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攻心为上-重生-
重生

第114章 攻心为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什么,这位哥们,不带这样厚此薄彼的,也跟咱兄弟几个来点吃的呗!话梅就不必了,留给她们女生。那几包巧克力豆,丢过来,丢过来!”比起还在观望之中的女生们,高二十三班少有的几位男生显然厚脸皮多了。这不,只管讨要了起来!

    “行啊!接着!”五班理科生出乎意料的好说话,话音落地,手中的巧克力豆就划过了半空。

    “好叻!谢啦,哥们!今日恩情,他日必当结草衔环,死而后已!”搞怪的念叨了两句过后,接到巧克力豆的几位男生心情不错的撕袋吃豆,美得冒泡!

    “德性!”尽管几个女生的脸上现出了不以为然,可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倒不是稀罕那几包巧克力豆,也不是嘴馋那几颗话梅,就是觉得吧……人家高一五班的感情就是好!不是矫情的作秀,是真的好!单看那自然而然的熟稔相处,她们说不出的羡慕!

    “喏,要不要来一颗?”吕梦娇倒不是特意跑来讨好这群文科班女生的,也没那个心情。不过瞧那些女生羡慕不已的盯着她手中的话梅,想了想便顺手把袋子递了过去。

    因着不是本班女生,被递了话梅的那位文科班女生倒也没有觉得自尊心受挫。礼貌的笑了笑,道了谢后便接过了话梅。

    “呐,你们要不要都来一颗?我们学习委员买的比较多,够大家一块吃的!”反正一颗也是给,十几二十颗也是给,吕梦娇瞧着董思诗买的分量够足,便也没有小气吝啬。当然,她是因为不知道高二十三班的气氛。要知道邹茜等人刚来就被欺负了,决计是第一个冲过来跟这群女生干架的!

    见先前那个女生都接了话梅,其他女生也都没再忸怩,一边道谢一边接过话梅喂到了嘴里。算不得小恩小惠,而且又不是承邹茜的情,众女生含着话梅望了望窗外,倒也没觉得心里过不去!

    瞧着吕梦娇给五班以外的女生分话梅,赵玲玲原本打算拉住她的。不过关键时刻灵光一闪,忽然想起邹茜和水俏儿的班长之争,当即转过身,冲其他几位面露不喜的女生摇了摇头。同时,借着姿势的遮挡,不着痕迹的朝着水俏儿的座位指了指。

    班长之争迫在眉睫,几位女生望向水俏儿的位置,当即明白了赵玲玲的意思。一致点点头,故作不经意的扭头跟身边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同学咬起了耳朵。

    “原来你也用的这一招啊!”弄明白董思诗的意思,邹茜扬起嘴角,笑道。

    “确实是同一招,不过施恩的人不一样,整件事的性质也就不一样了。那位是自己亲自出马,别人拿了她的好处却不一定会感激她。因为她的意图太明显,说好听了是收买人心,说不好听了就是侮辱同班同学的智商!现在的孩子,谁没自尊心?谁不要脸面?吃了东西就得推举那位当班长,否则就是忘恩负义!这样无异于威胁的讨好,就算收下了,心底其实也不一定会感恩!但是咱们这种,无心办好事,毫无任何的利益冲突,哪里不来的光明磊落?”说到这里,董思诗神情严肃的望着吕梦娇,声音刻意的压低,“茜茜,事成之后,可得请她吃顿饭!”

    “是她就不必了。”同样望着吕梦娇,邹茜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她姐姐可是我五婶,真要说起来,我得喊她一声‘阿姨’呢!长辈为小辈操劳,理所应当嘛!”

    邹茜的话语里尽是打趣的意味,董思诗神色未变,跟着点了点头:“倒也是这个理。”

    等到水俏儿回到教室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江奇和董思诗等人。只是一刹那的功夫,水俏儿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你们来干什么?”

    水俏儿没有指名道姓,自然没人会搭理水俏儿。江奇那几位男生继续跟韦柏赫等人聊天,董思诗则慢慢的翻看着邹茜的政治书和历史书,间或还会问上几句。

    “江奇!董思诗!跟你们俩说话呢!你们怎么会来十三班?不要告诉我,你们是走错教室了!”这两人不但来了,还带着那么多的帮手!怎么?想打群架?水俏儿咬咬牙,不自觉的挺直了后背。

    “我说水俏儿,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跟只乌鸦似得哇哇乱叫?整个教室就你的声音最刺耳、最吵人!难道你就一直没有发现?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水俏儿也在这个班?吕梦娇毫不留情的讽刺完,扭头望向赵玲玲,“你这倒霉催的,怎么就又跟她分到一个班上了?冤家路窄吗
湘女多情之八天七夜sodu
?”

