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自我介绍-重生-
重生

第111章 自我介绍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水俏儿,你少胡说八道!到底谁先欺负人的?谁先闹事的?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好不好?”赵玲玲不高兴的瞪了一眼水俏儿,随即便看着安涛说道,“老师,水俏儿同学跟我们高一五班有过节。 她的话不足以信!”

    “没错!水俏儿是我们高一五班的叛徒!不管她说什么,都是栽赃,是陷害!”

    “什么偏心好学生?咱家邹茜学习好犯法了还是怎么的?凡事都有个是非曲直!水俏儿你敢不敢摸着良心说话?”

    “这年头近视眼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没戴眼镜却是个睁眼瞎!衷心奉劝一句,水俏儿同学还是赶紧去配一副眼镜吧!这青天大白日的都瞧不见,到了晚上可怎么办?别黑灯瞎火的自己不留心一脚踩进哪个井水盖,却反过来冤枉是咱家邹茜推得呢!”

    ……

    都说了女生不好惹,水俏儿倒是不怕引起公愤。之前跟五班生争执的几个女生跟水俏儿不是来自一个班,原本跟水俏儿是一个班的女生却又顾忌着安涛这个原班主任的威严……于是乎,水俏儿立刻成为了炮轰的对象。

    学生大抵都是这样的心理。私底下再怎么吵都无所谓,但真要闹到老师面前,反而就不那么坦然了。瞧着之前还嚣张不已的跟邹茜等人对吵,此刻却恨不得把脸藏进抽屉里的那几个女生,水俏儿冷笑一声:“缩头乌龟!”

    被骂缩头乌龟的几个女生很冤枉。她们也就是忍不住吐槽了几句,被五班那群女生挡回来也就算了。她们没想怎么样的,也不打算跟五班那群女生群殴!可这个水俏儿是怎么回事?自己跟五班有仇,却非得拉上她们当垫背的?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

    “水俏儿,你别光顾着骂别人啊!人家敢作敢为,至少是当着咱们的面嘲讽讥笑。虽然也很可恨,可也总比你这种躲在暗处捅刀子的叛徒强多了吧?”

    “贼喊抓贼!到底谁是缩头乌龟?我可还记得,水俏儿同学你欠我们高一五班所有人一个道歉呢!当时安老师可特地带着一群男生去我们班教室了!不像某人哦,缩头乌龟都做了快一年了,现在反倒好意思说别人?”

    ……

    不得不说,水俏儿这是撞到枪口上了。来自五班的文科生们各个都颇有口诛笔伐的架势,三两语就把水俏儿挤兑的面色通红了。

    “好了,都先安静!”再这样吵下去,何时才是头啊!见到邹茜等人的初始兴奋散去,安涛很快就被大难临头的祸事给困住了。水俏儿跟五班可是不和的,这可如何是好?以后指不定还要怎么闹腾呢!

    五班女生倒是真的听话,不再多说了。然而,恼羞成怒的水俏儿却是直接跳脚:“你说谁缩头乌龟呢?有本事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嘿!你还不服气是吧?就说你,就说你,怎么滴?”

    “水俏儿,你是不是想打架?要不要咱们现在就出去比划比划?我告诉你,我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现在不比划也行,放学!放学后,给我们等着!”

    “别认怂啊!我们可都排着队等你来挑衅呢!想怎样定个输赢,你说,咱们全体奉陪,怎么样?”

    ……

    “安静安静,都安静!”喊了老半天都不见成效,一群女生甚至越说越痛快,恨不得马上就挽起袖子揍人……安涛无以对,欲哭无泪。这群女生真的是太不把他这个班主任放在眼里了!

    “安静!”冰冷的两个字终于出口,闹哄哄的教室里霎时一片寂静。正激烈叫嚷的五班女生尽数闭嘴,尽管脸上依旧不服气,却依旧乖乖坐回了位置。

    这才是真正的气势啊!额头冒汗的看着面无表的韦柏赫,安涛不由的朝韦柏赫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只是接下来,韦柏赫的开口,差点没惊得他从讲台上摔下来。

    韦柏赫说:“不服气高一五班的,下课后尽管来找我!单挑、群殴,你们任选!五班没有孬种,也没有胆小怕事之辈!”

    邹茜等一众女生立刻昂挺胸,气势十足的坐直了身体。没错!他们高一五班不怕闹事,无惧任何流蜚语!

