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计策-重生-
重生

第113章 计策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思诗,你有好计策?”对董思诗,邹茜绝对百分百的相信。见董思诗这么一说,登时双眼放光的望了过去。

    “明天你就知道了。”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董思诗点点头,故作神秘的卖了一个关子。

    “呀,怎么这样啊……”伴随着杜芙的失望声,众人皆是笑了起来。

    韦柏赫这一夜并未留宿。既然已经去了韦家,他便不会再徒惹更多不必要的争端和冲突。回了唐家,哪怕只是五分钟的小坐,哪怕只是一顿饭的放松时间,已经足够他补足力气,去韦家继续备战!

    唐勤开车送的韦柏赫,邹茜随行。直到将韦柏赫送到韦家大门外,邹茜的手依旧紧紧抓着韦柏赫的衣袖不肯松开。

    望着车后排的两个小孩,唐勤无奈的摇摇头,好笑的转过头,看向了窗外。小情侣嘛,都舍不得分开,闹别扭不足为奇!

    “茜茜,我走了。”在车子停了差不多十分钟之后,韦柏赫终于开口,缓缓的说道。再等下去,韦书诚和马琳估计就要出来一探究竟了。

    “嗯。”轻轻点点头,邹茜一副很好商量的乖巧模样。然而抓着韦柏赫衣袖的手,却是始终没有放开。

    “茜茜……”韦柏赫并未多说其他,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邹茜。

    “知道了啦!”烦躁的松开手,邹茜负气的别过头,不去看韦柏赫打开车门走下车的那一幕。

    “茜茜,晚安。还有,明天见。”强忍下心头的不舍,韦柏赫不再儿女情长,动作利落的打开车门,提脚下车,关上车门,大步迈向韦家大门……一连串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唯有那挺直的后背,彰显着他此刻的强烈情绪。

    “臭小子,都不跟舅舅道别的。”嘴里小小的嘀咕了一句,唐勤二话不说就发动了车子。随即,如离弦的箭,冲出了韦家别墅的势力范围内。他可是大男人,洒脱!才不会像车后座红了眼的小姑娘,再哭下去就要变成兔子啦……

    次日,文理科分班结束,书本分发到位,全体学生正式上课。

    清早,邹茜在校门口看到了不知道等候了多久的韦柏赫。两人相视一眼,都未说话,同步走向教室。

    “我知道同学们都很困啦,其实我也很不想早起的。不过,早自习是咱们学校的规定。所以,同学们都打起精神来,认真读书哦!”水俏儿显然来的比邹茜早。邹茜和韦柏赫刚走进教室,就撞见了水俏儿正卖力跟同学们说好话打商量的场景。

    看到邹茜走进来,水俏儿得意的高抬起下巴,摆明了不屑一顾。然而视线落到与邹茜一道走进来的韦柏赫,水俏儿的脸色微沉,眼底闪过怒意。她讨厌韦柏赫的身边站着其他女生!除了她,没有女生有资格站在韦柏赫身边!

    视若无睹的走回各自的座位,邹茜和韦柏赫不约而同的将站在讲台上的水俏儿当成了空气。顷刻间,将水俏儿气的俏脸铁青,恨不得冲过来跟邹茜干架!

    “茜茜,一大清早的,你说我到底是该看语文,还是该背英语?还有历史和地理,我似乎也都需要看……怎么办?”原先五班的女生突然扭过头,问着邹茜。倒不是为了迎合水俏儿,而是早自习本来就该早读嘛!反正都坐在教室里了,当然得读书啊!可是以往学习委员董思诗都会直接指派任务的,今天怎么办?

    “上午第一节课是英语,先预习一下吧!”邹茜不是董思诗,不习惯站起身发号施令。不过她也是很有主意的人。无论何时问她事,从来都会得到明确的答案。所以五班女生都很喜欢找邹茜帮忙拿主意。这也是为何大家都想要邹茜当文科班班长的根结所在。没有了董思诗这个方向标,她们只能仰仗邹茜了。

    邹茜的声音不算大,不过周遭的诸位同学都能听见。于是片刻后,五班二十五位同学集体拿出了英语书,声音洪亮的开始念单词……

    如果说五班同学这是习以为常,也是发自内心的信任。那么坐在附近的其他班同学则一是跟风,二也觉得邹茜说的确实有道理了。不一会儿,教室里近大半的同学手中都抱上了英语书。

    “闭嘴!”要是同学们自行拿出英语书,水俏儿不会阻拦。但是因为邹茜说了,她们才念英语,水俏儿当即不满了。要不是她特意起早来教室给所有同学鼓劲打气,邹茜怎么可能这般轻易就鼓动了全班同学都跟着念英语?就好像自己的功劳尽数被邹茜抢走了一般,水俏儿当即就爆发了。

    神经病么?一众正高声朗读英语却忽然被打断的女生们集体黑了脸。诡异的沉默了几秒钟后,之前被
小玲的生活小说5200
打断的朗诵声再度响起。众人该读什么就继续读什么,完全没有搭理水俏儿的意思。

    “闭嘴!闭嘴!你,还有你,都不准读英语!看语文、历史、政治、地理,统统随便!就是不准读英语!”五班那群学生没有推举权,水俏儿当然不管他们读什么。但是其他学生,都必须要选她当班长的,怎么可以听邹茜的话?