    “你当我想啊?你都不知道,茜茜才一来就被找茬!这会还在跟某人竞争班长之位呢!”赵玲玲可没忘记,方才那些话梅都是吕梦娇分出去的。她这刻意的一提醒,越发证明了吕梦娇的举动乃无心而为。

    “什么?”吕梦娇是个暴脾气,当即就拍起了桌子,“水俏儿你到底要不要脸?你凭什么跟我家茜茜竞争班长?你是学习成绩比我家茜茜优秀,还是人品道德比我家茜茜高尚?想当初你身负班长之职,不但背叛了我们高一五班,还到处败坏我们五班的名声!这样的你,有什么能耐当班长?再跑出去跟别人说,高二十三班是差班,吊车尾班级,全班学生没一个好东西?哎呦千万别,你祸害了咱们五班也就够了,别再殃及这个班了!我瞧着这个班的女生各个都很好,又漂亮又温柔,哪里经受得住你的摧残?”

    邹茜和董思诗对视一眼,皆是低头,不闻不问的继续看书。不过,耳朵却同时竖了起来。

    “吕梦娇你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站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我是高一五班的班长又怎么了?你们明明就全都是吊车尾,凭什么非得强迫我跟你们这群差生呆在一个班上?我有换班的自由,也有跟别人说出实话的言论自由!就算你们现在变得不再那么差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屑跟你们这群人为伍!丢我的人!掉我的身价!”水俏儿说的畅快,骂的也痛快。但是她却没有瞧见,教室里其他同学的脸色和怪异眼神。

    一群成绩自认还不错的同学,无法理解水俏儿唯我独尊的优越感。一群自认成绩不是那么好的学生,不由的生出了同仇敌忾的愤怒!差生怎么了?吊车尾又怎么了?他们到底哪里见不得人了?又到底哪里碍着水俏儿的路了?水俏儿当她自己是什么了?救世主,还是活招牌?全校就她一个优等生了?班级的好坏,是水俏儿一句话就能定论的?

    “哟哟,这么优秀的水俏儿同学,这么能耐的水俏儿同学,您可真是太了不得了!可是这么了不得的你,为什么还非得死乞白赖的喜欢咱们五班的韦柏赫同学呢?你少动不动就外强中干的叫嚷什么瞧不起五班了!咱们五班谁不知道,你就是告白被拒,觉得丢人了、觉得难堪了,所以才特意去找的校长换班?”吕梦娇此话一出,不知情的同学们尽数一片哗然。而知情的五班同学们,则是集体嗤笑出声。

    当然,这嗤笑出声的五班一群人之中,必须得撇开当事人韦柏赫。因为他根本就没理吕梦娇在说什么,只是兀自做着练习题。

    而江奇,也确实没有提醒韦柏赫的打算。兴致勃勃的望了过来,只等着看好戏。高一五班严格规定,不准谈恋爱!是以这个话题,在过去的一年其实是明文禁止的!而今听吕梦娇提及,反而有种怀念的感觉呢……

    “你故意编排我们整个五班的坏话,不就是想要别班的同学都远离我们吗?不就是不想要我们到处说你的丢人事迹吗?可别再自个往自个脸上贴金了!说实话,咱们五班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也全然不在意你那点小小的丑闻!韦柏赫和邹茜可是咱们五班的班对儿,轮不到你来插足!咱们也懒得说你那点破事!凭白伤了咱们班对儿的感情!”然而吕梦娇接下来的话,却是大大出乎了江奇的意料之外。

    班对儿?好吧,虽然江奇确实知晓班上一群被他压制的太狠的少男少女们因着自己的感情无处发泄,所以图好玩的给他和思诗,柏赫和邹茜都强安上了名号。不过吕梦娇这样在别班同学的面前大声嚷嚷,不觉得代入太深了点吗?

    “没错!班对儿!”极其明显的,不只吕梦娇代入颇深,只要是五班的同学,都认定了这个事实!

    “你们胡说!”惨白着脸望向五班那群人所在的区域,水俏儿咬咬牙,不敢置信的拼命摇头,“我才不会相信你们的胡说八道!韦柏赫才不会喜欢邹茜!他们俩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

    咳咳……众人还以为水俏儿会反驳的是吕梦娇所谓的因为告白失败才转班一事,却独独没想到,水俏儿更在意的是韦柏赫和邹茜是班对儿的事!此般强烈的反应,大家想不相信都很难啊!

    被提及自己的名字,又被提及了邹茜的名字,此时此刻的韦柏赫也跟着抬起了头。不过他显然不是为着水俏儿,而是径自望向了邹茜。直到确定邹茜没有露出任何的不喜或不悦,这才拿起手中的笔,继续埋入了题海……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