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文理分班-重生-
重生

第109章 文理分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柏赫,你真不改了?”差不多可以猜到韦柏赫的想法,但江奇并不那么确定,也并不赞同。|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柏赫明明该选理科的,怎么改文科了?就因为想跟邹茜一个班?可他们就在一所学校,而且是同一栋楼,放假……就算放假不能见到面,但平时去食堂吃饭,也不是完全碰不上的啊!

    “嗯。”韦柏赫选文科的决定,除了邹茜,没有告知任何人。包括唐素素,更包括韦书诚一行人。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韦柏赫一定会选理科,却没想到韦柏赫已然自行改变了人生轨迹。

    “可是柏赫,我觉得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为好。”压低了声音凑近韦柏赫,江奇将手中的表格放回韦柏赫的桌上,“换回来吧!”

    转过头看了一眼江奇,韦柏赫缓缓的拿起表格,在江奇如释重负的眼神中,起身走向讲台。路过邹茜的课桌时,随手抽出邹茜的表格拿在手中。随即,看也不看一眼的,将两张表格一同交给了小老头。

    愕然的看着韦柏赫,小老头急忙低头确定两张表格。待看清楚韦柏赫也选了文科,小老头不敢置信的晃了晃表格:“韦柏赫同学,你确定不改?要不老师帮你改?”

    “不改。”坚定的说出这两个字,韦柏赫转身走回座位,目不斜视的坐好。

    “韦柏赫,你到底搞什么鬼?文理分班是大事,不能胡闹的!你要真坚持这个决定,别怪我回家打小报告!”江奇口中的小报告,自然是跟唐素素说了。不过尽管他这样威胁,韦柏赫仍是面不改色的没有反应。

    “奇奇哥,韦柏赫说,他大学想学法律。”邹茜的声音不大,却也足够确保江奇听到。文科生选法学专业,倒也不足为奇。

    “可他之前不是这样想的!”江奇是肯定要读理科的。他以为韦柏赫也是这样。但事实却是,韦柏赫临时变卦了。江奇不是不准许韦柏赫读文科,但是韦柏赫的决定更改的太突然,他完全没办法接受!

    倘若韦柏赫如邹茜那般,一早就确定读文科,皆大欢喜的好事,江奇不会拦着!只是……只是韦柏赫暑假回了韦家,接着就改变了想法……江奇不得不怀疑,韦柏赫在韦家是不是受到了欺负!

    “是真的。韦柏赫在暑假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了。”邹茜一直没提,是想要给韦柏赫改变主意的机会。只要今天韦柏赫填理科,邹茜就会把那天的话尽数忘记。并不会生气,反而觉得这才是韦柏赫应当走的路。但是韦柏赫没有变卦,正如他所承诺的,选了文科……邹茜深吸一口气,心下忽然就觉得无比的安定。

    “那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搞了半天,这两人早就达成共识了?故意不告诉他,是想看他今天瞎着急是吧?到底有没有把他当朋友?江奇不高兴的阴下脸,势必要邹茜给他个说法。

    “江奇,闭嘴!”江奇的反应,董思诗能够理解。然而韦柏赫的况不同,暑假的变故来的太突然,他们谁都没有料到。而邹茜会不说,自然有她自己的考量。江奇一个大男生,当众瞎嚷嚷什么呢?

    看了一眼神严肃的董思诗,江奇气呼呼的大步走到小老头面前,将手中的报名表“啪”的拍在了讲台之上。之后,脚步一转,昂走出了教室。他拒绝跟任何人理论!

    这般况是大家都没有料到的。刹那间的功夫,闹哄哄的教室沉寂了下来。一片鸦雀无声的气氛中,韦柏赫起身走了出去。

    “不是不想告诉你,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在操场的单杠旁找到江奇,韦柏赫先行开口说道。

    “哼!”没机会跟他说,倒是有机会跟邹茜说了?江奇撇撇嘴,依旧满脸不悦。

    “当时韦家突然提出要我回去,我原本是不答应的。可韦奶奶的死,让我看清楚一些事。即便我不答应,我妈也会心软的。这种妥协,无关强弱,只因我身上流着韦家的血。而我的回去,不是彻底的离开了唐家,离开了你们,却是一种态度。它彰显着我是韦家人这件事,是无论怎样我都改变不了的事实。”韦柏赫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没有看向江奇。只是静静的望着正前方,面无表的诉说着他那时的心。