    “喂!我说水俏儿,你能把你手中的竹棍放下来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竹棍敲我的课桌!”真把自己当老师了还是怎么的?就算是老师,也不能随意敲她的桌子!烦躁!

    “就是!你凭什么管我们读什么啊?今天上午,两节英语、两节数学。你让我们读语文政治历史和地理?我们是白痴吗?”这都是什么人啊?管天管地还管着她们读什么书了?还没当上班长就这么张狂了,等以后真当上班长,还不管她们的吃喝拉撒?

    “那也不许读!”反正不管邹茜说什么,水俏儿都觉得不对!不合理!有阴谋!绝对是为了讨好班上的同学!

    并未理会水俏儿投过来的憎恨眼神,邹茜只是一如既往的读她自己的书,看她自己的课本。她无法左右水俏儿的思想,也不希望水俏儿来左右她!

    莫名其妙!一众被水俏儿强行要求还书的女生皆是没有搭理水俏儿,各自低头读书。

    “你们……你们!”她们怎么可以联合起来欺负她?想要以多欺少?太过分了!水俏儿跺跺脚,站在原地差点被气哭。

    站在窗外看了好一会的安涛当即摇摇头,很是无奈的选择了转身离开。他本还想过来看看班上的情况,但是水俏儿的举动…….他决定还是私底下先找水俏儿的家长来学校谈一谈吧!

    水俏儿并不知道安涛去联系她的父母了,只是一味的兀自生着闷气。她觉得好像所有人都成心跟她作对!明明她昨天还花钱买了吃的讨好他们,他们怎么可以翻脸就不认人?

    高二十三班的早自习气氛,总体而言还算是融洽的。尽管水俏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怨气,一众女生最终皆是视若无睹的权当成没看见。大家都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没有谁非得迁就谁!这里是学校,人人平等不是吗?

    “班长!”吃完早饭忽然在十三班的教室看到江奇,一众原先五班的女生尽数高呼出声,“班长你怎么来了?来找韦柏赫的?”

    “不只找柏赫,也是来看你们的。怎么样?新班级都适应吗?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喏,班长可是带来了一干保镖为你们这群娘子军撑场面啊!”江奇此话说完,手一指向教室后面,可不是彼此已经相处了一年的熟悉面孔?

    “来来来,这可是咱班长和学习委员发的福利啊!女孩子全都吃话梅!消食开胃的!”瓜子什么的,原本是最方便的消遣方式,不过碍于教室这个场合,董思诗直接去买了话梅。好吃又有助消化,绝对是饭后良品!

    “哎呦,你们怎么这样啊?人家刚吃完早饭就开胃,可别没到中午就饿了啊!”明明心里高兴的要死,还是有女生嗲嗲的故意说道。

    “吃不吃?吃不吃?不吃我可就分给别人了啊!”习以为常的一个白眼过去,男生们粗声粗气的喊道。

    “吃!怎么可能不吃?赶紧拿来!”前一刻还忸怩的女生,下一瞬间立刻如猛虎扑食般,冲过去夺过了话梅,“这可是咱班长和学习委员送来的爱心,怎么可以不要?”

    “得,你慢慢品尝你的爱心,咱继续分给其他同学。”还爱心呢!男生们受不了的直摇头,最调皮的甚至还夸张的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去去去!你们这些臭男生,哪里懂我们小女生的少女情怀?咱们可都是诗一般的风信子……”都是打闹惯了的好朋友,女生也不介意男生们的嫌弃表情。反之,满脸不以为意的挥手说道。

    “我看是死一般的风信子吧?别!千万别!文科班的女生都太诗情画意,咱们理科班的男生受不了啊受不了!消受不起哦……”这次五班来的学生不少。男生女生都有,不过男生们显然更为闹腾。当然,这样便也足够掀起高二十三班教室里的一阵旋风了。

    “思诗,这就是你的计策?”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教室里的热闹画面,邹茜诧异的问着站在走廊上的董思诗。

    “放心吧!等着看好戏!”意有所指的冲教室里忍不住张望过来的其他同学努努嘴,董思诗笑的一脸自信。就好像,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抱歉抱歉,晚上十一点才回来,连忙补上更新,~~~~(>_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