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对错-重生-
重生

第116章 对错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咱们不是好人,你们就是了?一大帮子大人欺负咱家小孩,很光彩、很了不起?”这种时候,邹茜会通知的家长自然非唐勤莫属。 而唐勤一来,局势立刻就变了。

    “谁欺负小孩了?你这是栽赃陷害!”听唐勤此般一说,水妈当即就火了,“你就是邹茜的家长?你们家是怎么教孩子的?怎么可以让孩子在学校欺负同学?太不像话了!太没家教了!”

    “啧啧!这位大婶!说话讲点真凭实据好不好?我们家茜茜打小就是乖孩子,走哪都是备受老师和同学称赞的优等生!怎么可能欺负同学?睁眼说瞎话也得找清楚对象!”换了邹平和彭桂香过来学校,或许还会跟水爸水妈和平解决此事。但是唐勤,二话不说肯定是先护短的!

    “谁睁眼说瞎话了?你才胡说八道!指鹿为马!颠倒是非黑白!我家俏儿都被你们逼得要转学了,你们居然还有脸指责我们的不对?太厚脸皮了!简直是人神共愤!”水妈其实不擅长吵架。对上唐勤,她尽管很卖力,但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句而已。

    “哟,都人神共愤了,那怎么还没见到你家孩子敢来跟我家茜茜当面对峙啊?这学校又不是你们家开的,你说我们家茜茜欺负人,那就是事实了?开什么玩笑?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你们二话不说就定死罪是什么意思?我现在站在这里,也可以说你们欺负我家茜茜,逼得我家茜茜必须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怎么地,难不成你们还想屈打成招?”原本接到电话说邹茜在学校闹事,唐勤就觉得奇怪。江奇那脾气会惹事,柏赫的性子也有可能会得罪人,可茜茜一娇弱小丫头能犯什么错?逗他玩吗?

    不过真等来了学校,唐勤彻底气乐了。他还没见过这么有能耐的人呢!当事人不在,随便来两个家长就给定罪了?脑子进水了?还是认定了他们家没人可以撑腰?没人能够当家作主?

    “水俏儿妈妈先不要生气,邹茜家长也请消消火。咱们还是先坐下来,心平气和的把事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再行商讨到底是谁的不对好吗?”一看唐勤就不是好惹的,安涛不由的在心下直叹气。怕是这事又得闹个没完吧?哎,简直是倒霉透顶!水俏儿和邹茜之前不也在一个班上嘛?怎么那时候就没爆出争执?

    “你就是咱家茜茜的班主任?老师你好,我是邹茜的舅舅。”水俏儿?那不就是之前茜茜在饭桌上提过的那个女生?跟茜茜一块竞选班长的?这不是刚开始嘛?怎么就给打趴下来了?果然还是自家孩子最厉害!唐勤的心里兜了一个大圈,不由的乐呵呵了起来。

    “邹茜舅舅你好,我叫安涛,是邹茜的班主任没错。”将唐勤请到会议桌坐下,安涛这才大致说明了他所知道的况。对于水俏儿和邹茜的班长之争,安涛的态度不偏不倚,不带丝毫个人绪的讲明了事经过。

    “真是笑话!我家俏儿那般优秀,一直都是班长,这次怎么就非得跟人竞争了?那个邹茜肯定是嫉妒咱家俏儿,所以才百般找茬,害得咱家俏儿受尽委屈!太过分了!”听完安涛的话,水妈再次爆了。在她眼中,水俏儿千好万好,哪里是别人家的孩子可以比得上的?

    “水俏儿妈妈这句话就有失公允了。正如邹茜舅舅方才所,邹茜同学的成绩非常之优异,一直都是年级前五名。单说这一点,水俏儿同学的成绩确实比不上邹茜同学。至于说当班长,两位同学公平竞争也是好事。班上同学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想必定能选出更为合适的班长人选。”水妈话音落地,唐勤还没反驳,安涛就立刻帮忙辩解了。

    而安涛此话一出,唐勤直接笑了,水妈的脸色则是瞬间变了:“我就说我家俏儿怎么会气得哭回了家,原来连老师都是偏心的啊!就因为邹茜比咱家俏儿学习成绩好,老师就偏向邹茜?太不公正了!咱家俏儿不服有错吗?”

    “水俏儿妈妈,学校有学校的考量标准,绝对不会以学生的成绩作为唯一的道德标准。当然,咱们都不能否认,学习成绩优异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毕竟,学生的义务是学习。如若连一班之长都拿不出优异的成绩,又怎能做好全班同学的表率?学校怎么也无法跟家长交代不是吗?”见到水妈,安涛忽然就明白了水俏儿个性里的那点讨人厌从何而来。同样是护短,同样是不礼貌,唐勤嘴里的话就比水妈的指责要顺耳很多!无怪乎班上的同学都偏向邹茜,这是水俏儿的硬伤!水俏儿自己不认识到错误,自己不改正,谁也帮不了她!

