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回归-重生-
重生

第108章 回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喏,要不要继续加加油?”好笑的看着吕梦娇的反应,邹茜跟着笑道。{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对曹毅,普通的法子根本就没用!

    “他怎么比我还厚脸皮?”拿自己跟曹毅做比较,吕梦娇也算彻底知晓当初的她是多么的讨人厌了。

    “你确实比他好那么一点。不然此刻的你肯定不可能站在唐家的院子里。”邹茜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认可的说道。当初到处叫嚣着喜欢江奇的吕梦娇,的确让人喜欢不起来。

    “拜托,你就别再提我的黑历史了啦!好丢人的!”要是吕梦娇迄今还没醒悟,也或许并不会那般的在意邹茜的态度。但真正认清楚当初的错误,吕梦娇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格外丢脸。那时候的她到底是有多脑残,才能干出那些人神共愤的事?连董思诗都被她气得挥巴掌了来着……

    “哈哈,好,不提了。”没想到吕梦娇也有让她觉得可爱的时候,邹茜颇感有趣的笑笑,指了指门外,“怎么样?有没有法子解决?要是没有,你可得乖乖回你自己家哦!”

    “我……我当然有法子!”硬着头皮点点头,吕梦娇左右张望一番,忽然就眼前一亮,冲向了水井旁。

    诧异的看着吕梦娇的举动,邹茜没再理会外面的喊叫,跟了过去:“你想干嘛?”

    “让外面那人清醒清醒!”吕梦娇如此说着的同时,已经端起了唐奶奶洗完菜却还没有及时倒掉的一盆水。

    邹茜先是一愣,随即笑出声来。吕梦娇这盆水泼出去,有洁癖的曹毅肯定要疯了的!当然,邹茜是绝对不会同曹毅的!

    于是片刻后,曹毅终于等来了开门声,只是他的脸上刚露出欣喜,就被迎头浇灌了一盆透心凉的冷水。张大的嘴巴无法避免的喝进了不少脏水,登时让曹毅恶心的反胃,跑到一旁呕吐了起来。

    一般而,农户人家的孩子甚少会有洁癖。毕竟天天都要跟农田和泥土打交道,走哪不会沾到脏?然而曹毅却是个例外。也或许是他爸妈娇惯的太狠,曹毅从小到大都没做过半点家务活,更不要提农活了。他倒也不是真的很会读书,前世便是勉勉强强上完初中就辍学在家了。不过因为他不爱种田,不爱沾农活,曹昆和纪小兰虽然不满,但也心疼儿子,从没真正勉强过曹毅。那个时候,辛苦的向来都是邹茜……

    此刻伴随着曹毅的狼狈反应,邹欣第一个不满的冲了过来。双手叉腰,杀人似的眼神犀利的瞪着邹茜:“你到底要做什么?疯了吗?”

    而邹悦,则是立刻就跑过去扶住了曹毅。一边关心的问候,还一边帮其拍背顺气。

    “你们才是到底要做什么吧?堵在别人家门口追女生?他是瞧上了邹茜才这样,你们姐妹俩又是为着什么?要说疯子,你俩才更像吧!完全弄不懂况就在这瞎嚷嚷,你是神经病吗?”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邹欣,吕梦娇索性就直接代替邹茜骂上了。真正见识到这些极品,吕梦娇更加的佩服邹茜了!生长在这种环境下居然没被逼得心理扭曲,邹茜才是真正的根正苗红啊!

    “你……你!”邹欣是典型的欺软怕硬。面对邹茜,她什么话都敢说,腰杆挺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直。谁让她从小就是受的这种教育,不把邹茜放在眼里的念头早已经根深蒂固呢!但是换了吕梦娇,邹欣其实是挺自卑的。吕梦娇是城里姑娘,穿得好、长得也好、家世更好,爸爸还是邹欣他们初中的校长!

    “我怎么样?我听说你和那个男生都是我爸爸学校的学生是吧?你们成天不好好学习,就堵在别人家门口欺负人?既然你们爸妈管不了你们,不如请学校的老师管管你们?要我说,像你们这种品德败坏的学生,就该直接退学得了!”吕梦娇自己也曾经是坏学生。但是坏学生也分两种。一种是什么也不在乎,哪怕被退学也无所谓。另外一种,则是即便不努力学习,也想留在学校!吕梦娇便是后一种。至于邹欣和曹毅,也算是吕梦娇的同类了。

    “你不要胡说!我们才不是坏学生!不就是喊一下邹茜的名字嘛!我是邹茜的妹妹,叫叫姐姐的名字也不成?不让叫就不叫,谁稀罕?咱们走还不行?马上就走!”邹欣色厉内荏的自顾自说了一番,扭身跑过去拉住曹毅的另一只胳膊,与邹悦一道将有些虚脱的曹毅拉走了。

    “搞定!”吕梦娇得意的转过头,冲邹茜扬了扬手中的盆子,“怎么样?厉害吧?”