    “咳咳……那什么,有话都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嚷着要动手。大家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了。不管生了任何问题,都要谨记校纪校规,务必和平解决。更何况咱们文科班本来就是女生多,那就更应该和和气气的相处不是吗?当然,同学们若是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可以来找老师说说。老师很乐意帮你们解决掉一切麻烦。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老师都一定会做到尽心尽力。”安涛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神明显的瞄向了水俏儿。虽然他挺怕这个女生的,不过既然有缘再度分到他的班上来,安涛希望能更妥善的好好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

    不过很显然,水俏儿是不吃安涛这一套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笔,水俏儿漂亮的脸上现出恼怒和……恨意。她不会原谅五班那群人!绝对不会!

    这……因为特别关注了一下水俏儿,安涛立刻就看到了水俏儿的神色变化。一时间,震愣当场。不过是几句口舌之争,水俏儿似乎记在了心里,而且还恨上了?

    心底掀起惊涛骇浪,安涛还是决定稍后找水俏儿单独谈谈。如是想过之后,安涛将注意力转移到班上其他同学身上:“那么接下来,就是安排座位的问题了。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是来自一个班的,所以喜欢扎堆坐。其实我本人是不怎么想把你们分开的,不过学习需要,你们可能还是必须结识结识新同学才行。”

    只有将现有的固定小团体打散,才能迫使他们更快的融进新的班级。尤其是来自高一五班的那群学生。刚分班就闹出了不愉快,安涛非常之担心,这群固若金汤的孩子们到底还肯不肯接纳新的同学。

    “老师,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咱们班大部分都是女生,男生们也都很自觉的坐在了后面几排,并不存在前后挡住黑板的问题。至于学习需要,咱们都刚分到新班级,难免会有些许不习惯。跟自己原先班上的同学坐一块,既有利于互帮互助,也能更好的提高成绩不是吗?”邹茜现在的同桌是赵玲玲。换了其他来自五班的女生,她也能接受。但如若安涛眼神不好,一下子把水俏儿或者方才那几位挑衅他们的女生分过来跟她同桌,邹茜绝对会抗议!

    “就是说啊!老师,为了更好的学习,我是必须要跟邹茜同桌的啊!这样才能彼此督促学习,还能互相探讨问题啊!”赵玲玲立刻跟着点头,大力赞同邹茜的建议。换什么座位?万一倒霉催的跟水俏儿对上了,班主任这是逼着她去死吗?

    “老师,我们坐在邹茜和赵玲玲的前桌,才能随时随地讨教不懂的地方啊!以前在高一五班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坐的,已经习惯了!”骗人!她们之前跟邹茜和赵玲玲的位置相隔好几排来着…..

    “老师,我们打从一年级就很想坐邹茜同学的后排了!今天难得抢到这么个机会,千年等一回啊!我们刚刚可是厮杀了许久的!老师舍得让我们失望吗?”扎堆坐怎么了?扎堆坐才不会被欺负!没瞧见她们都扎堆坐了,还不是照样被人挑衅和嘲笑?

    “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们之前高一五班的时候,小老头就不限制我们的座位!特别放任我们自由挥,各自搭伙同桌!就好像韦柏赫高一一整年都跟江奇同桌,那可是铁一般的事实!咱们打五班过来的男生统共也就八个,正好凑了四桌,就不给老师添麻烦啦!咱们就这样坐!”有了邹茜等人的打头阵,五班男生自然也毫不客气的垫后了。

    “你们……”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安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点名册,“这样吧,咱们举手表决。如果全班有超过一半的同学都喜欢现在的位置,我确实可以答应你们这个月不换位。当然,我的班级一直都是一个月一换位,之前在我班上呆过的同学都知道。这是我的规矩!你们既然成为了我班上的学生,就得照着我的规矩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没得商量的!”

    也就是说,顶多一个月的扎堆生活!只是给这群孩子一个缓冲期来适应新环境罢了。等到一个月后,还是必须换位!安涛并非忽悠人,他说的确实是之前高一十三班的况。

    一个月就一个月,拼了!邹茜一众人集体举手。与此同时,班上也有不少秉持相同念头的同学们跟着举手。根本无需点数,安涛就知道,已成定局,没有任何悬念!