    “哼!反正学校是你们的地盘,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咯!我
清宫熹妃传吧
们能怎么办?只能咬牙忍着,认命听着,还不能反驳!”水妈冷哼一声,显然不想再继续跟安涛多说,“行了,学校到底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少唧唧歪歪了,给我们个说法吧!”

    到底是谁在一直唧唧歪歪?能不能不要这样信口雌黄?被堵得无语的安涛无奈的摇摇头,索性就坐了下来,一不的等着学校的安排了。

    同样无语的,其实还有被紧盯着讨要说法的校长,以及连带被喊来学校的董妈妈!这都什么事啊?一看就是邹茜没错好不好?

    “家长会这边,不知有何看法?”最终,还是校长被迫先出了声。他本人肯定是偏向邹茜,也必须要保住邹茜的!高二年级就这么几个宝贝疙瘩,他个个都喜欢,决计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听安老师的说法,事的经过其实已经很明显,对错也无需商讨。在我们家长会看来,这事原本是良性竞争,对双方同学都是一次非常好的磨练机会和成长经历。不过我们不明白的是,水俏儿同学为什么突然会哭着跑回家跟爸妈哭诉甚至要求退学?是真的受了委屈?还是感觉这次竞争对她而不公平?如果只是就班长竞争一事来说,邹茜同学肯定一点错也没有!至于受委屈的事,还希望水俏儿同学亲自来学校一趟,大家当面对峙或许能说的更清楚?”董妈妈的话倒也并不偏颇,然而态度确实十分明确。没有偏袒水俏儿的意思,甚至更看好邹茜!

    “我家俏儿当然受委屈了!不然她怎么会哭着跑回家?不过是班长竞争而已,我家俏儿怎么可能会输?肯定是邹茜耍了阴招,暗地里欺负了我家俏儿……”水妈哪里知道具体怎么一回事?反正一想到水俏儿提出退学,她就认定了这中间肯定有问题!

    “没人欺负水俏儿!”水妈一再指控邹茜的举动,引来了韦柏赫的极度不满。当忍耐力迸到极致,韦柏赫神冰冷,忽然就出声打断了水妈的滔滔不绝。

    “你又是谁?这事跟你什么关系?你是邹茜的帮手?你们俩合伙欺负咱家俏儿对不对?”原本韦柏赫和邹茜一块进来的时候,水妈就很想问了。不过她更在意的是水俏儿嘴里的邹茜,便也没有找到机会问明韦柏赫的来路。此刻听到韦柏赫开口,顺势就一块指控了。

    “他是水俏儿暗恋的对象。高一的时候,水俏儿因为告白被拒,所以转班。现在又因为听说了他和我是同学们口中的班对儿,所以水俏儿才会伤心的跑回家,还意欲退学。”反正水俏儿也不在这里,邹茜不认为她说的不是实话。撇撇嘴,跟水妈杠上了。

    邹茜的话太具震慑力,在座诸位尽数大吃一惊。连唐勤都傻眼的呆愣了好半天。什么什么?不是竞争班长一职吗?怎么又牵扯上儿女私了?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彪悍了?

    “胡说八道!我家俏儿怎么可能看上……”反应过来的水妈不敢置信的指着韦柏赫,哆嗦着手极力想要辩解,却怎么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韦柏赫相貌出众,瞧着又确实是个好的,她家俏儿会喜欢,不足为奇!

    “不相信只管问问水俏儿本人不就行了?更何况水俏儿喜欢韦柏赫的事,在我们之前的高一五班,还有现在的高二十三班,都不再是秘密。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没谁会撒谎的!”这种事,不是万般确定,谁会无聊的造谣?又不是真的有深仇大恨!要不是水妈刚刚指责韦柏赫,邹茜也不可能出声维护。

    “这般说来,事就跟家长会和学校没有关系了。”初始的愕然过后,董妈妈无语的撇撇嘴,起身跟校长告辞,“那么接下来,我们家长会就不插手此事了。”

    “原来是误会一场。”校长擦了擦脑门的冷汗,尴尬的笑了笑,起身送董妈妈几人离开,“请慢走!”

    校长走出会议室之后,就没再进来。留下安涛一人独自面对水家爸妈,还有唐勤。至于邹茜和韦柏赫,安涛长叹一口气:“你们俩先回教室,老师会解决好此事的。”

    “哎,怎么就这样走了?这就算完了?事还没说清楚呢!你们俩等……”眼瞅着好不容易请来的家长会靠山离开,又见校长也甩手走人,水妈愣了又愣。等到安涛让邹茜和韦柏赫离开,登时就不乐意了。不过她阻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水爸给拉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601:08:33

    真特么烦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2:28:56

    感谢两位亲爱的,鞠躬!!!飞吻飞吻~~~~~~~~~~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