    “还行,至少知道搬出你老爸来吓唬人。”邹茜确实也不能把曹毅三人怎么样。见吕梦娇把三人弄走,当即拍拍手,“得,答应你今晚留下,明天咱们一块回a市!”

    “够姐妹!”欣喜若狂的跑过去拍拍邹茜的肩膀,吕梦娇是真的很高兴。其实她心底很清楚,在班上,邹茜、韦柏赫、江奇还有董思诗,就是谁也插不进去的铁四角。别看她嘴里嚷嚷着跟邹茜是好朋友,但两人的关系也就仅限于普通同学而已。真正跟邹茜是好朋友的女生,估计也就董思诗一人!

    “事先声明啊,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自己都知道的哦!别犯错,小心惹怒奇奇哥,然后被赶出来!到时候可就真的很丢人啦!我可不会帮你说好话的!”跟江奇比起来,邹茜当然是跟江奇更为亲近。虽然吕梦娇这一年的表现都还不错,不过真正到了江奇家里,邹茜可不敢保证吕梦娇不犯糊涂。

    “哎呀,我都知道的啦!你不就是想跟我说,董思诗才是江奇的正牌女友么!放心,我懂滴!”对江奇,吕梦娇是真的放下了。特别是在知晓吕梦娜和邹金的事之后,吕梦娇对爱……敬而远之,轻易不敢再触碰了。

    “咦?正牌女友?”邹茜可不记得,她方才有哪句话给了吕梦娇这种暗示?

    “对啊!董思诗和江奇,你和韦柏赫,都是公认的两对啦!”看邹茜好像真的不知晓这种况,吕梦娇挤眉弄眼的凑了过来,试探性的问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四个人都没有听到风风语?”

    “没有。”邹茜平常是不关注这些的,韦柏赫三人也是。四人都是习惯了沐浴在周遭视线里的个性,哪里知道班上同学背后都是这样看待他们的?

    “哈哈,那可真是好玩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平常没事就偷偷打赌,看你们两对谁更先公布恋呢!”吕梦娇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嫉妒和阴霾,笑嘻嘻的说道。

    无语的看着吕梦娇,邹茜摇摇头:“我总算知道你的学习成绩为什么一直没办法进步了。你平时都不好好学习,心思就放这些无聊的事上?”

    “哪里是无聊的事?你们四个人可是咱们高一五班的班对,而且还是我们其他人的指向标!前进道路上的照明灯!”吕梦娇的这些话并非夸张的描述,他们这群差生是真的这样看待邹茜四人的。不是每一个优等生都能做到邹茜四人这般,从不歧视他们,反而真心诚意的帮助他们共同进步!凭着这份好感,吕梦娇一众人是自内心的将邹茜四人当成了崇拜的偶像!

    “越说越梦幻!”被吕梦娇此般一说,脸皮向来比较薄的邹茜不由的生出了些许不好意思。尴尬的别过头,认真的说道,“只要你们都能进步,就不会辜负奇奇哥和思诗的苦心了!”

    “恩恩,知道的啦!我们都有好好学习,努力向上的啦!我爸妈都说了,只要我尽力,哪怕最后的结果不是那么的美好,也不会愧对自己的人生!”明明是以前最为讨厌的说教话语,吕梦娇却再也不会生出反感。如今的她已经明白,如果不是真心为了她好,没人愿意浪费口水跟她说这些话的!她跟邹茜又没什么关系,学习好坏更是碍不着邹茜什么事,不是吗?

    因着吕梦娇的极度配合,邹茜最终还是没有把人赶走,而是将吕梦娇带回了a市。与此同时,邹茜还由着吕梦娇把关于班对一说,讲给了江奇三人听。

    “噗哈哈,班对?谁封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原本看到吕梦娇进他家大门,江奇挺不高兴的。然而听完吕梦娇的话,江奇直接笑喷了。

    “无聊。”董思诗耸耸肩,翻着复习资料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其实她大致有听到那么一些语,只是没有放在心上罢了。这一年下来,为了提高五班的成绩,她的进度已经落后韦柏赫太多。趁着暑假,正好努力的赶上一些。

    韦柏赫刚从医院回来,心并不是特别好。听到吕梦娇的话,只是面无表的瞥了一眼邹茜,便转身回自己家了。

    给江奇比了一个手势,邹茜跟在韦柏赫身后走了出去。董思诗正在看书,倒也不需要通知。至于吕梦娇,邹茜相信江奇能够轻易搞定。

    吕梦娇
月栖宸宫sodu
刚想追上去,就被江奇一个眼神瞪了回来。没办法,只得默默的凑到董思诗身边坐定。班对可是大家公认的,她要是敢对江奇起别的心思,会被骂的!