    江奇依旧没有出声,却是扭过头来,看向了韦柏赫。他们兄弟从小一块长大,很多事早已无需用语表明。道歉、抑或生气,都是彼此都能感受得到的绪。

    “选择文科,对我来说,是唯一能想到的救赎。我想跟茜茜在一起,想要茜茜一直停留在我的视线里。我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年夏天她突然跟我说一块赚钱时的笑容。如果没有她,我妈妈可能熬不过那年冬天,我也不可能认识你。去县城赚钱,曾经的我想也没有想过的事。那时候的我太小、太弱,也太无助,就如同一只坐井之蛙,将自己紧紧的锁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我走不出去,也不知道怎么走出去。”也许那时候的他还太小,无法深刻的说出当时的心。但是现如今的韦柏赫,已然可以负责任的道明这一路过来的感受。

    “不怪你!你那时候才八岁!”江奇也永远都记得认识韦柏赫的那一年。从贫穷的大山村走出来的孩子,家里有着病重的妈妈,却依然坚强的努力生活着。赚钱、学习、照顾妈妈,韦柏赫样样都没有落下!

    “我还记得我们当时顶着炎炎烈日摸了一整天的虾、捉泥鳅、抓鱼……各种各样的,只要能换钱,我和茜茜都去捉,一句累也没有喊过。还有外公外婆和茜茜爸妈趁着天黑帮忙捉的蛇和黄鳝……那一夜,我们推着自己做的小木板车,走着山路去城里换钱。从夜里走到凌晨,茜茜到最后甚至累的走不动路……”那段陈年往事,韦柏赫时常会想起,但却从未跟任何人说过。此时此刻,他忽然就很想跟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兄弟,讲讲那些忘不掉的心里话。

    江奇没有开口。他不知道怎么打断韦柏赫的话,也不想去打断韦柏赫近乎泄的语。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错过这一次,他再不可能从韦柏赫口中听到那些他不曾了解的过往。

    “你能想象,茜茜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软着嗓音跟饭店老板磨破了嘴皮子努力抬高价格的场景吗?一百块钱,真的不多,那时候的我们却当成了天价,想都不敢想。那是我和茜茜的第一笔本金,我们偷偷的跑去倒卖冰棍,甚至不敢告诉茜茜的爸爸。直到最后瞒不下去,我们才先斩后奏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中的长辈。”韦柏赫的声音很平淡,基本上听不出丝毫的绪。

    但江奇还是从中听出了激动和感伤。那是他无法感同身受的怀念,也许痛苦,却……值得韦柏赫小心翼翼的珍藏一辈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八岁就能赚钱,而且还能越赚越多。我以为我会辍学的,那时候……那个时候舅舅离开了家,妈妈病重,外公外婆的钱根本负担不起妈妈的医药费,更不要说我的学费。但是因为茜茜,因为有茜茜在,我挺过来了!茜茜陪着我在学校摆地摊赚钱,她撺掇着她爸爸学做城里才会卖的家具……她说那些钱全都是要用来给我妈妈治病的!为着这事,她挨了她奶奶的打,她爸妈挨了邹家人的骂,他们一家三口被赶出自家的屋子……”韦柏赫终是说不下去了。尽管他很努力的告诫自己必须坚强,可他还是没办法坦然说出那些压抑许久的伤和痛。

    “柏赫,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跟你生气了!你想去文科班,我支持你!就算你以后不喜欢读法学,也可以转系!不怕的!不管何时,我这个兄弟都一直站在你身边!”而江奇,也听不下去了。他知道在韦柏赫和邹茜来县城之前,受过很多苦。但他没有想到,竟然比他所能预期的还要艰难。

    “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跟我道歉。反之,是我应该跟你说对不起。”定定的看着江奇,韦柏赫顿了顿,认真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茜茜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重要到我根本放不开手,也舍不得让她偏离我的视线太久!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兄弟,所以我想要让你知道我的心!”

    真正听到韦柏赫郑重其事的跟他说对不起,江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的心啦!你不就是喜欢那丫头嘛?我早就看出来了。哈哈,那什么,其实我也……”

    “你也喜欢茜茜?”江奇的神很忸怩,韦柏赫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淡定的问道。

    “韦柏赫!”江奇大喝一声,气急败坏的挥了挥拳头,“是不是想要打架?我奉陪!”

    “不想。”摇摇头,韦柏赫神镇定的接着说道,“你喜欢董思诗,我知道。”

    “你知道?是不是很明显?怎么可能?我也是这几天才察觉出来的啊……”江奇一脸不解的问道。前几天他不小心做了一个梦,梦醒来,他就知道了。

    “嗯,看得出来。”江奇从小到大都很有女生缘,但除了董思诗,江奇从未对哪个女生另眼相看过。
暴君的恋奴笔趣阁
邹茜不算,韦柏赫心里清楚,江奇一开始是给他面子才会准许邹茜接近的。

    “原来这么明显啊?那可怎么办?万一被董思诗觉了,她会不会笑话我?要是再悲催点,我被无的拒绝了……啊啊,柏赫,你可是我的好兄弟,快帮我想想,怎么办怎么办?”第一次现自己的心,张狂如江奇也惊慌了。董思诗可不是其他女生,从来不会对他花痴的。而且动不动就跟他脾气,还耍性子,很厉害的!