    “好吧,老师知道你们大家的想法了。废话不多说,如你们所愿,就继续这样坐吧!那么接下来,照着名单点名,老师来认识认识诸位同学,大家也都互相自我介绍介绍。”才分班的第一天,安涛没想上课。新的
小鸟站起来帖吧
各科老师明天才会到位,今天就是给这群学生彼此认识的时间。

    安涛手中的名单是按着班级来的,来自一个班的学生名字从上到下排在一块。一个班完了,接着才是下一个班。全班的分数暂时还没有统计出来。到下午的时候,他才会拿到新的排名表。届时的那张排名表会去除掉以后不必学的理科单项成绩,以文科总成绩重新排名。

    不过安涛心里清楚,头几名不会变,韦柏赫、邹茜、赵玲玲……哦,对了,还有一个水俏儿。上学期水俏儿的物理和化学一塌糊涂,但政治和历史却是名列前茅。比起五班头两位,可能确实弱了一点。但比起综合素质较为均衡的赵玲玲,也或许真的可以一较高下。

    之后,安涛点一个名字,就有一位学生站起来。很简单的自我介绍,姓名、年龄、之前是哪个班、兴趣爱好是什么,最后也可能会加上先前班级曾经担任过的职位。每次听到最后一点,安涛都会大致记一下。这些班干部们自然是有可取之处的,想必成绩也都不会差。

    不过水俏儿站起来自我介绍的时候,特意如此强调道:“高一刚开学的时候,我很不幸的被分到了高一五班,曾经担任班长一职。不过我很快就现了高一五班的特殊性,也及时跟校长提出了转班要求。于是,我去了高一十三班,也就是咱们现在的班主任班上!至于我在高二十三班,毫无疑问依旧是担任班长一职!”

    听着水俏儿的话,安涛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就有些明白为何五班的孩子们那般强烈的排斥水俏儿了。这个女生怎么说呢?太过心高气傲,也太重视名利了!有进取心是好事,但如果太过虚荣,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

    水俏儿的自我介绍在教室里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轰动。毕竟是接连担任两个班的班长,确实很了不起。至少不知的同学们,心底是这样想的。更甚至,脸上还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不过很快的,钦佩消失殆尽,点滴不剩。只因为邹茜站起来的时候,是这样说的:“我的名字,班主任一进教室就喊过,想必不用介绍了。我来自哪个班级,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我之前担任过什么职位一丁点也不重要。不过我想郑重声明一下,水俏儿在高一五班的班长一职到底是怎么来的。”

    “邹茜你闭嘴!”下意识就觉得邹茜接下来的话不是她想要听到的,水俏儿的脸色黑了下来。

    “为什么不能说?我说的是事实,不是吗?”已然成长为一棵茁壮小树的邹茜,再不是曾经事不关己的小草。她有了自己需要守护的人,也有了自己必须坚定维持的信念,“我们高一五班是个非常民主的班级,所以班长一职是由全班同学推举出来的。原本,班上一位女生提议了江奇。江奇是谁,想必不需要我介绍,大家也都认识。”

    鼎鼎大名的江奇,众人当然听过,纷纷跟着点头。而水俏儿,则是直接拍案而起,怒吼道:“邹茜!我都说了,你赶紧闭嘴!”

    “好,我闭嘴。”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邹茜真的不再往下说了。顺应水俏儿所想的,坐了下来。

    “怎么这样?说话只说到一半的?我还等着听到底咋回事呢?”天知道高一五班到底为什么那般的团结?除了一开始转班的水俏儿间或到处说说高一五班的八卦,高一五班其他同学从来都是绝口不提自己班上的事的。也是以,虽然大家在高一五班有认识的同学,却也并不熟悉高一五班到底生过何事。

    看水俏儿这表,安涛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太过美好的经历。他就说在水俏儿转班之前,怎么可能江奇和董思诗都不是班长,原来是有前因的。亏他当初还真的以为水俏儿能力出众,连马老师都认同了……是以在水俏儿转到他班上来时,他二话不说就重新任命了水俏儿为新班长。如此看来,他从一开始就弄错了呢!

    “跟邹茜一样,我的名字方才班主任已经喊过了。高一五班的班长一开始确实该是江奇,但因为我身边这位邹茜同学的捣乱,我们一致推举了董思诗同学为班长。尽管不到一个星期,但董思诗的能力绝对不比江奇差!这是我必须要申明的。好了,水俏儿同学不必瞪我,我不会多说了。完毕!”赵玲玲飞快的一长串话说完,好脾气的冲水俏儿笑笑,跟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董思诗同学之所以会卸任,是自己请辞的。当时因为班上一个非常非常惹人讨厌的女生,哦对了,就是第一次提名江奇同学的那个女生,她居然放肆大胆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跟董思诗同学生了矛盾。因为实在太惹人讨厌了,于是董思诗同学决定为民除害,掌掴了那个女生一巴掌。至于结果嘛,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啦!”