    抬眼看了看关闭的房门,再瞅瞅冲她一脸讨好笑容的吕梦娇,董思诗抽出一张试卷,递了一支笔过去:“做完!”

    “啊?不要吧!现在可是暑假耶!”虽然嘴里抱怨,吕梦娇却也没有反抗。乖乖的拿过笔和试卷,默默的坐到另一边苦思冥想了起来。早知道就不要跟来了,她还以为邹茜的暑假活动很丰富……

    “真的很严重?”邹茜没有点名道姓,但也相信韦柏赫肯定会明白。

    “嗯。医生说,没有多少日子了。”韦奶奶这次是真的熬不过去了!尽管韦柏赫这个金孙日日都跑去医院探望,韦奶奶昏睡的时间却越来越长。有时候即便是清醒的状态,也不一定能认出韦柏赫来。

    “那边不会又提出其他要求了吧?”这一年,韦书诚很安生,马琳也没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要不是突然传出韦奶奶病危的消息,邹茜都快要遗忘掉韦家人了。曾经那么讨厌的存在,突然以这种方式再度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邹茜总觉得会有什么意外生。

    “让我回去。”还是老一句话,只不过这次多了韦奶奶确实病危的事实!想起韦书诚跪在他面前的场景,韦柏赫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是心软,也不是对韦书诚生出了同抑或怜悯。他只是担心韦书诚也会跑到他妈妈还有他外婆面前下跪,届时……才是真正的致命伤害!

    “怎么回?搬过去住几天?还是只把户口迁过去?”韦柏赫的户口,是记在唐家的。是以韦家口中嚷嚷的“回去”,到底是个什么回法,邹茜始终没有弄明白过。之前是觉得没必要弄明白,也就没有多想。不过现在,邹茜觉得需要非常郑重的考虑这个问题!

    “人搬过去,户口也迁过去。”韦柏赫说着就皱了皱眉,脑子难得混乱一片,仰面躺倒在了床上,“我不想。”

    “我也不想!”邹茜忍不住就跟着嘀咕了这么一句。然而,嘀咕玩了,事却还是必须得解决的!走到韦柏赫身边坐下,邹茜轻轻戳了戳韦柏赫的胳膊,“不搬过去成不?就把户口迁过去,算是对他们韦家的一个交代。”

    抓过邹茜的手指头握住,韦柏赫久久没有接话。不是不想答应,只是这件事已经超出他的控制范围。如果韦奶奶真的死了,到时候……他妈妈应该会是第一个妥协的人吧!还有外婆,外婆也会退让……

    邹茜自然也知道这事很棘手,怕是很难由着他们的心思来。但是……望着身边的韦柏赫,邹茜没来由的红了眼。其实也不是真的分开,也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面了。可……可就是说不出的难受!

    “茜茜……”敏感的感觉到邹茜绪不对劲,韦柏赫用力一扯,将邹茜拉倒在自己的怀里,“你别哭!”

    顺从的趴在韦柏赫怀里,邹茜本来只是红了眼,此刻却溢出了眼泪。之后,忍不住就小声抽泣起来。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只是真当到了这个时候,每次都会克制不住的伤心!

    “我高二会跟你一块选文科。所以,别哭了。”就在这一瞬间,韦柏赫下了决定。就算搬走了,他还是会陪着她。跟她一个班级,一块上下学!至少,陪着她走出校门口,送她到路口……

    “不要。”韦柏赫明明就理科更好,邹茜无法自私的左右韦柏赫的人生,也不想韦柏赫为了她做出牺牲。

    “我大学报考法律专业。所以,文科就好。”曾经的韦柏赫,认真的考虑过商科。然而,选择永远不是唯一的。他有更想珍惜的人,也不认为选了文科就会葬送他的人生!

    “那也不要!”邹茜不相信韦柏赫一开始想选的是文科。明明他们之前就说过了,文理分科不是问题,反正上下学都在一块!

