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小胜一筹-重生-
重生

第115章 小胜一筹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时间差不多了,五班的同学都回教室去。 改明有时间再来文科班玩。当然,也随时欢迎文科班的诸位同学随时回大本营看看!”眼见水俏儿的形象已经被败光,董思诗随意的扫了扫腕上的手表,起身说道。

    “知道了!”稀稀落落的应答声此起彼伏,起身走出教室的不在少数,一时间煞是热闹,完全足以彰显出原高一五班的深厚谊。

    羡煞旁人!没来由的,文科班其他同学忽然就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算不得强烈,但也絮绕心头,难以挥散。起先的不屑和鄙视早已尽数消去,真正见识过五班相处的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明白当初分班之时他们为何失态的真正原因。尽管不能感同身受,也确实让大家都改观了!

    水俏儿没有拦着董思诗等人的离开。五班向来是人多势众的,她巴不得这群碍眼的人全都立刻滚走!这样她就能好好跟邹茜算账了!

    算账?邹茜完全没在意水俏儿射过来的冷刀,在她而,水俏儿的大脑构造跟她不同,无法理解,也无需深究。不过是一个教室坐着上课的普通同学关系而已,出了这个教室便谁也不认识谁了!

    “邹茜!”然而水俏儿却不是怀揣同样的看法。大步走到邹茜面前,双手用力拍上了邹茜的课桌,待到邹茜愕然抬起头,水俏儿神狰狞的兴师问罪了起来,“你跟韦柏赫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邹茜不认为她有义务跟水俏儿普及任何事,当然也包括她和韦柏赫的关系。班对儿也好,青梅竹马也罢,都跟水俏儿无关不是吗?

    “邹茜!你到底凭什么张狂?你不就是仗着比我先认识韦柏赫几年吗?瞧你这瘦弱小身板,拿什么跟我争?抢班长之位,还要抢韦柏赫,你怎么就那般厚脸皮呢?说句难听话,要点脸行吗?”水俏儿说的很是义愤填膺,全然没注意到班上望向她的视线尽数带着莫名其妙和说不出的嘲讽。更有甚者,直接鄙视的撇撇嘴,扭头窃窃私语去了。

    邹茜倒没有觉得莫名其妙,也不认为水俏儿的举动有何值得嘲讽和不屑的。早在高一五班的时候,她就见识过吕梦娇的蛮不讲理,而且当时的水俏儿亦不比现在好到哪里去。于是,面对水俏儿的质问,邹茜语气冷淡的回道:“不是我想跟你抢班长一职,而是韦柏赫想要我当这个班的班长。”

    “哎,水俏儿,听你这意思,你还觊觎咱们班的小神童在?能不能趁早死心啊!破坏别人感的第三者最要不得了!会遭人唾弃的!”

    “瞧你这话说的!人家水俏儿还怕被人唾弃?只要她瞧上的,恨不得全扒拉到她的地盘上去!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自信心?我觉得是狂妄自大还差不多!”

    “不管是狂妄还是自大,既然喜欢韦柏赫,怎么也不听听韦柏赫的意思,只管让咱们茜茜当上班长?死皮赖脸的争来争去,难不成是故意想要吸引韦柏赫的注意力?这算盘打的可真够精的!也不怕适得其反,更遭韦柏赫厌恶……”

    “你们这群三八全都闭嘴!你们是长舌妇吗?怎么哪都有你们的七嘴八舌?我跟韦柏赫的事,你们有资格评判吗?我跟邹茜的竞争,你们连推举权都没有,瞎嚷嚷什么呢?谁在乎你们说什么?谁在乎你们的讽刺和羞辱?我水俏儿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你们的诽谤和诋毁!”怒不可遏的打断一众五班女生的帮腔声,水俏儿先是斥责再是怒骂,最后则是恢复了一贯的自信!

    整个教室先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随即就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沸腾了!

    “三八?想当班长的人也骂人?要不要这般嚣张?严重质疑这人的人品啊!”

    “拜托!论自由都没有了?咱们不能参与推举就不能说话了?哎你们这些能推选班长的同学,要不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当然要!我忍了一早上了好吧?早饭都差点憋屈的没吃进去!水俏儿你能不能正常点?不管你是不是班长,都没有权利对别人指手画脚!”

    “没错没错!大清早就强制我们只准读这个,不准念那个,就算是老师也不会这样做的!更何况你还只是个连班长都没当上的普通同学!”

    “第三者……好讨厌的感觉!我爸当年就是这样抛弃了我跟我妈,我恨死小三了!水俏儿你要真是这种人,就算咱们之前是高一同班同学,我也不支持你当班长!”

    “就是!就算咱们现在还小,但也必须有正确的道德观和世界观!当第三者是不对的,水俏儿你不能这样干!而且必须跟邹茜道歉!”

