的傲慢也不是全无用处的!

    看着邹奶奶不像敷衍她的模样,吕梦娇冷哼一声,不再发难。随即,瞅见了桌上的某盘菜,直接就端了过来:“茜茜,你不是喜欢吃猪肝吗?离那么远你都夹不到。”

    “谢谢。”很是意外吕梦娇居然知道她的爱好还帮忙端来了盘子,邹茜点点头,顺手夹了几片放自己碗里。

    “怎么只夹这么几片?多夹点呗!”吕梦娇如此说着的同时,直接拿起自己还没动过的筷子,往邹茜的碗里夹了不少的猪肝,之后便将盘子放了回去。她是不吃猪肝的,看邹茜碗里也夹的差不多了,便不打算再碰那盘菜了。

    吕梦娇这般举动,其实并不失礼。吃圆桌宴席的时候,隔得比较远的菜一般都夹不到。每当这个时候,众人向来直接端过来分一半放到就近的盘子里。也或者就像吕梦娇这般,直接夹进某一人的碗里。不过在邹家,这个“某一人”,可以是邹波、邹涛或邹志,再不济也能是邹欣和邹悦,却独独不能是邹茜!

    于是,潘桃桃当即就埋怨上了。声音不大,可也不小:“统共就这么一盘菜,直接就分去了四分之一,还要不要别人吃?怎么就这么的自私?”

    邹茜拿着筷子的手停顿了一下,却也没有抬头辩解,继续吃饭。反正菜都到她碗里了,不吃白不吃。让潘桃桃念叨几句,她又不会掉块肉。

    “嘿!我还就觉得好笑了!一大桌子菜,你就只惦记着那一盘猪肝了?又不是桌上所有人都爱吃猪肝,我把属于我的那一份夹到茜茜碗里也不行?再说了,盘子里不是还有四分之三吗?喂不饱你的肚子?你要真那么想吃猪肝,四分之三全给你一个人!你不还赚了?当然,吃了猪肝你就别想碰其他菜了,怎样?”上次来邹家吃酒席,吕梦娇就很想说了。邹家一大家子坐在一张桌上,凭什么把邹茜一家三口撇除在外?真要那么嫌弃邹茜一家,别千方百计的找邹茜爸爸要钱啊!得了便宜还卖乖,摆明了欺负老实人是不是?

    “
偷花小神医帖吧
桃桃,闭嘴!”真是不会看眼色!没看出这吕梦娇跟邹茜关系好?刚刚才缓和的气氛,又僵硬了!邹奶奶烦躁的训了潘桃桃一句,不好意思的冲吕梦娇笑笑,“梦娇丫头想吃什么菜尽管夹,别跟乡下人一般见识!”

    这种气氛下,谁还吃得下去啊?不乐意的撇撇嘴,吕梦娇刚想开口,碗里就多了一筷子青菜。愕然的扭过头看着邹茜,吕梦娇不满的抗议道:“邹茜,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吃青菜了!”

    “吃青菜对身体好!”适当的闹闹是个意思,再吵下去,这场喜宴就真要变成笑话了。邹茜头也不抬的指了指桌上的鱼,语气甚是冷淡,“对了,你要多吃点鱼!吃鱼补脑子,能变聪明!”

    “你的意思是,你和韦柏赫学习那么好,全都是吃鱼吃的?骗人!我就没看见江奇和董思诗吃鱼!”对上邹茜,吕梦娇的脑子向来不够用。奇怪的看着桌上的鱼,吕梦娇一脸的怀疑。

    “他们俩嫌吃鱼麻烦,有刺!”吃鱼确实是好事!邹茜没有骗吕梦娇。至于江奇和董思诗不爱吃鱼,纯粹是嫌麻烦。毕竟在学校食堂吃鱼,是件很浪费时间的事。

    “真的?”不确定的瞥了一眼邹茜,见邹茜对她点了点头,吕梦娇这才迟疑着去夹了一筷子鱼,默默的吃了起来。

    此般一来,饭桌上的气氛总算是缓和了下来。邹全和邹安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邹茜,看来邹茜也挺厉害的啊!这么快就把娇蛮任性的吕梦娇给制住了!葛云和潘桃桃等人则是愤愤不平的瞪着邹茜。早干嘛去了?就知道吃!怎么没吃死这个死丫头?