    “茜茜,这一次,我可能真的要搬走了。”韦柏赫有种强烈的预感,这次他是真的要跟邹茜分开住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跟邹茜一个班级。不是为了让邹茜安心,而是想要他自己安心!看不到邹茜,他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

    邹茜没有再说话,只是更近的将头埋进了韦柏赫的怀里。很想坚强的说,没关系,就这样分开吧!反正在一个学校,就算不在一个班级,就算不在一层楼,至少在一栋教学楼!也或许上下学的时候,能够偶尔遇上,能够擦肩而过……但喉咙就如同哽住了般,她说不出话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不想一下课就跑到你的班级门外去等你,也不想你每天都气喘吁吁的跑到我的班级窗外来看我。我更加不想只有上下学的路上才能短短的见上一会,然后就必须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我受不了!”牢牢拥紧了邹茜,韦柏赫兀自说着他自己的绪。

    “所以我必须要跟你同班!文科其实很好,当律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理科的那些东西,其实我早就学会了!茜茜,做出这样的抉择,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懂吗?”不是只有她舍不得他,一旦离开了邹茜,韦柏赫就再也不是韦柏赫!这一点,是韦柏赫无论如何都否定不了的!

    久久的沉默之后,邹茜含着眼泪翘起了嘴角,轻轻“嗯”了一声。她不会让他后悔今日的抉择!自此之后,她便是真的将自己绑在了韦柏赫的身边!

    三天后,韦书诚和马琳一块来找了唐素素。彼时,唐奶奶和唐勤也在。五个人关在书房里说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了韦柏赫回归韦家的命运……

    韦柏赫离开的前一夜,唐素素红肿着眼跟韦柏赫说了无数遍的“对不起”。她也舍不得韦柏赫,但是韦家……想起随时都会离世的韦奶奶,唐素素无法说服自己自私的把韦柏赫留在身边。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背负不孝的骂名,她绝不准许韦柏赫的身上被加注任何的污点!她的柏赫必须是堂堂正正,绝不容许任何人诟病的!

    而唐勤,则是铁青着脸紧紧的握着拳头,强压下摔东西的冲动,甩门而出。韦书诚那个混帐,以为下跪就能抹杀掉一切了?这事没完,没完!他会守着医院,直到韦家老太太真正离世的那一天,这事才算真的作数!

    韦柏赫搬走了,带着他的衣物和书本,一不的搬离了他们的大本营。与此同时,邹茜搬进了韦柏赫的房间。对于邹茜的这个决定,唐素素没有反对,邹平和彭桂香也没有提出异议。唯有年迈的唐奶奶,抱着邹茜哭了一宿!

    这个暑假,应该是邹茜自重生之后,最为黑暗的一段时日。并不是说再也见不到韦柏赫,而是韦柏赫的搬走逼迫了她的成长。生活,便是要承受伤痛的吧?她还不够坚强,还需要……更加努力的学会笑着面对生活!

    韦奶奶最终还是离世了。向来身体坚朗的韦爷爷受不住打击,也跟着病卧在床。一时间,韦家似乎被笼罩上了死亡的阴影,压抑而阴暗。

    韦柏赫始终保持着沉默。从韦奶奶的葬礼,到每日去韦爷爷的病房端水送饭,他不曾露出过半点的不耐烦。自然,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的难过抑或伤心。他只是面无表的做着他应该做的事。这些事是他妈妈希望他做的,也是世俗要求他必须做的!除此之外,跟感无关。

    韦书诚对韦柏赫很好,马琳对韦柏赫也没有刁难。两人似乎都把韦柏赫当成了心肝宝贝,对韦柏赫的生活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至少在表面上看来,确实是如此。除了,韦书诚偶尔的摇头和叹气。再除了,马琳脸上的笑意,从不曾及达眼底。

    韦柏赫是不在意韦书诚和马琳的。无论他们对他好,或者坏,韦柏赫只是一如既往过着他自己的日子。这个暑假,他没有提出回去见外婆和妈妈,也没有不告而别的偷溜去找邹茜和江奇。他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给了韦家人,一心一意的陪伴着韦爷爷。直到快要开学前,韦爷爷终于熬过危险期,顺利出院……

    高二开学,第一件事就是分班。韦柏赫是最后一个走进教室的。一直睁大了眼睛望着门口的邹茜这才轻舒一口气,不过视线却也再未从韦柏赫身上移开。韦柏赫又长高了,也瘦了……

    “柏赫,你怎么选文科?”完全没想到韦柏赫会临时改变主意,江奇愕然的看着手中的表格,“填错了吧?赶紧改过来!差点就弄错了!”

    “没填错,我确实选的是文科。”韦柏赫如此说着的同时,抬眼望向了前排的邹茜。不出意外的,邹茜还紧紧盯着他。

    “茜茜,你选的也是文科?”江奇的声音不小,董思诗立刻问向了邹茜。而答案,似乎完全不需要猜疑,就已经确定。。.。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