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分班之争-重生-
重生

第110章 分班之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你们说,咱们以后每次吃鸡腿的时候,会不会都想起今天的分别?”也不知道是哪个多愁善感的女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刹那间的功夫,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之后便是忍不住的哽咽声,以及小小声的抽泣……

    “哭什么哭?吃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吗?”红着眼瞪着对面几个已经开始哭泣的女生,吕梦娇用力的咬了一大口鸡腿,可是不管怎么嚼,都咽不下去。最终,没能忍住的转过身抱住赵玲玲,嚎啕大哭。

    一时间,整个食堂都望了过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众人皆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晓这群学生到底在伤心啥。

    “都怪柏赫,没事买什么鸡腿?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吃鸡腿了?”江奇原本是没觉得怎样的。无奈班上一群女生太能渲染气氛,连带他也跟着鼻酸了起来。

    “谁让你非要让韦柏赫请客的?不请客不就没事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江奇,董思诗默默的拿出一包纸巾,分给了周遭几个女生。

    “我……”好吧,全怪他不该多嘴!被董思诗这么一瞪,江奇泄气的垮下肩,心头亦是说不出的不是滋味。谁能想到一只鸡腿也能引泪水?他还想着让众人化悲痛为食量呢!

    “校长,看到没?咱们班的孩子,感真的特别好!您想想,有哪个班的学生能像咱们班孩子这样,吃顿散伙饭都哭成这样了?这才是真性!是孩子们最珍贵的谊!而且咱们班高一这一年的进步有目共睹,校长您也是认可了的!我这小老头不要求别的,就只想留下咱们班这群孩子,有错吗?而且校长您别忽悠小老头,小老头带了这么多年的学生,哪年文理科分班不都是就近分配?我们五班孩子要经历文理分班已经是很痛苦的事了,难道校长还忍心见他们理理也分班?”小老头上午拿着报名表去找了校长。文科班的名单交出去,让校长随意分配。反正也就两个文科班,怎么分都出不了差池。但是理科班的名单,小老头直接留在了自己手中,只是报了个人数上去。

    校长是不满意的,这事不合乎规矩!就算理科班秉持就近原则,也不可能全部留在原班级。像小老头这种极力争取留任五班的班主任,顶多也就留下一半的老学生。还有一半,是需得分走的。特别是五班的江奇、董思诗,还有汪景山,肯定得一个班一个,均分优秀资源。但是小老头现下坚持不把学生让出来,不只校长不同意,其他理科班的班主任也不答应!

    “马老师,您这样是不对的。学校有学校的规定,无规矩不成方圆。我就赞成分班,更何况你们班的成绩只是普遍中等,根本就不均匀。这样是不合理的!”原先的高一十三班班主任,现如今的高二六班班主任,就第一个不赞同了。哪个班像五班这样,除了最顶尖的几个优等生,其他全是徘徊在全年级中游的名次?这样确实不可能再像高一开学初那般吊车尾,却也不可能晋升到年级头三名不是?

    “我们中游怎么了?我们班全都是中坚力量!有着绝对厚实的基础!只要我们再冲刺冲刺,我们就是年级前三名!安老师你们原先的十三班倒是分布均匀,优劣差全都有,可上学期期末考试不也倒数第一?反正小老头就一句话:谁也甭想抢咱们五班的孩子!”磨了一上午依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小老头也焦急了。他可是早就答应过班上的孩子要极力争取的!虽说当时就说了,不一定会成功。但真正见到班上的孩子们为了分班全都不再生龙活虎,小老头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至少,他能留一些是一些!

    “马老师,你们五班的成绩之所以会提高,也不是你们这些老师的功劳吧?大部分还是江奇和董思诗两位同学的引导好。此般看来,他们俩能不能留在五班,已经成为了马老师必胜的法宝吗?”安涛年轻气盛,还是很想争上一争的。

    原本高一年纪的时候,水俏儿转到他的班上来,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安涛当时二话不说就卸了之前的班长一职,改为任命水俏儿。没想到水俏儿因为个人原因绪波动太大,成绩一落千丈,甚至还跌出了年级前二十名。

    待到安涛认识到错误,连忙在高一下学期把班长的职位转给了另外一位品学兼优的女同学。此般举动,安涛是有考量的。班长平日里需要协助老师的杂事太多,如果撇除了这些事,水俏儿就能全神贯注的一心学习。想必不出几个月,水俏儿的成绩就能赶上来。