    邹平和彭桂香相视一眼,皆是笑在心里。高一五班的特殊,他们也从四个孩子的口中听说过。对自家孩子不转班的决定,他们一开始也担心过。然而之后的事实证明,孩子们都长大了,懂事了,不会让他们当家长的失望!而高一五班的学生,听说也是极为可爱的,就好像面前这位吕梦娇同学……

    吕梦娜最终还是嫁给了邹金。就好像命运的不可抗力因素,谁都阻拦不住。在吃完并不怎么融洽的这顿饭后,邹茜一家三口直接回了唐奶奶家。而吕梦娇,则死乞白赖的跟着邹茜不打算走了!

    “喂,我说你这是啥情况?不回家也不肯留宿邹家,跟着我做什么?”双手环胸的挡在唐家大门口,邹茜无奈的瞅着吕梦娇。

    “不想回家啊!”无趣的掐着手中的枝条,吕梦娇委屈的瘪瘪嘴,“茜茜,你就收留我几天嘛!”

    “不行!”她们俩并没有很熟!邹茜也不打算把自己的床分一半给吕梦娇。

    “茜茜,你没良心!刚刚在你奶奶家,我还帮你出头呢!”没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吕梦娇怏怏的说道。她是真的不想回家。吕梦娜嫁人这事,不但她不同意,她爸妈也是极为的不满。她这会回去,肯定要遭遇爸妈的狂轰滥炸。其实大家都知道,说再多也是没用的。可……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抱怨几句来发泄怒气!

    “邹茜!”邹茜这边还没回话,由远及近的跑来一个高瘦的身影。听着那带着欣喜的熟悉声音,可不就得一直盯着她的曹毅?

    “吕梦娇,想跟着我是吧?很简单,帮我把那个男生处理掉!然后我就带你回市里去见奇奇哥,怎么样?”放下胳膊拉住吕梦娇,邹茜飞快的给出了条件。

    “没问题!”吕梦娇想也没想就跟邹茜达成了协议。并非想要见江奇,而是真真正正的暂时不想回家。

    吕梦娇的杀伤力,邹茜绝对相信。想当初上初中的时候,何盈盈的名声愣是被吕梦娇败坏成什么样了?还有高一刚开学的那段时间,吕梦娇的死缠烂打是多么的令人厌恶?就连刚刚在饭桌上对阵邹奶奶一干人,吕梦娇也是稳居上风的!于是此时此刻区区一个曹毅,怎么可能是吕梦娇的对手?

    “邹茜,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暑假不会回来,还想着去市里找你呢!我去你们初中问过,你现在已经上高一了是吧?真的好厉害!”隔着一个吕梦娇,曹毅笑着对邹茜说道。谢雪不肯告诉他,他就没办法了?他不过是随便托其他同学帮忙打探了一下,就知道了邹茜现如今在市一中上学!

    “你谁啊?挡别人家门口是个什么意思?不知道好狗是不挡道的?”能让邹茜厌恶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恰好吕梦娇今天的心情格外恶劣,当然不会错过可以骂人的时机!

    “你又是谁?挡在邹茜面前做什么?赶紧让开!”面前的女孩很漂亮,但那神情太傲慢了,曹毅不喜欢!他就喜欢像邹茜这般纯净如白莲花的女神!

    “哟,这年头追在女生屁股后面狂吠的男生也变得如此嚣张了?凭什么要我让开啊!我是茜茜的好朋友,挡在茜茜面前肯定是要保护她啊!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敢肖想我家茜茜?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呗!”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生,特别是像吕梦娇这种特别小肚鸡肠的女生。因为她不但会不留情面的骂回来,而且从来都是当面让人下不了台的!