    “接着嘛,那个女生再次提名江奇同学当选班长。因为她真的真的很讨人厌,江奇同学义正辞的拒绝了担任班长一职。于是在这个时候,此刻正坐在我前面的赵玲玲同学,非常多嘴的提议了她当时的同桌,水俏儿同学。”

    “我让你们全都闭嘴!”太过分了!一人几句的说,当讲故事呢?水俏儿气红了眼,“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她又没做错事,为什么大家都针对她?以前是,现在还是!

    “水俏儿同学,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很得意曾经当选了咱们高一五班的班长吗?还当成风光事似得到处炫耀。咱们这不是帮你正名嘛!你确实是班长啊!没错啊!”

    “对啊对啊!大好事么,哭什么啊?就算当初咱们不过是懒得再举手表态才让你当上了班长一职,可你确实也风光了一回嘛!而且你刚当上班长就得意洋洋的转出了咱们班,特别有骨气、特别有先见之明呢!”

    “不要动不动就哭好吧?弄得好像大家都欺负了你一样。明明是你在转班后到处说我们高一五班的坏话,还嚷嚷我们是吊车尾班级,甚至伙同新同学在食堂嘲笑我们。这会哭就是可怜啦?那咱们受的委屈呢?找谁算账?”

    “就是就是。那次你还拦着不准我们班男生打篮球,非要说篮球场是你们高一十三班的!真是奇了怪了!先来后到的事,怎么到你嘴里就全是咱们班的错了?学校的公共设施也变成了你们的私有财产,最后连校长都惊动了有没有?”

    ……

    “停!这件事打住,谁也不要提了!继续自我介绍,都不要再说无关话语!”好端端的自我介绍,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讨伐大战,着实让安涛有些措手不及。尽管他方才也确实挺想知道当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五班的女生太过了!才几分钟就变成欺负人了……

    是她们愿意多嘴的吗?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说出来对她们有什么好处?要不是水俏儿实在太可恶,谁愿意搭理她!五班一干女生皆是讽刺的撇撇嘴,颇觉无语。

    韦柏赫是最后一个进行自我介绍的学生。很简单利落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年龄和班级之后,韦柏赫淡定的抛出一句:“这个班的班长一职,我推举邹茜!”

    “韦柏赫好样的!绝对选茜茜无疑!”

    “必须是邹茜啊!论成绩论能力,咱邹茜绝对是最棒的!”

    “没有了班长,没有了学习委员,我们就只能仰仗茜茜了,呜呜……茜茜,你可不能推辞!”

    “邹茜,记住,这是韦柏赫的提议!你必须执行!没得反抗,懂不?”

    ……

    开玩笑?班对终于表态了,她们岂能不支持?坚决拥护韦柏赫的提议,必须推举邹茜当班长!

    所以说,这儿还是五班学生们的天下吗?安涛无声的长叹一口气。虽说邹茜确实是个很合适的人选,但是看看班上其他同学们的愤慨神,想也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能成。谁让五班太嚣张了?一帮子同学直接聚成了大团体,不仅排外,还公然拥立自己人,不引起不满才怪!

    “凭什么就是你们五班的同学当班长?”果不其然,安涛这边刚担心完,班上就立刻有女生提出反对意见了。

    “因为咱班邹茜的学习成绩好啊!不然你跟咱们邹茜比比?”全年级前五名,高一五班占据了一年!别的班,谁敢拿成绩说事?

    “成绩好就能当班长了?她之前又没当过班长,她知道班长是怎么当得吗?空有成绩没有实践,你们能保证她一定能胜任班长一职?人家水俏儿好歹还当了两个班的班长!不管她是怎样当上的,至少有足够的领导能力!”别班女生当即不满了,甚至拿起水俏儿来说事。

    “你这话就可笑了!当过两个班的班长就一定有领导能力?有能耐让水俏儿跟咱们邹茜比比!看看到底谁才更能得到大多数同学的支持!”原本不算什么大事,提及水俏儿,五班女生登时不乐意了。

    ω?ω*ω.|d!μ*0*0.(\(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