    然而令安涛失望的是,水俏儿对于班长换人一事非常的在意,甚至还主动找到他来提出质疑。安涛很耐心的跟水俏儿分析了利弊,也讲解了他的考虑和忧心。只可惜水俏儿当时似乎接受了他的开解,之后却开始强烈抵触学习,跟他消极对抗了一个学期。

    直到升入高二年级,确定了水俏儿报的是文科班,安涛偷偷在心底长舒一口气。他实在怕了水俏儿,生怕再度成为水俏儿的班主任。他身为老师倒也还好,顶多就是心里不自在点。但是水俏儿就不同了。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水俏儿对他的绪太大,难免会耽误前途……

    也是因着在水俏儿身上跌了一跤,安涛对优等生的挑选特别的慎重。而毫无疑问的,他就盯上了江奇和董思诗。这两位学生是真真正正的无需老师操心,甚至还能带动整个班级全体进步的指向标!有他们俩之中的任何一人在,都将是新班级之福!

    “我承认安老师说的对。我们五班的成绩之所以能显著提高,江奇同学和董思诗同学居功至伟。但如若安老师想要抄袭我们班的进步经验,绝对是不可取的。先,高二不是高一,马上就要进入高三了,学习任务的繁重使得聪明如江奇和董思诗,也必须收心好好学习。其次,凡事有过一次就够了。不管江奇和董思诗帮助五班同学的初衷是出于同也好、图新鲜也罢,他们已经做得够多了,腾不出更多的精力来重来一次。最后,安老师只看到了江奇同学和董思诗同学的领导作用,却忽视了韦柏赫、邹茜等几位同学的鼎力相助。他们是江奇和董思诗最可靠的后盾,无论何时都能挑起大梁。但是现下,他们要去文科班了!”指了指那边依旧气氛凝重的孩子们,马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条理清楚的分析道。

    “我当然知道凡事有一不可能有二。但马老师你也不能否认,江奇同学和董思诗同学因为有过一次经验,所以第二次帮助同学时会更加的轻松吧?这次不需要他们亲力亲为,只需要动动嘴皮子,怎么就不能帮助到其他同学了?至于马老师提到的韦柏赫和邹茜几位同学,我承认,他们确实很棒,也都很优秀!但是马老师难道忘了,咱们全年级还有不少跟他们一样的优秀学生?他们也都能协助江奇同学和董思诗同学,照样能成为得力的左右手!”安涛这是打定主意跟小老头杠上了。是以辩解起来,嘴皮子功夫也是蛮利落的。

    “那安老师知不知道,韦柏赫的学习进度已经超出班上其他同学很多?别说我们班的汪景山,就是江奇和董思诗,都落后了不少。我听说董思诗因着高一年级花费了太多精力,必须在暑假期间补上落下的课程。而且董思诗的妈妈已经给我来过电话,仔细询问过此事。我也像董妈妈保证过,再不可能有第二次类似的况生!董妈妈在家长会的地位,不需要我说,校长也是一清二楚的吧?或者校长要是愿意的话,可以亲自给董妈妈去个电话?”小老头不是舍不得将江奇和董思诗这样的好苗子让给其他班级。而是他一早就打算好了,高一课程不重,时间也空闲,给两个孩子一定的成长空间,也磨练磨练两个孩子的意志力!

    小老头可以负责任的说,高一五班进步的不只是那群吊车尾学生的成绩!更有江奇和董思诗领导能力、统筹能力、协调能力……很多方面的提升!还有韦柏赫和邹茜几位同学,也或多或少的学到了更多书本上教不了他们的知识!最显著的例子是,书呆子汪景山会主动呼朋唤友的在篮球场上奔跑了!

    “董思诗的况我知道。她妈妈已经打过电话到校长办公室,董思诗和江奇都会留在五班。”见小老头说到最后已经激动的恨不得跟他吵起来了,校长大人也不再保持沉默,点头说道。

    “校长!”安涛不满的抗议出声。他在意的、争抢的就是江奇和董思诗这两个好苗子!至于五班那群所谓的中坚力量,谁稀罕?其他班上又不是没有中上游乃至上游的好学生?