    “你……你什么意思你?你觉得我配不上邹茜是吧?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又不是邹茜,怎么就知道邹茜不喜欢我?你这死婆娘,赶紧给我闭上你这张臭嘴巴!要不然我揍死你!”曹毅实在不是有风度之人。面对吕梦娇的瞧不起和讽刺,他毫不客气的开始了恶言相向。

    吕梦娇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撸起袖子就是响亮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怎么?想打人?骂你是狗还抬举你了!我就不该侮辱狗这么可爱的萌物!你这种人,根本就狗屁不是!”

    “呀!你怎么打人呢?”邹欣和邹悦两姐妹自然跑不过曹毅的速度,晚了一会才追过来。哪想到刚到,就看见了吕梦娇掌掴曹毅的一幕。

    “我这可是正当防卫!要是我不打他,他的拳头就要招呼到我身上来了!我一个娇弱的女生,能是他的对手?毕竟大家也都算得上亲戚,我奉劝你俩一句,赶紧离这种人远点!小心哪天被暴力袭击,白挨一顿揍!”吕梦娇打就打了,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谁让曹毅又是骂她又叫嚣要揍她的?她不先动手,难不成还乖乖等着挨揍?

    “你胡说!曹毅哥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曹毅哥从来不打人的!”听着吕梦娇的话,邹悦率先不满的为曹毅辩解道。

    “是吗?要真是这样,那曹毅,梦娇刚刚也不是故意的。你男子汉大丈夫,别跟她计较啊!这事就当算了。”邹茜也没想到吕梦娇会突然动手打人。当然,她是非常赞同吕梦娇这一举动的,太解气了!

    “我……”白白挨了一巴掌,曹毅只觉疼的不是脸,而是损失的颜面!男人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被女人打脸,而且还是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打脸!相比吕梦娇,曹毅更情愿这一巴掌是邹茜扇过来的!

    “难不成你还想打回来不成?那可不好。梦娇是邹家的客人,以后就是邹家的亲戚了。你要真打了梦娇,还怎么跟邹欣还有邹悦相处?她俩打今天开始,都要乖乖喊梦娇一声‘阿姨’的!”邹茜知道,邹欣早晚会跟曹毅厮混在一起。却万万没有想到,邹悦似乎也心思不浅。

    前世因为韦柏赫的离开,陪着邹茜长大的人正是处处讨好她的曹毅。那时候除了她,经常强行挤过来要求一块玩耍的就是邹欣了。而邹悦,毕竟小两岁,哪里抢得过邹欣?如今曹毅不再需要花心思哄她,身边的另外一个空位顺理成章成为邹悦的囊中之物,倒也不足为奇。

    “我不是……”曹毅当然想要打回来。这一巴掌,之于他是极大的羞辱!他一定会牢牢的记住!可是被邹茜这样当面一说,他实在说不出要报仇的话。身边的邹欣和邹悦也都不再吭声的望向他,以致于曹毅忽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切!一看就是个小肚鸡肠没度量的男人!得了,你俩都注意点,跟在他身边小心日后挨打啊!懒得跟你们废话,回见!”吕梦娇万般不屑的说完,干脆利落的扭身拉着邹茜进了唐家。随后,不等曹毅开口唤人,就大力把大门关上,从里面插上了!

    “怎么样?我干得不错吧?”不无得意的指了指关闭的大门,吕梦娇厚着脸皮朝邹茜讨要夸奖。

    无语的撇撇嘴,邹茜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摊摊手,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

    咦?似乎哪里不对劲?奇怪的望了一眼邹茜,吕梦娇也跟着望向了紧闭的大门。那个男生总不至于破门而入吧?

    一分钟后,不出邹茜所料,门外传来曹毅的大喊声:“邹茜!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吕梦娇嘴角抽搐,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什么玩意?这是遇上无赖了?怎么还有站在别人家门外大喊大叫的?有没有点素质?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