    无语的看着神色纠结的江奇,确定江奇没有再因为分班的事跟他闹别扭之后,韦柏赫转过头,挥挥衣袖,留下不怎么诚心的三个字:“你加油!”

    “喂!柏赫,是不是兄弟?等等我啊!”江奇会就这样放任韦柏赫离开?那是不可能的!必须帮他想个对策才行啊!

    韦柏赫和江奇回到教室的时候,文理分班的事已经定了下来。小老头拿着名单去了教师办公室,教室里的学生们则是互相确定着谁即将会离开,抓紧时间联络着感……

    见到江奇跟在韦柏赫身后回来,众人便知道,阴云过去,阳光来临。是以,班上调皮的几个男生都笑话了起来:“班长,您这是哭完了?”

    “胡说什么了你?咱们班长怎么可能偷偷躲起来哭?那是伤心了!”

    “哎,被好兄弟抛弃的可怜班长啊!在今天之前都是被瞒在鼓里的,好心酸……”

    “班长不哭!来,哥几个给班长备好了牛奶一瓶,就给你一个人喝!不给那不讲义气的兄弟!”

    “够了啊!再说我可就翻脸了啊?”说几句是个意思,怎么还都调侃上了?江奇没好气的踢了踢闹得最欢的那个男生的课桌,威胁道。

    “好好,不闹了,不闹了!”男生倒也识趣,立刻就点头,“不过班长,这牛奶确实是早就备好了。不是给你的,是给韦柏赫的!谁让他要抛弃咱们呢?践行啊!”

    “白痴!他抛弃了你们,还让你们请他喝牛奶?让他请你们吃午饭!中午全都去食堂,韦柏赫请客!随便点!”食堂就是韦柏赫家承包的,花不了几个钱。是以江奇才敢放这样的话,并且毫无心理负担。

    “哎,对哦!该韦柏赫请客才对!”男生一脸的恍然大悟,反应过来后一拍脑袋,半点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叫嚷道,“得,这牛奶还是归韦柏赫!就当请咱们吃饭的谢礼!”

    “不是吧你?一瓶牛奶就抵消一顿饭了?你这数学学得可真够好的啊!”江奇撇撇嘴,笑骂道。

    “班长,全都是您领导有方,小的才能把算盘打的如此之精……”男生怪模怪样的搞笑完,教室里一片和乐,总算是恢复了往日的融洽氛围。

    冲着回头望过来的邹茜点点头,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韦柏赫勾了勾嘴角。没说话,却是最大的安抚。

    “我就说不会有事的吧?他俩要真打起来,那才是天降红雨了。”吕梦娇啧啧舌,严重怀疑江奇和韦柏赫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好吧,也没失散多年,两人算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了!

    “得了,你就会放马后炮。刚刚是谁担心的差点冲出去的?”赵玲玲捂着嘴,小小声的嫌弃道。她们俩的位置距离邹茜比较近,怎么也不好大声说闲话。

    “哎呦,我那是想要帮茜茜探探敌!你没看见茜茜都差点急哭了?”吕梦娇也跟着放低了嗓门,凑近了赵玲玲说道。哎,所以说,分什么班啊?差点都闹出血案来了!

    “还好没事。”万般庆幸的拍了拍胸前,赵玲玲长吁一口气。一年的相处,班上所有同学的感都非比寻常。尤其是江奇四人,他们其他同学都看得特别特别重,见不得四人有丁点的不好。

    “可不是。要真出事了,我就去找校长骂一通!什么破规矩嘛?分班都分出事来了……”吕梦娇不无抱怨的嘀咕道。分别,总是让人伤心的。特别是他们五班,跟别的班完全不一样!就算以后有了新同学,也再不可能培养出同样的深厚谊了。

    “行了啊你,这事又不赖校长。每所学校都是这样的,你还能把规定高考分科的负责人拉出来骂骂?”知道吕梦娇刀子嘴豆腐心,赵玲玲嘀咕了几句话,轻叹了一口气,“那什么,我也要转班了,以后常联系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咱们肯定要常联系的啊!不管你有事没事,常回来看看。我也是,有空没空都会跑去找你玩的。当然,你要是被新同学欺负了,回来告诉我。我帮你找那人算账去!放心,就算我打不赢,还有咱班长呢!”吕梦娇骄傲的指了指自己,又指向了江奇和教室后排那几个闹得最欢的男生,“有咱班那群五大三粗的喽喽们在,咱班长绝对可以横行全年级!”