    “江奇和董思诗的况不一样。听说他们俩从小学就是同班,初中和高中也都是同班。难得他们两人又都选了理科,两家家长都希望不要让孩
嫂子合集txt下载
子们分开。既是互相有个照顾,也能起到彼此督促学习的作用。我们学校是教导学生的,不是争抢学生的!当然要以家长和学生的意愿为主,这事安老师就别再提了。”董思诗家境非比寻常,总不能让董爸爸打电话来过问此事吧?校长暗自打了个冷颤,想都不敢多想。

    “可是……”见校长的态度甚是坚决,完全没有协商的余地,安涛不高兴的抱怨道,“既然这样,汪景山呢?校长也打算一并留在五班?真要这样,五班那群学生确实没有分开的必要。反正都是中坚力量嘛,到哪个班上都没有区别!”

    “嗯。那就按着安老师说的办吧!五班就不动了。马老师待会去分班处查查你们班缺少的人数。然后按着比例分一下,也不要太特殊化了。”校长随意敷衍了安涛一句,之后的话便是冲小老头说的了。全都是中坚力量怎么可以?至少也得补充一些中上游的学生,还有……现如今的吊车尾差生。这样才能均匀综合实力,也让其他班的班主任心里舒服点不是?

    “没问题!我待会就去跟分班处的老师协商!保管把我们班的特殊况调整过来,绝对不再特殊化!”只要能全部留下他们班近五十名的理科生,小老头是不介意再补充另外二十几名新学生的。成绩好坏都不是问题,他真心接纳!

    此般一来,便是校方的决定了。安涛撇撇嘴,不高兴的收起餐盘,走出了教师食堂。亏他还特意跟在校长身边这么久,就是以防校长被小老头所谓的真打动。没想到……哎,还是棋差一招!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动不动就打感牌!

    尽管舍不得,五班还是在当天晚上就知道了大家的归属。因着小老头的极力争取,分班结果委实简单。理科生全部留在高二五班,文科生全部进了高二十三班。喜忧参半的结果,至少文科生和文科生没有分开,理科生也都跟理科生在一起。

    一整个晚自习,五班教室里的歌声都没有断。所有人此刻都格外的默契,不停的大合唱着各种表达友的歌曲。有祝福的、有感伤的、有离别的……唱到最后,女生们近乎哽咽,脸上尽是泪。而自诩坚强的男生们,则是拼了命的吼着嘶哑的嗓音,好似永远到不了头……

    次日清早,即将前往文科班的二十五位同学集体回到了高二五班的教室。明明课桌里的东西昨晚下晚自习后就已经收走,但是此刻,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走进了熟悉的教室。直到……新同学的进入……

    不得不离开了!真的要走了。韦柏赫率先第一个走出了教室,身后跟着邹茜、赵玲玲,还有其他二十二位同学。与此同时,以江奇开头,高二五班的教室响起了昨晚唱了好几遍的《朋友》……

    带着身后所有理科生的祝福,韦柏赫一行人脚步飞快的步出教室,直奔高二十三班的教室。直到爬上两层楼,找到座位坐下,他们依然能听到楼下飘来的歌声。深吸一口气,男生们面无表的整理着课桌。女生们各个都趴在课桌上,无声的泄着离别的悲伤……

    进入高二五班的新同学满脸的莫名其妙,来自其他班的高二十三班的同学们也都觉得很怪异。昨晚不是唱了一个晚自习吗?还没道完别?高一五班这个特殊的鬼胎班级未免也太矫了点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要生离死别咧!恁是夸张!作秀么?

    到底是不是作秀,高一五班的同学自己心里清楚。他们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也无需用语来证明什么。感,是他们放在心里的东西!别人感受不到,也无法理解!

    高二五班是理科班的大本营,本着少数服从多数,而且还是零零散散从其他班抽调过来的学生,不会有人傻得以卵击石,去触碰坚守大本营的四十七名学生。不过高二十三班的局势就截然不同了。尽管文科生的人数远远少于理科班的人数,尽管韦柏赫一行人二十五位已经是很庞大的数量,但是文科班有个特例:女生多!

    女生多,是非就多,麻烦也多。三个女生就能联合起来,叽叽喳喳的说不个不停。更不要说,几乎每个班的文科生都能超出十位,远远超出了“三”这个数字。这样势的聚集下,总有那么一些不中听的声音:“神经病!要不要这样夸张?”