    ……

    水俏儿的举动委实让人难以接受,受到鼓动的一众同学纷纷出声讨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帖吧
伐了起来。从早自习的念书争执,转到此刻的第三者问题上,性质截然不同,直接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你们不要听他们乱说好不好?本来就是我喜欢韦柏赫在先,邹茜才是可耻的第三者!她才是该遭人唾弃的小三!”水俏儿当然也知道当第三者肯定要被骂。但她明明就不是!当初她喜欢韦柏赫的时候,韦柏赫和邹茜根本就清清白白的!邹茜才是插足她跟韦柏赫之间的第三者,才应当遭到鄙视和唾弃!

    “呵呵!水俏儿,你说这话理不理亏?邹茜和韦柏赫是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你曾经身为咱们高一五班的一份子,能不清楚?要不要咱们把吕梦娇喊过来再帮忙宣扬宣扬邹茜和韦柏赫的光荣事迹?再或者请班长和学习委员一块过来证明证明邹茜和韦柏赫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到底谁才是后来者,你自己心里不是最清楚吗?”

    “哎呦,你这可都是废话了!方才水俏儿骂茜茜的时候不是自己都说了吗?茜茜是仗着早认识韦柏赫几年,才恁嚣张的!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真是天大的笑话!”

    此般前后矛盾的对话,有心人稍微注意点就能寻到蛛丝马迹。更何况水俏儿此刻已经气得口不择,无形间只差没把全班同学都给得罪了。

    便是在此刻,邹茜总算是出了声:“我跟韦柏赫的事,双方家里打小都知道。不管我跟他今后会不会走到一起,都不可能顶上‘第三者’的名号!你若是不信,大可去我和韦柏赫就读的小学和初中打探打探!我跟韦柏赫一贯都是学校的名人,要想知道我们的事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去我们家里问问,亲戚朋友等一干长辈都是明眼人,不会信口雌黄的!”

    邹茜的话语不夹杂任何的责问,也没有所谓的怒气,只是一脸冷淡的望着水俏儿。而水俏儿,则是面上青一片紫一片,早已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落败的局面。在这一瞬间,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她会输给邹茜!

    “再不然,你大可来问我本人!”涉及邹茜的名声,韦柏赫是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不知何时已经放下笔的他此刻正冷着脸望向这边,眼中闪烁着锋利的冷芒,“我跟茜茜是一定会在一起的!从小到大,从不曾分开过!”

    教室里压抑不住的一片嘘声。此般一来,水俏儿便彻彻底底变成了笑话,而且还是个自鸣得意的大笑话!

    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实在太过刺人,水俏儿忍了又忍,还是红着眼圈跑出了教室。这一走,便是一天!

    面对水俏儿的缺席,问明况之后的安涛没有提出任何的质疑,转身走出教室就给水俏儿的家长去了电话。彼时水俏儿已经回到家中,只当女儿受了委屈的水爸水妈正一肚子的火,二话不说就在电话里指责起了安涛的不负责任,还扬一定会请家长会出面跟学校对峙此事……

    安涛皱皱眉,不过还是礼貌的跟水爸水妈解释了具体经过。只不过很可惜,认定自家女儿最乖最好的水爸水妈坚决不相信安涛所说的话!于是乎,安涛被无的挂了电话。而接下来等着他的,自然就是校长的召唤了。

    被请去会议室解释此事的时候,邹茜并未觉得紧张。身边有韦柏赫跟着,她是任何事都不怕的。而当看到会议室里坐着董思诗的妈妈时,邹茜还愣了一下。忽然想起董思诗说过,董妈妈在家长会的地位不低,邹茜这才反应过来。接着,就看到董妈妈笑着冲她点了点头。之后,邹茜便越不担心了……

    “你就是邹茜?是不是你欺负了我家俏儿?我告诉你,我家俏儿现在提出转学,全都是你的错!你必须给我家俏儿道歉!还有,叫你家长过来,这事没完!”市一中是最好的高中,水爸哪里会答应女儿的要求?水俏儿转学是不可能的,让邹茜退学倒是完全可以!

    “嗯,我就是邹茜。我家长正在过来的路上。”面对暴脾气的水爸,邹茜并未胆怯,亦未惧怕。淡定的点点头,如是回答道。

    “那么我们就一块等邹茜同学的家长来,如何?”同时身为邹茜和董思诗的班主任,安涛很明显的偏向了邹茜。至于水俏儿,他无能为力,不表任何论。

    “等什么等?谁知道她家长什么时候来?拖拖拉拉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因着先入为主的观念,水妈很是不喜欢邹茜,斜睨过来的眼神也满是不屑。

    作者有话要说:真特么烦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

    非常感谢亲爱的们,飞吻飞吻~~~~~~~~~~~~~。.。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