    “我才不跟你一样,走哪都闹事!还打架呢,我看你比我更不安全!”赵玲玲撇撇嘴,忍不住担心的叮嘱道,“吕梦娇,我跟你说啊,其实你是挺好一姑娘,就是脾气真大有些冲!以后要是跟新同学不和,你先别急着跟人家嚷嚷,也别跟人家耍狠。只管去找学习委员!有学习委员坐镇,你受不了委屈的!”

    “哼!我知道你的潜台词,不就是想说,有董思诗在,我也不能让别人受委屈嘛!”吕梦娇一脸无所谓的摆摆手,大嗓门的说道,“知道了啦!我又不想再被董思诗甩一巴掌,多丢脸的事啊!”

    “噗……吕梦娇,你居然还知道丢脸?我还当你是咱们班上脸皮最厚的那一个人!”赵玲玲实在忍不住了。能做到此般自我调侃的地步,恐怕也唯有吕梦娇一个人了!

    “赵玲玲,你这话就不对了!咱梦娇可是最要脸面的,不然哪里会记到现在啊?”身边的女生跟着说道。

    “董思诗那是爱的教育!恨铁不成钢!谁让那时候的梦娇特别特别的欠揍呢?换了我,我也很想甩她一巴掌的!”几位相熟的女生立刻就跟着附和了起来。

    “其实我很想跟你们几个说,趁早给姐闭嘴啊!小心惹毛了姐,姐可不管学习委员在不在,先抽了你们几个信不信?”吕梦娇嘴上如是说着,脸上倒也没有怒意。说着还拿书卷成了筒状,作势要打人。

    “呀呀,这是被踩着尾巴了,所以炸毛了?姐妹们都躲远点啊,小心殃及池鱼……”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咱小小弱女子,哪里是你这魔星的对手?君子动口不动手的!”

    “哼哼!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了都给姐乖乖坐好了!姐是女子,不是君子,动起手来可是见血封喉的!”吕梦娇手中的筒状书从赵玲玲指向最后一个女生,来回晃悠了好几转,气势十足的震慑道。

    “要不要送你一把刀啊?”吕梦娇几人的嗓门实在太大,董思诗想装作没听见都不行。反正几个女生都闹起来了,董思诗索性也参了一脚。

    “谁?”吕梦娇本是意气风的扭过头,见是董思诗出声,脸色立刻大变。之后,老老实实的放下手中的凶器,正襟危坐,摇头道,“咳咳,不用。”

    “哈哈哈,笑死我了……”身边所有人皆是一愣,随即被吕梦娇的有趣反应逗的哈哈大笑。

    就连董思诗,也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搭理这边的闹腾。只是转过头,看向了注意力显然不在这里的邹茜。茜茜从一早来教室,就处于坐立不安的状态。直到韦柏赫来,依然没有缓过神来。除了视线紧紧的锁定韦柏赫,基本上都是一不。这样的邹茜,董思诗想要劝慰,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

    其实邹茜也并不需要劝慰。她只是一个暑假没有看到韦柏赫,很想确定韦柏赫是否安好而已。只要韦柏赫在韦家过的不错,即便她会不舍,也能放下心中的担忧。现如今,只是一而再的自己吓自己,总是沉浸在诸多烦躁的思绪中无法自拔罢了。

    等待的时间很慢,分别的时间却总是过去的很快。中午,高一五班全体学生聚集食堂,吃饭!当然不是韦柏赫请客,而是董思诗手中的班费全部拿了出来。在花光所有的班费之后,韦柏赫特地去窗口为每人买了一只鸡腿……

    “以鸡腿告别,咱们班的小神童果然是天才!”最调皮的男生永远是不消停的。哪怕嘴里含着鸡腿肉,依然不影响他的吐槽。

    “不想吃就让给我!我还不够吃呢!”身边一男生正好最爱吃鸡腿,听到这么一说,恨不得伸手把前一个男生手中的那只鸡腿抢过来。

    “想得美!这可是代表离别的鸡腿!意义非凡,傻子才让给你!”不管嘴上再吐槽,心里还是舍不得的。说了这么多,他也不过只是想要借用一些语来分散心里的伤悲……

    作者有话要说: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3002:57:57

    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3002:34:43

    非常感谢亲爱的,(づ ̄3 ̄)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