    “人家那叫矫!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可招人疼了!”

    “哎呦,千万别把这绪传染给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人了!恶心死了!”

    “哎哎,你们几个倒是胆子挺大哦?没瞧见人家可是二十几个人的大部/队,你们打算跟他们杠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切!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想以多欺少不成?再说了,大家都是女生,大不了就扯衣服抓头咯!看谁的手最快!”

    “啧啧,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肯定是不良少女吧?不知道高一五班的乖宝宝们是不打架的?男生女生都很乖的哦!听话的乖宝宝啦……”

    “啪”的一声,厚厚的一本字典砸了过来。随即响起的,是邹茜冷冷的声音:“是不是要打架?单挑!”

    “茜茜,你笨蛋啊!挑什么挑?没听人家说,咱们人数多嘛?人多势众可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怎么说也得群殴啊!以多欺少怕什么?打赢了才是硬道理!”迅速擦干眼泪抬起头的赵玲玲跟着嗤笑一声,站起身来。

    “没错!咱们不单挑,就群殴!打不死这群长舌妇!扯衣服是吧?抓头是吧?这可是老娘初中最爱干的事,大不了就回归老本行!谁怕谁?”

    “什么老本行?要有淑女的气质懂不?某些人会碎嘴就了不起了?谁没长嘴还是怎么的?欺负咱们太懂礼貌是不是?那也没办法,咱们就是有气质,比不得某些人的粗鄙!”

    “哎,这年头太懂礼貌也是罪啊!得,今个咱们就面对面的算算呗!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怎么样?”

    ……

    一石激起千层浪,高一五班的孩子们是随便就能欺负的?别说他们现在还聚在一个班上,哪怕不在一个班上,也各个都不是软柿子!

    “做什么呢?刚分班就吵架是吧?谁先起的头?站出来!”安涛很憋屈。他明明该是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却因为临时调动,变成了高二十三班的班主任。更悲催的是,水俏儿也在他的班上。当看到水俏儿的名字出现在他手中的花名册上时,安涛只觉得眼前的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

    也是以,安涛毫无心继续往后看其他学生的名字。夹着花名册走上教学楼,大老远就听到了十三班教室传出来的吵嚷声……安涛的心越不好了。还没待这群学生,就开始闹腾上了?果然,文科班没有好学生啊!而且还是一堆难缠的学生,可怎么办哟?

    “是她!”安涛的突然出现,使得教室里的吵嚷声消停了下来。而紧随其后的,是一声尖锐的指认声。定睛一看,不是水俏儿是谁?

    一听就知道是水俏儿的声音,安涛无奈的摇摇头,循声看向了被水俏儿指着的女生。之后,神色由怒转喜,不免就叫出了声:“邹茜?你居然也在我的班上?”

    天啊!这可是老天爷眷顾!安涛下意识的飞快扫了一圈教室。很顺利的,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找到了韦柏赫的身影。之后,高一五班的另外一位优等生赵玲玲也出现在了安涛的视野之中!

    就好像突然被上天掉下来的馅饼砸中,安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原来老天爷不是一直没眷顾他,是还没到他风光得瑟的时候啊!从高二六班转到高二十三班,安涛再无半点怨,喜不胜收的咧开了嘴:“真巧!原来高一五班的文科生都分到我班上来了啊!”

    “老师,现在难道不该是追究邹茜带头闹事的责任吗?就因为邹茜是老师喜欢的优等生,就享受闹事不受责罚的专权?老师这样做未免太差别待遇,很容易引起公愤的哦!其他学生都不会高兴的!”撇开理科成绩不说,水俏儿以着引以为傲的文科成绩进驻高二十三班,成绩也绝对算上乘。不过比起邹茜和韦柏赫,她又确实弱了些许。

    水俏儿有自知之明,也认真研究过高一五班那几位的成绩。所以在刚刚看到韦柏赫一行人走进教室,她就黑了脸,心中满是不安感。当猜想变成事实,这群人真的将要成为她的新同学,并且会在文科班跟她一争高下……水俏儿恨不得将韦柏赫和邹茜赶出去!

    水俏儿话音落地,安涛登时瞠目结舌,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水俏儿一顶偏心好学生的大帽子扣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